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22、云城【九】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厨房内,澎于秋和岑沚叮叮咚咚地忙活。

    客厅里,墨上筠跟强哥气氛和谐地研究。

    这样的气氛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

    当澎于秋将一碗热气腾腾刚出锅的面给端上来时,墨上筠悄无声息地将茶几上摆放的地图给收好了。

    “来,试试。”

    澎于秋将烫人的碗往桌上一放,然后朝墨上筠招呼道。

    岑沚不动声色地扫了澎于秋一眼。

    感觉到一阵凉飕飕的杀气,澎于秋轻咳一声,往旁边退了两步,有点儿刻意降低自己存在感的意思。

    岑沚将筷子放到餐桌上,尔后一偏头,神色坦然地看向墨上筠,“尝尝。”

    澎于秋不可思议地看着神情淡定自若的岑沚,心里对岑沚这种理所当然将功劳揽给自己、一副这碗面就是她亲手做出来的架势而叹为观止。

    不过,碍于先前的罪过岑沚,而且这是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所以澎于秋一句话都不敢多说,甚至还摆上了“岑姐厨艺好厉害”的表情。

    鉴于这表情过于猥琐,墨上筠走过去的时候,选择性地忽略了。

    在餐桌旁坐了下来,墨上筠拿起了筷子。

    岑沚看着她。

    墨上筠用筷子夹起面条。

    六七根面条,转眼断了一半。

    墨上筠:“……”

    澎于秋:“……”

    两人不约而同地朝淡定的岑沚投去视线。

    岑沚神色平静,仿佛没有见到那断掉的面条一般,“慢慢吃,我去给你爸打个电话。”

    来了,岑式敷衍法。

    碍于做母亲的的威严,墨上筠想了片刻,最后“哦”了一声,决定不打算追究“面条很差劲”的事。

    毕竟,岑沚虽然是个很严格的母亲,但她却是个很宽容的女儿。

    墨上霜也说过,做儿女的,不能对父母要求太高,尤其是在她母亲的厨艺方面。

    墨上筠低下头,将软黏黏的面条送入口中。

    唔……入口即化。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也算是一种创新了。

    “澎哥。”

    岑沚走后,墨上筠又夹起一筷子面条,喊了澎于秋一声。

    “什么?”澎于秋狐疑地看着她。

    “没什么,就想说……”墨上筠用筷子挑起一根面条,看着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于视野里自动断开,然后朝澎于秋真诚地提议,“真的挺难吃的。”

    “……”

    澎于秋感觉胸口中了一箭,一口血憋在了嗓子眼。

    做人是不是该仁慈点儿!

    澎于秋暗自呕血,感慨交友不慎。

    嘴上说着嫌弃,不过,墨上筠还是低头,将完全没有味道的面条夹起来放到嘴里。

    不止面条糊了,就连味道都很淡,估计放的盐的粒数都能数的过来,没有半片辣椒,清汤挂面,除了水、面条以及尝出来的盐,就什么都没有了。

    澎于秋没敢说,岑沚本来打算放两片白菜叶的,但因为放在盐水里煮的太咸了,所以没有放进去。

    “什么时候能联系上阎爷?”墨上筠很快转移了话题。

    回过神,澎于秋正色道:“时间难说。”

    “哦。”

    墨上筠简单地应了一声。

    本以为墨上筠会拐弯抹角地问上一大堆的,可从这以后,墨上筠多余的问题一个都没问,似乎更专心于如何将这碗难吃的面条给解决了。

    澎于秋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也难免有点儿疑惑。

    ——墨上筠真的不多过问阎爷的事吗?

    按照墨上筠的头脑,应该不难猜出阎爷这次行动有很大危险才对。

    只是,这事他不能说,所以墨上筠一忽略,他就不敢再挑起话头。

    岑沚回来的时候,墨上筠正巧将最后一口汤给喝完。

    岑沚讶然地看了她一眼。

    这碗面,有那么好吃吗?

    这时,墨上筠手机有了新消息,她掏出来看了一眼,尔后朝岑沚道:“妈,我出去一趟。”

    “嗯。”

    岑沚淡声应了。

    “是阮砚吗?”

    见岑沚毫无担心之意地答应了,澎于秋却按捺不住内心的疑惑,及时追问。

    “嗯。”

    墨上筠起身,将手机放回了兜里。

    “我跟你一起下去。”澎于秋忙道。

    墨上筠古怪地斜了他一眼。

    “待会儿还回来吃饭吗?”

