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282、去新兵连带兵?完虐!【三】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上筠“不小心”打断木人桩的事,很快就在新兵连里传遍了,等到上午训练结束的时候,女兵连大部分人都知道了。

    尽管墨上筠从那之后都“老老实实”站在一边旁观指点,但也耐不住众人对她猜测纷纷,同时因“亲眼可见”的画面对“传闻”加以肯定。

    “墨连长,就在这里的炊事班吃饭吧。”

    训练刚一结束,童连长就主动朝墨上筠走了过来。

    “好。”墨上筠倒是没什么迟疑地应了。

    见她答应,童连长以“带路”为理由,跟她同行。

    对于墨上筠的单兵作战能力,童连长是持肯定和欣赏态度的。虽然以前没去听过什么传言,但自从知道墨上筠这个人的存在后,有关墨上筠的言论就止不住往她耳里钻,就连新兵连的书记、指导员们都会在闲时谈论侦察营这么个神奇的副连长。

    但是,墨上筠给她留的印象确实不怎么好。

    因此,童连长想借此机会多接触点再说,免得一棒子就将人给打死了。

    “午饭前连长要对连里新兵的表现作总结,你知道吗?”童连长问。

    “我也要?”墨上筠反问。

    朗衍给的表格上有这玩意儿,不过在军训的时候她只是象征性地说几句,而且只是偶尔说,大部分时候都交给楚飞茵负责。

    所以,她对作总结可以说得上是十分敷衍了。

    “必须的。”童连长道,“虽然你是代替朗连长来的,但毕竟现在任新兵连连长一职。新兵连的军事工作只是一部分,政治工作和后勤工作都不能松懈。开饭前作总结有利于战士们及时发现自己的不足……”

    听着童连长念念叨叨地为自己做思想工作,墨上筠眉头抽了抽,将帽檐往下一拉,装作认真倾听的架势,但实际上都没往脑子里放。

    等到即将抵达食堂时,童连长才停止一本正经地长篇大论,然后朝墨上筠问:“我们都在一个食堂,总结是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您先来吧,我学习学习。”墨上筠倍感无奈道。

    “那好。”

    童连长没有推辞,点了点头。

    两人进了食堂。

    新兵们要在食堂外拉歌,等将一首歌咆哮完后,才被允许进食堂,所以速度要比她们俩慢一点儿。

    新兵连食堂非自助餐形式,而是套餐形式,每个战士都是统一分配的饭菜,因为领导的重视,炊事班特地注意了营养平衡,荤素搭配均匀,班长监督不允许任何一个战士剩饭剩菜。

    当然,如果分量不够的话,等吃完后是可以加餐的。

    女兵连先拉完歌,排队进食堂的时候,墨上筠找了个借口跟童连长分开了,然后来到男兵连的区域。

    她被分配到一排一班的餐桌上。

    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墨上筠翘着二郎腿,双手抱臂,看着不远处的童连长对她们连上午的表现进行总结。

    说实话,还挺有一套的,先抑后扬,完美调动情绪,说话有条有理,足以让人信服。

    墨上筠听得还挺认真的。

    不过,童连长刚说到一半,男兵们就进来了,陆陆续续的声响和动静,偶尔会打断墨上筠的听话,但整体意思倒是没什么影响。

    不多时,童连长总结完。

    呱唧呱唧,呱唧呱唧。

    无论是女兵连还是男兵连,都非常赏脸地鼓掌。

    “墨连长,该你了。”

    就在墨上筠旁边落座的黎凉,小声地提醒墨上筠。

    “哦。”

    墨上筠轻咳一声,尔后在万众瞩目的视线下,于位置上站了起来。

    许是对墨上筠这人太过好奇,隔壁女兵连的都没有动筷子,而是聚精会神地看向这边,做好准备聆听墨上筠的“讲话”。

    “咳,”墨上筠清了清嗓子,从位置里走出来,然后道,“刚听了童连长的讲话,感触颇深。我呢,也没什么经验,就简单讲一下。”

    简单……

    黎凉跟林以及诸位侦察营出来的老兵们,都下意识地深吸一口气。

    “刚刚童连长说,坚持,决不能轻易放弃。啊,是的,这个很重要,今后的日子,你们都要靠这种品质往下走。”墨上筠对童连长的观点加以肯定。

    童连长狐疑地看着她。

    这是打算重复她的话不成?

