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266、没有人是愧疚死的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木人桩放置在一块小空地上,三面被树木环绕,另一面是条小溪。

    中间空地上,点燃了一堆篝火,火上架着一只烤鸡,跳跃的火光里,烤鸡表面金黄酥脆,阵阵香味在丛林里蔓延。

    篝火旁,还摆放着各种各样的调味料和刀具。

    距离篝火不到三米处就是木人桩,站在其跟前练功的是个女生,身材高挑,模样俊俏,干脆利落的短发,清瘦姣好的身形,穿着新兵连的作训服,还未授衔,看起来十八九岁的模样。

    拳脚砸在木人桩上,招招带着狠劲,不过力道虽狠,但招数掌控却一般,一看就是新手。

    某一刻,女生停了下来。

    她收回拳脚,侧过头,径直朝某个方向看去。

    篝火燃烧散发的火光在闪烁,光线很暗,但足以勉强看清周围这一片空地的情况。

    墨上筠没有躲藏,坦然地站在一棵树下,身子往后靠着,双手抱臂,神情懒洋洋的,眸底带着浅浅笑意和些许打量。

    女生见到了她,同样,也打量着她。

    从头到脚都没放过,最后,视线在她的肩章上停留了片刻。

    一杠三星。

    女军官,连长级别。最起码,她在新兵连没见过。

    “你是谁?”打量完,女生主动出声询问。

    声音倒是很平静,没有明显表露的警惕和防备。

    墨上筠轻轻勾唇,声音清冷,“木人桩的主人。”

    女生愣了一下,尔后点了下头,一副恍然地表情道:“哦,是你啊。”

    说完,女生转过身,弯腰将放在地上的矿泉水拿起来,将瓶盖拧开后喝了一口,在拧紧瓶盖的时候,忽然意识到什么,又偏头去看墨上筠。

    “我叫戚七。亲戚的戚,一二三四五六七的七。”女生大大方方地进行了下自我介绍,然后看了眼身边的木人桩,用手指了指,“不好意思,没发现什么被用过的痕迹,还以为是被丢弃的。”

    墨上筠挑了下眉,“其他的也是你用的?”

    “……算是吧。”戚七道。

    墨上筠看了眼那只烤鸡,以及篝火旁零零碎碎的物品。

    绝非一个人用的。

    不过,她也没追究。

    “为什么在这里加练?”

    “为什么……”戚七歪了下头,理所当然地道,“当然是想变强咯。”

    停顿两秒,墨上筠轻笑了一下。

    她将双手放下来,站直身子,不紧不慢地朝那堆篝火走过去。

    戚七也随之走向篝火,毫不在意地在篝火旁坐了下来。

    “你要吃吗?”戚七把烤的差不多的烧鸡拿下来,然后朝墨上筠问,“就当回报你那些道具了。”

    墨上筠在她对面坐下来,随手拿起地上一本基础格斗的书,答道:“吃。”

    “吃多少?”

    戚七拿出一把水果刀,准备分食物。

    翻看了下那本书,墨上筠将书合上,然后丢到一边,抬眼看向她,“全给我吧。”

    “哈?”

    戚七拿水果刀的动作一顿,差点儿没给弄掉了。

    “这么多道具,换这么点食物,”墨上筠说着,有点惋惜地看向那只烤鸡,像是在评估价值,半响,她给出了答案,“我亏了。”

    戚七:“……”

    过了片刻,戚七将那只烤鸡往自己这边收了收,道:“话是这么说,但我挺饿的。”

    “到这里,正常速度是一个小时,一个小时之前,你们应该在开会。现在这个时候得出现在宿舍里,要么聆听一下班长的思想教育什么的,要么已经开始熄灯睡觉。”墨上筠慢条斯理地说着。

    戚七顿住了,眯了眯眼,“你威胁我?”

    “嗯。”

    “行,我认输。”戚七将手里的烤鸡递给了墨上筠。

    手伸向墨上筠时,头却看向相反的方向,像是在跟烤鸡做最后的告别。

    墨上筠毫无心虚感地将烤鸡接了过来。

    拧下一只鸡腿下来,墨上筠吃了一口,评价道:“味道不错。”

    “……”

    戚七不看她,咽了咽口水。

    墨上筠吃完一只鸡腿,将鸡骨头丢到了篝火里。

    戚七忍无可忍地偏过头来。

    她看着墨上筠,蹙眉问:“你是什么人?”

