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31、猎枪【三】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陆洋走近。

    见到墨上筠的动作,不由得纳闷地问:“不带上吗?”

    好歹也是一把不错的武器,拆成零件放到背包里的话,随时都能用得上。

    而且,陆洋扫了眼墨上筠的背包——东西不多,完全放得下。

    “用不上。”

    墨上筠往后退了几步,观察了下角度,确定不仔细翻看的话发现不了,便放心地拍了拍手。

    她用不上,但她也不希望这种武器被随便什么人捡去。

    陆洋有点不明所以,提示道:“苗伦是一个狙击手。”

    “嗯。”只手放到裤兜里,墨上筠侧过头,似笑非笑地看他,“可我不是狙击手。”

    “那是一把狙击枪。”

    “但我没想跟他拼枪法。”墨上筠动了动手腕,右手握成拳头,笑道,“我比较擅长近距离作战。”

    “”

    陆洋似懂非懂。

    在他的作战理念里,对付一个狙击手的方式,要么是另一个狙击手,要么是炮弹轮番开炸,但后者在他们俩这里是不可能的,所以潜意识以为是第一个

    但是,墨上筠似乎不想跟对方拼枪法,而是在对方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动手?

    这么一想,陆洋就大致能明白了。

    “墨连长”

    墨上筠打断他,“叫我墨上筠就行。”

    “墨上”

    陆洋张了张口,喊出两个字,但瞥见墨上筠的眼神,一时就叫不出声了。

    他抱歉地低下头。

    知道墨上筠是军官,习惯了部队等级制度的他,很难对墨上筠直呼其名。

    “那就随便叫。”墨上筠无所谓道。

    陆洋眨了下眼,想了片刻,也没想出个合适的称呼。

    “你刚想说什么来着?”墨上筠无奈提醒道。

    陆洋回过神,问:“你是想直接潜入猎枪内部吗?”

    “嗯。”

    点了点头,陆洋道:“那我到时候跟你描述一下苗伦的特征。”

    “好。”墨上筠轻笑,“谢谢。”

    “没事。”陆洋抬眼看了下天,然后道,“先走出这里吧。”

    墨上筠点头,紧随其后。

    对于地形很熟,但是,这里的路走起来却不算平坦,曲折的道路,全是下坡,地形复杂又危险,若非两人都是对各种野外环境有一定经验的,怕是能在陡峭的坡上滚下去好几次。

    可,就算这样,两人来到平坦地面的时候,身上多少都有点皮外伤,并且身上沾满了灰尘、泥土。

    “这边。”

    拍了拍身上的土,陆洋朝墨上筠招手。

    墨上筠很快跟上。

    跟着陆洋左拐右拐,墨上筠差点儿记不清路线的时候,总算看到了属于人类建造的房屋建筑物。

    这里是一个小山村,风景还不错,最起码比想象中的要好,

    陆洋又领着墨上筠在山村里转了会儿,于田地里绕来绕去的,最后来到一栋木屋房前。

    墨上筠打量了那破旧的木屋几眼,就见里面走出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一见到陆洋,便用本地语言跟陆洋说话,陆洋也用流利的语言回她。

    墨上筠看到陆洋指了指自己,然后掏出一些本地的纸币给了中年妇女,中年妇女便开心地接过了钱,然后走了。

    陆洋回过头,朝墨上筠笑道:“搞定了。”

    “能教几句本地话吗?”墨上筠一偏头,有点无奈地问。

    这种看别人叽里呱啦对答如流自己却一无所知的感觉,在墨上筠身上还真没发生过几次。

    就跟前,她想到自己能活着回去的话,一件很重要的事大概就是要多学几门用得上的语言吧。

    “啊,可以。”

    陆洋点了点头。

    墨上筠耸肩。

    两人进了木屋。

    里面还算整洁、干净,进屋就是客厅,左拐是卧室,就两个房间,卧室里有一张木床,又矮又窄,但睡一个人不成问题。

    “你在这里休息,其他事等你醒了后再说。”陆洋站在卧室门口,朝墨上筠交代道。

    走近卧室,墨上筠将背包拿下来,然后朝陆洋问:“你呢?”

    “我就在外面。”陆洋道。

    “行。”

    墨上筠应声。

    没有继续交流,墨上筠抬手摁了摁眉心,便走至那张小木床旁,往上一坐,就躺了上去。

    虽说这种地方出事的可能性很低,但墨上筠还是没有脱鞋袜和衣服的准备,毕竟过度放松容易降低警觉性,比起放松后的休息,她更倾向于随时保持紧张状态。

    *

    墨上筠睡了三个小时。

    2点刚过,墨上筠就睁开了眼。

    房间里有个小窗口,没有窗帘,今日风和日丽,阳光明媚,一到中午,外面光线刺眼,乃至于房间里光线充足,非常明亮。

    这样的环境,睁了眼后还能睡着,基本没有可能。

    墨上筠从床上起来,打算出门看看陆洋。

    刚巧,一到门口,就见到从外面走进来的陆洋。

    他手里端着两碗馄饨。

    “醒了?”

