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254、真正的英雄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车上。

    墨上筠用手机搜到了劫匪给的地址,用手机找了一些图片。

    她拿出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和签字笔,低头写写画画的,梁之琼中途抽空看了眼,完全看不懂她到底在做什么。

    一个小时的车程,墨上筠除了研究地形,还打了好几个电话,两个是钱泫,两个是陌生电话。

    梁之琼没事可做,有点无聊,临近下车的时候,见到周围荒凉的建筑物,不知怎的想到了澎于秋。

    等她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拿出了手机,拨通了澎于秋的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

    梁之琼微微垂下眼睑,看着拨号的手机屏幕,随着时间的推迟,眉头一点一点地皱了起来。

    墨上筠注意到了,但什么都没说。

    一直等电话快挂断的时候,才有人接听。

    “什么事?”

    澎于秋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语调冷漠而生疏,甚至没有任何称呼。

    就跟接到陌生人电话一般。

    梁之琼拿手机的动作僵了僵。

    在她的想象中,不出意外的话,澎于秋应该是跟许可在一起的。

    自从知道澎于秋跟许可交往后,梁之琼就没怎么跟澎于秋打过电话,上一次是跟墨上筠在一起去救陆洋的时候,这一次还是跟墨上筠在一起——又是为了救人。

    因为上一次,所以这一次,很容易就联想到澎于秋。

    她不想掺和别人感情的,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一直纠缠不休。

    她只是潜意识觉得,这一次如果有澎于秋的电话,她会放松点儿。

    不过,她好像想多了。

    只是电话都拨通了,就这么掐断,着实有点尴尬。

    抿了抿唇,梁之琼停顿了好几秒,然后问:“听说你在安城?”

    “嗯。”

    澎于秋肯定回答,但这回复敷衍而淡漠。

    “有空吗?”梁之琼低声问,话语里有着连她都未曾察觉的小心。

    电话那边沉默了下。

    片刻后,澎于秋回答:“没有。”

    “哦。”梁之琼的心往下一沉,心想就算是朋友都不会做的那么绝,眸色黯淡下来,她喊,“澎于——”

    “先挂了。”

    话未多说,电话就被挂了。

    还想说点什么的梁之琼,就这么哑了。

    她看着手中的手机,电话结束,屏幕调到了通讯录里。

    她垂下眼睑,盯着“澎于秋”这个备注看了会儿,有那么一瞬间,她想将这个号码拉入黑名单。

    但是,在行动之前,她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太刻意了。

    没意思。

    “喏。”

    墨上筠递过去一瓶矿泉水。

    瓶盖拧松了,梁之琼一接过来,瓶盖就被她轻易给拧下来。

    她看了墨上筠一眼。

    墨上筠却收回了视线。

    吐出口气,梁之琼仰着头,一口气将瓶子里的水喝掉近一半。

    墨上筠停下忙碌的动作,偏头看向车窗外的夜色。

    快到了。

    她刚跟阮砚发过信息,许可利用时项跟实验室的人接触,然后顺利拿到了他们伪造的数据,现在正跟澎于秋在一起,估计是想一次性解决掉手上的两件事——殊不知,正一步一步地往澎于秋他们挖的坑里跳。

    这种关键时候,澎于秋当然要注意分寸,不能跟梁之琼说太多。

    事实上,就算梁之琼将她们现在想做的事跟澎于秋说了,澎于秋也不见得会如梁之琼所想的帮忙。

    很简单,有心无力。

    更何况,这不是梁之琼必须要做的事,梁之琼随时可选择退出。

    墨上筠可以选择将这事跟梁之琼如实相告,但同样的,她也可以选择沉默。

    她倾向于后者。

    以澎于秋的角度来看,就算没有许可,估计也不会选择跟梁之琼再一次。他只是想借助许可这个机会跟梁之琼断干净,让梁之琼知难而退。

    以梁之琼的角度来看,倘若知道许可之事另有隐情,在这种遇到事还会下意识给澎于秋打电话的状态来看,俨然没有断的有多干净,倒不如趁此机会做个了解,免得以后纠缠不休,惹来更多的伤痛。

