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33、猎枪【五】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初云?”

    见萧初云一直没反应,身边的人撞了他一下。

    “嗯。”萧初云放下望远镜,道,“男的是陆洋,女的是墨上筠。”

    “咳咳”

    刚打算喘口气喝点水的人,直接被水给呛到了。

    他没命地拍打自己的胸口,等缓过神后,眼睛瞪大如铜铃一般,死死地盯着萧初云,“你说啥?”

    萧初云将望远镜给他,然后把先前的话重复了一边。

    “”

    那人凭借着勉强过得去的反应能力,只沉默了三秒。

    随后,赶紧拿起那个望远镜,瞪着眼睛朝某个方向看去。

    足足看了十秒,他才意犹未尽地收回视线。

    “所以说,陆洋出现在这里,还可以理解。为什么能有本事将阮砚拉到我们这儿来的传奇人物,也会往这里钻?”那人嘀咕着,又质疑道,“说起来,她这是合法入境吗?跑这儿来不会是度假的吧?”

    “不知道。”萧初云如实回答。

    要真知道墨上筠怎么跑这儿来的,他刚刚就不会那么惊讶了。

    不过,知道澎于秋、牧程在查什么的他,也知道陈路的事,据说陈路跟墨上筠有点关系。前天他们得知陈路惨死的事,下手的人可能是猎枪的苗伦

    仔细一想,萧初云也能猜到一二。

    可以肯定的是,墨上筠肯定跟他们一样,绝非合法入境。

    “让老卫盯一下?”身边的小年轻按捺不住内心的雀跃,朝萧初云提议。

    “队长要紧。”萧初云冷声道。

    他们可没有多余的人手去盯其他人的情况。

    “万一他们跟我们行动有冲突呢?”小年轻晃了晃望远镜,继续嘚吧,“我可是看到他们身上的手枪了啊。”

    “那就比他们先一步行动。”萧初云面无表情道。

    “”

    小年轻用古怪地眼神看了萧初云一眼。

    他们是配合阎爷才行动的,怎么决定自己是先一步还是慢一步?

    萧初云忍无可忍地夺过那个望远镜,低声道:“把你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给收回去。”

    小年轻轻咳一声,默默地收回视线。

    萧初云直接连线狙击手卫南,让他抽空盯一下墨上筠跟陆洋,超出范围外即可放弃。

    小年轻满意了,继续嘚吧嘚吧,结果被萧初云一脚踢下了山坡,被赶到别处去盯梢了。

    摸了摸饱受摧残的屁股,小年轻哭唧唧地滚了。

    *

    刚入夜没多久,墨上筠跟陆洋还有大把时间。

    趁着街上行人渐渐减少,墨上筠和陆洋跟小黑他们分开,小黑告知他们在某条路上给他们安排了一辆摩托车,同时交给墨上筠一把钥匙,方便到时候撤离,但墨上筠只是敷衍地应了,没说一定要去。

    两人离开后,确定小黑没有派人盯着,才去他们事先安排好的道路——埋雷。

    他们去的地方有些远,不多时,就脱离了狙击手的视野范围,萧初云也只得作罢,但心里却盘算着快点联系到阎爷。

    ——阮砚告知的信息里,可没提到墨上筠要来这里的事儿。

    晚上,十二点。

    在保障撤离路线顺畅后,墨上筠跟陆洋又一次来到据点附近。

    这个时间,他们没有明目张胆地行走,而是按照事先安排好的路线,凭借隐蔽物的遮掩靠近。

    最后,抵达他们的目的地。

    “先吃点。”

    找了个位置坐下,墨上筠将压缩饼干和矿泉水分配给陆洋。

    陆洋倒也自然地接过。

    距离他们计划中的行动时间还差会儿,他们还可以在这里待一阵。

    撕开饼干包装,墨上筠忽的想到什么,朝陆洋问:“你们行动前,会有思想动员吗?”

    “有。”

    陆洋点了点头。

    “怎么样的?”

    “就是”想了想,陆洋很快就泄了气,“学不来。”

    墨上筠遂轻笑一声,咬了口饼干。

    饼干很干,她吃了两口,便喝了口水。

    晃了下手里的矿泉水,墨上筠挑了下眉,笑问:“陆洋,这种时候要是有个信仰的话,是不是去送死的时候,会果敢点儿?”

    陆洋惊讶地看了她一眼。

    尔后,他沉思两秒,纠正道:“我觉得,信仰是让我们在送死的时候,想着怎么活下来。”

    “哦。”墨上筠点头。

    冷不丁的,又听她问:“那你会因为什么而拼劲全力地想要活?”

