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32、猎枪【四】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两人摸了几个点,一直到凌晨二点,才初步摸清对方的大致情况。

    明晚才行动,所以两人没有停留,拿着做好的笔记就撤离了,下半夜由陆洋操这一口流利的本地话,在附近找了一户人家住下,睡了会儿。

    这一次,由于只给他们分配了一个房间,所以墨上筠睡床,陆洋睡地板,但这种分配谁都没有异议。

    睡了三个小时,陆洋就醒来了。

    睁开眼时,冷不丁瞧见墨上筠坐在床上,借助窗外投射进来的晨光对着纸写写画画的,差点儿没吓一跳。

    他翻身就从地上爬了起来。

    墨上筠抬起眼睑,“不多睡会儿?”

    陆洋抹了把脸,让自己清醒点儿,“不用了。”

    她都醒来了,他就更不好睡了。

    “正好,我完善了一下,”墨上筠从床上跳下来,径直来到他身边,把图纸交给了陆洋,“你先看看,我去洗漱。”

    不可思议地接过图纸,陆洋茫然地点了点头,“好。”

    这就制定好计划了?

    陆洋有点懵,低头去研究墨上筠的图纸。

    墨上筠拍了拍手,出了门。

    天刚蒙蒙亮,房间里有些许光亮,陆洋也就干脆借着这点光亮,仔细看着手里的图纸。

    墨上筠准备了好几张纸,据说因为昨晚画图时因得到情报的速度太慢,表示很无聊的墨上筠,在图纸上画出了建筑物的素描,前后左右四个方位,所能见到的,她都将其在纸上画的栩栩如生。

    但是,这样并不影响直接的观看。

    她将明哨暗哨都用红笔标志出来,路线换了另一种颜色,作战方案用的是图形和文字结合,因为思考过,所以有些初步设想被她涂抹掉。

    最后一张纸,是她根据当地建筑的习惯,对猎枪据点的房屋所做的分析,而且还有自己代入后对他们在看不见的地方的火力分布所做的设想,并且一一标注出来。

    陆洋看得目瞪口呆。

    这时,门开了。

    “最后那张是随便画的,”墨上筠懒洋洋的声音传来,“你说过,他们那些人都不怎么专业吧?”

    这是个唯利是图的贩毒团伙,收揽的也都是些有勇无谋的人,先前何水在的时候还好,何水对他们进行严格的管理,有着明确的制度,并且培养了一批专业人士,他们有着非常强的战斗力——这也是为什么猎枪能在云城扎根。

    但是,何水死后,那批战斗力也死伤七八,后来又在安城时于墨上筠手里葬送过一批,现在只剩下零碎的几个人,其中之一就是苗伦,其余的人估计会在今晚进行护送交易。

    根据陆洋的打听,猎枪最近又招揽了一批人,大当家俨然不擅长管理他们,只是利用他们为自己的生意而去送死罢了,战斗力比拿起枪的普通平民要厉害一点儿,但也没有厉害到哪儿去。

    更何况,他们还没处于人手一把枪的地步。

    自然是不专业的。

    “嗯……”

    陆洋应声,尔后抬起头。

    见到墨上筠的穿着后,不由得愣了一下。

    跟先前看的打扮不一样,墨上筠换上了一套当地的服饰,当然不是非常传统的款式,也没穿上不方便行动的裙子,她穿的更接近于男装,带着头巾,踩着拖鞋,衣服颜色鲜艳,松松垮垮的,虽然不至于不伦不类的地步,但穿在墨上筠身上,总有种莫名的违和感。

    停顿两秒,陆洋最后做的总结是——不太酷。

    毕竟在他的印象里,就算是在医院里的墨上筠,给人的感觉也是酷酷的。

    “怎么样?”

