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258、阮砚要加入我们【2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我想把你送给阎天邢。”

    “……”

    阮砚走路的步伐顿住。

    墨上筠走出了雨伞的遮掩,感觉有密密麻麻的雨水飘到脸颊、脖颈处,带来丝丝寒意,于是她往后退了一步,站在了阮砚身边。

    天彻底黑了,阮砚撑着伞,路边昏黄的灯光打过来,伞的阴影落在他脸上,看不清他的神情。

    不过,墨上筠却非常敏锐的发现,阮砚并没有生气。

    怎么说,好像是一种“原来我在打你主意的时候,你也一直在打我主意”的恍然大悟的感觉……唔,应该是单纯的惊讶。

    墨上筠回过头,将帽檐往下压了压,没有再看他。

    虽然事先做足了准备,但是,现在不知怎的有些心虚。

    跟拐卖良家妇男似的。

    “所以?”

    良久,阮砚近乎疑惑地问出两个字。

    “嗯?”墨上筠挑了下眉,不明所以。

    阮砚将墨上筠的作训帽给摘了,他低头看着墨上筠,认真道:“你去飞鹰,跟我去阎天邢那里,没什么冲突。”

    还是抓着“墨上筠去飞鹰”的问题不放。

    “……”墨上筠哑然失笑,片刻后,她神情颇为严肃道,“要不,我们俩赌一把?”

    “赌什么?”阮砚拧眉问。

    一看她的神情,就知道她“不安好心”。

    摸了摸鼻子,墨上筠仔细想了一下,道:“你赢了,我去飞鹰。我赢了,你去找阎天邢。”

    “好。”

    没有多想,阮砚点头应了。

    随后,他问:“怎么赌?”

    墨上筠抬手打了个响指,尔后笑道:“走,去趟网吧。”

    “……”

    阮砚无言地看了眼她的这身作训服。

    *

    七点整,一间咖啡厅内,澎于秋跟熊智昕正襟危坐,谨慎地看着坐在对面的阎天邢。

    阎天邢面无表情地听着他们俩的汇报。

    “许可”确定是s团培养出来的;s团安排在安城的援助都被一网打尽;正在逼问“许可”是否知晓陈路、沈惜一事,但她十有八九是知晓内情的;s团确实有盯上墨上筠,但具体情况未知,似乎牵扯到墨上筠的过往……

    然后,阎天邢的手机嗡嗡震动起来。

    是阮砚的电话。

    阎天邢接了,开头一个“喂”,中间神色稍稍有点变化,结尾一个“哦”,然后挂了电话。

    “阎爷,怎么了?”见阎天邢神色不对劲,澎于秋非常体贴地问。

    放下手机,阎天邢道:“阮砚要加入我们。”

    “噗——”熊智昕一口咖啡直接给喷了出来,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那个姜队夸得天上有地下无、帅得惨绝人寰、专业技术一流、各大部队都眼巴巴盯着、我们无论怎么出条件都没有答应的……阮砚吗?”

    熊智昕一口气说完。

    “……”

    澎于秋匪夷所思地看着能将阮砚名字前加那么多头衔的熊智昕。

    “嗯。”

    阎天邢似乎心情不错,给了熊智昕一个肯定回答。

    熊智昕过于震惊,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为好。

    擦。

    这次是谁邀请的?!

    竟然能成功!

    太能耐了吧?

    “他……”觉得这事有点突然,澎于秋一时没回过神,只得奇怪地问,“为什么?”

    阎天邢看了他一眼。

    他也想知道墨上筠做了什么。

    正好此时,手机再次震动——这次是墨上筠的电话。

    阎天邢一接听,就听到墨上筠的声音,“我在校门口,过来接。”

    “好。”

    阎天邢没有任何疑问地答应了。

    墨上筠很快掐了电话。

    下一刻,阎天邢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阎爷?”

    澎于秋错愕地看着突然准备离席的阎天邢。

    “有事明天说。”

    阎天邢丢下一句话,将搭在椅子上的外套拿起来,直接走人。

    转眼间,就剩下澎于秋跟熊智昕面面相觑。

    “姜队是阮砚的粉,我觉得有必要跟她汇报一下。”

    三秒后,熊智昕将自己的手机拿出来。

    澎于秋也随之将手机掏出来,“我们大队和步副队也眼馋他很久了……”

    这,真特么是个好消息!

    两人乐此不疲地开始打电话通知,恨不能一个个地将电话打给所有对阮砚有“非分之想”的人。

    *

    阎天邢开车来到安城陆军学院的校门口。

    隔着一段距离,就见到那把粉红色的小花伞,伞下就站着一个身形笔直、神情从容的墨上筠。

    将车开过去,阎天邢将其停在墨上筠身边。

    墨上筠很快将副驾驶位置的车门拉开,伞一收,人就坐了进来。

    她第一时间扣好了安全带。

    “怎么奖励我?”

    把伞丢到车门槽里,墨上筠偏过头,笑着朝阎天邢问道。

    “怎么做到的?”阎天邢唇角勾笑,将打包回来的小蛋糕递给她。

    墨上筠接了过来,不紧不慢道:“跟他玩了盘游戏,他输了。”

    “……”

    阎天邢识趣地没有问是什么游戏。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