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38、咱能耐,但咱低调,咱不计较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11月底,东海舰队,海军陆战队。

    墨上筠盘腿坐在草地上,嘴里叼着一根草,一边晒着头顶倾泻而下的太阳,一边望着在泥潭里挣扎的蛙人们。

    坐得久了,她换了下姿势,将左腿弯曲起来,手肘撑在膝盖上,手掌拖着下巴,视线在一个个骁勇善战的蛙人身上扫来扫去,仿佛要看出一朵花来。

    最后,还是指挥蛙人们训练的某年轻军官受不了了,用手抹了把脸,怀着紧张地心情朝她走了过来。

    “墨长官!”

    军官走近后,朝墨上筠打了声招呼,但腰杆挺得笔直,满脸的严肃,看墨上筠的时候,犹如看一个定时炸弹一样。

    不知是不是天气太热了,他脸上有汗水滚落下来。

    “有事?”墨上筠抬起头,挑了挑眉。

    那吊儿郎当的模样,真不像是个正经军官。

    年轻军官内心绝望,但面上却客客气气的,“快到中午了,您不去吃个饭什么的?”

    “你们不是还没解散吗?”墨上筠好笑地问。

    “快了。”军官牵强地笑了一下。

    “那就一起。”墨上筠摆了摆手,一副“按照你们规矩来”的态度。

    年轻军官差点儿给她跪了。

    他站在那里,没有动,内心踌躇。

    见他迟迟没走,墨上筠干脆将嘴里的草扯下来丢到一边,然后似笑非笑地问他:“还有事?”

    “那个,长官,”年轻军官抓了抓脖子,只觉得心跳不止,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试探地道,“您晒太阳能不能换个地儿?我们这些战士们比较害羞,这一个个都光着膀子的……瞅您坐这儿,都心不在焉的。这不,今个儿上午的训练量,他们还差一大截没完成呢。”

    “哦……”

    墨上筠似懂非懂地点头。

    不过,干扰人家训练,总归是一件缺德事儿。

    拍了拍手,墨上筠从地上站起身。

    年轻军官松了口气。

    “那,”耸了耸肩,墨上筠朝他笑了下,“再见。”

    年轻军官脸色一红,结结巴巴地挤出两个字:“再见。”

    墨上筠转身走人。

    走了几步,她抬眼看了看头顶烈日,甚是无奈地挑了下眉。

    *

    中午。

    墨上筠坐在牧齐轩的办公室里,占据着唯一一台座机,跟远在安城的侦察营二连连长朗衍打着电话。

    听着她描述着这里枯燥无味的日子,朗衍非常不厚道地在电话那边幸灾乐祸,嘲笑她这是丢下他们跑了的报应。

    墨上筠无话可说。

    三天前——

    从京城回到安城后,墨上筠就全身心投入侦察连的训练。

    当然,也不止侦察连训练,还给她自己制定了整套的训练。

    有了她的训练量来刺激二连,效果显著得让指导员感动不已,后来甚至都惊动了营长钟儒,也不知道谁给钟儒出的馊主意,建议墨上筠去另外两个连队转转,刺激刺激这群血气方刚的战士们,后来陈科还特地取消了几次训练,天天让墨上筠带着他们连进行小型的对抗演习,墨上筠直接成了一陪练的。

    过了十多天后,墨上筠发现侦察营的战士倒是热情高涨了,可她的训练计划却连一半都没有完成,于是忍无可忍,当晚跟牧齐轩打了声招呼,就直接跑到东海舰队来了。

    她是三天前来到这里的。

    那时候距离蛙人们海训开始,还有五天时间。

    来的当天,墨上筠跟他们的领导见了一次面,他们都很随和,也对墨上筠的到来表示热情,尤其是他们蛙人的男队队长路剑,不让她住招待所,直接让人给她空出一个宿舍,甚至表示她可以随便行动,不用束缚。

    见人家这么热情,墨上筠也没客气,决定借此机会好好观察一下蛙人们的训练。

    可是,当晚就出了点小状况。

    那时候墨上筠刚安顿好,在牧齐轩的带领下吃了晚餐。因为牧齐轩有事要忙,就让她自己转悠,如果想逛的话也可以给她安排人带领。墨上筠没那么大架子,于是给拒绝了。

    她自己晃悠,最后来到女蛙人的训练场,见她们有不少人都自觉加练,墨上筠看着心痒痒,就打算热身一下,于是加入了她们的队伍。

    但,军人的血性,真是不论男女,真不是盖的。

    跑着跑着,墨上筠就发现有几个女兵想超她,她也正愁跑步太无聊了,于是就跟她们较上了劲,可这一较劲,就引来不少关注,墨上筠到后来才知道,那几个跟在她身后跑步的,在她们的队伍里都是比较能耐的——尤其是体能。

    结果,被墨上筠这么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军官给累得虚脱了,等人一停下来,差点儿被送到医务室。

    墨上筠有点囧。

    后来,人家海上霸王花直接表示——妈的,不赢了她就不算蛙人,咱们走着瞧!

