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256、阎天邢,我杀人了【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凌晨一点,墨上筠来到202团。

    副团长郑村牺牲的事,早就在团里传得沸沸扬扬了。

    这不是小事。

    墨上筠身为参与者之一,必须到场。

    她接受了审查,整整三个小时,将前因后果都说了个清楚明白,包括她给郑村打电话一事。

    郑村似乎在行动前就维护过她,并且做好了赴死的准备,所以就算存在一部分人觉得“墨上筠不掺和着这件事郑副团长就不会死”,但也没有一个人敢明面上责怪她。

    早上六点,整夜都没有休息的墨上筠,回到云天酒店。

    怕梁之琼在休息,所以墨上筠在前台要了张新的房卡才上楼,但刷卡进门后,见到灯火通明的房间,墨上筠才意识到自己多此一举了。

    电视开着,正在播放广告,梁之琼就侧躺在沙发上,两只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怎么也不肯闭上,配合着那张惨白的脸,活脱脱像个女鬼。

    “墨上筠,你回来啦。”

    听到身后的动静,梁之琼从沙发上爬了起来,有气无力地朝墨上筠道。

    墨上筠将手里的袋子丢给了梁之琼。

    里面装着感冒药和一瓶水,感冒药她从部队的医务室拿来的,水是在楼下拿的。

    “真是不得不感叹一下你的贴心。”

    梁之琼将药跟水拿了出来,摇头感慨道。

    “一晚没睡?”

    墨上筠走到单人沙发旁,坐了下来。

    “嗯。”

    梁之琼拿出药片,敷衍地应了声。

    “上午你要忙一阵,下午你回自己部队,你们连长已经给你联系好心理医生了。”墨上筠道。

    “啊?”梁之琼迷茫地眨了下眼,“心理医生?”

    “嗯。”

    扫了眼梁之琼那惨兮兮的模样,墨上筠没有多做解释。

    一般有过实战经历的,都会进行心理咨询。

    当然是自愿的。

    上次虽然参与过实战,但梁之琼没有亲手杀人,也没见到人质死亡,加上夜千筱那一番话,让梁之琼没产生太大的消极想法和心理阴影。

    但,这次不一样。

    梁之琼这一晚没睡的表现,就证明她的心理状态不佳。

    “你呢?”

    吃了药,梁之琼将水放到茶几上,朝墨上筠问。

    “我也有。”

    墨上筠靠在沙发背上,仰起头,疲惫地闭上眼。

    她跟朗衍和指导员见过面了,两人拉着她进行了一番深切的交流,她本来打算好好配合的,不过实在是有心无力,导致两人都怀疑她得进行心理咨询才行,因为她给的结果不满意,最后朗衍下达了死命令——必须。

    既然是命令,墨上筠也只能从了。

    “好吧,几点走?”

    “九点。”

    梁之琼伸了个懒腰,“那我们睡会儿吧。”

    “嗯。”

    梁之琼站起身,见到靠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墨上筠,道:“一起呗。”

    墨上筠斜了她一眼,无奈地站起身。

    *

    说是一起睡,实际上两人都没怎么睡。

    睡不着。

    一闭眼,各种画面往脑子里钻,越躺着脑子就越清醒。

    八点半的闹铃一响,两人准时睁开眼,然后从被窝里钻出来。

    两人无言地对视一眼。

    梁之琼去换衣服,墨上筠去洗漱。

    十分钟后,处理好一切两人,离开酒店,在路上吃了个早餐,便去了202团。

    梁之琼只是接受询问,流程很简单,不到一个小时就可处理完毕。

    相较于墨上筠这个联系郑村的,只是陪同的梁之琼所要承受的压力要小很多。

    询问结束的时候,梁之琼问了很多问题,比如墨上筠,比如郑素,比如沈青,但没有一人回答她,梁之琼失魂落魄地出了门。

    “墨上筠。”

    走出来,见到一直在外等候的墨上筠,梁之琼低声喊她。

    “嗯?”

    双手放到裤兜里,墨上筠闻声抬起眼睑,似是疑惑出声。

    梁之琼张开双手,直接抱住了墨上筠的肩膀。

    墨上筠被她撞得往后退了一步。

    梁之琼将整个人的重量都放到了墨上筠的身上,近乎自言自语地道:“你说,人死了会是怎样的感觉?”

    愣了一下,墨上筠将梁之琼给推开。

    有人跟在后面出来,路过时奇怪地看了她们俩一眼,墨上筠给了那人一个威胁的眼神,意思是——

    『你们怎么把人给折腾疯了?』

    那人明白过来,摇了摇头,又做了几个手势,表示他们的询问都很正常,什么违规的事都没做。

    墨上筠半信半疑地收回视线。

    梁之琼心不在焉,完全没有注意到两人的动作。

    “走。”

    抓住梁之琼的肩膀,墨上筠直接把人给拉走了。

    她们走的是出军区的方向。

    梁之琼伸了个懒腰,看了眼灰蒙蒙的天空,忽然朝墨上筠问:“诶,你要把我送走了吗?”

