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36、猎枪【完】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看清楚砸落在地的身影后,墨上筠觉得浑身血液从头凉到脚。

    她记得陆洋衣服的款式、颜色、帽子、武器……

    她愣了几秒。

    “rpg!”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

    墨上筠回过神,什么都没来得及看清,身侧就有一个力道扑过来,直接将她压倒在地。

    有什么从上方呼啸而过,一瞬间,砸落在苗伦的房间里,里面瞬间爆炸,化作一片火海,而恍惚间,墨上筠仿佛能听到苗伦的喊叫声。

    墨上筠脑子嗡嗡作响,她一睁眼就能看到躺在不远处的陆洋,很近,借着昏暗的光线,她可以看到他脸上的鲜血。远处的枪声落到耳里,夹杂着爆炸声、喊叫声,却像是在近处响彻一般,左耳嗡嗡嗡如幻听,她努力想起身,但被人压着,于是她将匕首给掏了出来。

    与此同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战场上不要发愣。”

    果决而命令的口吻里,夹杂着点无奈和担忧。

    阎天邢用手揉了下她的脸,让她的神智瞬间拉回现实中。

    “嗯。”

    听出他是谁,墨上筠应了一声,将刺向他的军刀收了回来。

    下一刻,阎天邢便松开她,起身,同时抓住她的手,让她借力起身。

    “阎天邢,”墨上筠半蹲着,吐出口气,反手抓住阎天邢的手,朝外面的空地看去,“那是陆洋。”

    阎天邢朝她所看的方向看了眼,眸色微微一暗。

    墨上筠道:“帮我掩护。”

    “嗯。”

    阎天邢拍了下她的肩。

    或许对方也觉得,炮击造成的是他们自己成员的伤害和建筑物的损毁,所以对方没有再进行大范围的轰炸,阎天邢侧身躲在一根柱子下,有条不紊地跟另外潜入的队员发布命令,同时让在暗处的卫南对前后院里冒头的人不用手下留情。

    他端着夺来步枪,将那些不长眼想对墨上筠发动攻击的人送上西天。

    墨上筠很快就来到陆洋身边。

    本以为陆洋只是摔下来,可,当靠近一看,墨上筠本就严峻冷然的神色,一瞬,变得愈发冰冷起来,如笼了一层冰霜。

    右侧肩膀中了一枪,两条膝盖中了枪,墨上筠一伸手,就摸到了满手的血。

    在陆洋身下,也有鲜血溢出来。

    陆洋睁着眼睛,努力喘息着。

    她深吸一口气,将急救包拿出来,但是还没等她做出任何救援举动,手就被陆洋抓住了,示意她不要白费心思。

    “小、心……”

    陆洋艰难地出声,有鲜血从他嘴里流出来,让他本就费劲的声音变得含糊不清。

    墨上筠俯下身,想要去听他在说什么,可在听到轻微的一个“我……”后,再也没能听到他的声音,攥住她手的力道在同一时间松了,那只手无力地垂落下去。

    “陆洋!”

    墨上筠喊他,却不曾得到回应。

    她几乎是后知后觉地觉得紧张,下意识想做点什么,却探不到他的鼻息和脉搏。

    ——陆洋,这次回去后,跟你弟好好过日子吧。

    ——我会的。

    ——万事小心。

    ——你也是。

    没有风,可耳边响起的对话声,却让墨上筠却冷不丁打了个冷颤,莫名的酸涩。

    战斗还在继续。

    有流弹从手臂处飞过,造成小范围的擦伤,墨上筠紧紧拧起眉头,将身形放低了些。

    这时,肩膀上忽然多出一只手,放在她肩膀上,温热的手掌,好像是墨上筠唯一能感觉到的温暖。

    墨上筠抬起眼,定定地看着阎天邢。

    “不会丢下他的。”阎天邢低声说着,向她保证。

    猎枪跟陆洋的仇恨,不是陆洋死去就能化解的。

    他们不能将陆洋丢在这里。

    一个不为人知的英雄,不该在死后还要受到屈辱。

    所以,只要一个眼神,阎天邢就能明白墨上筠的意思。

    “队长,三楼没看到什么人。”耳机里传来汇报声。

    阎天邢道:“一楼集合。”

