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307、撩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阎天邢盯着手机屏幕轻轻蹙眉。

    浴室的门被推开了。

    不多时,换上睡袍的墨上筠从卧室走出来。

    她手里拿着条毛巾,盖在头上,擦拭着刚洗过的头发。

    洗了个澡,精神了不少,出来见到阎天邢手里拿着自己手机,微微一愣,随后问:“看什么呢?”

    没有被抓包的心虚,阎天邢直接侧过身,手肘搭在沙发上,抬眼看向走来的墨上筠,朝她晃了下手机后,问:“你要去云城?”

    “嗯。”

    走过来,墨上筠把手机拿过来,低头看了眼信息。

    她指纹解锁,点进去一看,见到多篇论文和资料,神色顿时僵了。

    果然是要付出代价的。

    “去做什么?”阎天邢伸出长臂,将她搭在头上的毛巾扯下来。

    “找陈叔。”

    墨上筠倒也坦然,一点都不带遮掩的。

    阎天邢抓住毛巾的动作一顿。

    将文件接收,又给导师回了条信息,让他早点休息,墨上筠这才看向一直盯着自己瞧的阎天邢,吩咐道:“帮我吹下头发。”

    一说完,就绕到沙发前面,跟女王似的坐下,翘起二郎腿不说,还懒洋洋往后一倒。

    但细看她的表情,却是颇为苦恼的模样,两眼盯着用手机软件打开的论文,眉头紧紧皱起。

    “有危险。”阎天邢语气淡淡的提醒道。

    “嗯。”

    认真看论文的墨上筠,连头也没抬地回答,这一声应得实在是敷衍。

    阎天邢并未有劝服她的宏伟决心。

    只是,起身去拿吹风机的时候,心思重了几分。

    也清楚墨上筠的心情。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对于从小跟着师父长大的墨上筠来说,这句话用在她身上最合适不过。

    看起来很冷静、理智,但墨上筠不能坐视不理,能做到的事,她都会尽量去做。

    这时候想要去说服她,是完全不可能的。

    阎天邢老实去给她拿了吹风机,先用毛巾给她擦拭了下头发,才用吹风机给她吹,热风在她发间穿梭,短发很快就干了。

    墨上筠跟个二大爷似的,时不时还指挥阎天邢一下控制温度。

    阎天邢总算明白“敢怒不敢言”是什么滋味了。

    “好了。”

    等头发彻底干了后,阎天邢将吹风机给关了。

    顺带用手指将墨上筠清爽的头发打理一下。

    “我去睡了。”

    墨上筠准备起身。

    阎天邢从后面搭住她的肩膀,将她往下面一压,俯下身,低声靠近她耳畔,“不等我?”

    墨上筠想了想,然后侧过头,一脸真诚地道:“建议你睡沙发。”

    “……”

    见她一副“为你着想”的表情,阎天邢无语地抽了抽嘴角。

    墨上筠摆摆手,拿着手机,潇洒地走进了卧室。

    留有阎天邢一人站在原地,有点郁闷。

    ……

    将近一点,阎天邢洗完澡出来。

    卧室的灯依旧开着,墨上筠就坐在床头,两腿弯曲,膝盖上摆放着一个笔记本,左手拿着手机,右手拿着笔,偶尔瞧几眼手机,偶尔用笔在笔记本上做点笔记,低头写字的时候,神情尤为认真。

    扫了一眼,阎天邢的视线落到她的腿上。

    就穿着浴袍,动作很放松,浴袍下露出了弧度优美的小腿以及白皙玲珑的双脚,因常年穿着军靴和军裤,没有经过长年累月的风吹日晒,皮肤异常的白皙。

    只是,左脚上那一刀疤痕,很是显眼。

    ——那是白川刺的一刀。

    痊愈了,却留下刀疤。

    阎天邢想到墨上筠经常盯着自己额头上的疤痕看,每次都若有所思,现在,他有点儿能明白墨上筠的心情了。

    格外的……不爽。

    感觉到他一直站着,原本专心做事的墨上筠,也抬头看他一眼。

    本想提醒他的,但这一看,就愣住了。

    阎天邢只围着一条浴巾。

    而且,是腰部以下围住,裸着上半身,精壮的肌肉、诱人的身材,一览无遗。

    墨上筠的视线从明显的腹肌上移,每一块肌肉都如同艺术般完美无缺,连弧度都正好,一看就踏实有力的胸膛,精致好看的锁骨,性感漂亮的喉结,再往上,一张能将人迷得神魂颠倒的俊美皮囊。

    造物主果然是偏心的。

    跟阎天邢的视线对视两眼,墨上筠的视线又往下移,来来回回打量着,最后视线落在他腰间的浴巾上。

    “想看吗?”

    阎天邢大大方方由她打量,倒是一点儿都不害臊。

    “……”

    脸皮再厚,毕竟没经验,墨上筠默默地囧了。

    当做没听到,墨上筠低下头,一点油腔滑调的样子都拿不出来。

    瞧得她这模样有些好笑,阎天邢唇角一勾,大步朝墨上筠走了过去。

    “别过来。”

    墨上筠抬头,扫了他一警告的冷眼。

    美色误人。

    阎天邢步伐缓慢沉稳,却一点都不拖拉,也没有听从墨上筠的指示,转眼功夫就来到床边,泰然自若地站着。

    “害羞了?”

    微微俯下身,阎天邢低声说着,声音蛊惑撩人,而他的手落在腰间的浴巾上。

    稍稍一扯,就能掉下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