    “我问你了吗?”墨上筠看了她一眼,问。

    戚七如实回答:“没有。”

    墨上筠收回视线,将插着烤鸡的木棍插进旁边的土里。

    注意到她这随意的动作,戚七不由得观察了下那根木棍,最起码进去三公分。

    “饱了。”

    用纸巾擦拭了下手指,墨上筠站起身来。

    戚七顿了顿,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那只被动过一条鸡腿的烤鸡,顿时明白过来,她不由得朝墨上筠道:“我说,你这人也够怪的啊。”

    “是吗?”墨上筠将帽檐微微往上一抬,眉头微动。

    “交个朋友吧。”戚七站起身来,朝墨上筠伸出手,别有深意道,“就当我没看到你的肩章。”

    “墨上筠。”

    手上油腻,墨上筠倒是没跟她握手,只是简单说了下名字。

    闻声,戚七思索了两秒,然后略带惊讶地问:“那个传说?”

    “什么传说?”墨上筠古怪地挑眉。

    “没什么。”

    戚七摆手,但打量墨上筠的眼神却非常直白。

    今年有两个新兵连,分男女,都在侦察营的场地进行。刚来军营,大家觉得什么事都新奇,所以偶尔也会八卦一下这个侦察营有什么趣事之类的。

    她们女连里就一个侦察营的,名为林,是她们排的排长,但是个少言寡语的冷面煞神,平时只跟她们说该说的,不该说的一个字都不会多说。而她们的老班长什么的,都不是侦察营的,对这个侦察营也知之甚少。

    “侦察营的传说”是从男连里传出来的,她们多多少少听到了些传闻。

    据说是侦察二连的副连长,女的,很年轻,一下连队就做出了不少匪夷所思的事……当然,多少带着夸张的成分。

    戚七也没全信。

    大概也猜到了些什么,墨上筠耸肩,打算沿着原路返回。

    “你就走了?”戚七喊了一声。

    “嗯。”墨上筠懒洋洋地交代道,“你们小心点。”

    话音落却,墨上筠已经走入了树林里。

    你……们?

    戚七打了个寒颤。

    待到墨上筠离开一段距离后,戚七来到先前墨上筠坐的位置,把插进土里的那根木棍给“拔”出来。

    说“拔”真没夸张,稍稍用点力还真扯不出来。

    想到墨上筠先前那似是随手的动作,戚七不由得笑了笑。

    部队里,真是什么人都有。

    这么厉害的角色,看起来真像那些人所说的——“像花瓶,看不出来。”

    戚七将烤鸡分成两份,自己选了墨上筠吃过一条鸡腿的部分。

    她刚吃了两口,就听到后面传来的脚步声。

    “回来啦?”

    戚七头也没回,直接将剩下那部分的烤鸡往后一递。

    烤鸡被接了过去。

    “嗯。”

    后面传来简单的一个字。

    很快,一道身影在戚七身边坐了下来。

    就算坐下,也比戚七高一点,短发,帽檐微微压低,五官漂亮,却似是笼了层冰霜,神情淡淡的,没什么情绪。

    她低头吃着烤鸡。

    “刚刚有人来过了。”戚七说着,对身边女人的态度似乎习以为常。

    “谁?”

    “就是他们侦察营被传的神乎其神的‘传说’,叫墨上筠的那个。”

    “……不知道。”

    “也是,你不关注这些。”戚七咬了口烤鸡,咽下去后才继续道,“这条路线好像是她制定的,木人桩和那些绳索道具啥的,应该都是她的。”

    “哦。”

    女人丝毫不感兴趣地应了一声。

    戚七撇了撇嘴,没有再说话。

    *

    回去的路上,墨上筠速度稍稍加快了些,不到一个小时就抵达了侦察营。

    她轻车熟路地回到宿办楼。

    今晚楼下站了俩站岗的士兵,一问之下才知道从十月开始实行轮流站岗制度,墨上筠回来后也没接触连里的事务,了解了下后就上了楼。

    这里的人除了新兵之外都是认识她的,大家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她,能纵容就纵容了。

    墨上筠心安理得地来到四楼。

    来到宿舍前,用钥匙开门。

    “回来了?”

    刚将门推开,墨上筠就得到了问候。

    声音不是从林睡得上铺里传来的。

    林坐在自己书桌前,上面亮着一盏台灯,手边摆着一些文件夹和花名册,看起来还在忙。

    “带新兵很忙?”墨上筠关了门,随口问了一句。

    “还好。”

    林说着,低下头,准备继续处理手头的事儿。

    自己排里出了点麻烦事,不太好解决。

    墨上筠将作训帽一摘,准备去洗个澡。

    见墨上筠拉开衣柜门,林犹豫了下,朝墨上筠道:“问你个事。”

    “问。”

    将签字笔放了下来,林认真地看着墨上筠,问:“新兵之间闹矛盾,怎么办?”

    “什么矛盾?”

    “我的排,有两个女兵被孤立了。”林道,“尤其是她们那个班的,跟她们基本没有交流,私下里还会找点茬什么的。”

    “为什么被孤立?”墨上筠扬眉。

    “排里有个比较强的,第一天就让人心服口服,其他女兵都挺崇拜的,那俩女兵……”

    “哦。”

    林话没说完,墨上筠就明了地点了下头。

    林沉默了。

    墨上筠将自己的衣服拿出来,然后把衣柜门关上,朝林道:“拉帮结伙,不好吧?”

