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47、阎爷:你可能不太了解我【三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他们闹腾间,阎天邢已经来到墨上筠跟前。

    他低头,略带打量地看着墨上筠,脸被画成花猫似的,身上滚了很多泥土,虽然现在精神奕奕的好像没问题,但估计昨晚没少折腾。

    枪背在肩膀上,墨上筠双手抱臂,头微微一偏,斜眼看着前面俊美妖孽的男人。

    本来是有一肚子气的,但真见到这张脸的时候,怒气却消散不少。

    不过,还剩下一点不爽。

    “那就是没我什么事了。”

    挑了下眉,墨上筠轻笑一声,打算朝营地里面走。

    阎天邢手一伸,正面揽住她的肩膀,很随意地横在跟前搭着,尔后微微弯下身,用性感而醇厚的嗓音低声道:“来接你的,要不要赏这个脸?”

    “这么大架势?”墨上筠扬眉,视线扫向他身后那群人。

    阎天邢带来的那帮人,此刻虽然在跟精锐们“套近乎”,可眼角余光却刷刷地掀起,直往他们这边瞥。

    一注意到墨上筠看过来,他们又纷纷收回视线,假装什么都没看到。

    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阎天邢没有回头,只是盯着墨上筠,一本正经地强调道:“应该的。”

    说着,他还抬起了手,帮墨上筠肩上的木屑给扫开,又将她发梢粘上的稻草拿掉,一举一动,都表达出贴心暖男的模样。

    墨上筠嘴角微抽。

    阎天邢眉眼一笑,妖孽的不像话。

    认输。

    墨上筠翻了个白眼,无奈道:“我去打声招呼。”

    “不用,”阎天邢将她肩上的95式步枪给取下来,“用不着这么客套。”

    他将步枪往旁一丢,人群中自有人伸出手来,轻松将其接住。

    墨上筠笑了,“太小气了吧?”

    阎天邢敲了下她的头盔,正色道:“你可能不太了解我。”

    墨上筠:“……”

    哑口无言。

    不过,好赖是冲着夜千筱才来的,这一晚尽顾着对付那些学员了,没什么机会跟夜千筱接触,眼下就这么走了,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墨上筠也不太想如阎天邢的意。

    可,夜千筱却没等到她过去,开着车直接过来了。

    先前三辆越野车冲入的场景再现,夜千筱开着车横冲直撞,直接冲进了人群里,打乱了精锐们跟阎天邢那些兵的“相见恨晚”。

    在逼近墨上筠跟阎天邢的时候,夜千筱打着方向盘,一个急速转弯,直接将车停在了他们身侧。

    夜千筱坐在驾驶位置,车窗敞开,她侧过身,手肘搭在车窗,将头给探出来。

    “再会。”

    她挑眉说着,将一个物品丢了下来。

    墨上筠一怔,下意识接了过来,等一抹凉意落入手里时,墨上筠定睛一看,见到一把精致的军刀。

    与此同时,夜千筱吹了声口哨。

    那一瞬,只听得一声鹰叫声,不远处的丛林里,飞出一只展翅腾飞的雄鹰,径直飞向这边,在诸多惊愕的视线里,落到了夜千筱那辆车的车顶。

    雄鹰收回翅膀,就那么乖乖地落在上面,一动不动的。

    这一幕,看的人目瞪口呆。

    “上帝!”

    狄海跑过来,朝车顶的雄鹰打了声招呼。

    好像能听到他的声音,那只假寐的雄鹰睁了睁眼,像是朝他看了一眼,但很快的,就傲娇地闭上了眼。

    狄海、顾霜、易粒粒很快上车。

    “再会。”

    抓着那把军刀,墨上筠笑着朝夜千筱告别。

    夜千筱笑了一声,开着车,沿着原路返回。

    在那辆车后面,陆续有车发动,跟着一起前行。

    墨上筠视线随着那辆车远去,到最后,只能见到车顶的那只雄鹰,想到夜千筱跟雄鹰一起的画面,难免有些想笑。

    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宠物。

    真挺配的。

    她低头,看了眼手中的军刀。

    emerson、ander,指挥官,高级战术折刀。

    夜千筱将这样的军刀给她,也就是说,这是夜千筱私人的物品。

    素来用军刀只图顺手,并不在乎收藏和私有的墨上筠,把玩着手里的军刀,不由得勾了勾唇。

    见她对别人送的东西如此宝贝的模样,阎天邢的脸色有点难看。

    而,眼一抬,将他表情看在眼底的墨上筠,却心情颇好,将军刀一收,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爽快道:“走。”

