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69、来来来,小树林走起!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七点半。

    墨上筠坐在营地入口附近的土地上,借着营地的光线,看着牧齐轩用笔记本电脑摆弄着他的新地图。

    谁都有自己的长处和短处,按理来说,大家都是扬长避短的,但是,牧齐轩很清楚自己的短板,他喜欢去挑战。

    所有的假地图都是他设计的,不过,他对这方面不太擅长,所以特地找墨上筠这个活地图来参考。

    墨上筠看了明天要用的两张图,再对其做了对比,提出修改的意见。

    高材生牧齐轩,在得到指导后,手指在键盘上跳跃,看得人眼花缭乱。

    事情办完的墨上筠,打着哈欠,在旁无所事事地看着,等待着八点的到来。

    “怎么样?”

    牧齐轩低着头,忽然朝墨上筠问了一句。

    “嗯?”墨上筠疑惑出声。

    牧齐轩敲键盘的动作一顿,朝她挑眉,“这一天的体验。”

    “还行,”墨上筠微微偏着头,仔细打量了牧齐轩一眼,“当领导要应付的问题还挺多的。”

    “发现了?”牧齐轩笑眼看她,神色温和。

    “嗯。”

    墨上筠往后一倒,两手交叉放到脑后枕着,抬眼看向上方的夜空,繁星满天,星辰闪烁,夜色静谧,夜风柔和,就是嗡嗡直叫的蚊子有点扰人清静。

    看得出来,不是所有到这里的蛙人,都有着绝对的健康心理。

    相反,毛病很多。

    不过很正常,因为他们都是人,是人就会有各种烦恼。就连燕归那种天性乐观的,都会烦恼的地方。

    “他们的心理问题是不能杜绝的,所以才会做那么多思想工作。”牧齐轩道。

    “但是,”墨上筠微微凝眉,“阎天邢带来的那一批人,状态很好。”

    好到近乎变态的程度。

    不管是擅长还是不擅长的项目,他们超前了会谦虚地跟蛙人们表示友好,他们落后了也满不在乎,从头到尾,就看不出他们在面对训练中意外和成绩时有什么不好的心态。

    一个人如此,可以理解。

    几个人如此,亦可理解。

    但若全部都如此……那就真是培养出一群变态了。

    “又来炫的?”牧齐轩哭笑不得地看她。

    墨上筠有点囧,“说个事实。”

    “我也发现了,”牧齐轩暂停手里的工作,尔后笑道,“不过,只有真正相信自己很强的人,才会有他们这种定力。”

    “也是。”

    墨上筠挑了下眉,表示同意他的说法。

    而她要面对的,不是一群足够强到不动摇的人,而是一群随时会因各种挫折产生放弃信念的人。

    这一点上,她更应该请教牧齐轩。

    墨上筠跟牧齐轩聊了会儿,但陈雨宁因办公室电脑坏了,就直接将牧齐轩给叫过去了。

    “再聊。”

    收起笔电,牧齐轩站起身,朝墨上筠告别。

    墨上筠朝他做了个手势,示意退下吧。

    牧齐轩笑笑地离开。

    躺了会儿,墨上筠本打算八点后再走的,但这里的蚊子实在折腾人,墨上筠终究不想当蚊子的美味,拍了拍手,便从地上站了起来。

    然,刚走了几步,就见到从营地里走出来的一道身影。

    是阎天邢。

    墨上筠一愣,随之停下脚步。

    “这么巧?”

    见他走近了,墨上筠朝他戏谑扬眉。

    “不巧,”阎天邢最后上前一步,在她跟前停了下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来找你的。”

    墨上筠问:“什么事?”

    手一抬,将墨上筠的作训帽帽檐往上一抬,阎天邢垂下眼睑,将墨上筠白净的脸打量了遍。

    唇勾起,阎天邢嗓音磁性低哑,“不是说好约小树林的吗?”

    “不好吧?”墨上筠眯了眯眼,一本正经道,“我还是挺尊敬我爸的。”

    勾住她的下巴,稍稍用力将其往上一抬,阎天邢一字一顿地笑问:“墨上筠,出尔反尔不太符合你的形象吧?”

    墨上筠轻笑,将他的手给拂开,丝毫没有心虚之意,理直气壮地反问:“女朋友不该任性点吗?”

    “……”

    阎天邢生生被她的死皮赖脸逼得停顿了两秒。

    好好说话是不行了。

    于是,直接揽住她的肩膀,将她往外面带。

    “阎爷,”墨上筠瞧了他一眼,提醒道,“容易引起误会。”

    阎天邢眉头轻皱,“跟牧齐轩在一起,怎么不怕误会?”

    “因为我跟他坦坦荡荡。”墨上筠理所当然道。

    阎天邢微微一顿,“怎么着我跟你就非得像偷情?”

    “不像吗?”

    墨上筠瞥了眼他放在自己肩头的手。

    你搭肩膀就搭肩膀,能不搂着吗,就不能像个普通的哥们一样相处?

    嘴角狠狠一抽,阎天邢没好气道:“那是因为你心里有鬼。”

    墨上筠斜眼看他,“你倒是让我心里没鬼啊。”

    搁在刚认识那会儿,她跟阎天邢勾肩搭背,别人也不敢怎么认为。

    但是,现在两人一举一动都……

    牧齐轩没有问过她,只是在旁观察,就能断定他们俩的关系了。

    能不明显吗?

    阎天邢没好气地拍了下她的后脑勺,不想跟她多掰扯下去,直接把她给拉进了旁边的小树林。

    墨上筠莫名其妙地跟上。

    *

    五分钟后。

    树林里,墨上筠跟阎天邢站在树下,如水的月光洒落在丛林里,落在他们身上,让这夜晚的视野没有变得一片漆黑。

    两人面对面站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最后,墨上筠手里拿着阎天邢给的一副新牌,哭笑不得地问,“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这个?”

    阎天邢抬手捏了捏她的鼻子,近乎宠溺地问:“我说的都记好了?”

    “嗯。”

    将手里的那副牌抛了抛,墨上筠给阎天邢一个肯定的眼神。

    在她再一次将牌给抛起的时候,阎天邢将那副牌顺了过去。

    “我给他们更有信服力。”阎天邢道。

    “行,”墨上筠坦然地耸肩,“听你的。”

    没见过这么尽心尽力帮人作弊的。

    ------题外话------

    再来为新文《去死吧》吼一声,隔壁的红包竟然还没抢完。

    不过,仔细想了想,还是想由衷地说一声感谢,感谢你们的支持,感谢军旅这个题材,感谢拉我入坑的爷儿,感谢这篇文还有算过得去的成绩,让我可以有机会去写《去死吧》这种小众的作品,让我尝试新题材时不那么焦虑,让我在写文的时候有足够自由发挥的空间。

    谢谢,(* ̄3)(e ̄*)

    ps:另外,收藏过1500了,你们月底的2万字已经定下来了,同喜同喜\(^o^)/~。咱们下一个目标,开文前达三千收好不好,目标达成也有加更……期待地搓着小手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