    墨上筠指的是身上的这套新服装。

    跟陆洋所想的不同,墨上筠看起来挺满意的。

    毕竟昨个儿穿着那套出门的时候,总有人将墨上筠当成游客,引来不必要的视线。

    “还……行。”陆洋有点艰难地回答。

    看出陆洋神色不对,但墨上筠却没在意,一笑而过。

    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她还挺希望拍几张照留个纪念的,不过现在留下照片就是等于给她的违规行留铁证,有点儿愚蠢,想想便算了。

    接下来的时间,墨上筠跟陆洋一次次地对行动方案做完善,陆洋对猎枪的了解和墨上筠对作战的安排,导致两人配合的无比融洽。

    中间,他们花了点时间解决了早午餐,顺带睡了一个下午的觉。

    等两人收拾妥当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黑了。

    出门前,两人把熟记于心的图纸烧得一干二净。

    但——

    两人在猎枪据点附近的餐馆解决晚餐的时候,却有意料之外的人找上了门。

    当时,墨上筠正在吃面条,不小心放多了辣椒,陆洋看她愁眉苦脸吃面的表情,不自觉地想乐,但觉得不厚道,所以生生把扬起的唇角给压制住了。

    一个男人走进门后,没有搭理想要照顾的店员,而是环顾了一圈,大步流星地走向墨上筠跟陆洋这边。

    还没来得及看人,墨上筠跟陆洋就交换了下眼神,各自做好了防范的准备。

    很快,男人就来到他们桌旁,站定。

    墨上筠掀起眼睑,看清来人后,微微一怔。

    “墨小姐。”

    小黑微微低下头,一板一眼地朝墨上筠喊道。

    眯起眼,墨上筠饶有兴致地挑眉,“这么敬业?”

    小黑一愣,尔后道:“头儿说,让我们尽一下地主之谊。”

    “怎么个尽法?”墨上筠轻笑一声,将筷子放了下来。

    小黑也不遮掩,直截了当道:“门口有一辆车,上面有你们用得上的东西。”

    墨上筠跟陆洋对视了一眼。

    陆洋有些许疑惑,不明白这突如其来的神秘人是什么来头——看起来似乎跟墨上筠有点交情的样子,但墨上筠明显不怎么待见他。

    墨上筠是让陆洋见机行事。

    不急着行动,墨上筠拿起筷子,在那碗面里搅和了一下,淡淡道:“辣椒放多了。”

    许是被墨上筠压榨的次数过多,小黑这次反应贼快,麻利儿地跟店员说加一碗面,顺带帮他们付了面钱。

    墨上筠似笑非笑地盯着他。

    小黑下意识觉得凉气逼人,一股寒意从背脊一直蔓延到头顶。

    “坐吧。”

    墨上筠将手中那碗满是辣椒的面条往旁一推,声音淡淡地朝小黑说道。

    小黑僵硬地站在原地,不知道是坐还是站。

    陆洋奇怪地看着他们俩。

    站在旁边的男人,虽然身形有些偏瘦,但一看就是练家子,个子也高挑,站在那里总归是有点压迫感的,可面对墨上筠的时候,他却下意识低着头,视线不敢与墨上筠直视,看着有点怕墨上筠的意思。

    而,墨上筠气场全开,翘着二郎腿往对面一坐,倒真像是个占山为王的女土匪,方圆十里全部都得听她号召。

    陆洋压制住内心的违和感,低头吃着跟前的面条。

    很快,店员将新的面条端上来了。

    “不坐的话,就让一下。”墨上筠淡淡提醒道。

    闻声,小黑眉头一动,自动退让了几步。

    这架势,看的店员心一紧,给墨上筠上面条的时候,不自觉地将头压低几分,不敢多看。

    墨上筠拿了双新的筷子来,掰开,放了一点点辣椒,然后低头吃面条。

    小黑站在一旁,一声不吭地等着,从头到尾没露出半点不耐烦的意思。

    陆洋早早吃完,看了看小黑,又看了看墨上筠,也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最后干脆大脑放空,等着墨上筠接下来的动作。

    片刻后。

    吃完面条,墨上筠放下筷子。

    小黑视线落在她身上。

    只见她站起身,将背包一拿,然后顺手放在了肩膀上。

    见状,小黑朝她做了个请的姿势,然后转身往外走。

    墨上筠递给陆洋一个眼神,随后跟在了小黑身后。

    出个门,左转,不一会儿,就见到一辆越野车和一辆小型货车。

    货车停在路边,一个人守在后面,一个人站在车头。

    见到小黑领着墨上筠和陆洋过来,站在后面的人立即走来跟小黑说了几句话,然后便转身来到车尾,将货车的门打开。

    只打开了一点,因为是晚上,加上外面路灯很暗,看不清什么状况。

    直至小黑拿出手电筒,往货车里面一照……

    墨上筠跟陆洋不由得互看了一眼。

    陆洋有些不可思议,墨上筠也是有点诧异。

    只是那一眼,熟悉各种装备的他们,也能看得出来,这货车里放的是什么。

    “头儿说,这里面的东西,随便你们选。”小黑走过来,神色正经道。

    双手环胸,墨上筠不为所动,扬眉问:“条件呢?”

