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291、牧哥说澎于秋被关小黑屋啦!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花了三秒的时间,墨上筠总算接受了澎于秋对“牧哥”这个称呼。

    然后,墨上筠说出两个字,“你说。”

    这时,林已经走开了——她可没有偷听他人打电话的毛病。

    “牧哥说澎于秋被关小黑屋啦!”梁之琼幸灾乐祸地道。

    墨上筠:“……”

    足足等了半响,都没等到墨上筠的反应,梁之琼有点扫兴,但这并不足以掩盖她的激动,她问:“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墨上筠配合地问。

    “因为他打架!”

    “哦?”墨上筠挑眉。

    澎于秋打架?

    “你知道他为什么打架吗?”电话那边梁之琼又问。

    “不知道。”墨上筠翻了个白眼。

    “因为他最近心情不好!”

    墨上筠差点儿一口血喷出来,顿了两秒,墨上筠抢了梁之琼的话,“你知道他最近为什么心情不好吗?”

    “那我不知道了,”梁之琼估摸着道,“没准大姨夫来了吧。”

    墨上筠:“……”

    不是,澎于秋心情不好打架、关小黑屋,梁之琼怎么这么高兴?

    前段时间跟梁之琼联系,梁之琼对澎于秋只字不提,就跟生命里压根没出现过这人似的,据说她将澎于秋所有联系方式都给拉黑了。

    “墨上筠,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意识到自己在唱独角戏的梁之琼,很是不爽地质问。

    “哦。”墨上筠心里叹了口气,配合道,“所以说,报应这玩意儿……牧程为什么跟你说这个?”

    “你真是……”梁之琼止住吐槽,撇了撇嘴,“这个我就不知道咯,刚刚牧哥给我打电话来着,聊着聊着他就跟我八卦了一下。”

    在八卦这份事业上,牧程心里的弯弯绕绕可多了。

    梁之琼之所以迫不及待地跟她分享喜悦,估计是牧程在梁之琼这里将澎于秋黑得很惨,乃至于梁之琼这没心没肺地忘却先前的“恩怨情仇”,尽顾着“幸灾乐祸”了。

    不过,墨上筠没有在梁之琼面前戳破。

    “你跟他经常联系?”

    梁之琼道:“偶尔吧,这个月开始多了点。”

    墨上筠微微凝眉。

    这傻丫头,牧程这个为了未婚妻洁身自好的,就算比较八卦结交的异性朋友不少,但总归会保持一定距离的。更何况,若没有澎于秋这一层关系,牧程跟梁之琼之间也就几个月的教官和学员关系而已。

    保不齐是为了澎于秋这个兄弟来的。

    陪着梁之琼“黑”了澎于秋几句,墨上筠挂了电话,转念一想,就给牧程打了通电话。

    “墨墨。”

    牧程的声音一飘来,就让人浑身鸡皮疙瘩往下掉。

    墨上筠打了个寒颤,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得牧程继续道:“是不是小梁妹妹跟你打电话了?”

    那得意而骄傲的语气,有种把自己当“神算子”的意思。

    “什么情况?”墨上筠凉飕飕地出声。

    “稍等,稍等。”

    牧程压低声音说着。

    渐渐的,听到那边聊天的声音彻底安静下来。

    同时,牧程舒了口气,“可以了。”

    “说。”墨上筠简单明了道。

    “阎爷没告诉你啊?”牧程鬼鬼祟祟地问。

    “什么?”墨上筠眯起眼。

    “澎于秋啊。”

    “没说。”

    “也对,他是罪魁祸首。”牧程非常理解地帮阎天邢圆回来,然后轻声跟墨上筠八卦道,“澎于秋上个月不是去给许可挖坑了吗?但这件事只是队里允许的,没有明着跟上面汇报,当时他跟小熊都是请着假过去的。所以到阎爷这里的报告上,这一切‘纯属意外’。那什么,这不是小澎同志跟许可有过恋爱关系吗,上面就这个问题很重视,把他带过去审了几天……”

    “不是一句话的事吗?”墨上筠中途打断他。

    这事儿应该有不少人知道啊,阎天邢一句话就能给澎于秋澄清,怎么会让澎于秋“审个几天”?