    撞见站卧室门口的墨上筠,陆洋立即朝墨上筠笑开,眼角眉梢的笑意暖洋洋的,看得人直恍神。

    很快,陆洋将馄饨放到了很小的餐桌上。

    餐桌旁还放着两张小凳子,方便他们坐着吃。

    “哪儿来的?”墨上筠视线落到那碗冒着热气的馄饨上。

    “这个房子的主人做的,”陆洋将饺子放好后,站起身,朝墨上筠笑,“免费。”

    “赚了。”墨上筠揶揄地看他。

    陆洋遂将笑容收了回去。

    墨上筠倒也不急着吃,去包里找出漱口水,简单清洁了一下后,才回屋。

    陆洋不知从哪儿弄来点调味料,有醋、辣椒和酸菜什么的,但没有往碗里放,应该是等着墨上筠按照自己的口味来调。

    “几点出发?”

    在陆洋对面坐下来,墨上筠朝陆洋问道。

    她拿起筷子,夹了点辣椒放到碗里。

    陆洋道:“下午二点吧。”

    “有什么能用到武器的地方吗?”吃了个馄饨,墨上筠问。

    “有是有,不过”

    “嗯?”

    墨上筠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想了想,陆洋道:“价格不太划算,而且质量跟部队的差很远。”

    “哦。”墨上筠点头,表示理解,“那算了。”

    既然如此,就免费去抢吧。

    正常情况下,墨上筠不喜欢做赔本买卖。

    “味道怎么样?”

    “很好。”

    又吃了个馄饨,墨上筠非常给脸地评价。

    从天下午到现在,就吃了一碗“她妈”做的面条,以及一包压缩饼干,现在摆在她跟前的馄饨若是就昨晚那碗面条那般的档次,她也能痛痛快快地给吃了。

    陆洋便笑了笑。..

    他们俩边吃边说话,陆洋顺带叫了墨上筠几句本地话,墨上筠有点语言天分,说个几遍就很利落了,连语调都能模仿得一样一样的。

    对此,陆洋只能表示佩服。

    说着聊着,转眼到了下午二点,墨上筠跟陆洋遂起身收拾了下,尔后一起动身。

    出门时,撞见了那个中年大婶,对方还笑眯眯地跟墨上筠和陆洋告别。

    这里天气跟安城不一样,纵然十一月了,气温还是超过三十度。

    弄不到什么交通工具,墨上筠跟陆洋二人离开的时候,靠的依旧是两条腿。

    好在他们无需赶路,所以两人在路上制定了下详细的策略。

    双方的目的都很清楚,陆洋是冲着大当家去的,墨上筠是冲着苗伦去的,两人在潜入后务必会分散开,加上两人没有任何通讯装备,所以提前制定计划很有必要。

    因不了解猎枪据点的环境,所以他们的计划也很简单,后面讨论的重点,就是陆洋跟墨上筠介绍猎枪的构成。

    在猎枪待了半年,加之何水从来不限制陆洋的行动,所以陆洋对猎枪这个组织算是很了解了,连他们平时的暗哨有几个人,喜欢藏匿的地点,甚至一般安排哪些人来进行,陆洋都非常清楚。

    这个时候,哪怕陆洋多透露那么一点消息,都能降低墨上筠在行动时的死亡率。

    因此,墨上筠全程都听得很认真,顺带在心里拟定了几个行动方案,等经过打探后再进行筛选和详细策划。

    *

    夜幕降临。

    如陆洋所说,天黑之前,两人就抵达了猎枪的据点。

    这个据点在小镇附近,算不上处于繁华地带,但也不是荒无人烟之地,周围零碎的有几户人家,但或许他们都知道据点附近住着不好惹的人,所以据点附近基本找不到行人的踪迹。

    天一黑,就更见不到什么人了。

    墨上筠跟陆洋首先找到了隐蔽点,然后在避开门口站岗人员视线范围后,用望远镜观察据点的情况。

    陆洋观察和讲述,墨上筠则是坐在地上,用一支笔在纸上描绘出大致的建筑物图像。

    虽说有一定绘画功底,根据描述进行绘画,没有什么问题,但墨上筠对这种浪费人力物力的作战准备总有种说不出的郁闷。

    长时间依赖高科技设备的后遗症。

    ——墨上筠默默地在心里总结道。

    就这样,两人折腾了好几个小时,摸清楚了这栋建筑物的出口,明哨和暗哨所在,外加一些能够观察到的火力部署。

    值得庆幸的是,两人手上虽然没什么武器,但对方也不至于到重武器泛滥的地步,危险性大大降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