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16、云城【三】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在沈惜记忆中,没两天,他们就被逼进了丛林里。

    沈惜只知道尽量不要连累陈路,完全不清楚对方的意图,每天都处于极度的紧张中,脑子压根不会思考,每天一睁眼脑海里就三个字——逃、逃、逃。

    后来不知道逃了多少天,陈路找了个机会跟她做了个大致的分析。

    一、那封信极有可能不是周远发来的,而是盯着他们的人故意发过来,目的就是引诱他们俩来云城。不然,他们不可能刚到云城就被人盯上。

    二、对方不是想杀死他们,他们俩可能是对方计划中的诱饵。

    三、对方正在将他们往边境的方向逼,一来对方是尽量降低他们求助的可能性,二来估计计划会在那里实行。

    四、因为处于边境地带,这附近会有很多巡逻部队,陈路会尽量协助沈惜逃跑,到时候她只需要找到穿着军装的人即可。

    这是沈惜跟陈路最后一次正常对话。

    后来,他们就算清楚对方有目的,也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被逼向他们想要的地点。

    陈路几次突围没成功,甚至有一次本来成功的,却因沈惜的连累而被迫返回。

    同时,陈路身上的伤也越来越多、越来越重……

    再后来,沈惜只记得陈路说马上要跨界了,之后没多久,自己跟陈路就撞上了两伙人在做什么交易,慌乱错愕中,他们被发现了,两伙人都反应过来追杀他们,陈路把她藏在灌木里,让她等到他们都去追陈路的时候,自己抓住机会朝反方向跑。

    她听了话,等了很久很久,一直等到天黑,然后没命地朝反方向跑。

    根据沈惜的记忆,她差不多跑了整整一个晚上。

    等天亮的那一刻,她失去了意识。

    一路上,她没遇见任何人。

    她也不知道遇到那两伙人,是那个幕后追踪他们的人的安排,还是纯粹的意外。

    “后来呢?”墨上筠不动声色的问。

    澎于秋敏锐地发现,说到现在,墨上筠的神情、语调还是很平静,让人察觉不到任何情绪。

    “后来她就被附近的村民救起来了,她睡了三天三夜,一醒来人就精神失常了,谁靠近她她都哭、抓狂。”澎于秋淡淡道。

    虽说在这座城市工作有几年了,也见识过不少事,但如今听到祖国边境会发生这样的事,心里多少有些沮丧。

    作恶的人,永无止境。

    “她被救起,是什么时候?”墨上筠问。

    “九月底吧。”澎于秋道,“她身上也有伤,加上甚至有问题,村民跟她难以沟通。而且她身上也没有任何证明身份的东西,救她的村民以为她是越境过来的,也没有报警,就这么让她住了差不多一个月。直到她伤好了点儿,村长才联系警方,把她带走。没有身份证明,也问不出什么,警方也问不出什么,我们也是碰巧才在当地的警局发现她的。”

    那一天,沈惜刚清醒了点儿,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有帮忙调查陈路、沈惜的武警正好在那边出差,听到几个警察的对话,追问之下才找到沈惜。

    后来第一时间联系他们,让他们过去处理了。

    不过,这件事算不上明面调查,也不归他们大队管,阎爷是凭借着跟武警大队队长的私人关系,才拜托对方留意一下的。

    毕竟此事涉及到公民的人身安全,加之此事疑点重重,武警大队的队长就顺手把这事给揽下来了,人留在自己队伍里接受治疗。

    “嗯。”

    墨上筠应了一声,声音有些淡漠。

    澎于秋迟疑片刻,想说点正面的话,让墨上筠放心点儿,但任何话语到嘴边,都被咽了下去。

    墨上筠又不是普通的人,一般的宽慰,于她来说压根不管用。

    而且,显得画蛇添足。

    于是,他安静了。

    “在找吗?”