    吊死在一棵树上这种事,在墨上筠看来,是很难理解的。

    就算她跟阎天邢……该拎清的地方,还是得拎清。

    她没法义无反顾地跟随阎天邢,也无法盲目地信任阎天邢,她所做的事、所做的决定,还是得由她来,阎天邢也无权干涉。

    像这种为了追随一个人去当兵、进集训营、放弃自己喜好的未来的行为,俨然是她无法理解的。

    *

    车在一片废弃的建筑物中间停了下来。

    这里还没有出城,但这几个月整条街都要拆迁,抬眼看去,到处都是“拆”的字样。

    住在这条街上的人,已经很少了,就算是夜晚热闹的时段,这里也见不到几个行人。

    如小黑所言,他们只负责送她们到目的地。

    墨上筠跟梁之琼各自下车。

    车很快掉头离开。

    “戴上。”

    墨上筠将一双手套和一块手帕递给了梁之琼。

    “啊?”梁之琼有些惊讶地接过,“怎么?”

    “把枪的指纹擦了。”墨上筠低声交代。

    一愣,梁之琼很快明白过来,“这枪来路不正?”

    “应该。”

    墨上筠声音清冷地回答。

    虽然上了黑鹰的车,但她可不算相信黑鹰。

    尤其是枪这种东西。

    在这个国度,持枪犯法。

    就算是军人,也不可能轻易触碰到枪,任何一发子弹都得有报备,随随便便拿到一把枪,俨然不是通过什么合理的途经。

    所以一开始,她是不想拿枪的。

    但梁之琼不是她,为了梁之琼的安全着想,多拿个保险也行。

    但是,必须不能留下指纹。

    距离目的地,还差五分钟左右的脚程,墨上筠没有直接跟梁之琼去目的地,而是领着她往另一个方向走。

    中间跟她交代了几件事。

    距离八点,还有四十分钟。

    墨上筠第一次来,但车上的研究没白弄,轻车熟路地领着梁之琼在街上绕来绕去,最后来到了一辆停在路边的车旁。

    那是一辆黑色轿车,价值不菲。

    萧奕站在车门旁抽烟,郑素蹲在后面车轮旁,低声抽泣着。

    “墨连长。”

    一见到墨上筠,萧奕便走上前来,跟她打招呼。

    “把她带来做什么?”墨上筠斜了眼蹲地上哭泣的郑素。

    萧奕将烟掐了,有点无奈,“她死活要来。”

    先前死活不给郑村打电话,得知墨上筠联系了郑村后,她又死活要跟过来。

    “郑团长呢?”

    “不知道,一个人影都没见到。”萧奕皱起眉头,迟疑地出声,“他不会……”

    “不会。”

    墨上筠直接打断他的猜测。

    “墨上筠!”

    注意到墨上筠来了,郑素倏地从地上站起来,红着眼睛,大步流星地走向墨上筠。

    刚一靠近,一个巴掌就扇了过来。

    墨上筠本想侧身躲过,但梁之琼先一步抓住了她的手腕。

    “做什么呢你?”梁之琼一把将郑素的手给甩开。

    “关你什么事?!”郑素愤怒地瞪了眼梁之琼,然后愤愤地瞪向墨上筠,“墨上筠,你最好祈祷我爸不要出什么事,他要是受到半点伤害,我都不会放过你的!”

    见郑素指着墨上筠怒骂的模样,梁之琼看了眼无动于衷的墨上筠,自己实在是没憋住气,一把将郑素的衣领给拎了起来。

    “怎么着,就你爸的命重要了?”直接将人一提,接着身高优势,梁之琼将郑素提高了几公分,“你知不知道被抓过去的人才是最无辜的。人家凭什么为你买单?”

    “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

    郑素奋力地想要挣开,大声叫喊。

    两位都是大小姐,可梁之琼好歹是经历过一年部队训练的,任凭郑素再怎么折腾,也是纹丝不动。

    过了会儿,郑素也不挣脱了,只是哭着喊:“凭什么我就要遇到这些,凭什么我爸想过会儿安宁日子都不行?他难道不是因为保护你们才被人盯上的吗?!为什么现在还要让他去送死?!”

