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10、一句话,要不要?【4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吃的完吗?”

    “嗯。”

    阎天邢肯定地应了一声。

    墨上筠狐疑地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

    阎天邢还有一个隐藏的胃?

    阎天邢给她夹了个春卷,递到她嘴边,“试试。”

    墨上筠一口就全给吃了。

    虽是刚做好的,但放了一段时间,不算烫,温热的,外面一层香脆,味道不错。

    “可以。”

    墨上筠评价道。

    见她满意了,阎天邢递给她一双碗筷。

    接过来,墨上筠自己开吃。

    但,很快的,墨上筠就发现——阎天邢为什么要买这么多早餐了。

    不是给他自己吃的,而是给她准备的。

    瞥见一直往自己碗里加食物的那双筷子,墨上筠忍无可忍,“感情您这是单纯相信我的胃?”

    “嗯,无条件相信。”阎天邢正色道。

    墨上筠:“……”

    妈的。

    她不愁吃不愁穿,也没饿的面黄肌瘦、瘦骨嶙嶙的,就这么看起来像饿死鬼投胎吗?

    “最近吃的怎么样?”阎天邢又给她夹了一灌汤包,才住手。

    “一日三餐,顿顿齐全。”

    墨上筠将包子往嘴里塞。

    “我说的是质量。”阎天邢语调凉飕飕地提醒道。

    没有及时回答,将嘴里的食物咽下去,墨上筠才道:“跟战士们同甘共苦。”

    “没有偷工减料?”阎天邢挑眉。

    “没有。”

    “值得表扬。”

    “怎么表扬?”墨上筠睨了他一眼。

    下一刻,她碗里又多了一春卷。

    墨上筠:“……”

    懒得跟他说话,墨上筠埋头吃早餐。

    说实话,按照他们的训练量,两个人解决掉这些早餐不成问题——毕竟消耗的能量巨大,可墨上筠并没有早起锻炼,所以,不出所料的吃撑了。

    本着不浪费粮食的良好品德,墨上筠自己解决了剩下的一点,其余的全部哄骗阎天邢给吃了。

    看着墨上筠笑眯眯地给自己喂着食物,阎天邢总算体会到了“自作孽不可活”的说法。

    理所当然,一顿早餐过后,两人都成功吃撑了。

    两人靠在沙发上,阎天邢端着一杯咖啡,墨上筠拿着一杯果汁,不紧不慢的喝着,让饱腹的难受感慢慢平复下来。

    “待会儿去哪儿?”

    果汁喝到一半,墨上筠总算有力气说话了。

    “你什么安排?”阎天邢偏头看她。

    墨上筠又喝了口果汁,仰头看向天花板,“吃得太累,取消了。”

    阎天邢哭笑不得,伸出手臂,搂住了墨上筠的肩膀。

    “队里有点急事,我下午二点走。”阎天邢说着,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好。”墨上筠倒是答应的爽快,她侧过头,问,“要我送吗?”

    “这么干脆?”阎天邢有些不爽地揉了揉她的头发。

    “不然?”

    墨上筠反问,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阎天邢算是看明白了——想让墨上筠撒个娇、表现下不舍,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次先送你回去。”阎天邢转移话题,“明天到了云城,记得给我打电话。”

    “嗯。”墨上筠答应了。

    不出意外的话,确实会想着跟阎天邢说一声。

    阎天邢若不知道她去云城了还好,她可能会选择瞒着,但若是知道了,长时间不同他联系,他多少会担心。

    放在几个月前,墨上筠倒是觉得无所谓,可这段时间,在阎天邢有意无意的“教导”下,墨上筠顾及阎天邢的时候是越来越多了。

    如果跟阎天邢在同一个部队,这绝对不是什么好现象。

    但现在——

    墨上筠有点庆幸没有跟他一个部队了。

    同时,渐渐有点明白,阎天邢为何不邀请自己。

    “有什么计划吗?”阎天邢问。

    “那边有熟人。”墨上筠晃了晃手中的橙汁,漫不经心道,“计划到时候再定。”

    顿了顿,阎天邢又问:“如果陈路找到了呢?”