    听到外面的动静,强哥从厨房里走出来,手里拿着勺子、身上系着围裙,声音粗犷地朝墨上筠询问道。

    “不了。”墨上筠说着,顿了顿,又补充道,“饱了。”

    除了那碗面条,她什么也吃不下。

    *

    墨上筠跟澎于秋一起坐电梯下楼。

    “阮砚是你叫过来的?”

    电梯门打开时,墨上筠倏地朝澎于秋问道。

    “……嗯。”澎于秋迟疑地应声,很快又补充道,“还有牧程。”

    把阮砚叫过来,牧程功劳最大。

    “为什么?”

    只手放到裤兜里,墨上筠走出电梯。

    澎于秋紧随其后,跟她打哈哈道:“听说你们俩关系很好,你来云城一趟,也不让你们俩见一次面,也太不厚道了吧?”

    墨上筠斜睨着他。

    澎于秋轻咳一声,立即将脸上的笑容收敛了。

    墨上筠收回视线。

    两人一起出了大楼。

    远远的,就能见到站在路灯下等候的阮砚。

    得到消息过来时,阮砚没有时间换衣服,现今还是一身迷彩作训服,暖黄的路灯光线将军装的严肃庄重抹去几分,乃至于他将一只手放到裤兜里,另一只手抬起来看时间的动作,也不让人觉得有什么违和感。

    听到脚步声,阮砚回过身,正好瞧见走出来的墨上筠和澎于秋。

    “太慢了。”

    轻轻蹙眉,阮砚吐着槽,从不对自己的心情做掩饰。

    澎于秋落后墨上筠半步,使劲朝阮砚使眼色。

    ——人家身上出了这么大的事,你就不能稍微谅解一下吗?

    阮砚看到了,没有理会。

    他跟澎于秋不熟,不想知道澎于秋是眼睛抽筋还是别的暗示。

    “新地方怎么样?”走近,墨上筠挑了下眉,朝阮砚问。

    “不怎么样。”阮砚实话实说。

    澎于秋:“……”

    如果不是有墨上筠在的话,他非得过去揍这臭小子一顿不可。

    妈的,这人的性子怎么这么讨嫌呢?

    难怪想跟他搞好关系的牧程,每天兴致勃勃地去找阮砚,却焉了吧唧的回来,晚上跟其他队员们私下里召开“将阮砚同志成功融入我们这个大家庭的作战计划”的会议。

    “哦?”墨上筠莞尔。

    顿了顿,看在是墨上筠询问的份上,阮砚又违心地补充道:“勉强可以适应。”

    事实上,任何工作,只要在他擅长的范围内,他都可以适应。

    偏偏,这个队里,一大堆的奇葩。

    其中以“牧程”为首,隔三差五地过来打扰他工作,打着各种关怀体贴的旗号给他添乱……实在是烦人得很。

    最近把牧程电脑入侵了,把他的游戏账号做威胁后,才勉强让他停歇下来。

    “哦。”

    墨上筠耸了耸肩。

    “陈路的事,你打算怎么办?”

    估摸着客套结束了的牧程,一句废话都懒得说,直截了当地问。

    “……”

    澎于秋心一寒。

    擦。

    有这么安慰人的吗?!

    阮砚莫不是个傻子吧?!

    “报仇。”

    墨上筠轻描淡写地回答,不像是在说一件危险的事。

    “……”

    澎于秋瞪大眼睛。

    不过,惊着惊着,澎于秋已经没有吐槽欲望了,竟然能平静而淡定地看着两人的对话继续进行下去。

    “哦。”阮砚毫无惊讶地应声,很快便道,“阎天邢正在想办法对付猎枪,你早点过去的话,应该可以遇见他。”

    “阮砚!”

    听着阮砚将这些信息全盘告诉墨上筠,澎于秋终于忍不住了,抬高声音喊了阮砚一句。

    阮砚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你会说出去吗?”

    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好像只是单纯的询问,但是,澎于秋却隐隐有种错觉——一旦他说会,阮砚会当场将他给抹杀。

    也是哔了狗了,阮砚明明打不赢他。

    可是,这种感觉非常强烈。

    半响,澎于秋有点后悔跟下楼了,只能淡淡回道:“我什么都没听到。”

    ------题外话------

    那些说我强哥是光头强的够了啊[笑哭][笑哭]。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