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257、我想把你送给阎天邢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阎天邢,我杀人了。”

    轻描淡写地几个字,如同简单的陈述,却让阎天邢的心软得一塌糊涂。

    他愣了下,然后抱住墨上筠,低声道:“我知道。”

    他听说了。

    什么都听说了。

    所以他才会出现在这里。

    他知道什么叫“杀人”,也清楚墨上筠这样的,会联想到多少事物。

    一切她改变不了的,她都喜欢去计较,给自己平添烦恼。

    墨上筠没再说话,时间一点点地过去,良久,才见她抬起头来。

    同时,抓住阎天邢衣服的力道紧了紧。

    漆黑明亮的眼睛,在雨水的浸染下,如闪烁着亮光,灼热、闪亮。

    “我想去907部队。”墨上筠平静道。

    将她额头上凌乱的发丝拨开,阎天邢盯着她的眼睛,眸色渐渐沉下来,“嗯。”

    想去就去吧。

    她现在已经有了足够多的理由。

    这天,渐渐暗了下来。

    *

    下午四点,车上。

    车子开往安城陆军学院,墨上筠坐在后座上,跟阎天邢坐在一起。

    她吃了药,精神状态不错。

    将背包丢到脚下,她摸出那包烟出来,刚打算拿出一根,忽然动作一顿——阎天邢在看她。

    不是一种反感、制止的眼神,不过,多少有点疑惑、不解。

    墨上筠干脆将那包烟丢给了阎天邢。

    阎天邢接过去,没用,放到自己手里把玩。

    “这玩意儿会上瘾。”阎天邢眸色深沉,低声道。

    “没事,容易戒。”

    墨上筠说得云淡风轻。

    阎天邢古怪地打量着她。

    “我晚上跟阮砚约好吃饭。”对上他的视线,墨上筠坦荡地转移话题。

    阎天邢一顿,意识到墨上筠不想带上他,于是无奈地笑了下,“我呢?”

    “你自由了,随你做什么都行。”墨上筠说着,一顿,又补充道,“不过,帮我拿下行李。”

    “……”

    “然后请你去我们连吃夜宵。”墨上筠继续道。

    阎天邢莞尔,“好。”

    墨上筠轻笑一声。

    这么好哄。

    “过来,睡会儿。”

    阎天邢指了指自己右边的肩膀。

    “哦。”

    墨上筠倒也不扭捏,一偏头,就倒在了阎天邢的肩膀上。

    阎天邢顺手将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

    其实没什么用——墨上筠淋了雨,身上湿透,虽然车内气温很高,但她湿哒哒的衣服还是黏在身上,很不舒服。

    阎天邢用毛巾给她小心地擦拭着头发,好歹让她睡得舒服点。

    墨上筠没睡着,但确实够累的,也由得他。

    车一停,墨上筠就醒了。

    朦胧中睁开眼,发现外面的天彻底暗了下来,映入眼帘的是车窗外在门口站岗的两个学员,她眯了眯眼,两秒后,坐起身。

    阎天邢随手将她的鸭舌帽带在她头上。

    “下车。”

    “哦。”

    墨上筠抬手去开门。

    但,阎天邢先一步拉住了她另一只手,将她在路上得到的那把伞塞到她手里,“伞。”

    见到那把折叠伞,墨上筠愣了一下,然后抓住了。

    她拿着伞下车。

    很快,阎天邢也走下车,手里拿着另一把伞。

    才五点多,楚飞茵和林矛极其猛虎连的人都没回来,墨上筠跟阎天邢来到宿舍楼下,让阎天邢在下面等着,十分钟后,她就收拾好了所有的行李,连带着换了一套作训服,然后下了楼。

    “喏。”

    一走过来,墨上筠就将自己的行李背包交给了阎天邢。

    阎天邢接过来,然后问:“阮砚呢?”

    “他六点下班。”墨上筠说着,低头看了眼腕表,“我现在去实验楼,时间差不多。”

    “我呢?”阎天邢不爽地挑眉。

    将雨伞稍稍往上抬了下,墨上筠笑眼看他,“这么粘人?”

    “……”

    “听说澎于秋还没走。”墨上筠耸肩,“你忙你的。”

    阎天邢抬手,将她的帽檐往下压了压,低声道:“聊完给我打电话。”

    “知道。”

    墨上筠爽快地答应了。

    *

    六点五分,实验楼。

    墨上筠刚到,就见到从楼里走出来的阮砚。

    远远见到墨上筠,阮砚径直朝这边走来。只是,在注意到墨上筠撑的伞后,阮砚下意识看了眼自己的手,空荡荡的——忘了拿伞了。

    “一起吧。”

    敏锐地注意到阮砚的动作,墨上筠落落大方地朝他发出邀请。

    虽然神情里是掩饰不住的嫌弃,但阮砚也很干脆,直接走进了她那把粉红色的雨伞下。

    “给我。”

    阮砚看了眼墨上筠拿着伞柄的手。

    墨上筠虽然不算矮,但阮砚比她高很多,她正常撑伞影响到阮砚的视野。

    耸了耸肩,墨上筠将伞柄交给了他。

    穿了很久的湿衣服,墨上筠身子还是凉的,反正天都黑了,她也没注意形象,直接将双手放到裤兜里。

    两人往校外走。

    “这次给结果?”走出一段距离,阮砚问。

    “嗯。”墨上筠轻轻应声。

    “说吧。”阮砚道。

    都拖了近一个月了,怎么着也得有个结果了。

    墨上筠微微抬起头,非常坦诚地表露出自己的想法,“我想把你送给阎天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