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45、今早月亮真圆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阎天邢带来的那批人,俨然不是让人省心的主。

    十多个人,围聚在三辆车旁,刚开始还谈着他们的话题,但渐渐的,就将矛头对准其它人。

    一会儿要吃的,一会儿要喝的,一会儿找你问着问那,一会儿拐弯抹角地损你……

    那群精锐,连带着狄海,都差点儿被他们折磨疯了。

    顾霜只叹自己躲得早,没有被他们给盯上,不然非得喝下两肚子火不可。

    俗话说,什么样的人,带出什么样的兵。可在阎天邢这里,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

    他自个儿沉默是金,基本不说废话,虽然有点坑……但谁家队长不吭呢,反正做事风格还是挺讨人喜的。

    可是,他带出来的兵,可以说得上是百花齐放了。

    什么性格都有。

    曾经跟他们演习过后,有一次庆祝,就在一起吃了顿饭。煞剑这边本想和和气气的,可他们倒好,一到餐桌上就占据了主场,搞得他们跟东道主似的。

    后来陆松康私下里跟他抱怨,人家当兵都是收敛性子的,可到他们这儿,一个两个就跟解放了天性似的,性格特点明显得不行,而且都闲不住,非得给你折腾点事儿来。就连少数沉默寡言不爱说话的,真触到他们的点了,能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给你把桌子拍碎连眼皮子都不带眨一下的。

    无法无天啊,太无法无天了。

    人善被人欺,只恨他们煞剑被带的太好了,素质杠杠的。

    掀起眼睑朝某处看了眼,顾霜在心里如此感慨道。

    不过很快的,他就闭上了眼,找到个合适的位置假寐休息。

    *

    阎天邢带来的那伙人,等了半个多小时。

    而,夜千筱这边,也开始了收尾工作。

    最后的时间已经过了,也就是说这次考核结束,而,能够被他们选中的,在先前那八十余人之中,仅有七人。

    墨上筠负责的区域,通过的只有三人,尔后在抵达终点之前又被干掉两个,最终合格的唯有一人。

    夜千筱刚睡了不到五分钟,易粒粒就将通过的名单交给了她。

    她将名字、长相、能力对上号后,工作就告一段落了。

    等待人员到齐后,即可收拾东西离开。

    她抽空再联系了下墨上筠,顺便把阎天邢等她的事说了。

    针对阎天邢他们,那是以煞剑的名义,夜千筱坦坦荡荡,没什么不好说的。更何况,这事墨上筠毕竟也牵扯其中,提前跟墨上筠说一声,算是交个底了,免得墨上筠到时候左右为难。

    尽管,墨上筠也不见得会为难。

    所以,在上次联系的时候,夜千筱就同墨上筠说了,墨上筠对此表示惊讶,显然是事先不知情的,于是两人就商量了下,让墨上筠将就近的一个伤员给带回来。

    墨上筠也很愉快地答应了。

    也就是说,这一串行为,算是墨上筠跟夜千筱沟通好的。

    “话说,”墨上筠听完,随后问道,“他们来做什么?”

    墨上筠可不会相信,阎天邢带着一帮人过来,只是为了过来接她的。

    “你不知道?”夜千筱反问。

    “嗯,没听说。”

    挑了下眉,夜千筱问:“你来参加蛙人海炼的?”

    “嗯。”墨上筠应声。

    “他们也是。”

    “……”

    靠。

    墨上筠在心里骂了一声。

    前天晚上,她跟阎天邢通电话时,都秉着“坦诚相待”的原则,将在海陆这边发生的事全都一五一十地同他说了,可这货倒好,把这事瞒得严严实实的。

    隐隐听到点杂音,夜千筱问道:“那边什么声音?”

    回过神,墨上筠如实回答:“马车。”

    “……”

    哑言片刻,大致猜到什么,夜千筱不由得失笑。

    “我很快到。”墨上筠道。

    “嗯。”

    应了一声,夜千筱跟她结束通话。

    *

    与此同时。

    澎于秋跟牧程二人,在营地里徘徊,左顾右盼的,只为寻觅墨上筠的身影。

    “诶,”牧程用手肘撞了下澎于秋,鬼鬼祟祟地问,“墨墨跟阎爷真的确定关系了吗?”