    林犹豫了下,道:“也不到拉帮结伙的地步。”

    所以才难办。

    想了想,墨上筠又问:“那俩位什么意思?”

    “该吃吃,该喝喝,该训练就训练。”林道,“她们俩最近提出自己加练,我批准了。”

    ——准确来说,是她们俩加练被她发现,然后在其中一人的劝说下,她答应了。

    这么巧?

    墨上筠眯了眯眼,尔后笑问:“有一个叫戚七?”

    林一惊,“你怎么知道?”

    墨上筠耸肩,“刚遇到了。”

    林:“……”

    “能做到这样,不需要你担心。”

    “你的意思是,”林眸色微沉,疑惑地问,“不管?”

    “嗯。”

    墨上筠淡淡应声。

    尔后抱着手里的作训服,走向了阳台。

    *

    第二天,郑村的葬礼。

    墨上筠穿着军装常服,跟一群穿军装的人站在一起,参加了这次的葬礼。

    葬礼办得很低调,202团除了几个高层,基本没什么人抵达,墨上筠认识的人不多,她也不找事,全程跟着流程走。

    死者为大,郑素并没有在葬礼上跟墨上筠闹。

    只是,每一次扫过墨上筠的眼神里,都带着刺骨的冰寒。

    这不是部队组织的,墨上筠请了假过来,流程一结束就走了。

    离开时外面飘着小雨,墨上筠没有带伞,将帽檐微微压低了下,就走进了飘雨里。

    她还要去趟医院。

    “墨上筠!”

    刚来到路边,墨上筠听到一道喊声。

    声音很熟悉,墨上筠的步伐停了下来,一回过身,就见到穿着黑衣大步流星走来的郑素。

    郑素这几日过得显然不好,连化妆也掩盖不了的黑眼圈,眼睛通红,血丝密布,神情憔悴,一看就是没休息好。

    瘦了不少,走路连风都能吹到似的。

    不过,她很快来到墨上筠跟前。

    一走近,郑素一巴掌就呼了上来。

    墨上筠躲了,没有多想,侧过身,就直接躲了。

    ——她不想挨打。

    ——更不想穿着军装挨打。

    郑素扇了个空,失去了重心,身子晃了晃,差点儿跌倒在地。

    墨上筠伸手扶住了她。

    “滚开!”

    郑素一把甩开墨上筠的手,喊的声音有些沙哑。

    “墨上筠,我不会原谅你的。”

    郑素抬起头,用愤怒的眼神看着墨上筠,眼底燃烧的怒火,热烈而汹涌。

    “嗯。”

    平静地应了一声,墨上筠将被拍开的手收了回去。

    郑素的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了出来。

    她抬手,狠狠抹了把眼泪,愤愤道:“都是你的错。”

    墨上筠静静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墨上筠,很多人劝我,他们说着你们的军人精神,生死大义,但是——”深吸一口气,郑素红着眼瞪她,“我都不在乎!”

    墨上筠还是没说话。

    “我没有你们那么高尚的品德,我不管别人是死是活。是,死了很多人,但我爸救了那么多人……那么多人……他做了很多好事,好人是要活很长的,最不该死的就是他。”

    郑素眼泪哗哗往下掉。

    良久,墨上筠开口:“我知道。”

    郑素冷笑,“你知道?你知道会打那通电话?”

    有细细的雨水迎面飘来,墨上筠眸色微沉,道:“沈青也不该死。”

    提及“沈青”这个名字,郑素眼底有莫名的情绪闪过。

    她稍稍往后退了半步,看起来冷静不少。

    片刻后,郑素抬起眼,眼泪止住了,恨意没有停止,“你手机里那些骚扰信息,我找人做的。”

    “我知道。”

    “我会一直找人发下去的,无论你换多少号码。”

    “我不会换号码。”

    郑素沉默了下,狠狠地盯着墨上筠,“你以为这样就够了吗?”

    “郑素,没有人是愧疚死的,我也不会。”墨上筠淡淡道,“你自己知道,没有这一次,还会有下一次。其实这一次也好,下一次也罢,都跟我没关系。这次是你捡了条命,你也不要不把她放在心上。至于我,我做了我该做的,做的时候也拿命拼了,只是我运气好,活下来了。”

    墨上筠说完,没有再迎接郑素的眼神怒火洗礼。

    她拦了辆出租车,开门,坐了进去。

    郑素在原地猛冲上去两步,想要做点什么来发泄,但却发现自己什么事都做不了。

    她蹲下来,将头埋入膝盖里,哭得撕心裂肺。

    她失去了母亲,现在又失去了父亲,当她想找一个人恨下去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再强大的理由也站不住脚……

    她该怎么办?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