    墨上筠俯下身,将陆洋给抬起来,跟阎天邢一起将陆洋抬到隐蔽处。

    就是那么一会儿的时间,墨上筠再次碰到陆洋的皮肤时,明显感觉到一阵冷意。

    阎天邢还在发布口令。

    没有仔细去听阎天邢在说什么,墨上筠抬手揉了揉左耳,眼角余光瞥到一抹身影,她掏出一个手雷丢到拐角处,随着一声爆炸声响,有什么倒地,视野内露出一杆枪和一只手。

    这时,楼梯口处跑下三道身影。

    一个在楼梯口进行防守,另外两个直接朝阎天邢这边跑过来。

    “她怎么在这儿?”

    瞥见楼西璐的身影,墨上筠眉头下意识皱起,朝阎天邢问了一句。

    话说完,她手里又连续扔出两个手雷,将一直紧逼这边的火力给炸毁了。

    知道墨上筠指的是谁,阎天邢开枪将视野内一人送上西天,然后才回答道:“她是卧底。”

    卧底?

    楼西璐?

    心里下意识升起怀疑,脑海里有什么线索闪过。

    然,还没来得及细想,楼西璐就跟另一个人过来了。

    楼西璐走过来,手里也拿着武器,但在见到墨上筠、阎天邢以及倒在地上的陆洋时,眸色微微一动,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她一声不吭地跟在一队员身后。

    “你们带陆洋先走,我断后。”墨上筠朝阎天邢道。

    阎天邢抽空剜了她一眼,眼神凉飕飕的,带着寒意。

    “墨上筠,你很能耐吗?”阎天邢冷声问,一字一顿都夹杂着愤怒。

    墨上筠淡淡道:“还行。”

    “把人带走,准备撤退。”

    阎天邢看了眼陆洋的方向,朝靠近的队员吩咐道。

    “是。”

    那队员有条不紊地应声。

    只是,视线从陆洋身上扫过的时候,那张年轻的脸上流露出些许不忍,眼底的怜悯一闪而过。

    他深吸了一口气,俯身去搬陆洋。

    萧初云跟楚叶及时赶到,楚叶去帮在楼梯口进行防守的人,而萧初云则是赶过来。

    见到陆洋,他愣了愣,下意识看向墨上筠,尔后才注意到阎天邢,低下头,他没有说话,去帮身边队友的忙。

    很快,在楼梯口防守的人也准备撤离,护送萧初云、楼西璐等人一起朝外面走。

    “阎队,你们俩不走吗?”

    走出几步,见到还在原地的阎天邢和墨上筠,楼西璐又折回来,朝他们问道。

    阎天邢和墨上筠都没有搭理她,倒是楚叶将楼西璐拉了一把,直接把楼西璐给拉了过去,再次加入撤退的队伍。

    临走前,楼西璐朝墨上筠、阎天邢的方向看了一眼,神色多少有些不爽。

    她好歹也给了他们最关键的信息,跟他们里应外合,结果这个阎天邢……真是不识好歹。

    果然跟墨上筠是一对。

    墨上筠跟阎天邢一言不发地对猎枪的人进行火力压制,枪林弹雨,血肉横飞,两人的动作却有条不紊,越到关键时刻越不会犯错,一番纠缠下来,萧初云等人倒是安全地撤离了。

    一离开据点,萧初云就朝阎天邢汇报情况,希望阎天邢能尽快撤离。

    “你们先走。”阎天邢简短地丢下一句话。

    “走了?”

