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30、猎枪【二】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听到这样的故事,墨上筠多少有些匪夷所思。

    “他对你”琢磨了下,墨上筠道,“还挺好的。”

    “嗯。”

    这一点,陆洋没有否认。

    墨上筠眉目微动,颇为叹息。

    但,也正因此,陆洋才会丢掉工作和信仰,失去父母,沦落到现在这般。

    可若何水没对陆洋手下留情,那陆洋估计也活不到现在。

    是非曲折,很难说清。

    “从那以后,猎枪就抓着你不放?”墨上筠问。

    “嗯。”

    陆洋点头。

    如果他在猎枪很不起眼,那也就罢了,对方或许不会砸重金和时间在他身上,更不会在被重创之际也要找他报仇。偏偏,猎枪在云城的人基本都知道他,也清楚何水很看重他,正因如此,他们觉得他比普通的卧底更歹毒,应该被千刀万剐。

    很多时候,陆洋自己也想,他应该被千刀万剐的。

    就算他觉得,像猎枪这样的组织更应该被抹杀,像何水这种坏事做尽的人不应该存活于世。

    可是,大义现在与他没什么关系了,他确实亏欠了何水。

    所以,这一次他来到这里,不止是想同猎枪做个了断,还是来赎罪的。

    “诶,”墨上筠朝他挑眉,语气平和地问,“你不觉得自己很惨吗?”

    陆洋微怔,“我吗?”

    “嗯。”

    “没想过,”陆洋低头,凝眉思考后,很平静道,“总会有更惨的。”

    他见过很多很惨的,有的人吃不饱穿不暖,只能靠本能活着。在他看来,当活着都是一种奢侈的时候,才是人类真正意义上的可怜。

    而他不止可以活着,还能有做出选择的权利,这已经是很难得的了。

    他可能会在某些时候想过不该来云城的,那样他或许还会待在海陆过自己艰苦又充实的日子,但更多时候他都选择不去做这种没有任何意义的设想。

    墨上筠有点发愣。

    她瞧着陆洋,片刻后,喊他:“陆洋。”

    “啊?”

    轻轻一笑,墨上筠道:“你真宽容。”

    也很温柔。

    纵然身为一个旁观者,墨上筠都会觉得不公平。

    她很难原谅那些给自己带来苦难的人与事,所以她一直在挣扎、反抗,她之所以叛逆是因为想做点能让她觉得心里平和的事,她认为不对的事就会去尝试做点什么来改变,就算很多时候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所作所为没有用。

    以前,她想变得更强,就是无法原谅现状。

    现在,她出现在这里,就是因为无法谅解。

    她总是有很强烈的情绪。

    但是,陆洋不是这样的。

    从她见到陆洋开始,陆洋就一直是平静的,他平静地接受自己断的腿、离开海军陆战队、被猎枪的追杀、父母遭遇报复

    或许他也曾情绪激烈过,但他总是会压制下去,不在人前义愤填膺、怨天怨地,实际上,他好像也真不曾怨恨任何人。

    搁在以前,墨上筠会觉得,这是软弱无能,连维护自己都办不到。

    可是见过陆洋后,墨上筠却莫名觉得正常,好像这事搁在陆洋身上就本该如此一般——陆洋给她的感觉很柔和,是那种没有棱角、针刺包容一切的柔和。

    这不是软弱,这是胸怀和温柔。

    他有着对这个世界与生俱来的温柔。

    所以,他不去争。

    隐隐能猜得出来,陆洋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间段,出现在这里。——她没猜错的话,阎天邢正顶着“杀害何水凶手”的身份,出现在这片土地上。

    一个这么温柔的人,自然,不会让别人代替他冒险。

    “是吗?”

    对于墨上筠的褒义称赞,陆洋有点惊讶,同时也有些窘迫。

    他常被人说,婆婆妈妈的。

    墨上筠笑眼看他,没有让他继续窘迫下去,转移话题道:“既然我们的目标差不远,那就互相说一下计划吧。”

    “你真要去?”陆洋迟疑地问。

    “不然?”墨上筠反问。

    “好。”

    陆洋点头,没有劝她。

    都到这份上了,墨上筠肯定不会因他几句话离开。

    而,两个人一起协调行动,总比分开独自行动更为安全。

    “你知道阎队他们的作战计划吗?”陆洋问。

    墨上筠摇头。

    陆洋倒也不意外,道:“我也不是十分清楚,全是推理出来的,但大致方向应该没错。”

    “你说。”

    “树倒猢狲散,他们这次应该是”想了想,陆洋道,“变相的斩首行动。目标是猎枪大当家。”

    “嗯。”

    就这一点,墨上筠也不意外。

    如果阎天邢真的想凭借几人之力在境外铲除一个非法组织,那绝对是有什么人疯了

    “据我所知,阎队已经成功以‘凶手’的身份潜入猎枪了。自从何水没了后,大当家就一直藏身得很隐蔽,基本不亮相,而杀害何水的人,不管真假,有胆量踏入他的地盘,他就会见一见的。”

    “阎天邢是被抓进去的?”墨上筠关心的是另一件事。

    闻声,陆洋停顿了下,不知想到什么,道:“不是,他应该是明目张胆走进去的,编了个很厉害的身份,听说自爆身份的时候把门卫吓得不轻。”

    “”

    墨上筠扶额。

    奶奶个熊,不是暗地里做事的吗,非得搞得这么高调,真是嫌自己命不够长不成?