    黎凉和林等人,渐渐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觉得有反转。”戚七低声朝晟梓道。

    “……”

    晟梓没说话,但默认了。

    “不过,”果不其然,墨上筠话锋一转,“我还是希望,有的同志能学会‘放弃’。”

    众人:“……”

    不少人下意识看向童连长,顺利见到这位严肃的女连长脸色是如何一点点暗下来的。

    墨上筠踱步来到一名男兵身边,抓起他绑着绷带却依旧能见到血迹的手,“如果我是你,最后那五拳就不会打下去。”

    男兵本来脸色通红,但闻声一怔,窘迫地看了墨上筠几眼。

    她,知道?

    尔后,墨上筠又一一点出了几个人,他们都伤得很重,在训练场上表现突出,是童连长所喜欢且赞扬的“坚持”那一类人。

    可在墨上筠嘴里,他们就是“一根筋”“不会灵活多变”的蠢蛋。

    越听到后面,童连长脸色越发不好,同时也让越多的人目瞪口呆。

    童连长所说的几点,全部被墨上筠先肯定,然后又给否定了。

    墨上筠坚持“量力而行”,而非“逞强”地去糟蹋自己的身体。

    可以说,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观念,让十八九岁的他们无法正确取舍,尤其是那些被童连长点名赞扬的女兵,本在被夸赞时燃起的“豪情”和“决心”,一下就被墨上筠打击得彻彻底底的。

    墨上筠虽然没有明说,但任何描述里都在透露着——“你们很蠢”的意思。

    林无奈扶额。

    就以前墨上筠对自己的评价和态度来看,墨上筠有这样半对立的观念是显而易见的。

    墨上筠说的有道理。

    但是,在新兵连出现这种“放弃”言论,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好在,在进行彻底批评后,墨上筠也有了点挽救措施——夸赞几个成绩、表现都不突出,但在她看来很聪明,知道在训练时保护自己且量力而行的战士。

    几个被点名的战士,多少有点窘迫,显然他们至今都没被夸赞过。

    “行,就到这儿。”

    说完,墨上筠拍了拍手,走向自己先前的位置。

    众人的视线依旧停留在她身上,直至各排长、班长催促他们吃饭的时候,才渐渐将视线收回去。

    “墨副连。”

    黎凉给墨上筠递了一杯水。

    “谢了。”

    接过水,墨上筠仰头,一饮而尽。

    见她毫无负罪感、痛痛快快喝水的动作,黎凉叹了口气,委婉提醒道:“你得罪人了。”

    “我知道。”将水杯放下,墨上筠爽快道,“我就带一天。”

    “……”黎凉一时无言。

    好嘛,又是想把锅甩给朗衍的架势。

    想了想,黎凉低声道:“你这种言论,容易对初入军营的他们造成不好的影响。”

    “他们已经被两位连长带的很好了,这种言论不算早。”墨上筠拿起一双筷子,淡淡道。

    “……”

    “军营不是洗脑的地方,他们很年轻,容易被单一的观念和环境影响。但他们也都有脑子,以后离开部队也有自己的生活,你不希望他们成为‘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吧?”墨上筠挑眉,淡笑着朝黎凉问道。

    “……”

    黎凉被她说得哑口无言。

    大部分会思考的人,都无法在跟墨上筠争论时占据优势。

    没办法,人说得有道理。

    只是——

    能说会道的人,也会将“坚持”那一套说得很有道理。

    这就像一个辩题,有正方和反方一样,每个人坚持的不同,道理和观念也会不一样,并非谁都能理解谁。

    墨上筠是在为这些人的将来着想。

    可是,军营跟外面的世界,还是存在一定区别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