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17、云城【四】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澎于秋领着墨上筠去了二楼。

    这里是医务室。

    他们给沈惜安排了个房间,然后找了个护士来看管。

    两人来到门前的时候,护士刚从里面走出来,见到两人后,微微愣了一下。

    澎于秋经常往这里跑,她是认识的,但旁边那个女生……穿着军装常服,佩戴着一杠三星的肩章,浑身冷冽的气质,视线一跟她的接触后,让人莫名地心惊肉跳。

    “她刚睡着。”护士微微低着头,轻声朝他们说道。

    “要睡多久?”墨上筠问话声音淡淡的。

    护士能听得出来,墨上筠并不是很关心沈惜是否休息好了。

    “一般会睡一个小时左右。”护士回答道。

    微微拧眉,墨上筠问:“有等的地方吗?”

    “有的。”护士很快点头。

    隔壁就有空的房间,护士赶紧领着墨上筠跟澎于秋进去。

    里面是双人病房,两张床,墨上筠只找了条椅子来,在上面坐下。

    澎于秋想了想,然后也找了条凳子过来,本来打算就此坐下的,但想着这么干坐着很枯燥,于是想了想,出去了一趟。

    等他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两瓶水。

    他朝墨上筠递了一瓶水。

    墨上筠接过,随后放到一边,同时,瞥见已经接通的电话,将手机递到了耳边。

    澎于秋拧开瓶盖,狐疑地看着墨上筠,心里刚想着她会跟谁打电话,然后就听到墨上筠的声音——

    “宋修良。”

    “噗——”

    澎于秋成功被水给呛到了。

    啥?

    宋修良?

    墨上筠斜了他一眼,然后淡淡地朝电话那边道:“有空吗,想问你几个事。”

    澎于秋目瞪口呆地看着她。

    阎爷把宋修良都介绍给墨上筠认识了?

    怀着被牧程感染的八卦心理,澎于秋擦了擦嘴,又喝了口水冷静了下,然后才镇定地在不远处的椅子上坐下,看起来无所事事的样子,实际上却偷偷听着墨上筠的讲话。

    她问了几个关于心理学的专业问题,并且跟宋修良进行深刻的讨论or请教,澎于秋在一旁听得迷迷糊糊的,但隐隐约约的,好像猜到了墨上筠接下来要做的事。

    这一通电话,墨上筠足足打了半个小时。

    澎于秋昏昏欲睡。

    没听到声音后,他才恍然回过神。

    “打完了?”

    “嗯。”

    墨上筠应声,同时低下头,给岑沚发了消息。

    顿了两秒,澎于秋想到一直想问的问题,“你怎么认识宋修良的?”

    “一次意外。”随口回答着,过了片刻,墨上筠才意识到什么,尔后问,“你也认识?”

    “哦,鉴于他确实小有名气,所以阎爷把他给挖过来了。”澎于秋道。

    墨上筠:“……”

    感情宋修良调离是这么回事儿?

    “你们倒是挺会捡现成的。”

    想到907特种大队刚成立各种挖掘新兵的事,墨上筠不由得吐槽道。

    虽然每个部队都这样,但阎天邢也忒过分了。

    鬼知道宋修良那种刚毕业只有学问没有经验的半吊子究竟是经历过多少病患才能练就到如今“小有名气”的地步……

    刚培养起来,就被挖走了,逮谁谁抑郁。

    对此,墨上筠感同身受。

    “这不,”澎于秋倒是客客气气的,“能够捡到现成的,也是一种本事。”

    “阮砚呢?”墨上筠无语地问。

    “他刚接手工作,一时半会儿出来不了。”澎于秋道,“不过,我们那儿都知道是你把阮砚弄来的,所以基本上都对你的存在表示好奇。”

    当时很多人听闻此事,各种收买牧程想要到墨上筠的微信,牧程喜滋滋地得到了一大堆的好处,但给了微信账号后,墨上筠一个没加,众人很失望,一个个地去约牧程去操场上切磋,那两天牧程被揍得死去活来的,以至于现在对墨上筠怀有难以想象的尊敬。——因为墨上筠一声不吭就能让全对战士跟他反目成仇。

    墨大佬,惹不起。

    “是吗?”