    “嗯。”

    “我昨晚想了很多。”

    “什么?”

    “就是你昨晚说的那些。”

    “哦。”

    “我发现我找不到答案,越想越乱。”梁之琼抓了下自己的短发,有些苦恼地想了下,“不过啊,你看起来做什么事都条理清晰,是不是脑子更乱啊?你说的那些,你不说的话,我压根没想过。”

    “……”

    墨上筠没说话。

    不过,慢慢地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梁之琼也不在意,加快速度跟上墨上筠。

    “我也想过了,在郑副团长这件事上,你肯定会自责的。”梁之琼说完,发现墨上筠身形微顿,但脚步却没停下来,于是她继续道,“可是,你救了沈青不是吗?换做是我,我也会打这通电话的。可以说,除了郑素这种有私心的,希望郑村活下来的,都会打这通电话的。”

    墨上筠脚步一顿。

    梁之琼一不注意超过了墨上筠,感觉到墨上筠停下来,她也随之停下步伐,转过身去看后面的墨上筠。

    “这是两码事。”墨上筠淡淡道。

    她继续往前走,不过脚步速度放慢了些。

    “我知道,两码事。你跟郑村的关系要比跟沈青更好吧?”梁之琼道,“但是,你自己说了,理不清是非对错,以我们的角度,你是对的,以郑素的角度,你是错的。没有绝对的对与错,是吧?”

    “嗯。”

    墨上筠应了一声,不过那声音着实敷衍得很。

    于是,梁之琼的神情愈发的苦恼。

    她能想到的,墨上筠自然也能想到。

    如果,如果郑村没牺牲就好了。

    一旦郑村好好地走出了那栋楼,墨上筠的那通电话,压根就不是事,皆大欢喜。

    可是,没有如果。

    梁之琼跟着墨上筠离开军区大门。

    外面,梁家的司机已经开着车在等候。

    “能睡着了再给我打电话。”

    停下步伐,墨上筠朝梁之琼交代道。

    梁之琼一愣,“为什么?”

    “不想听到你半死不活的语气。”墨上筠闲闲道。

    “……”

    梁之琼一哽,心里有点冒火。

    “诶,”梁之琼拉开车门时,忽然停住,她叫住墨上筠,视线跟墨上筠的对上,神色里多出了些许严肃、谨慎,字字顿顿地问,“你能放下吧?”

    看着梁之琼那张满怀担忧的脸,墨上筠顿了顿,继而点头,“嗯。”

    “拜拜,”松了口气,梁之琼朝墨上筠告别,“过几天给你打电话。”

    说完,也不矫情地继续停留,梁之琼坐上了车,让司机开车离开。

    墨上筠目送这辆车远去。

    *

    墨上筠在团里又待了两个小时,打探了下情况,然后才去找林矛和楚飞茵。

    她这里发生的事,楚飞茵不知道,但林矛已经通过某种途径知道了。

    林矛几次想跟她交流一下,不过都被墨上筠回避了,墨上筠的话题一直围绕着军训,谁也绕不开。

    林矛尝试几次后便叹了口气,放弃了。

    他是跟郑村接触过的,郑村对墨上筠分明赏识有加,听闻有特意关照墨上筠的意思,想必墨上筠跟郑村的关系也不错。眼下亲自看着郑村牺牲,对墨上筠来说,估计是个不小的打击。

    但,这种事情,他没法劝。

    下午一点,将军训事宜全部教给林矛跟楚飞茵的墨上筠,坐上了前往安城陆军学院的车。

    将背包放到后座上,墨上筠的手收回来的时候,忽然碰到裤兜,她顿了下。

    “能抽烟吗?”

    墨上筠朝前面开车的司机问道。

    “啊,”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墨上筠一眼,见她也不像是地痞流氓,反倒是挺有气质的,遂点了点头,“可以。”

    墨上筠开了车窗,将那包没抽完的烟拿了出来。

    她动作熟练地点了根烟。

    入秋了,刚下过雨,有凉风从窗外呼呼灌入,将烟雾吹散。

    鼻尖萦绕着淡淡地烟味。

    一根烟很快抽完,墨上筠下意识拿出那包烟,但看了一眼,无意间瞥过安全带,又将其放了下来。

    她想了下,将安全带扣上。

    ——她有点心不在焉。

    一直到半路,墨上筠才想起阎天邢。

    然后,想到从昨晚开始一直处于关机状态的手机。

    想着阎天邢有可能知道这件事了,她犹豫了下,把手机翻出来,开了机。

    很多信息、电话,来自于阎天邢、澎于秋、阮砚、林矛等人。

    澎于秋似乎得到了消息,找她询问梁之琼的情况,阮砚跟她说澎于秋他们的计划训练,许可已经成功捉拿,并且取得可证明她非法身份的证据。

    许可这件事里,被骗帮忙的时项也受到了牵连,校方严重重视,时项现已被撤职拘留。

    这件事墨上筠盯了一段时间,按理来说,对于这样的结果她是乐见其成的,可现在见到这样的结果,也只觉得正常。

    她只是希望能尽快在许可身上找到陈路的下落。

    阎天邢打了好些个电话,但没发什么信息。

    既然澎于秋都知道了,阎天邢这个当队长的,没有理由不知道。

    墨上筠靠在椅背上,回拨了阎天邢的电话。

    铃声响了一下,电话就被顺利接通。

    “在哪儿?”