    墨上筠倒是没觉得有什么,放狠话的见多了,况且对方也没怎么狠,于是就当是血气方刚的结果,没有太在意,当晚还睡了个安稳觉。

    可是,第二天中午,她们女队队长就找到她,先是跟她寒暄了一番,然后委婉地表示,我的兵一个上午尽想着怎么找你出口气了,导致整个队的气氛有点儿不好。我知道你很能耐、很厉害,她们也不是你的对手,所以你可不可以不要再招惹她们?

    这意思说直白点儿,就是觉得墨上筠的存在打扰她们训练了。

    墨上筠很郁闷。

    得知墨上筠刚来就得罪了女队队长的牧齐轩,比她更郁闷。

    最后,牧齐轩安慰她——要不,咱们就不练了,这一天两天的就当休息,咱能耐,但咱低调,咱不跟她们计较。

    墨上筠哭笑不得地答应了。

    于是,墨上筠干脆老实了,除了每日热热身,进行一下日常训练外,基本就处于空闲状态。

    就今个儿上午,她也是太闲得慌,才跑去观察男蛙人训练的。

    结果,好嘛——她都坐在草丛里,还能被赶走!

    墨上筠有种“出师不利”的悲怆感,表示很怀念二连那帮小兔崽子,可朗衍却在电话那边哈哈大笑,说他们很高兴你能放过他们,他顺带帮即将下连队的新兵们向她道个谢。

    说到最后,墨上筠发现自己实在是太无聊了,竟然跟朗衍损来损去,足足损了半个小时。

    等她挂电话的时候,站在办公室门口,全程听着墨上筠打电话的牧齐轩,朝她递来一个干笑。

    “天地可鉴,”穿着一身海军迷彩的牧齐轩,从门外走进来,同时举起三根手指,非常无奈地表示,“你的遭遇跟我没关系,咱以后能少黑我几句吗?”

    早知道他杵门口的墨上筠,丢了他一白眼,然后进行了一下这两日的日常问候:“有什么事做吗?”

    “有……”牧齐轩走到办公桌对面,双手撑在桌面,朝墨上筠温和地笑了笑,然后直白道,“但跟你没关系。”

    墨上筠:“……”

    “我们队长说了,你是贵客,”牧齐轩从桌上的笔筒里抽出一支笔,那支笔在他手里转了两圈,他慢悠悠地补充道,“身为贵客,你好好度你的假就行。”

    墨上筠掀了掀眼睑,盯着牧齐轩那张好看又阳光的笑脸看了两眼,最后硬是没找到舍得下手的地方,心里感慨一声“长得好看就是划算”,然后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

    “我能去海边支个椅子晒太阳吗?”墨上筠拍了拍肩膀上的灰尘,漫不经心地朝朗衍问道。

    牧齐轩耸肩,“很抱歉,我们的道具准备很多,偏偏没有椅子这个选项。另外,他们正在海边训练,我听人说了,他们比较羞涩,你这么个大美人站在那里瞅着只穿着一条裤子的他们……”

    说到这儿,牧齐轩在墨上筠似笑非笑的注视下,做了一个很遗憾的动作。

    “那我能做什么?”墨上筠挑眉。

    “如果我是你,我会去睡个午觉。”牧齐轩将帽檐往上抬了抬,让墨上筠看清楚他的黑眼圈,来证实他的话更有说服力,“你老哥我可是三天没合眼了。”

    虽然接下来的训练早就安排好了,但该忙的时候,还是忙成了陀螺转。

    这几日,连陪墨上筠好好转转的功夫都没有。

    墨上筠掀了掀眼睑,并不打算这位学长曾在办公室里补觉的事给揭穿。

    “别这样,开心点儿。”

    跟变戏法似的,牧齐轩手一黄,手里的签字笔变成了一根棒棒糖。

    他将这根棒棒糖递到墨上筠跟前。

    “不错啊。”

    墨上筠接过那根棒棒糖,将包装纸撕开,送到了嘴里。

    牧齐轩便笑了,“下午夜千筱会过来,你不是认识她吗?找她去,让她陪你打发时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