    她这一出声,把周围注意力,又断断续续收回来。

    有人摸了摸鼻子,有人压了压帽檐,有人摸了摸鼻子,有人跟周围的人勾肩搭背的,但一个个眼神都朝这边瞥,同时在心里惊讶于阎天邢对墨上筠的好脾气。

    果真非一般的关系啊……

    引人遐想。

    啧,必须瞎想。

    在座多位单身汉如此想到。

    阎天邢将墨上筠拉上了越野车。

    见状,澎于秋跟牧程对视一眼,由牧程负责开车,澎于秋则是上了副驾驶。

    有五个座位,但这辆车,只能坐四个人。

    身为第一辆车司机的楚叶,抑郁地看着被抢去司机位置的牧程,愤愤不平地朝他竖中指。

    牧程回之以得意的微笑。

    很快,楚叶被第二辆车的司机、卫南给拎走了,直接给丢到车上。

    这么明显的动静,其余人也纷纷松开精锐们,然后各自挤一挤上了车。

    他们的训练有素,动作很快,前后不到三十秒,地上就不见一个站着的。

    三辆车迅速撤离。

    转眼间,只剩下精锐们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足足过了半响,他们之中才有人回过身。

    “走走走,干活啦。”

    精锐中有人喊道。

    他们得收拾下营地,顺带把从各个部队选出来却遭淘汰的人给送回去。

    这是个耽搁时间的苦差事,他们兴致都不怎么高。

    而,与此同时——

    那群被淘汰的人里。

    陈疏好扯下头盔,抱着膝盖坐在地上,情绪低落,闷闷不乐。

    这是她第三次参加煞剑的选拔了,前两次也没有入选资格,本想着这一次一定要过,可没想,原本计划中该没有问题的,却意外碰上一个紧咬着她不放的混蛋。

    尤其是看过煞剑跟那群人对峙后,她就止不住地怒火中烧。

    原本,她有机会站在那群人之中的!

    更要命的是,昨天紧追着她的混蛋,竟然跟那两伙人都认识,而且似乎很熟。

    一群人来接……好大的架子!

    想到这儿,她就嫉妒地发狂。

    “你们觉得那个女军官眼熟吗?”

    “哪个?”

    “就是从马车上下来那个,刚被接走的。她昨晚灭了我们好多人。”

    “你说她呀?知道啊,不就是要一起参加海练那位吗?就前几天,她还在我们那儿跑步,后来听说把我们队的几个人给累到了。”

    “靠!真的假的?”

    “哪能有假?第二天,我们队长就过去找她了,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反正之后就没看到她过来晃悠了。”

    “那她厉害吗?”

    “能秒了我们十几个人,厉害就不用说了吧。”

    “她到底什么来头啊?”

    “我记得她跟隔壁男队的牧齐轩挺好的,先前打听了几句,好像是牧齐轩的学妹,同一所学校出来的,成绩也好。”

    “不是,她一个人,来我们这儿海练?凭什么呀?”

    “有牧齐轩这个关系吧,而且,不知道她做了什么事,领导们都挺欢迎她的,来的时候还给她接风洗尘了呢。这来头,看着就不一般吧?”

    “我倒是听说了,差不多五六月份吧,她介绍了一批高学历大神过来,全被领导给收了,领导乐得简直合不拢嘴。”

    “擦,真是个奇人。我忽然觉得,被淘汰都没那么让人失望了,还挺期待在海练的时候接触接触她的。”

    ……

    陈疏好紧紧握拳,然后,手指的力道又渐渐松开。

    深吸一口气,陈疏好微微凝眉,朝刚说话的队友问:“她叫什么名字?”

    “什么名字?我想想啊……”对方说着,低头沉思了一下,半响,倏地抬手打了个响指,“想起来了,她叫墨上筠!”

    陈疏好眯了眯眼。

    墨上筠……

    没有说话,陈疏好微微低下头,看着身上的多出擦伤和摔伤,她的手在膝盖的摔伤上狠狠一摁,疼痛感扩散开来,她疼得皱起眉头。

    下一刻,她的两手紧紧握成拳头,眼神渐渐阴沉下来。

    队友们还在热火朝天的讨论着那个叫“墨上筠”的人,早无先前的低落失望情绪。

    唯有她,怒火愈发旺盛,脑子里满是那道紧随在身后、游刃有余的身影。

    看不清她的脸,可她却,如影随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