    小黑一怔,尔后道:“活着回来。”

    陆洋狐疑地看向墨上筠。

    墨上筠却冷笑,“不如直接帮忙把窝一锅端了?”

    顿了顿,小黑低下头,“抱歉,没有头儿的命令。”

    白川说什么,他就做什么。

    冷冷地盯了他几眼,墨上筠径直走向货车,将门给拉开了些,打量着里面的情况。

    最后,她回过神,斜眼看着小黑,不紧不慢地问:“这么大手笔,你们另一个头儿知道吗?”

    “……”

    小黑看着她,没说话。

    他只是听令行事,俩头儿之间的事,不归他管,也不是他能管的。

    而且,就算他知道答案,也不该回答墨上筠。

    墨上筠总归跟他们不是一路人,而且最初是以敌人的身份出现的,让她知道的消息越多,对他们自己就越有危险。

    好在,墨上筠并没有继续盯着他那一张冷漠的脸看,而是淡淡收回了视线。

    小黑不是个深有城府的人。

    这架势,估计是不知情。

    朝陆洋看了一眼,墨上筠没有任何防备的样子,直接上了车。

    见她这般动作,不明所以的陆洋也只能选择相信墨上筠的决定,径直朝墨上筠走了过去。

    里面有一大堆的装备,并且都是值钱的玩意儿,不过基本都是轻装的单兵装备,没有什么重武器。

    “检查一下。”

    翻出一把手枪递给陆洋,墨上筠淡淡道。

    结果那把手枪,陆洋不确定地问:“全部吗?”

    “嗯。”

    墨上筠肯定回答。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鬼知道这次白川安了什么心才送来这些装备。

    虽说不要白不要,但装备拿在手里是关乎性命的,若是被他们在这上面动了点手脚,随时都有可能要了他们的命。

    必须好好检查。

    见手枪的零碎部件一一拆开来检查,陆洋朝外面守卫的俩人看了一眼,朝墨上筠问道:“他们是谁?”

    “不是好人。”墨上筠淡淡道。

    她低头检查自己刚到手的无声手枪。

    “那他们对你……”陆洋迟疑地问。

    墨上筠看了外面一眼,道:“估计是脑残吧。”

    陆洋:“……”

    俨然没有继续聊下去的意思,墨上筠轻描淡写几句话,就将话题给转移过去,而陆洋也非常识趣地没有再问,跟墨上筠花时间检查他们拿上的装备。

    也不知准备武器的是什么人才,一堆能随身携带的小玩意儿,这些东西远处没什么作用,但近身搏斗的时候,藏着的小刀片都有可能救人一命。

    而且,必要的东西,都是一式两份。

    陆洋觉得这群人来头不一般。

    ——有可能从昨天跟墨上筠遇见开始,他们俩就进入了对方的监视范围,可偏偏,他们谁都没有察觉到。

    “我们暴露得很明显吗?”

    需要的装备拿的差不多了,陆洋朝墨上筠问。

    “嗯?”正在翻看箱子的墨上筠闻声,偏头看了他一眼,尔后反应过来,笑了下,“应该没有。”

    “那……”

    墨上筠耸了耸肩,“他们就是在这里守株待兔而已。”

    如果是白川的话,肯定有办法查到猎枪的据点,他要是知道她的目的,肯定不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去跟踪她,而是在据点附近等待即可。

    毕竟,她早晚会来。

    “哦。”陆洋点了点头。

    如果昨晚就在这里守株待兔的话,今天准备双份装备,倒也来得及。

    “过来,”冷不丁的,墨上筠拿着的手电筒一晃,语调轻扬,“找到一箱好东西。”

    陆洋闻声靠近。

    一低头,就见到一箱……地雷。

    *

    与此同时——

    在隐蔽点观察猎枪据点的萧初云,冷不丁被身边的人给推了一下。

    萧初云把望远镜放下来。

    身边的人靠近,朝他指了指远处马路的方向,低声问:“那边,是不是有点怪?”

    将望远镜拿起来,萧初云盯着那个方向看了看。

    只见一辆货车,门被打开,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的跳了下来。

    萧初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