    “听说他们做事从来不按常规,这次我算是长见识了。”陆洋苦笑道。

    “”

    墨上筠不想做评价。

    “听说猎枪里有个他们的卧底,到时候卧底会跟阎队接触的。”陆洋道,“他们应该会借助这次机会解决掉大当家。”

    卧底么?

    墨上筠眯了眯眼。

    那个帮助猎枪打击黑鹰跟安城当地组织交易的卧底?

    “你知道那个卧底怎么回事吗?”墨上筠问。

    这个卧底应该是最新安插进去的,先前有了陆洋这么个先例,猎枪怎么会再招新人?

    “知道一点,”陆洋点头,道,“好像是个女的,她一接近猎枪,就自爆身份说是军校生,但是想投靠猎枪,甘当猎枪内应。前面好像帮猎枪做了几件事,完成度不错,所以猎枪就开始相信她了,不过,也不敢说百分百信吧。”

    “军校生?”墨上筠乐了。

    怎么到猎枪这里,干卧底这一行的,都不是专业出身的?

    他们允许一个陆洋冒险,又让一个军校女兵去冒险?

    见墨上筠一脸无语的表情,陆洋道:“好像是碰巧吧,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

    墨上筠耸了耸肩。

    “最近这两天,猎枪将会派出几个厉害角色去押送一批货物,这批货物会被运到我国边境,这一次应该会对他们一网打尽。”

    事实上,除掉猎枪这几个厉害角色以及大当家,猎枪基本就没什么东山再起的机会了。

    墨上筠挑眉,“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最近一直在打听。”陆洋如实道。

    打听确实是一方面,但另一方面,当初跟着何水在猎枪混的时候,何水给了介绍过很多情报网,他也熟悉其中门道,只要花点钱和时间就能找关系问到了。

    当然,那些仅限于大致的计划,至于具体的地点什么的,只有猎枪的高层才知道,他们是不可能有渠道打听到的。

    “那好,”墨上筠问,“你的计划呢?”

    对于陆洋,墨上筠很难去怀疑他。

    尽管她能猜到,陆洋了解到这些,绝非通过普通的手段能达到的。

    陆洋递了她一个眼神,“明晚行动。”

    墨上筠轻笑,“交易也是?”

    “不出意外的话,是。”陆洋道。

    墨上筠轻轻点头。

    她的目标只是苗伦,如果能顺手将猎枪闹得个天翻地覆,或许也可以。

    但是,她没打算破坏阎天邢的行动。

    她虽然是打算速战速决的,但这种情况下,她推迟一两天也没关系。

    “苗伦会参与吗?”墨上筠问。

    “应该不会。”陆洋道,“他一般都会跟在大当家身边。”

    “那我们一起。”墨上筠动了动手腕,尔后问,“要不要去踩踩点?”

    陆洋点头,“正好有这个打算。”

    拍了拍手,墨上筠站起身。

    “距离远吗?”

    “下午走的话,天黑前能到。”陆洋道,“现在你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说着,陆洋站起身来,“带了身份证吗?”

    “没有。”

    墨上筠无比坦然。

    她要是行动不成功,死在他乡了,没有证明身份的东西,好歹不会有人追查到她的身份,万一有了证明,随随便便查到国内去那可就丢脸丢大发了。

    陆洋摸了摸鼻子,有点囧。..

    好吧,他也没带。

    毕竟是非法入境,明目张胆了,不太好。

    “这里不适合休息,”陆洋道,“我这里有个地方,就是有点偏。”

    “没事儿。”墨上筠耸肩,“看你安排。”

    按理来说,她在这角落里睡一觉也没关系,但这里可是边境地带,巡逻的太多了,万一被发现,然后来个强制送回去,那好像更加丢脸。

    陆洋辨认了下方向,似乎对这里还是挺熟悉的,很快就找到了路。

    “等等。”

    提着自己的背包,墨上筠看了眼另一把顺手拿到手里的狙击枪,朝陆洋喊了一声。

    陆洋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很快,墨上筠做了个稍等的手势,然后就找了个灌木堆,将那把枪给藏在里面,再加上一把泥土,藏得天衣无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