    听到声音,墨上筠朝阎天邢问。

    “嗯。”阎天邢应声。

    墨上筠将步枪拿起来,“那我们也走吧。”

    阎天邢看了她一眼。

    他的计划里没有陪墨上筠一起压制火力这一项,虽有后续的撤离方案,但想必墨上筠也有安排后路,不妨按照她的路线撤离。

    ——毕竟,墨上筠虽然没有多少实战经验,可制定计划的功夫一流。

    于是,当墨上筠朝后院去的时候,阎天邢很快提枪跟上。

    同时,让卫南盯紧后院。

    两人配合得很默契,一前一后进行防范,而那些想放冷枪的全被卫南一一解决。

    有了相互的配合,以及背后的狙击手,撤离无比顺利。

    顺利到墨上筠有种错觉——陆洋压根就没来过,她是跟阎天邢一起来的。

    这样的错觉让墨上筠偶尔有恍惚的不真实感,于是枪法也会偶尔打不准。

    不过,那也不重要了。

    很快,他们就借助这些人垒起来的沙袋翻过围墙,在敌人开车追击的时候,墨上筠找到小黑事先给她和陆洋安排的摩托车,她拿出钥匙上了车。

    她负责开车,而阎天邢则负责对后面的攻击进行防御。

    事实上,能跟上来的人已经不算多了,在他们自家院子里,这些人就损伤大半,若不是他们的大当家惨死在阎天邢手上,他们怕是很难花费经历来追捕阎天邢和墨上筠。

    这是他们最后的拼死战斗了。

    墨上筠将车开得很平稳,速度加到最大,差不多到后面第一辆车的射击范围后,冷不丁一个拐弯,直接将摩托开上了一条小道。

    “抓紧我。”

    墨上筠朝阎天邢提醒道。

    不知道墨上筠想做什么,阎天邢干脆将手里的步枪给丢了,左臂揽住墨上筠的腰,右手拿着手枪,眼睛微眯,把第一辆车里冒出头的人给崩了。

    接下来,越野车在小道上颠簸,车速下降不少,墨上筠借此机会与他们拉开距离,然后冲进了有树木遮掩的丛林里。

    一段距离后,墨上筠将车停了下来。

    “前面是雷区。”墨上筠道。

    阎天邢朝前面看了一眼,不用墨上筠说出具体的安排,根据仅有的信息就能联想到墨上筠是怎么安排的。

    他下了车。

    墨上筠下来的时候,他伸出手,拍了拍墨上筠的肩膀。

    墨上筠身形微微一顿。

    “接下来交给我。”阎天邢伸手揉了揉她乱糟糟的头发。

    “嗯。”

    墨上筠淡淡应声。

    她走进小道左侧的灌木丛里。

    几分钟后,她站在一棵树下,等着从月光中走来的阎天邢。

    同一时间——

    在截然相反的方向,响起了断断续续的爆炸声,为这寂静的夜晚增添了血腥和硝烟的色彩。

    墨上筠卸下了所有的武器,只留下强哥给她准备的那把匕首。

    她晃动匕首的时候,阎天邢走到她跟前。

    墨上筠抬起头,眼睑一抬,眼底便落入阎天邢那张脸,经过一场战斗,两个都是灰头土脸的,身上还沾染了不少血迹,可笔直站在眼前的阎天邢,于月光里,依旧是刚见面时那般的妖孽。

    只是,这个妖孽,此刻多了点血性,与众不同的魅力。

    “接下来该你指挥了。”

    墨上筠轻声说着,手往下一落,匕首插到刀鞘里。

    而,她话音刚落,就被阎天邢抓住手臂,往前一拉,便落入阎天邢的怀抱里。

    墨上筠没有动,没有挣扎,也没有顺从。

    “私自出境,孤身冒险。”阎天邢紧紧抱着她,低声在她耳畔道,“墨上筠,没有下次了。”

    “嗯。”

    墨上筠轻轻应声。

    随后,她伸出双手,环住了阎天邢,每个字都很轻,语气平静道:“阎天邢,陈叔死了,陆洋也死了。”

    跟陈路最后一次见面,陈路说下次找他,到时候给她做好吃的。

    她觉得下一次随时能来,于是轻轻松松地告别了。

    跟陆洋行动之前,她让陆洋跟陆地好好过日子。

    她觉得只要陆洋愿意,这兄弟俩就能过好日子,陆洋牵挂的那些总会有个了结。

    可是,总是这样。

    每次都这样。

    她觉得轻而易举的事,一个转身,就永远办不到了。

    她恨这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