    “……嗯。”澎于秋迟疑地应声。

    确实有在找。

    但,地域广阔,人手却比较少。

    更何况,沈惜压根不知道她是在哪儿跟陈路分散的,连大致的范围都无法确定。

    他们调动了能力范围内最多的人去找,可过了这么久了,想要找到陈路,无异于大海捞针。

    当然,他们非常热切的希望,陈路找不到是因为他还活着,而非客死他乡连遗骨都寻不到。

    “牧程跟他们一起在找。”过了片刻,澎于秋怕墨上筠太担心,主动道,“他根据沈惜的体能和时间,判定了大致范围。只要找到沈惜躲藏的地方,就能……”

    说到一半,澎于秋有些说不下去了,自觉地闭上了嘴。

    连他自己都觉得,太异想天开了。

    偌大的丛林,走错一个方向,那就是十万八千里,怎么能找到躲藏的地方?

    就算找到了,谁知道陈路往哪个方向去了?

    再者,他们在短期内找一找,还行,可时间一长,浪费了过多的人力和物力以及时间,是不会被允许的。

    “陈路。”墨上筠喊出这个名字,脚下的步伐一顿,尔后偏过头,平静地看着澎于秋,一字一顿道,“曾服役于京城军区37集团军x特战队。”

    澎于秋一时顿住。

    一时间,没太明白墨上筠的意思。

    根据沈惜的描述,一个能在没有武器的前提下,于包围圈里突围的人……

    想想,也不一般。

    半响,墨上筠又想到什么,眉头一抬,补充道:“他是我野外生存的老师。”

    说这些,本没有意义。

    但是,墨上筠忍不住告诉他,那些人浪费时间、人力、物力去找的,不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而是一个曾为国家奉献过青春、默默无闻做过贡献的英雄。

    曾经,他也跟他们一样。

    穿着同样的制服,保卫着同一个国家。

    尽管,她也知道,说出这些,没有任何意义,甚至不会产生任何影响。

    澎于秋有点惊讶。

    最初一瞬,他有点糊里糊涂的,不知墨上筠为何会说这个,但仔细一想……未免觉得有些心酸。

    隐隐的,也明白墨上筠的意思。

    停顿半响,澎于秋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他在心里准备了下措辞。

    可,刚打算说出口,就见墨上筠提前一步,朝前面走了过去。

    “哪个方向?”

    墨上筠看着前面的岔路,声音淡淡地朝澎于秋问。

    “啊,右边。”

    澎于秋近乎下意识地回答。

    于是,墨上筠直接抬腿选择了右边的道路。

    澎于秋停在原地,看着墨上筠的背影,第一次觉得——自己这张嘴,挺笨的。

    如果是牧程在这里就好了。

    澎于秋如此想着,加快速度跟上墨上筠的步伐。

    接下来的路程很短了。

    即将抵达沈惜所在建筑物的时候,墨上筠冷不丁朝澎于秋问:“唔,我妈呢?”

    “她上午过来看了沈惜一趟,知道前因后果就回去了。”澎于秋如实回答着,可话说完后,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劲,纳闷地朝墨上筠问,“怎么,你没有跟她联系?”

    墨上筠不知怎的,偏过头,斜了澎于秋一眼。

    那一瞬,澎于秋有种“因知道太多而被暗杀”的恶寒感,等回过神来,意识到刚刚确实有捕捉到一抹杀气,而他背后冷汗涔涔。

    但,他仔细去看墨上筠的时候,却没觉得什么不对劲,神情淡淡的,没有情绪,不存在刚刚的杀气。

    “忘了。”

    墨上筠以非常明显的态度回答。

    跟岑沚联系的次数少之又少,忙了一个上午,她能想到给澎于秋联系,却忘了岑沚……墨上筠自己都见怪不怪了。

    “……”

    澎于秋识趣地没有说话。

    尽管,他打心底觉得,墨上筠忘记联系岑沚一事有些不正常。但,就墨上筠跟岑沚给他留下的印象而言,他百分百相信这两人是亲·母女关系,绝对不掺一点水分。

    “她住哪儿?”

    “住在外面。”澎于秋一边领着她往建筑物里走,一边解释道,“我特地打听了下,据说是在外面行动方便。”

    而且,他还可以确认,岑沚对军人这个身份……感觉很淡漠。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