    “”陆洋停顿会儿,渐渐明白了墨上筠的意思,“思想动员不是这样做的。”

    墨上筠无所谓地耸肩。

    接下来,两人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交流。

    夜色渐渐凝重起来,天边挂着一轮圆月,星辰满天,纵然不带夜视镜,只要肉眼习惯了,也能清楚地辨别附近的情况。

    气温一点点降下来,偶尔刮过一阵凉风,凉丝丝的,冷不丁地激起一阵鸡皮疙瘩,却也说不上有多冷。

    “你呢?”

    陆洋问话时有些突兀,但声音很轻,如藏在风里飘落到耳中,无比柔和。

    同时,带有几分忧心。

    虽然是抱着“墨上筠一人行动不如两人一起行动”的想法跟墨上筠组队的,一直把“担心墨上筠安全”的问题给压制下去,但刚刚墨上筠一个提醒,陆洋就不自觉地去思考“安全”这个问题。

    他相信墨上筠有能力。

    他相信自己不会拖墨上筠后腿。

    但同样的,他也相信任何真刀真枪的战斗里都有一定风险性,更何况是眼下这种在他人看来近乎冒失的行动。

    “嗯?”

    墨上筠不知在想些什么,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月光下,微微侧过头,略带疑惑地看向陆洋。

    “找到你的信仰了吗?”陆洋问。

    “我不知道信仰,不过,我倒是有活下去的理由。”墨上筠将最后一点水给喝完,尔后抬起眼,视线落到那栋建筑物里。

    说这话的时候,墨上筠的眼神是坚定的,那种相信自己必然能活着的坚定,轻描淡写的语气里却自信满满。

    陆洋轻轻吐出口气。

    他一直很佩服有着这样勇气的人。

    因为自信和坚定,所以他们几乎不会犯错——他们总是相信自己判断的正确性,再危险的处境里,也能找到一条活路。

    于是,陆洋渐渐地放下了心。

    墨上筠往后一倒,干脆直接躺在草地里,黑漆漆的眼睛睁着,看向满天的星辰。

    “做我们这一行的,没点能寄托的东西,是不是活得挺累的?”墨上筠慢条斯理地朝陈路发问,那闲散的语气,犹如闲聊一般,让人有种处于安全环境里的错觉。

    陆洋想了想,点头,“嗯。”

    他觉得是这样的。

    入伍的时候,他看到两批人,一批人有着理想和目标,对未来的军旅生涯满怀期待和激情,他们总是精神奕奕的,就算环境和训练超出他们的预期,也总能咬牙应对,从不放弃;另一批人日子过得很茫然,刚进去没几天就会丧失斗志,他们要么很忙要么很闲,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做什么,很多人甚至只想着两年后赶紧脱离这样枯燥无味的生活。

    他总是喜欢前者,盲目却激情,有着永不言败的精神,面对一切困苦的勇气。

    这种人往往能感染身边的人,让人把再怎么辛苦的日子都过得很轻松。

    身边这样的人多了,于是,一直到现在,陆洋都会回忆起那时候的日子,单纯、干净、快乐、安心。

    也是因为那种日子过久了,他离开后,来到没有人管制的地方,总是恍恍惚惚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脑袋枕着手臂,墨上筠忽的侧过头,看向陆洋坐着的方向,轻笑道:“陆洋,这次回去后,跟你弟好好过日子吧。”

    陆洋一怔,然后也笑,“我会的。”

    这次回去后,他会好好融入那个和平又复杂的社会的。

    墨上筠便没再说话,仰着头,继续看着那美得不可思议的静谧夜空。

    有蚊子,但细心的陆洋带了驱虫药,倒也没什么感觉。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

    终于,深夜,三点整。

    墨上筠没有看表,但像是脑子里有时钟一般,准时从草地上坐了起来。

    她这样的动作,倒是让陆洋难免吃惊。

    “走了。”

    起身,抓住一把匕首,墨上筠弯腰从陆洋身边走过时,手搭在了陆洋的肩膀,稍稍用力,但很快就松开了。

    陆洋愣了下。

    随即,紧跟在墨上筠身后。

    *

    同一时间。

    建筑物内,某个房间。

    没有开灯,阎天邢坐在椅子上,等着这安静夜晚里即将爆发的战斗。

    他是光明正大走进来的,所以,没有被关在阴暗的房间遭遇囚犯的对待,而是被安排在宽敞的房间里,除了搜走身上所有的武器外——尽管他也没带什么武器,得到了一个客人应有的待遇。

    “叩叩,叩叩,叩叩。”

    房门被敲响,声音极有节奏。

    阎天邢起身,门开了一条缝,有一副喉震空气导管耳机和一把手枪递了进来。

    靠近墙,阎天邢沉默地接过。

    “大当家的位置确认了,随时可以行动。”门外传来个女声。

    “位置。”

    “上楼,右拐,第二个房间。”

    “嗯。”

    没有多说,阎天邢关了门。

    站在门外的女人,不爽地咬了咬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