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64、小树林,今晚约不约!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脱。”

    墨上筠笑眯眯地说着。

    阎天邢一怔,随后眸色一深,看出她眼角眉梢的调侃趣味,心底生出些许无奈。

    伸出手压在她的头上,阎天邢微微用力,让墨上筠不满皱起眉时,不紧不慢道:“晚上给你脱。”

    墨上筠神色微顿,一把打开阎天邢的手。

    但同时,又抓住了阎天邢的手腕,借力让自己从地上站起身。

    一起来后,她就顺势松开了阎天邢,同时把水壶抛给了他。

    偏了下头,墨上筠斜眼看他,“下午的训练,不考虑一下?”

    阎天邢身形往后一靠,靠在礁石上,同时拧开水壶壶盖,慢条斯理地喝了口水。

    “你就不怕我被别人盯上了?”阎天邢似笑非笑地问她。

    “看几眼不会少块肉。”墨上筠倒是无比放心。

    就算有人眼馋阎天邢,那也得考虑一下是否匹配的问题。放眼看去,没一个长得比她更符合阎天邢胃口的,墨上筠无需担心有人来勾搭阎天邢。

    更何况……她本来就是想炫夫的。

    这么帅的人,她家的!

    侧过头,阎天邢打量了她两眼,随后勾唇道:“给我一个理由。”

    低眉想了片刻,墨上筠微微凝眸,最后抬起眼,朝阎天邢提议道:“要不,今晚约小树林?”

    阎天邢气得作势要打她。

    墨上筠倒是不动,根本没有躲闪的意思。

    于是,阎天邢也只能是用水壶敲了下她的头盔,敲得很响,想看看里面有没有进海水。

    “今晚不是约了打牌吗?”阎天邢淡淡道。

    “哦,”墨上筠点了下头,但很快又耸了耸肩,“也不冲突,反正没有多久时间。”

    阎天邢危险地眯起双眼,“你确定?”

    墨上筠一顿,仔细打量了他一眼。

    她觉得自己的认知没有问题。

    不过,阎天邢似乎……很不满意?

    “稍微久点?”

    墨上筠试探地问道。

    见她疑惑又认真的探讨模样,阎天邢嘴角微抽,喉结下意识滑动了下。

    若非旁边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他非得好好治一治这丫头不可。

    “就这么定了。”

    见他迟迟不说话,墨上筠权当他默认了,抬手打了个响指,就直接朝前面走了过去。

    撩完就跑,简直恶劣。

    阎天邢伸手想去抓住她的衣领,但手指却从她的后颈划过,指腹触碰到稍凉的皮肤,阎天邢微微一怔,将手给收了回来。

    “还有事?”

    感觉到他的触碰,墨上筠停下步伐侧过身,疑惑地看向他。

    “去领块毛巾擦一下。”阎天邢拧着眉头叮嘱道。

    虽然这里气温还算高,没有安城那么冷,但毕竟12月了,怎么着都不如夏天,在海里经过武装泅渡后,墨上筠身上必然是冷的。

    “知道。”

    墨上筠摆了摆手,答得敷衍。

    不过,嘴上应得虽然随意,但她还是去领了一条毛巾,将毛巾搭在肩膀上的时候,特地朝阎天邢看了一眼,表明自己有办到。

    被她那么看一眼,先前憋在阎天邢心里的怒气,一下就消散无踪了。

    墨上筠总是能在古怪的地点幼稚一把,分明可爱得紧,可她自己却浑然不觉,非得将“形象”二字摆上来,在可以称之为她下属的人面前摆上一副领导的模样。

    尽管,这种领导风范不太一样,经常暴露她的另一层本性。

    但回归日常的时候,才是真正的墨上筠。

    *

    继第一批男兵抵达海滩后,第一批女兵也不甘示弱,迅速抵达海滩。

    刚刚墨上筠跟阎天邢交谈的时候,陆陆续续的,已经有三分之一的人抵达了,而这些人之中,阎天邢带来的兵,竟然也有四人。

    也就是说,他们虽然不是很擅长,但在这方面的能力绝对不弱。

    而,出乎意料的是——陈雨宁依旧很不满。

    在墨上筠看来,女兵体能比不上男兵是很正常的事,但是在陈雨宁看来,她们不应该比男兵差,拼技能的项目也好,拼体能的项目也罢,都应该跟男兵有一样的标准。

    眼下她们落后了,她们不是第一个到的,就证明她们有所不足。

    墨上筠无法反驳这种观点的不正确性,首先是她可以做到,其次是他们跟她们都穿着同样的军装,战场上不会因为是“她”而手下留情,子弹更不会因为是“她”就绕道避开。

    只是,墨上筠有点不太认同——这种单一又直接的方式。

    她察觉到差异性,但是,现在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哔——”

    所有人都到齐后,牧齐轩吹响了哨子。

    阎天邢让其加倍训练的第二组已经快喘不过气了,趴在沙滩上半死不活的,可,一等到哨子吹响,他们就跟重获新生一般,刷的一下从沙滩上窜了起来,同时迅速集合,那架势看起来要比休息调整过后的蛙人们更有体力。

    正好,准备站队伍里的墨上筠,将这一幕看到了眼里。

    她又忍不住朝阎天邢递了个眼神。

    只是收回视线时,无意中撞上了牧齐轩的视线,牧齐轩用非常明确地眼神告诉她——不要总是眉目传情,容易伤害单身狗。

    墨上筠当做没看到一般,坦然地收回了视线。

    牧齐轩内心有点小受伤。

    一种“女大不中留”的悲怆感油然而生。

    墨上筠坦然地迎接接下来的训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