    墨上筠无所谓道:“那就陪导师出差。”

    阎天邢的手指从她发间穿梭而过。

    本想同她说些什么,可,在没有确定的条件下,不好同她说的。

    再等会儿吧。

    阎天邢这么想着。

    “沈惜的事,你是不是知道?”

    既然都说到这儿了,墨上筠想了下,还是决定朝阎天邢问上几句。

    “嗯。”

    事实上,他们比墨沧要更早得到消息。

    换句话说,墨沧所得信息的来源,就是他们。

    当然,墨沧对他的一切都不感兴趣,想必也不知道来源于谁。

    “你没说。”

    墨上筠将剩下的橙汁一口饮尽,声音淡淡的,很平静,听不出喜怒哀乐。

    “没问出消息。”阎天邢道。

    “算了。”

    墨上筠没再追问下去。

    对阎天邢,她还是有一定信任、信心的。

    他不说,有理由。

    追问下去没什么意思。

    “走吧。”墨上筠将杯子放到茶几上,然后朝阎天邢挑眉。

    “去哪儿?”

    “不是送我回去吗?”

    “走回去的话,时间差不多了。”墨上筠说着,俯身将背包捡起来,随手搭在肩膀上,酷酷地道,“顺便消食。”

    阎天邢:“……”

    这女人的日常生活都得跟训练挂上钩吗?

    从云天酒店到侦察营,足有近三十公里。

    阎天邢看了眼身上的衣服。

    衬衫长裤,外加一双休闲皮鞋……总结:在训练场上,他要是看到有人这么穿,那这人基本可以告别军旅生涯了。

    而墨上筠现在所说的走路三十公里,加上时间限制,可以比得上是一次短程的行军。

    有个这么人来疯的女朋友,阎天邢估摸着自己可以去思考下人生了。

    不过,倒也有点明白,墨上筠平时的便装为何都一个模式——因为人来疯的时候比较方便。

    “阎爷。”

    见他不动,优雅而从容地坐在那里,墨上筠微微俯下身,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嗯?”阎天邢眯起眼。

    伸出两只手,墨上筠动作轻缓地帮他理了理衣袖。

    尔后,一本正经地道:“我觉得你穿作战服的时候最好看。”

    这真的是实话。

    虽说阎天邢是一天生的衣架子,无论穿什么都非常养眼,可每每想起阎天邢的时候,总是第一时间想起他穿作战服时的模样。

    记忆深刻。

    又帅又带感,军人的野性被他展现的淋漓尽致。

    “新作战服我是买不起了,不过——”在阎天邢颇为莫名的时候,墨上筠松开他的衣领,转而双手搭住他的两侧肩膀,豪气地笑道,“走,姐送你一双新鞋。”

    姐?

    小丫头片子……

    阎天邢一伸手,直接环住她的腰,把人强行拉到了怀里,由她侧坐在自己腿上。

    “刚说什么?”

    阎天邢唇角勾着似有若无的笑意,但无论是举动、神情、亦或是语气,都带着十足的威胁。

    墨上筠有恃无恐,“一句话,要不要?”

    “不是没钱吗?”阎天邢凝眉。

    “哦,”墨上筠淡定道,“脱离社会有点久,忘了手机支付这回事了。”

    阎天邢:“……”

    行吧,虽然被墨上筠占了便宜,但讹她一顿也是好的。

    将墨上筠松开,阎天邢起身,简单收拾了一下茶几上的垃圾,就同墨上筠一起出了酒店。

    附近就有商场,墨上筠直接领着阎天邢过去了。

    虽对各种衣服鞋子没什么了解,但对于适合运动的,墨上筠可以说得上很熟悉了,选了一家店,问了阎天邢的鞋码尺寸后,不到两分钟,就给阎天邢选好了三双鞋,然后询问阎天邢的喜好。

    阎天邢衡量了一下,特地选了一双贵的。

    ——墨上筠虽跟社会脱节,但审美还是有的,选的款式都很得人心,且挺配阎天邢这低调内涵的气质。所以,只要是她选好的,随便选都行。

    没想到,墨上筠眼皮子都没眨一下,直接走向柜台,把一个月的工资贡献在这双鞋上了。

    这表现,让阎天邢着实没有成就感。

    ------题外话------

    阎爷:有种被土豪女友包养的错觉……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