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27、边境【三】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再三确认了下对方的身形,墨上筠心里大概可以确定了。

    眉头轻挑,墨上筠拿起手中的瞄准镜,敲了敲身侧的枯灌木。

    对方被声音惊得一怔,颇为危险的眼神扫了过来。

    “兄弟?”

    墨上筠侧过头,压低声音喊他。

    那人:“……”

    墨上筠朝他眯眼轻笑。

    那人:“……”

    墨上筠很有耐心,足足等了一分钟。

    一分钟的时间,总算让对方回过神来。

    “你……”陆洋声音沙哑,朝墨上筠的方向挪近了点儿,然后咽了咽口水,格外迷茫地问,“你怎么在这儿?”

    对于陆洋来说,在这种地方遇见墨上筠,无异于做梦。

    在他的观念里,墨上筠就算是军人,但也是在安城境内活动的,就算爆发全面战争……再怎么着,墨上筠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才对啊。

    墨上筠朝周围扫了圈,确定没有再类似他们的人出现后,才低声朝陆洋道:“越境玩玩。”

    陆洋:“……”

    玩儿?

    能冒着上军事法庭的危险来这种地方玩的,也是一奇葩吧。

    墨上筠挑眉,继而问:“你呢?”

    陆洋眉头动了动,然后回答:“也是玩玩儿。”

    “……”

    墨上筠朝他竖起了大拇指。

    片刻后,陆洋的视线一抬,落到正在骂架的某处,尔后朝墨上筠道:“我要带走一个人。”

    墨上筠顺着他的视线看去,那是一个跟在攻击方骂架最凶的人后面的……小孩儿?

    他手里抱着一杆枪,拿枪的姿势都不标准,食指颤颤巍巍地放在扳机上,看样子随时都有走火的可能。他肩膀在发抖,低着头,脸上脏兮兮的,看不清神情,但可以判定,他的年龄并不大。

    神色微微一凝,墨上筠眼底眸光微闪。

    “你呢?”陆洋问。

    墨上筠也如实道:“意外碰上,过来看看。”

    陆洋迟疑地看了他一眼。

    这时,陆洋另一边有人看向这边,朝这边低声嘟囔了一句什么话。用的是本地的话,墨上筠听不懂。

    那人见到陆洋了,但神态如常,好像陆洋先前就在一样。

    陆洋也应对自如地回了一句本地话,对方又似是催促的说了句话,然后就又趴了回去。

    两人一人一句,从头到尾,看不出丝毫违和感,感觉就真的像是一伙的。

    墨上筠疑惑地盯着陆洋。

    陆洋道:“他说马上就行动了,让我把旁边那位喊醒。我说好。”

    “他们的语言容易学吗?”墨上筠扬眉。

    想了下,陆洋道:“还行。”

    墨上筠眯起眼,若有所思。

    ……

    不多时,墨上筠将瞄准镜放回了狙击枪上。

    找到合适的位置,瞄准站在那个孩子身后一人的膝盖。

    她朝陆洋做了个手势。

    战术手势是通用的,陆洋看得清清楚楚,很快会意。

    眯起眼,墨上筠冷静地观察着,然后不假思索地扣下了扳机。

    “啊——”

    一声惨叫传来。

    与此同时,一场混战即将爆发。

    主动方以为被动方也有伏击,被动方一脸懵逼,而主动方的人和伏击都已经窜出来开始扫射,被动方只得就此反击。

    他们在各自散开、于火力压制中寻找隐蔽点躲藏的时候,墨上筠眼皮子都没眨一下,继续一次一次地扣下扳机,没有瞄准致命的地方,而是一一清除那小孩身边的人,让他们无法及时对小孩做出什么有害的举动。

