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21、云城【八】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你就是墨墨的朋友吧?”

    澎于秋被他笑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只得下意识地点头。

    “进来吧,他们在里面呢。”光头邀请澎于秋进去,然后自我介绍道,“叫我强哥就行。”

    “我叫澎于秋。”

    澎于秋也进行了下自我介绍。

    于是,光头直接唤他“小澎”。

    澎于秋有点心塞地摸了摸鼻子。

    一个“墨墨”,一个“小澎”,感觉自己比墨上筠还要低一个辈分。

    普通三室两厅,强哥跟老婆都在家,小孩上的寄宿学校,没有回来。强哥老婆忙前忙后地往外端瓜果,强哥跟她说了几句话,她就转身进了房。

    墨上筠坐在沙发上,用手机玩着连连看,看起来像个游戏入迷的学生;岑沚坐在她对面,无所事事地削着水果,见到澎于秋一来,便摆了摆手,招呼澎于秋进了厨房。

    从头到尾,澎于秋都没来得及跟墨上筠说上一句话,更没什么空闲来观察墨上筠此刻的情绪。

    “岑姐,您这是?”

    见岑沚堂而皇之地占据了别人家的厨房,澎于秋有点懵逼。

    “做面条。”爽快地将袖子往上一撸,岑沚朝他挑了下眉,“会吗?”

    澎于秋谨慎地看了下她的神情。

    ——这绝不是‘请教’的态度,而是单纯的‘询问’。

    “我在路上看了教程。”澎于秋老老实实回答。

    岑沚的视线在他身上停了下,最后敷衍地点了点头,“也行。”

    澎于秋:“……”

    不知怎么的,他明显能感觉到,岑沚对她已经不抱希望了。

    澎于秋只想蹲在墙角画圈圈。

    自尊心比较受打击啊……

    不过,岑沚俨然不想放过他这个苦力,于是手一招,就给他分配了各种任务。

    岑沚刚在等待的时间里,已经跟强哥老婆询问过步骤了,凭借着能跟墨上筠媲美的记忆力,步骤烂熟于心,只待……指挥。

    接下来的时间里,除了指挥澎于秋,岑沚基本就没什么活儿可做了。

    澎于秋本来心里还有怨念,心想这位大姐够难伺候的,可后来,在见识岑沚洗几片菜叶子都能把其洗成烂菜叶子后,澎于秋深深地为自己先前的想法觉得抱歉。

    有的人,天生就不适合厨房。

    眼前这位大姐,俨然是其中之一。

    *

    客厅里。

    强哥拿出一张地图,跟墨上筠一起坐在沙发上,对着地图商讨着什么。

    好几次,澎于秋都隐隐约约听到些什么字眼,但打算仔细去听的时候,就被岑沚给叫走了,澎于秋毫无办法。

    “你真打算过去啊?”

    给墨上筠画出几条路线后,强哥再三犹豫,还是决定询问一句。

    随便出境,可不是闹着玩的。

    而且,虽不知墨上筠出什么目的,但,他也看得出来,墨上筠绝对不是出个国转悠一圈、散散心的。

    “嗯。”墨上筠轻轻应声,尔后用手指了指最短的那条路线,“就说这条吧。”

    “这个不行,”强哥眉头一拧,然后摇了摇头,“这条看着是最短的,但地形很复杂,花的时间不比其它的少。”

    墨上筠眸色微凝,笃定地吐出三个字,“就这条。”

    她找澎于秋问过坐标了,这条路线的尽头,差不多就是陈路、沈惜他们分散的地点。

    撇开时间不谈,她也想过去看看。

    “……好吧。”

    自知拗不过她,强哥只能点头。

    熟悉云城以及边境的强哥,将这条路线仔细跟墨上筠介绍了一下。

    墨上筠认真听着,不过没有做笔记,所有应该记的,她都记在脑子里。

    强哥也尽可能详细地同她说重点。

    他是云城本地人,对这座城市再了解不过,早些年跟人到处转悠,做点儿小生意,需要在边境跟人打交道,后来惹了点事就被迫离开了这座城市。

    当时——差不多六七年前,遇上了跟着师父们到处历练的墨上筠,那时候墨上筠虽然年纪轻轻的,但能耐可不小,那时候他被迫讨生活,却因性子问题惹了点事,招惹上当地的一帮地痞流氓,墨上筠闲得无聊听了下他说明事情经过,淡淡地说了句‘你没错’,然后当晚就闯进了那群地痞流氓的老巢,把那些个健壮的大小伙子给哭爹叫娘的,直喊墨上筠姑奶奶。

    从那之后,强哥就是打心底服这丫头。

    年轻,有能力,看似冲动,却有条理,分对错,做事行为嚣张,却总有一条底线,可能会走邪门歪道的路线,但归根结底是维护正义的。

    只是,她会比流氓的人更流氓,比阴险的人更阴险。

    小小年纪,乍一看不起眼,坐在长凳上朝你笑眯眯地招手,可一反手,那条长凳就能砸你头上。

    这是当初强哥对墨上筠的全部印象。

    不过,这一次——

    几年未见,强哥清楚的察觉到,墨上筠要比那个时候要沉稳、冷静许多,张扬跋扈的气息全然收敛,剩下的是经过沉淀的稳重。

    可,仔细一算,她也才22岁。

    大致将该讲的讲完,强哥的注意力,总是被厨房里稀里哗啦的声音拉走,好几次看向厨房,心里有点担忧。

    锅碗瓢盆啥的倒是没什么,可万一要是磕着碰着——听说那个女人是墨上筠的母亲,那位要是伤到哪儿了,他心里准过意不去。

    “没事的。”

    墨上筠低头研究着地图,声音淡淡地朝强哥道。

    就算整个厨房都给炸了,岑沚和澎于秋都会毫发无伤。

    再狠一点,就算澎于秋被炸的半身不遂了,岑沚也会安然无恙。

    ------题外话------

    除夕快乐,新年快乐,爱你们,么么哒。

    潇湘、书城两个网站都发了红包,潇湘是零点开抢,书城发了仨个,不过现在都没了……那边实在是抢得太快了,1000个红包能五分钟内抢完o(╯□╰)o。

    *

    另外,这部分情节纯属胡编乱造,切勿考究。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