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67、我男人,帅得太不像话了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下午,四点。

    所有人在泳池附近集合。

    训练基地大,泳池也很大,为了两个队伍能自由发挥,还特地建立了两个泳池。只是挨得很近,彼此都可以互相看到。

    两拨人马换好衣服出来。

    有人注意到墨上筠无所事事地坐在泳池旁,身上还穿着那套作训服,嘴里叼着一根草,那漫不经心的状态,颇有一种闲云野鹤之感。

    “嘿,你怎么没去换衣服?”先前跟她同组的人问道。

    “我旁观。”

    墨上筠随口回答。

    事实是,墨上筠打算换泳衣的时候,阎天邢中途把她给叫了出去,以“你不能换”的理由,答应她下午换上泳装。

    墨上筠自然是毫不犹豫地应了。

    穿不穿泳衣倒也没关系,她对这些基础项目都有着足够透彻的掌控了,现在练不练都无所谓,能够在一边旁观阎天邢,自然更好。

    眼下旁观,墨上筠心安理得。

    随着人越来越多,泳池渐渐热闹起来。

    换上泳衣,总是最能展现身材的时候,一个个人高马大的小伙子和身材玲珑的姑娘们一亮相,荷尔蒙顿时蔓延。

    气氛顿时轻松不少。

    他们俨然忘了接下来的训练还有多严苛。

    墨上筠视线扫了一圈,颇不感兴趣地挑了下眉,瞥见牧程朝她摆手时,满头黑线地转移视线,最后,目光锁定在从后方而来的阎天邢。

    只不过一眼,墨上筠心就咯噔了下。

    不是没见过阎天邢亮身材,但是——无论看多少次,养眼的身材依旧那么吸引人。

    多看几眼,就能让人心神荡漾。

    阎天邢身材极佳,身上每一块肌肉都接近完美,没有全身突出的肌肉,但每一块都有力量感,手臂、胸膛、腹肌……搭配健康的肤色,寸寸肌肤都完美得让人移不开眼。挺拔的身高,矫健的身材,俊美的容颜,这男人,简直是行走的荷尔蒙。

    不知是否是错觉,阎天邢现身的那一瞬间,先前周围吵闹的声响,都像是渐渐安静下来。

    多数视线,都朝阎天邢看去。

    墨上筠恍惚想起,牧程曾兴致勃勃地跟她八卦,在他们选拔的时候,女队队长会禁止阎天邢去训练场,就是因为他那张脸太能招蜂引蝶,惹得人家小姑娘整天就顾着去看他了,压根没心情训练。

    而,在今年的考核和集训营时,阎天邢也总是会跟女学员保持一定距离,能不现身就尽量不现身。——因为往往他一现身,总会有人盯着他犯花痴。

    本来是想显摆的墨上筠,想至此,稍稍有那么点愧疚。

    真不好意思,让这么个妖孽出来祸害人了。

    “回神了。”

    一只手在眼前晃了一下,将墨上筠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墨上筠将那只手拿开,然后偏头,眯眼朝牧齐轩问:“帅吧?”

    牧齐轩把手给收了回来,半蹲在墨上筠身边,偏头看了看确实很帅的阎天邢,但很快的,又笑眯眯地指着自己,“那我呢?”

    “也帅,”墨上筠点了下头,还没等牧齐轩喜上眉梢,她就慢悠悠地补充道,“没他帅。”

    “你这样会让我很受伤的。”牧齐轩做出很悲伤的表情。

    “我知道,你是十里八村一枝花。”墨上筠很遗憾地道,“可惜他帅得太不像话了。”

    牧齐轩:“……”

    真是句句话都要得罪人,句句话都要夸自家男人。

    见过炫夫的,没见过这么炫的。

    瞥见牧齐轩无语的神情,墨上筠看在两人多年交情的份上,仔细想了想,然后朝他问:“要不,我改天帮你批评他?”

    牧齐轩沉默了下,然后,左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小学妹,你真可爱。”牧齐轩似真诚似感慨道。

    他那偷奸耍滑的小滑头,怎么谈个恋爱就变得这么不可思议了?

    “……”

    与此同时,墨上筠冷不丁一个哆嗦。

    眼睑一掀,墨上筠注意到阎天邢的眼神,于是立即将牧齐轩放肩上的手给移开,同时颇为正经地道:“学长,注意距离。”

    “……”

    牧齐轩一口血差点儿哽在喉间。

    得!

    碰都不能碰了。

    嘴角微抽,牧齐轩不由得吐槽,“这狗粮撒的有点过分了啊。”

    “是吗?”

    墨上筠疑惑地看他,似是没有察觉到。

    牧齐轩:“……”

    “说起来,”墨上筠挑了下眉,尔后笑问,“我记得你以前安排训练没有这么变态的,是不是从哪儿学过了?”

    牧齐轩一顿,脸上渐渐多了点笑意,他反问:“知道木笛吗?”

    “嗯?”墨上筠微微凝眉。

    有点耳熟……

    “某专业集训基地那位当家人。”

    “哦。”墨上筠点头,“略有耳闻。”

    某专业集训基地,当然不是能随时挂在嘴边的,就像阎天邢他们的来路一样,谁也没曾提过。她记得,是有这么一神秘机构,是专门训练兵王的,几年前换了个新当家,因为对方是个女的,而且手段很变态,所以墨上筠通过某些途径听到的时候,就稍稍有点在意。

    “见过一次,讨论了下。”牧齐轩道,“取了点经。”

    墨上筠挑眉,表示可以理解了。

    两人视线对视了一下,表示互相明了,便没有再继续讨论下去。

    有些话题,不该讨论过多。

    正好这时,阎天邢投来颇为不爽的视线,墨上筠便正襟危坐,以非常真诚地眼神去打量着阎天邢的身材。

    与其说那些与自己不搭边的事,还不如盯着赏心悦目的阎天邢更有吸引力。

    感觉到墨上筠眼角眉梢的喜意,阎天邢内心的不满总算是消散了。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两人基本没有正面的交流,但偶尔一对视的时候,站得老远的牧齐轩,总能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能腻死人的甜味。

    ------题外话------

    按摩回来快要残废的瓶子吼一声————请用咆哮式语气读出这番话。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