    这时,陆洋也采取了行动。

    他找准间隙,端着步枪冲了出去,然后在混乱中,一把揪住了匆忙逃窜的小孩儿,不过几秒的时间,就将人给拉到了浓雾里。

    没有恋战,墨上筠拿了自己的东西,撤出。

    路上撞见一个主动方埋伏的人,从她身边跑过的时候,察觉到她身上的服饰不对劲,结果没等他反应过来,墨上筠就及时将他给放倒了。

    扫了眼地上昏倒的人,墨上筠吐出一口气,加快了撤退的速度。

    以她的身板,不适合跟这群人高马大的进行正面冲突,一旦真的交起手来,时间只会持续延长下去,严重耽误她的行动速度。

    墨上筠将所有不利于自己行动的因素都记在了心里。

    她的身后,混乱的战斗声音,砰砰砰,声音震耳欲聋,而她的前面,浓雾中有青翠的树木和壮阔的风景,若隐若现。

    墨上筠倏地勾了下唇,像是在讽刺什么。

    *

    行动最初,墨上筠跟陆洋约好了见面地点。

    往西方向,五公里。

    雾中难以辨认方向,墨上筠找了个合适的位置,等待雾散去不少后,才按照她跟陆洋约定的地点赶过去。

    她速度很快,不过等她赶到的时候,陆洋跟那个小孩都到了。

    小孩身上的武器都被陆洋给卸了下来,看起来十四五岁的模样,皮肤被晒得有些黑,站在陆洋跟前用本地语言说着话,墨上筠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知道他说话时神情还挺胆怯的,后来陆洋跟他说了几句话,小孩匆匆一点头,然后转身给跑了。

    墨上筠走近了些,就在陆洋身后的大块石头上坐了下来,右腿一伸,有细小的石头滑下来,她声音清凉慵懒,“咋回事儿?”

    虽然没有回头去看,但察觉到她靠近的陆洋,并不意外地回过身。

    抬眼,看向墨上筠。

    雾散了不少,阳光从云雾里透射进来,斜斜的笼在陆洋身上,纵然故意抹脏了脸,但陆洋还是没法遮掩他那张俊脸的帅气,眉目俊朗,眼角一扬,带着浅浅笑意,似是沾染着早晨的暖阳,看在眼里,连心都都是暖洋洋的。

    看他安然无恙地站在跟前,莫名的,墨上筠唇畔勾笑,经过一夜长途跋涉的劳累和压抑,也因此而消散不少。

    陆洋说:“谢谢啊。”

    眉头一挑,墨上筠将狙击步枪一提,直接搭在了肩膀上,尔后脚踩侧面的石块,从两米高处一跃,轻轻松松落到了陆洋跟前。

    “怎么样,满足下好奇心呗。”墨上筠轻笑地朝他道。

    见她笑容浅浅,神色戏谑的神态,陆洋抬手抓了下头发,不知怎的,倒是有点窘迫起来。

    墨上筠倒也不催他,直接往草地上盘腿一坐,狙击枪和背包一丢,掏出两包压缩饼干和一瓶矿泉水来,朝陆洋丢了一包饼干后,她便撕开自己的,准备就这么解决早餐。

    接过那包饼干,陆洋在原地站了片刻,一直盯着墨上筠看,见她把这里当自己家一样的随意态度,不由得笑了一下,很快,就在墨上筠身边坐了下来。

    “我是来找猎枪大当家的。”陆洋道。

    墨上筠准备吃饼干的动作顿住,眼底掠过抹凉意,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那个小孩跟猎枪有关系?”墨上筠不动声色地问。

    诧异于墨上筠的敏锐,陆洋不自觉地瞥了她一眼。

    墨上筠已经低头开始吃压缩饼干了。

    于是,陆洋收回视线。

    “差不多吧。”陆洋道,“我是在找猎枪据点的时候发现他的,十几岁,无父无母的孤儿,性子有点叛逆,一直想做点与众不同的事来证明自己,后来阴差阳错地投靠了猎枪。不过,他以前就打打架做点调皮捣蛋的事,猎枪的人又不是什么大善人,经常把他揍得皮青脸肿的,所以没待几天就给跑了。后来碰上了刚刚那伙人,对方估计是认出他是猎枪的人,又跟猎枪有点恩怨,为了泄愤,就把他拉上了,打算让他在这场混乱的战斗里派上点用处。”

    墨上筠左腿弯曲,身子往后一倒,靠在后面的石头上,心不在焉地问:“你救他是?”

    “一来他挺无辜的,二来他知道猎枪的据点。”陆洋如实道。

    墨上筠眯起眼,“你刚问到了吗?”

    “嗯……”陆洋点了点头,尔后察觉到墨上筠神色有些不对劲,不由得问,“你是来……?”

    墨上筠斜了他一眼,声音淡淡道:“我想找猎枪的苗伦。”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