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28、边境【四】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我想找猎枪的苗伦。”

    墨上筠说得轻描淡写。

    陆洋却错愕地睁大眼,俨然没有料到她会有这种目的。

    “你不是在猎枪待过一段时间吗?”墨上筠吃着饼干,抬眼看向东方的太阳,有洒落的阳光刺得她眯起了眼,她语气没有起伏地问,“认识吗?”

    良久,陆洋点头,“……嗯。”

    “能说说吗?”

    回过头,墨上筠朝他扬眉。

    “残忍、粗暴、果决,猎枪的一把手。”顿了顿,陆洋又补充道,“还是个狙击手。”

    “哦?”

    墨上筠扫了眼手边的狙击枪。

    “他跟你……”陆洋迟疑地问,“怎么了?”

    “想知道?”墨上筠饶有兴致地问。

    “……”

    陆洋没有说话,不知道是否该保留这份好奇心。

    事实上,他是不太擅长去纵容自己好奇心的,因为他能理解每个人都有保守的秘密,有的能说,有的不能说,墨上筠这样的神态,让他不能确定墨上筠是否能说。

    但是,事情关系到猎枪、苗伦以及墨上筠出现在这里甚至回去冒险的原因,陆洋觉得,自己应该多问一句。

    如果没有遇见,可以视而不见,但这次撞见了,陆洋不可能就这么看着墨上筠去冒险。

    “这样说吧,”没等陆洋作出决定,墨上筠便再次开口,“我将我的秘密,换一个你的秘密,怎么样?”

    陆洋愣了一下,尔后问:“你想知道什么?”

    墨上筠眯起眼,“你在猎枪卧底的事。”

    闻声,陆洋顿住了。

    他神情复杂地打量了墨上筠片刻,一双黝黑明亮的眼睛里折射着柔软的暖阳,于是黑得发亮,如暗夜琉璃。

    墨上筠被他那双眼睛盯着,一瞬间,有那么点恍神,于是她朝陆洋笑了笑,打算自己否决刚刚的提议。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到陆洋朝她笑了,然后用很温和的声音道:“好。”

    这下,轮到墨上筠怔了。

    “能说?”墨上筠问。

    “不能,”陆洋说着,随后,他又摇了摇头,“不过,也没关系,我已经退伍了。”

    不仅退伍了,还擅自出境了。

    墨上筠偏头看着他,没有说话,直至视线无意间瞥过放在两人之间的拿瓶矿泉水后,才忽然想到什么,她于是伸出手去背包里摸索,摸到了一瓶水来,丢给了陆洋。

    陆洋伸手接过,朝她道了声谢。

    “不急,”墨上筠说完,眉梢轻挑,咬了口饼干,“我先说。”

    手臂在阳光里,肌肤能感觉到朝阳的暖意,但在丛林的夜晚里放置一晚的矿泉水,却带着丝丝的凉意。

    陆洋点头,尔后将瓶盖拧开。

    没有喝水,他在听墨上筠说话。

    还是保持着墨上筠一贯说话简洁明了的风格,她说了一个很长的故事,但从头到尾,却只用了两三分钟的时间。

    墨上筠的故事从今年的四月开始。

    成为集训营的教官,意外出门遇见了陈路,引发了一连串的事件……

    墨上筠有一条很清晰地线,与事件无关的全部一笔带过,每句话都是信息,都是重点,一句废话都不讲,语气平稳,犹如单纯地在讲一个故事一样。

    她甚至都没有说书人该有的情绪变动。

    很快,墨上筠就说完了。

    陆洋听明白了,于是有点心酸。

    抿着唇,陆洋保持沉默,不知该不该安慰墨上筠。

    后来他想到其实他是不太愿意被安慰的,于是,他将那些没有用的废话都给憋回去了。

    半响,陆洋问:“阎队在这里,你知道吗?”

    “嗯。”

    “可你是一个人来的?”

    “嗯。”

    墨上筠淡淡应声。

    她不管阎天邢的目的是什么,但她的目的是苗伦。

    如果苗伦提前一步被阎天邢给杀了,那也行。

    如果没有,那么她来动手。

    总归,得有个了断才行。

    “那,”陆洋停顿了下,问,“你知道他们有什么计划吗?”

    “不知道……”说到一半,墨上筠忽的盯着陆洋,“你知道?”

    阎天邢他们冲着猎枪来的,陆洋也是。

    归根结底,还跟陆洋有那么点关系。

    陆洋一时哑了。

    他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

    “算了,先讲你的故事吧。”

    将最后的一点饼干吃完,墨上筠仰头,将剩下的矿泉水一饮而尽。

    她拍了拍手,看向陆洋。

    收回视线,陆洋喝了口水,足足停顿了一分钟,琢磨好该如何跟墨上筠讲述后,才开始讲述他跟猎枪的故事。

    这个故事,他也曾跟人讲过——当时还有记录人,将他所说的每句话都给记录下来。

    当时说的时候,他也很有压力。

    每句话都要经过再三确定,是否跟记忆中的一样,是否跟事实有什么偏差。

    于是,他说了很久。

    但现在,他想,自己应该也会跟墨上筠刚刚所说的一样,不需要很长时间就能说完。

    故事很短。

    ------题外话------

    前晚看了《红海行动》,看的时候就在想,惨了,我这小说要写不下去了。——我想到如果阮砚断掉两个手指头然后惨死,想到如果牧程半边脸裂开后还得牺牲,想到墨上筠在面对重武器时也会无能为力,想到现在的战争太特么残忍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杀伤性武器。

    曾在评论区说这篇文里有个类似这样救援的情节,还没写,于是在电影院里全程懵逼。不过你们放心,我这人不爱查资料,了解越多越现实,与其接近现实,我更乐意用bug来满足我的想象。

    我想找点不一样的,于是想到兰小龙这个鬼才,想到还没看的《好家伙》,于是昨晚更新后到今晚九点半除了睡觉一直在看这剧。

    我果然是爱兰小龙这一口的,全剧却没有战斗场面,但精彩无比。

    思考很多就不一一说了,都安利一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