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50、墨上筠在训练场等你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你这么能耐,能不能帮我们治治纪舟?”

    墨上筠扬眉。

    得,重点来了。

    面对牧程期待恳切的眼神,墨上筠淡定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牧哥,”墨上筠一本正经地抬眼看他,尔后,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神情问她,“你是对我有什么误解,认为我会帮你的忙?”

    牧程一怔,只觉得自己的小心肝都要碎了。

    他满怀柔情地瞅着她,“我相信,这个世界是美好的,而我的墨大妹子你——就是引领世界走向美好的明灯……啊!”

    差点儿听吐了的墨上筠,面不改色地朝他小腹来了一拳。

    猝不及防中招的牧程,冷不丁惨叫一声,然后刷的一下就弹开了。

    懒得理他,墨上筠拍了拍手,径直朝炊事班走。

    牧程哭唧唧地捂着小腹,想到阎爷分配的任务,一瘸一拐地跟上她,但,可能是习惯了饱受摧残的日子,牧程竟然还没忘记自己的目的,一路上时不时地就提上两句。

    墨上筠被他烦的不行,加快脚程后,生生将速度缩减三分之一。

    两人来到炊事班操作间外面。

    有个炊事员在门口站岗,见到他们俩都是一杠三星,利落地朝他们敬了个礼,同时问好。

    牧程直接说明来意——阎天邢让炊事班留了一份饭菜,保温,站岗的炊事员自然能是知道的。

    果不其然,一听牧程说完,炊事员便了然,应了一声,直接将他们俩领进操作间。

    年轻的炊事员将给墨上筠预备的饭菜从蒸锅里拿出来,放到外面院子里的石桌上,碗沿都是温热的。

    牧程感慨着阎爷的偏心,但同时,也不忘继续劝导墨上筠。

    听着牧程念念叨叨的,炊事员有点懵逼,而墨上筠揉了揉耳朵,视线一扫,将注意力放到炊事员身上。

    “问你点事儿。”她朝炊事员招手。

    她一开口,就打断了牧程的念叨。

    炊事员疑惑地走近几步。

    “听说有个叫夜千筱的女兵曾在你们这里待过,你知道吗?”墨上筠问道。

    “知道,知道。”一听这个名字,炊事员就忙不迭地点头,“她可是我们炊事班的荣耀呢,虽然我没见过她,但我刚一下部队,就听他们说。”

    “你什么时候来的?”

    “去年。”

    墨上筠挑了下眉,表示了然。

    难怪。

    不过也是,铁打的军营流水的兵,何况两年的义务兵还多,就算非义务兵,也常有被调走的事发生。距离夜千筱被调走,应该有三四年了,先前跟夜千筱一批的兵,估计没剩下什么。

    “她在的那一届的老兵基本都走光了,不过还剩一个严班长,你们要是想知道的话,我可以去找他。”说到这儿,忽的听到脚步声,炊事员一抬头,神色顿时一喜,朝来人招呼道,“严班长,这位长官想知道夜千筱的事。”

    墨上筠跟牧程朝他指的方向看去。

    一个穿着作训服、踩着雨鞋、扛着锄头的年轻人,大步朝这边走过来。

    看年龄,也就比墨上筠大个一两岁。

    严班长闻声,朝这边一看,注意到两人的军衔,将锄头往墙角一放,就走过来打招呼。

    话题被绕开了,牧程很丧,没什么心情跟他讲话,只得敷衍了事。

    “你们打听夜千筱啊。”

    提到这个名字,严班长脸上满是笑容。

    “……嗯。”墨上筠点了点头。

    比起听牧程念叨,她更乐意听夜千筱的八卦。

    而且,一个从炊事班里走出来的狙击手,之后年纪轻轻的,还成为特种部队女队队长……怎么着都比牧程那点事儿要有趣得多。

    严班长是个很开朗的人,没有半点班长的架势,在墨上筠的招呼下往对面的石凳上一坐,就欢乐地跟墨上筠说起夜千筱的事。

    夜千筱在炊事班呆的时间不长,在严班长的描述下,多少有点夸张,不过,听听还是可以的。

    墨上筠沉默地听着,等即将吃完饭的时候,忽的想到什么,冷不丁一问:“你们炊事班还有女兵吗?”

    她在食堂里吃过几次饭,但记忆中,好像没见到女炊事员。

    “没了,”严班长摆手,道,“去年隔壁的食堂一修好,就分开了,成立了新的炊事班。而且,男女兵一个班,怎么都不太好。”

    “哦。”

    墨上筠点头,表示理解。

    “说起来,在夜千筱她们俩走出炊事班之后,第二年,我们这里又有一个女炊事员走出去了,这不,现在还在隔壁女队呢。”

    “哦?”墨上筠饶有兴致地挑眉。

    见她有了兴致,严班长完全忽略在一旁愤然抑郁的牧程,继续道:“她叫陈疏好,还挺勤奋的一个女兵,被分配到炊事班的时候很不高兴,后来听到有人从炊事班直接去当两栖侦察兵的例子,之后就将所有休息时间都放到训练上,结果倒是真被选了去。后来,她好像想跟随夜千筱脚步去特种部队的,连续被选了两次都被淘汰了,昨天就是第三次,估计又没过,我刚去锄地的时候,还看到她躲在玉米地里哭呢。”

    想到昨晚自己淘汰了不少人,墨上筠摸了摸鼻子,有些心虚地继续低头吃饭。

    严班长之后又七扯八扯地说了些事,还有些意犹未尽,但有炊事员过来找他有事,他也只得依依不舍地走了。

    想到这么个性格活跃的人,做出来的饭菜味道竟然不错,墨上筠不由得莞尔。

    “墨墨……”

    严班长刚一走,牧程就凑了上来。

    墨上筠唇角笑意渐渐淡去,尔后凉飕飕地剜了他一眼。

    察觉到杀意,牧程立即闭上嘴,同时还抬起手,做了个拉链的姿势。

    耳根清净了。

    “先收拾一下。”墨上筠扫了眼桌面的碗筷。

    得亏是机灵的,牧程眼珠子一转,立即笑嘻嘻道:“好嘞。”

    一说完,就麻利地收拾桌面的碗筷,转身就进了操作间。

    他一直将碗筷洗干净摆放好后,才狂奔出来。

    但,一出来,却不见墨上筠的身影。

    “人呢?”牧程瞪大眼睛问站岗的炊事员。

    炊事员挺直腰杆,一板一眼地回答:“墨长官说,想找她的话,就去训练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