    墨上筠虽是问了一句,但神情间的漫不经意,表示她此刻对这事并不好奇。

    澎于秋犹豫了下,始终没有对这件事再详细解说——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尽管,他很想找一些轻松的话题,降低此刻因等待而产生的焦虑感。

    不可否认,当墨上筠介绍陈路的身份时,他的心态就稍稍发生了变化——他不想让一个曾做过跟他们一样的事的英雄在这种地方牺牲。

    这会让他很愧疚。

    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奇怪,当你觉得一个人跟你没有关系的时候,无论对方遭遇再痛苦的事,也可以保持旁观者的心态,充其量就是同情,然后感慨一下不幸。但是,当你知道这个人跟你多少有点联系后,感觉就不一样了——会很在意。

    最起码,澎于秋现在就是。

    这时,门被敲响。

    门本就没关,墨上筠跟澎于秋一抬眼,就见到护士探头进来,通知道:“她醒了。”

    墨上筠跟澎于秋对视一眼。

    然后,不约而同地起身。

    两人来到隔壁沈惜的房间时,沈惜正坐在窗户下的椅子上,这个地方天气有点热,她就穿着一件长袖和牛仔裤,坐得很规矩,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修养。

    这一个月来,本来就偏瘦的她,此刻只剩皮包骨了,就连容颜都苍老了好几岁,坐在风里,仿佛随时都会被吹走。

    他们一进来,沈惜就抬眼朝这边看来。

    澎于秋她是有些眼熟的,但被澎于秋的视线一盯住,她浑身就很不自在,于是一瞬就变得坐立不安起来。

    然后,她看到了墨上筠。

    曾经见过几次面,甚至救过她的墨上筠。

    一瞬间,沈惜觉得自己僵住了,浑身血液凝固,呆愣着,目不转睛地看着墨上筠,却又极力地想摆脱墨上筠的身影,于是她左顾右盼,神情甚是紧张。

    “不用紧张,我不是来找事的。”

    一眼看出她的心态,墨上筠直截了当开口,打消了她的顾虑。

    沈惜遂停下来,她愣愣地看向墨上筠,却因墨上筠那双眼睛的情绪过于平静,所以她只是看了一眼,就不敢再与之对视,而是心虚地低下了头。

    “对不起。”

    沈惜站起身,声音沙哑,视线看着地面。

    护士站在后面,本想提醒他们,沈惜因为前段时间一直控制不住情绪,一有人靠近就嘶吼大叫,导致嗓子受伤,现在说话都会疼。但是,一想到毕竟还有个人没找到,虽然她不觉得还有什么希望,但人命关天,于是把这个事给压下去了。

    澎于秋回过神,给了她一个离开的眼神。

    护士犹豫了下,然后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同时,墨上筠走进了房间。

    “说这些没用。”

    视线落在沈惜身上,墨上筠淡淡道。

    沈惜是受害者,而且对方是挖了坑给她跳的,她只是担心周远,才会不顾一切地朝云城跑。

    按理来说,墨上筠应该适当地向她表示同情。——就跟周围很多人表现的那样。

    但是,她做不到。

    她能做到的,就是不迁怒于沈惜。

    听到墨上筠的话,沈惜依旧低着头,不敢与之对视。

    她记得墨上筠,记得陈路,自然也记得墨上筠跟陈路的关系。

    她能清楚地回忆起陈路跟她提及墨上筠时,素来板着脸没什么外露情绪的陈路,会有着特别骄傲的语气和神情,像是在说他的亲女儿一样。

    她也能回忆起去陈路家吃饭时,陈路总会念叨墨上筠不知道有没有按时吃饭,桌上摆放着墨上筠喜欢的饭菜,还会特地说明。

    她也能回忆起他们走的那天,陈路要去见墨上筠时的喜悦和高兴……

    就连出发去云城,陈路都不会忘了墨上筠交代给他的事。

    陈路对墨上筠有着怎样的感情,她想,墨上筠肯定知道,而且对陈路的感情也不会浅。

    而现在,因为她,却让陈路吃了那么多苦,现在把人弄丢了,甚至——

    沈惜打了个冷颤。

    不敢多想。

    “我就问你几个事。”墨上筠平静地说着,没有情绪起伏。

    异常平静的语调,让沈惜愣怔了下,然后于墨上筠的视线里,胆颤地抬起头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