    墨上筠听到阎天邢的声音,出乎意料的,在他的语气里听到些许担忧、急切。

    墨上筠看了眼窗外,道:“回陆军学院的路上。”

    “我在你们部队。”

    “嗯?”墨上筠愣了下,一时没反应过来。

    他们部队?

    阎天邢来安城了?

    “你现在就下车,我马上过来。”阎天邢沉声道。

    墨上筠停顿两秒,渐渐明白过来,说了个附近公园的名字,挂了电话。

    她让司机靠边停车。

    司机停了车,看着墨上筠下车的背影,欲言又止。

    *

    墨上筠一路走到公园。

    天边又飘起了细雨,如针如线,密密麻麻,落到身上没什么感觉,可时间久了便能感觉到丝丝寒意。

    她走得很慢,但好像也就一眨眼的功夫,便来到了公园。

    下着雨,这里没什么人,她在报停买了份报纸,随便找了张长椅侧面躺下,再将报纸往头上一挡,就开始闭目养神来。

    本来没想睡,可不知为什么,睡意渐渐席卷上来。

    “姐姐,姐姐……”

    恍惚与朦胧中,墨上筠忽的听到清脆稚嫩的喊声。

    两秒后,墨上筠睁开眼睛,拿掉了盖在脸上的报纸。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稚嫩可爱的脸,粉雕玉琢,大概六七岁,小女孩眨着两根小辫子,撑着一把小花伞,用小手推搡着她的肩膀。

    见到墨上筠睁开眼,小女孩脸上露出庆幸的笑容。

    墨上筠一时没回过神来。

    “姐姐,这个给你。”

    小女孩将一把折叠伞塞到墨上筠手上,同时伴随着一个棒棒糖。

    手里多出两样东西,让墨上筠愣了好一会儿,这种来自孩童的纯粹干净好意,让她有点分不清现实还是虚幻。

    墨上筠起身,从椅子上坐了起来。

    她抬手摸了下额头,有点烫,好像是发烧了。

    “姐姐,早点回家哦。”

    小女孩朝墨上筠说了一声,然后转过身跑开。

    她的腿很短,步伐也小,但跑起来动作很轻盈,哒哒哒的脚步声,在淅淅沥沥的雨声里,有点别样的味道。

    墨上筠抬眼看着小女孩的背影。

    然后,看到在距离二十米左右的地方,站着一个年轻女人,她撑着伞,迎接着跑过去的小女生。

    似乎注意到墨上筠的视线,女人的伞稍稍往上抬了一下,露出一张平凡却温柔的脸。

    她朝墨上筠浅浅一笑,暖如春风。

    墨上筠朝她点了下头,表示感谢。

    很快,女人就牵着小女孩的手离开了。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墨上筠都有些恍惚,若非手里还存在的伞和棒棒糖,她估计会以为刚刚的事是错觉。

    从没想过,会接收这样突如其来的陌生善意。

    她看了看自己的装扮。

    唔,没穿军装啊……

    墨上筠觉得脑子有点糊涂了。

    摁了摁眉心,墨上筠坐在椅子上,将帽檐稍稍往下拉了拉,挡住眉目,然后一动不动的坐着。

    不知几点了,阎天邢来了没有。

    这么想着,墨上筠视线扫了一圈,注意到已经湿透了的外套和牛仔裤。

    这样子被阎天邢看到,估计……有点惨。

    她打算找个能避雨的地方。

    可,就在准备起身的那一霎那,墨上筠抬眼去看公园的情况,正好见到迎面走来的男人。

    白衬衫,黑长裤,身材高挑,气质高雅,长相妖孽,俊美无双。

    他疾步走来,步子跨得很大,明明相隔了一段距离,但几乎就一眨眼的功夫,人就来到了跟前。

    阎天邢看着被淋成落汤鸡的墨上筠。

    衣服都能滴水了,雨水哒哒地落到她身上,在帽檐上溅起了水花,湿漉漉的发丝紧贴在脸颊、脖颈上,凌乱而狼狈。

    只是那双眼睛,依旧清澈明亮,又,带着那么点让人心疼的味道。

    阎天邢又气又心酸。

    抬起手,阎天邢将墨上筠的帽檐拉到一边,露出墨上筠那张精致又狼狈的脸。

    “傻瓜。”

    低声的话语里像是在责怪、嫌弃,又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下一刻,墨上筠伸手环住了他的腰,将头埋到他的怀里。

    阎天邢身形一顿。

    他听到这淅沥的雨声里,清楚地传来墨上筠沙哑的声音,“阎天邢,我杀人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