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35、猎枪【七】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据点,一楼。

    避开所有哨点的位置,墨上筠出现在苗伦房间窗户外。

    后院是一片空地,外围靠墙处摆放着几辆车,也有几个哨点,但光线很暗,在哨位的人估计觉得今晚如以往一般,没什么意外情况发生,他们困得眼皮子都抬不起来了,在各自的哨位上玩忽职守,压根没注意到有人靠近。

    躲避他们,只要有足够大的胆子,基本就不会引起注意。

    此时此刻。

    墨上筠站在窗外,听到里面传来的呼喊声,女人断断续续的叫喊,声音痛苦,在这寂静的夜里非常明显,可那些半睡半醒的人,压根没对此有所在意,像是习以为常。

    早在前门观察过,墨上筠听到动静,本想破门而入的,但前门有动静,她估摸着是阎天邢的人行动了,才绕到后面来。

    正好,窗户也没有关,更没有铁栏阻挡,更适合她行动。

    将窗户拉开,墨上筠握紧手里的匕首,手掌往窗户上一撑,就直接从窗户外翻进了屋里。

    她的动静不大,最起码,不仅外面的人没有察觉,就连房间里的人,也未曾察觉到这里面多了一个人。

    忽视掉那些引起不适的声音,墨上筠冷着一张脸,直接走至床尾。

    这时,女人的呼喊声止住了。

    伏在她身上的男人坐起身,抹了把汗,冷不丁的,瞥见床尾站着的一道身影,顿时如同被无形的力量抓住喉咙一般,失了声,同时浑身上下一个颤抖,鸡皮疙瘩起来的瞬间,身子也如坠落冰窖,立即冷了下来。

    这种如鬼魅一般的现身,着实有点吓人。

    墨上筠也没放过这次机会,手一抬,一把消音枪就抵在了苗伦的额头。

    黑漆漆的枪口,让苗伦瞬间从不真实的感觉里恢复到现实。

    “你是谁?”苗伦用英语朝墨上筠问道。

    没有亮灯的房间,墨上筠站在阴影里,苗伦只能看到来人的轮廓,甚至连她的容貌都看不清楚。

    苗伦好歹是狙击手出身,心理素质是过关的,除了最初的惊讶和愣怔外,很快就回过了神。

    对方是何来头他不知道,能悄无声息潜进来定然是有一定本事的,不可轻举妄动。

    “我不是来杀你的,”墨上筠声音淡淡的,不紧不慢地问,“上个月月底,被你挂在悬崖上的人,记得吗?”

    听到是个女人的声音,苗伦不由得放松了几分警惕。

    更何况,还有她最初的那句话,俨然让苗伦觉得自己有一线生机。

    彻底冷静下来,苗伦继续问:“你是什么人?”

    墨上筠眸色一冷,手枪抵在他额头,同时左手手起刀落,直接刺入了他的大腿。

    她的动作干净利落,一刺一拔,腿上立即有鲜血喷射出来。

    刺中的是他的动脉。

    冷不丁疼痛,让苗伦下意识地张大了嘴,可一声喊还没咆哮出来,墨上筠的手枪就往下移,下一刻,塞到了他的嘴里。

    墨上筠勾了勾唇,冷声威胁道:“你叫一个试试?”

    苗伦赶紧捂住自己的大腿,眼珠子瞪得大大的,脸上的冷汗一直往外冒。

    同时,墨上筠朝躺在苗伦身边的女人看了一眼。

    狼藉一片,奄奄一息,并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墨上筠收回视线,神色又冷了几分。

    “我问,你答。”墨上筠俯身,字字带着刺骨冷意,“不然,我不能保证你能活到被救治。”

    嘴巴被堵住的苗伦,见到墨上筠那张冷酷如阎王的脸,心下寒了几分,他在痛苦和威胁中,艰难地点了点头。

    墨上筠将枪口往后退了一点,保证他可以含糊的说话,但也保证自己可以在他叫出声或作出其他反抗之前,第一时间给他一枪。

    人总归是怕死的,尤其是这群唯利是图的人,虽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但却无比惜命,他们靠命拼出来的财富,总得有时间来花才行。

    如果一开始给他一线生机,他就会更加惜命,而不是一开始就想着跟墨上筠鱼死网破。

    “回答我的问题。”墨上筠冷声道。

    “记、记得。”

    为了配合墨上筠,苗伦还点头。

    墨上筠扣在扳机上的手指轻轻颤抖。

    “为什么杀他?”墨上筠又问,保证声音平稳,没有情绪。

    苗伦如实回答:“他撞见了我们交易。”

    眯起眼,墨上筠继续问:“他为什么会撞见?”

    “不知道……”苗伦疼得脸色扭曲,单词都有些发音不准了,他难受地强调道,“我不知道。”

    墨上筠深吸一口气。

    与此同时,外面忽的响起了枪声,杂乱而密集的声音,顿时惊扰了这栋安静却危险的建筑,于是枪声就更密集了。

    有两道身影从外面跑过,有一个在跑过时又折回来,过来咚咚咚地敲着门,苗伦犹如看到希望的曙光一般,努力朝那边方向挪,想要制造出一点动静,可门外敲门的人在没得到点回应后,嚷嚷了几句,让他不要想着快活了,赶紧出来迎战,然后就……跑了。

    苗伦瞪着眼珠子,愣愣地看着那道声音跑开。

    很快,他感觉到一阵冷意,刚一回过神,就对上墨上筠似笑非笑的眼神,当即,如有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让他的心一下就凉透了。

    墨上筠没有开枪,但那把军刀却以极快的速度,穿透了他右边的肩胛骨,正疼得他直冒冷汗之际,她将手枪从他嘴巴里抽出来,同时对准他左边的肩胛骨来了一枪,直接贯穿。

    本就光着上半身的他,鲜血没有任何遮掩地顺着皮肤往下流,鲜红的血液在床单上扩散开,白色的床单上映照着鲜红的血,无比刺眼。

    他嗷嗷惨叫。

    但是,在枪声交错的夜晚,没有人会听到他的惨叫。

    两分钟后,当他连叫喊的力气都没有的时候,墨上筠打开了房门,光明正大地走了出去。

    她没有亲手杀他,就像他没有亲手杀了陈路一样。

    同样,她没有让他活着,就像陈路也没活下来一样。

    他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尽管,这样的死法,跟陈路相比,太便宜他了。

    但也找不出更好的办法。

    门开了,外面的院子正在交战,但主要的火力转移到了楼上。

    墨上筠刚想去找陆洋,可,她刚踏出一步——

    楼上,有一道身影坠落,直接砸在了离她五米远外的院子里。

    墨上筠的身形猛地顿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