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19、云城【六】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岑沚也没等墨上筠说话。

    “在哪儿?”岑沚问得果断而干脆。

    “武警大队。”墨上筠道。

    “我过来接你。”

    三言两语说完,岑沚挂了电话。

    墨上筠有些失神,抓住手机的力道一松,手机往下滑落一半,冷不丁反应过来,她下意识地抓住了滑落三分之二的手机。

    澎于秋在一旁盯着她看。

    他没听清岑沚的话,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光凭墨上筠这稍有不对劲的神色来看——他能断定,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于是,澎于秋找了个借口,溜了出去。

    墨上筠没有出门。

    一来到走廊尽头,澎于秋就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机开机,给牧程打了通电话。——因墨上筠询问沈惜时,为了保证不干扰到她们,澎于秋将手机给关机了。

    一开机,就见到很多未接电话,都是陌生号码,而这个号码以牧程的语气回了很多信息,皆是在嚷嚷着让他接电话,顺便还骂了几句解气。

    澎于秋没有跟他计较,直接将电话回拨了过去。

    “老澎!”

    电话刚拨打过去,就听见牧程的声音。

    牧程的语速很快,语气很重,但绝不是欣喜和激动时该有的口吻。

    澎于秋一拧眉,“找到了?”

    “……找到了。”牧程声音瞬间变得低沉起来,隐隐约约的,夹杂着压抑的怒火,“我慢慢跟你说。”

    *

    澎于秋跟牧程通完电话。

    脸色有点白。

    他回到房间的时候,墨上筠刚接了岑沚的电话,然后从门内走出来。

    见到墨上筠,澎于秋脚步一顿,他想说点什么,但注意到墨上筠淡漠的神情,于是将话给咽了回去。

    墨上筠看了他一眼,转身朝楼梯的方向走。

    澎于秋没说话,却紧随在她身后。

    一下楼,一辆轿车就开了过来,停在了他们俩跟前。

    透过敞开的车窗,澎于秋低眸扫了一眼,瞥见一个女人的侧脸——是岑沚无疑。

    有岑沚这个当妈的在,澎于秋自动松了口气。

    他给墨上筠拉开副驾驶位置的车门,墨上筠看了他一眼,却也坐了上去。

    澎于秋主动去后面坐好。

    他也有过去一趟的必要。

    “说吧。”

    车一开动,墨上筠便出声,语气淡淡的。

    岑沚斜了她一眼,同时一踩油门,将车迅速开出了武警大队。

    岑沚的语气跟牧程比起来,更像是一个旁观者。

    牧程暴跳如雷,恨不能穿越到一个多月以前,亲自参与那场战斗。

    岑沚语气平静,简洁明了的描述,没有表露出此刻任何情绪。

    再听一遍,澎于秋心情依旧复杂,心里燃着万丈怒火,却没有发泄的地方。

    他们找到陈路了。

    在那么大的地方,找到陈路是一件几率很小的事,但,偏偏,他们找到了。

    因为,凶手把他放到非常显眼的地方。

    他们找到陈路的地方,是一座断崖,他的双手被绳索捆绑住,绳索的另一端绑在崖边的石头上,而他被悬挂于悬崖上方。

    无疑,在那样的状态下,就算活着,也难以活下来。

    陈路死了。

    以非常残忍的方式,被折磨致死,他的身体本就有多处伤痕,在与最后一批人搏斗的时候,已然奄奄一息,可对方却没有杀他,而是将他吊在悬崖上,一点点的,消耗着自己的生命。

    法医初步判定,死去一月有余。

    他在那座断崖上,孤零零地被吊了一月有余。

    岑沚说的时候,忽略了很多细节,她只是简单讲过一遍,但就算是这样,也听得澎于秋怒火中烧。

    愤怒、悲伤、无能为力。

    他们这些人,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让作奸犯科者遭受报应,让他人不在我国领土犯事,而现在,外来者无法无天,所做之事毫无人性……更重要的是,当事情已经发生,他们除了愤怒和爆粗,却无法在没有命令的前提下主动去做任何事来缓解内心的悲怆和怒火。

    岑沚安静下来时,澎于秋忽然想到墨上筠,于是他抬起眼,看向坐在副驾驶上的墨上筠。

    他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小半张侧脸。

    墨上筠靠在椅背上,微微抬起头,目视前方,侧脸平静,没有任何情绪,可她的手却紧紧攥起来,握成拳头,手背青筋暴露。

    澎于秋心想,惨了,这样的事他应付不了。

    然后,他想,如果阎爷在就好了。

    从头到尾,墨上筠都没说出一个字。

    而,岑沚除了简单讲述陈路身上所发生的事外,也没有再多说一个字。

    她甚至没有安慰墨上筠。

    岑沚开着车,来到刑警大队。

    这里有法医,陈路被带回来后,就被送往了这里接受尸检。

    车停的时候,墨上筠下意识地打开车门,准备下车,却忽略了在车外蹬蹬瞪小跑过去的小男孩儿,车门一开,男孩就被车门推倒在地。

    五六岁的男孩,冷不丁倒在地上,他愣了一下,打算从地上爬起来,可一抬头,就瞥见一双冰冷骇人的眼睛,让他觉得下意识的恐惧。

    “哇……妈妈……”

    两眼一闭,头一抬,男孩立即跪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砰——”

    下了车的墨上筠,狠狠地甩上了车门。

    这猝不及防的声响,又将男孩吓了一跳,嗷嗷哭喊的声音戛然而止,但下一刻,瞥见自己母亲匆忙跑过来的身影,于是心里有了底气,再一次用尽全力呼喊起来。

    “你这人是怎么回事儿啊?!”那三十岁左右的母亲一跑过来,就抬手推了墨上筠一下,见用了劲的一推对方却纹丝不动,于是骂骂咧咧的,“没看到小孩子被你弄倒了,小孩儿哭成这样,你不把人扶起来就道歉算了,还凶,凶什么凶?!摆着一张冷脸给谁看啊?当兵的了不起啊,一点教养都没有……我说你,你那什么眼神?!我还是说错了不成?!”