    澎于秋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十有八九。”

    虽然墨上筠跟阎天邢都没直白的承认,但阎天邢经常往安城跑,墨上筠还大老远地往云城寄东西,平时基本不用电话的阎天邢,多次被他撞到给墨上筠打电话。

    这不,本来计划由燕寒羽带队来海炼的,可阎天邢临时决定自己来,刚到这儿,还没歇息呢,就跑来见墨上筠了。

    不是交往那就出鬼了呢。

    “那这夜千筱也太缺德了吧,”牧程感慨地摇头,颇有感触地道,“异地恋多可怜啊,她还得过来给阎爷添堵。”

    “墨上筠能为了阎爷想方设法地把阮砚给拐过来,你就不准人为了老公损失一名王牌发泄一下?”澎于秋朝他挑眉。

    “倒也是。”

    牧程若有所思,表示可以理解。

    “诶,我跟你说……”

    澎于秋伸出手,揽住了牧程的肩膀,靠在牧程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牧程渐渐瞪大眼睛,“不是吧,段子慕想追墨上筠?”

    见他声音稍稍抬高,澎于秋赶紧掐了下他的脖子,抬眼一扫,注意到周围没人察觉到后,才将力道给放松下来。

    “不是,他不是在参加为期三个月的狙击特训吗?”说完,感觉到澎于秋鄙视的眼神,牧程渐渐回过神来,恍然道,“哦,算起来,刚结束。”

    澎于秋丢给他一个眼神。

    “你给他透露了什么吗?”牧程眼睛闪亮地八卦道。

    澎于秋耸肩,“还没来得及说呢,就被阎爷发现了。”

    昨个儿怕是段子慕经历三个月地狱训练后重见天日的第一天,澎于秋本来还想打探打探他的情况的,对方张口就开始问墨上筠的事,并且好不虚伪做作地表明来意,澎于秋就有点懵。后来刚想好好跟他说道说道,结果阎爷就来了,吓得澎于秋差点儿把手机当贡品一样上缴。

    好在阎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没看到,澎于秋也就坚定地站在他这边,半句话没有透露。

    “啧。”

    牧程表示对错过一场大戏而表示惋惜。

    澎于秋左右一张望,还想跟牧程说点什么,但这次,他刚靠近牧程,眼角余光就瞥见一道身影,当即打了个哆嗦,他轻咳一声,拍了拍牧程的肩膀,又非常贴心地伸手去整理牧程的衣领。

    牧程跟看神经病似的一样看着他。

    澎于秋给他使眼色,可牧程领悟能力差了点儿,硬是没发现。

    就在牧程郁闷时,身后忽的飘来一道夹杂着笑意的声音——

    “在说什么呢?”

    那满怀笑意的温柔声音,可却给人以阴冷到骨子里感觉,让牧程往前一倒,差点儿没原地一个踉跄。

    纪舟。

    就是刚开第三辆车的司机。

    论长相,能在他们队里排前十,眉眼温和,时常带笑,待谁都好,基本不会翻脸,身材虽不属于魁梧那类,但极有爆发力,走的也是技术类,在队里综合实力也是往前面排的。

    可,这样优秀的人,偏偏是个变态。

    倘若说在队里,不该招惹的人,阎爷占据一个位置,前三得给他、纪舟留一个位置。

    他总是笑着给你捅一刀,还能在你跟前慢条斯理擦血的那种。

    他比澎于秋早一年进去,连续担任两次考核教官,第一年那批人里有澎于秋,第二年那批人里有牧程,澎于秋和牧程最初都傻乎乎地被他的那张笑脸给骗了,最初对他有一种蜜汁亲近感,可真到训练的时候,这黑心的货色能把你骗得对人生绝望。

    偏偏,你被骗过后,活着冲出来想揍人,他几句话就能让你平息怒火,下一次,你还得傻乎乎地信任他。

    纪舟二字,可是牧程和澎于秋这两届的心理阴影。

    就算现在成为队友了,一提起来,身子就会下意识地颤抖。

    “没说什么,就说说……”澎于秋抬眼看了看天空,笑呵呵道,“今早月亮真圆。”

    牧程鄙视地撞了下他的胸口。

    澎于秋捂着胸口,有点想钻地洞。

    奶奶个熊的,他一世英名啊……竟然在一个比他要矮的人面前怂了。

    纪舟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但是,没等他张口,就听到骚动声。

    三人循声看去,赫然见到越野车的队伍里,有人跟他们的人起了争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