    牧程嘿嘿一笑,“这个,不是他自己作嘛。阎爷也觉得,他私下做决定不大好,万一鬼迷心窍什么的是吧……该查!”

    “别给他甩锅。”墨上筠冷声道。

    “你瞧瞧,不信我了不是……”牧程痛心疾首地抱怨。

    懒得搭理他,墨上筠眯了眯眼,直接问,“那你跟梁之琼说的什么?”

    “这不是想安慰安慰她嘛。”

    墨上筠乐了,“她什么时候用得着你‘安慰’了?”

    “这真不是我的问题,是渣·澎同志的问题。”牧程控诉道,“上次你们那边不也出了事儿吗,渣·澎同志又不知情,这解决了许可的事,再打探那边的事后,急了,但人电话不接,短信不回,没两天还把人给拉黑了,你说说,我怎么就好死不死地被他给讹上了呢,非得让我……唔唔唔……澎于……你放……开……”

    好端端的,那边忽然变得闹腾起来,牧程最后挣扎的几个字说完,电话就直接被人给掐断了。

    墨上筠扫了眼手机屏幕。

    啧。

    八卦的下场。

    活得好好的,不跟女朋友联络感情,非得去送死。

    墨上筠在心里给他点了三根香。

    然后,自觉地继续给阎天邢发晚安短信。

    按照时间来算,阎天邢这个时间已经离开基地了,应该在路上,但回墨上筠信息的速度依旧无比迅速。

    看到回复后,墨上筠满意地将手机关机,然后将其丢到了抽屉里。

    还没拉熄灯号,墨上筠将桌面整理了一下,尔后站起身,一个回头就见到已经在上铺躺下来的林。

    “这么早睡?”墨上筠讶然地挑眉。

    她们宿舍虽然没有熄灯号响起才能熄灯睡觉的规矩,但林一直严于律己,不到点绝对不睡觉。

    “嗯。”

    掀了掀眼皮,林直接翻过身。

    晚上的消息有点惊悚,她还是睡一觉醒来再说吧。

    墨上筠耸了耸肩,没有管她,直接拉灯睡觉。

    *

    安城陆军学院。

    10栋宿舍楼,附近。

    九点后的人群高峰期已经结束了,宿舍楼附近相对来说很静谧,只有少数几个学员步伐匆匆地往宿舍楼走。

    楼西璐拿着手机,来到琵琶湖旁的一棵树下,身形藏在婆娑树影里,若隐若现,加上周围灌木的隐藏,若不自己看,绝对看不到她的身影。

    她换了张卡,开机,扫了眼几条新短信后,唇角轻轻勾起来。

    手机微弱的光线照在她脸上,接近透明的白色,玲珑的五官,可爱的长相,眼睛弯了弯,成月牙形,偏偏染着层浅浅的寒意,冷不丁的一眼扫到,令人不寒而栗。

    她摁下一连串的电话。

    响了三次,挂断。

    响了三次,挂断。

    响了三次,挂断。

    一连打了三次后,她将手机放下来,没有再拨打过去。

    整个人靠在树上,楼西璐微微偏过头,看向琵琶湖上波光粼粼的水面。

    渐渐降温了,微风拂过,路边灯光倒映的水光碎开,随之动荡的是缥缈虚无的夜景,层层波澜,平静不复。

    这时,手机响了。

    楼西璐接听。

    “是我。”看似平静的声音,却夹杂着紧张。

    楼西璐抬手将前方树枝的叶子摘下来,冷声道:“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我做了。”这次的声音很笃定。

    把玩着那片叶子,楼西璐一点都不急,慢慢地问他:“想好了?”

    对方稍作停顿。

    然后,直截了当地问:“给我准备的东西呢?”

    “明早去老地方取。”

    楼西璐说完,掐断了电话。

    删掉通话记录,楼西璐又打开信息,给一串号码发了短信。

    ——成了。

    简短的两个字。

    往上,便是——他明天到,安排好了吗?

    发送成功,楼西璐将所有信息都给删除。

    随后,将卡取出来,再换上另一张,动作熟稔而快速。

    弄好后,楼西璐离开树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