    被墨上筠寒气涔涔的眼神盯着,母亲被盯得浑身发寒,当即没好气地大声质问。

    墨上筠冷漠地看着眼前这个暴跳如雷的母亲和哭起来无法无天的男孩。

    如果可以的话,她很想无视这身军装,给对面这大声嚷嚷的母亲一脚。

    可,她分明能听到耳边的声音——

    “小丫头,想当兵啊?你这无法无天的性子,不是给部队添乱吗?”

    “来来来,干杯,恭喜墨丫头考上军校了!”

    “知道军人该做什么吗?服从命令,保护人民!丫头啊,我们教你本领,不是让你欺负你将来要保护的人的。……就算他们有些行为很过分,可你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算什么本事?”

    “丫头,恭喜你如愿以偿了。我偷偷告诉你啊,你几个师父都给你准备了礼物,打算给你个惊喜,到时候你就说最喜欢我送的……嘘嘘嘘,帮帮忙,我再多给你准备一份礼物不成吗?”

    ……

    然后,她听到陈路的声音——

    “小丫头片子,以后学校放假了,记得常回来看看。”

    “吃饭了没有?不要跟你其他几个师父学,坏毛病全给学会了。想吃什么?饺子吧。”

    “人都有走的一天,丫头啊,想开点儿,啊。”

    ……

    “下次有空来找我,给你做好吃的。”

    从远处飘来的声音,渐渐的,跟面前这位母亲骂骂咧咧的声音重叠。

    墨上筠看到她在骂,每一个字都能听清楚,但理解起来却不知是什么意思。

    墨上筠的拳头握了起来。

    这女人,很烦。

    旁边那个哭嚷嚷的,更烦。

    莫名的,满腔怒火。

    但,她并没来得及出手——

    一只手从她前面横伸进来,直接揪住了那位母亲衣领,轻轻松松拎起来,然后一把将其摁在了旁边的车上。

    腰冷不丁撞在了硬邦邦的车上,实在是有点疼,那位母亲下意识想叫出声,可那一瞬察觉到一道凶狠冰冷的视线,浑身一个哆嗦,她生生给忍住了。

    跟那个穿军装的女生不同,虽然那位也有一定的威胁力,但军装代表着正义,她始终不相信对方会真的动手动脚的。

    然而,眼前这一位,穿着普通的服装,眼神杀气萦绕,给人一种会毫不犹豫就能给你一刀的感觉。

    “你刚说谁没教养?”岑沚冷声问。

    “你、你是谁啊?”母亲的声音有点飘忽。

    “她妈。”岑沚冷冷说出两个字。

    那位母亲顿时哑了。

    这个看起来比自己还年轻的女人……是那个女生她妈?

    “你的儿子是宝贝,我的女儿就不是心肝了?”岑沚冷声说着,直接将人一提,丢到了墨上筠跟前。

    那位母亲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她刚一从地上坐起身,就听到后面的脚步声,吓得一个哆嗦,硬是不敢动了。

    而,她的儿子,也被这架势给吓到了,一时间竟然忘了哭。

    “以人跟人的身份,为你的素质向她道歉。”

    岑沚就站在那位母亲身后,每一个字都带着威胁,令人不寒而栗。

    “对、对不起。”

    母亲没有任何反抗,老老实实地道歉。

    墨上筠没有说话,甚至都没看她一眼,而是抬眼看着岑沚。

    得到母亲的道歉,岑沚径直来到那个吓得有点懵的男孩跟前。

    “起来。”岑沚道。

    男孩刷的一下从地上站起来。

    他低着头,不敢吭声。

    “摔疼了吗?”岑沚问。

    “没、没有。”男孩支吾地出声。

    “道歉。”岑沚命令道。

    男孩踌躇了一下,心不甘情不愿地面朝墨上筠,细声细气道:“姐姐,对不起!”

    他一说完,就被那位母亲搂在怀里。

    “我女儿当兵,不是让你们欺负的。”岑沚冷冷看向那位搂住男孩的母亲,眼神如冷刀子一般刮在那位母亲身上,她吐出一个字,“滚。”

    岑沚的表现实在是过于凶悍,动作话语都带着恨意,这位母亲俨然是一欺软怕硬的主,在墨上筠跟前的嚣张蛮横消失得无影无踪,她低着头,从地上一爬起身,就牵住男孩的手,匆匆忙忙地逃了,那架势就如同逃难一般。

    不远处,本来还打算过来帮忙的澎于秋,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切。

    这位岑阿姨……哦不,岑姐……也忒霸气了点儿。

    在刑警大队门口,都敢这么吓唬人。

    更重要的是,那一身强悍的匪气,简直了,逮谁被她这么一对待,都得怂。

    “走。”

    岑沚朝墨上筠看了一眼。

    同时,眼角余光瞥向了澎于秋。

    澎于秋下意识挺直腰杆。

    等见岑沚先一步走进刑警大队的时候,澎于秋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岑沚是让自己看着点墨上筠。

    不过,墨上筠显然不是那种让人操心的。

    很快,就跟在岑沚的后面,一路进了刑警大队。

    她还是没什么表情。

    澎于秋隐隐觉得,短时间内,他是看不到墨上筠以前那轻松惬意如狐狸一般的姿态了。

    想至此,刚刚消散了点的怒火,又从心底涌现出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