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18、云城【五】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下午五点半,墨上筠离开了沈惜的房间。

    澎于秋沉着一张脸跟在后面。

    墨上筠问出了不得了的信息,他得抓紧时间跟队里联系一下才行。

    但是,他刚一出房间,就被墨上筠给叫住了。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墨上筠也不废话,直接跟他摊开了说。

    墨上筠问沈惜的时候,澎于秋就站在身边,面对所问出的任何消息的反应,都落在墨上筠眼里。

    在听到几处消息的时候,澎于秋的神色明显不对劲。

    “这个……”

    澎于秋犹豫了,不知道该不该说。

    看出他的迟疑,墨上筠微微一顿,尔后道:“忘了说,我爸也在关注这件事。”

    澎于秋一愣,“你爸是?”

    “37集团军军长,墨沧。”

    墨上筠说得平静而从容。

    没有显摆,没有炫耀,她只是在说一个事实,一个能够让澎于秋开口的理由。

    这是墨上筠第一次这样跟别人介绍她爸。

    但是,她并不觉得羞耻。

    很多时候,她都会庆幸自己的出身,让她要达到某种目的的时候,可以走上一条捷径。

    “……”

    澎于秋当场懵在原地。

    靠!

    虽然隐隐觉得墨上筠来头大,可没想到——这丫的来头会这么大!

    难怪、难怪岑沚可以自由出入武警部队,而且武警部队的高层,见到岑沚多少都有些客气。

    下了一剂猛药后,墨上筠又轻描淡写道:“就算你不说,晚些时候,我也会知道的。”

    被她这么一说,澎于秋回过神。

    叹了口气,澎于秋朝她做了个拱手的姿势,“在下眼拙。”

    “这边请。”

    澎于秋朝墨上筠做了个手势,示意她去偏僻的地方说话。

    墨上筠扬眉,旁若无人地来到隔壁的房门前,推开门,走了进去。

    澎于秋:“……”

    好家伙,真客气。

    “说吧。”

    澎于秋刚一进去,就听到墨上筠的声音。

    与此同时,门被关上。

    下意识咽了咽口水,澎于秋有种接受审问的错觉。

    不可否认,只要墨上筠想,随时可以跟你拉开距离。

    “刚刚她在你的帮助下,回忆起一个名字。”

    说到这儿,澎于秋对墨上筠难免有些服气。——就一通电话的功夫,就能将从宋修良那里问到学以致用、且灵活变通,也不枉她在他们大队里留下的名声了。

    “苗伦。”墨上筠道。

    “这是翻译过来的名字,实际上是撒西尔常见的名字。”提及此,澎于秋的神色稍稍有些凝重,“正好。我们就接触一个叫苗伦的。”

    “什么人?”墨上筠眯起眼,眼神冷冽。

    提了口气,澎于秋回答:“猎枪的人。”

    “沈惜说,那是他们遇到交易时,带头的那个人。”墨上筠蹙眉道。

    “嗯。”澎于秋点头,“但最后,是他们去追的陈路。”

    说完,澎于秋观察着墨上筠的表情。

    墨上筠停顿片刻,继而冷声道:“也就是说,把他揪出来就行了?”

    “哈?”

    听得墨上筠如此语出惊人,澎于秋一时间竟然完全没反应过来。

    揪出来?

    为什么她能说的这么轻描淡写?

    就像……跟去地里拔几棵白菜一样简单?

    “他们的据点在撒西尔?”

    没理会澎于秋的愣怔,墨上筠再一次问道。

    “嗯。”澎于秋点头。

    “知道了。”

    墨上筠淡声说道,如同上级领导聆听下属汇报一样。

    愈发冷静的口吻,另澎于秋愈发的担心。

    这位……不会是想……

    光是想想,澎于秋的头都大了。

    这事儿要是被阎爷知道,他肯定会被毙了的。

    “你有什么计划?”澎于秋硬着头皮问道。

    墨上筠倒也直接,一点也不带隐瞒的,“找苗伦。”

    说罢,她往外走。

    澎于秋连忙拦住她,“别别别,你一个人去找苗伦?那不是去送死吗?而且,你知道他在哪儿吗?就算你去撒西尔也找不到他们啊,更何况阎爷……”

    话到一半,澎于秋及时打断。

    “他怎么了?”

    敏锐地察觉到“阎爷”这两个字,墨上筠冷声问。

    “……”

    澎于秋哑了。

    保密措施在这里,杀了他,他也不能说。

    墨上筠盯着他,好半响,确定他不会说后,将视线收了回去。

    她分得清情况,犹豫要不要说是一回事儿,绝对不能说就是另一会事儿了。

    她拿出手机,准备打墨沧的电话,问问他有什么途径没有。

    可是,手机刚一掏出来,就震动了。

    是岑沚打来的电话。

    没有犹豫,迅速拉了接听,墨上筠将手机递到耳边,“妈。”

    “陈路找到了。”

    岑沚张口就是墨上筠要的消息。

    但是,墨上筠来不及惊喜,因为……岑沚的语气也不喜悦,反而平淡、冷静,像是……

    墨上筠张了张口,可是,很古怪的,没有出声。

    后来,她察觉到,是出不了声。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