    郑素化着精致的妆容,穿着好看的礼服,却出现在这样一个绝不该出现的地方。

    她哭的撕心裂肺,妆容花了,头发乱了,有些狼狈不堪。

    萧奕有点烦躁地转过身。

    若说一开始还对郑素满腔怒火,但稍微了解了下情况后,萧奕就不知道该怨恨谁了。

    只能说沈青倒霉。

    但,他又没法原谅只顾着父亲不管他人死活的郑素。

    “放开她。”

    一直沉默着没说话的墨上筠,终于朝梁之琼开了口。

    梁之琼一愣,几乎没有多想,就松开了郑素。

    因为情绪过于激动,郑素刚一被放下来,就觉得四肢无力,脚一软,直接坐在了地上。

    梁之琼想要拉她一把,但一低头,见到郑素那双充斥着仇恨、愤怒的眼睛,动作便顿住了。

    “走吧。”

    墨上筠将手机拿出来,扫了一眼。

    “去哪儿?”

    “我也去。”

    梁之琼和萧奕齐声开口。

    墨上筠垂下眼睑,淡淡地看了郑素一眼,道:“你看着她。”

    这是郑村交代的。

    萧奕迟疑片刻,最后沉重地点了下头。

    他知道,自己派不了什么用场。

    他也知道,墨上筠出现在这里,就是在想办法救沈青。

    没有管情绪激动的郑素,墨上筠直接带着梁之琼走了。

    这次是直接跟郑村汇合。

    今天周六,郑村在家,所以是直接从家里赶过来的。

    歹徒再三强调不允许报警,只能由郑村一个人过来,如若被看到有其他人的踪迹,当即跟“郑素”同归于尽。

    所以,郑村只带了俩优秀的狙击手,在目的地前后找了俩地进行伏击。

    另外有一支武警小队,但在郑村的要求下,不准近身,等通知后再做行动。——也就是说,派不上什么用场。

    墨上筠跟梁之琼同郑村汇合的时候,郑村正站在一棵树下给郑素打电话。

    隔了一段距离,也能听到郑素在电话里抗议,不准郑村冒这个险,郑村板着脸,没有说话,隐藏在树影里的神情分明能看到些许不忍。

    梁之琼在旁看了几眼,然后偏头看向墨上筠。

    她不太喜欢这种场面。

    就跟郑村难以活着回来似的。

    她想从墨上筠脸上看到点希望,可墨上筠却反常的平静、冷淡,没有半点轻松惬意的状态,这样的发现让梁之琼心情跌落谷底。

    想让一件事朝着自己所想的状态发展,没准真的是痴人说梦。

    梁之琼这么想着,再次抬眼去看郑村的时候,眼神里带有几分尊重和决心。

    真正的英雄,应该就是这样的吧。

    郑村很快挂了电话,朝墨上筠跟梁之琼走了过来。

    见到梁之琼,郑村也算不上意外,打量了一眼,就看向了墨上筠。

    “小墨,这事多亏你了。”

    郑村面色稍有沉重,但尽量表现得神态缓和些。

    墨上筠微微凝眉。

    郑村见面就是这样一句话,是墨上筠没有想到的。

    不过,可见郑村的用意——就算结果不那么理想,他也是肯定了这通电话的。

    她没做错。

    想必,他也从郑素的话语里感知到什么,不希望一旦意外发生,墨上筠会被这件事给困住。

    “我们想跟你一起去。”墨上筠道。

    “不行!”

    郑村想都没想,就直接否定了墨上筠的建议。

    墨上筠没有就此罢休,冷静地看着郑村,她拿出笔记本,将自己的计划同郑村说了一遍。

    这一路,墨上筠也做了不少的调查。

    劫匪选择的是一栋三层楼的建筑,户主刚搬走不久,根据墨上筠跟户主的联系得知,一楼和二楼都堆满了杂货,只有三楼是被空出来的。三楼一共有两扇门,以前当租房的,都是一室一厅,一个稍大点的房间配上一个稍小的房间,并且皆附带厨房和卫生间,窗户虽然很破旧了,但皆有铁栏,不能进入。

    此外,隔壁有一栋差不多的建筑,平顶楼,三层,相隔一米左右,这里的户主要过两天才搬,并且还有一租客。

    墨上筠计划从这里潜入。

    并且已经事先跟户主通了电话,进出没有什么问题。

    听着墨上筠的冷静讲述,郑村有些错愕地看了墨上筠一眼,神情里是无可遮掩欣赏和满意。

    从打电话到现在,不过一个多小时,她已经根据地形和建筑制定出完整的行动计划,并且连两户人家的户主电话都弄到手了——这样的能力,实在是难得。

    “计划很好。”郑村点了点头,但话锋一转,却道,“我会派两个人过去的。”

    意思是,计划会采用,但还是不希望墨上筠跟梁之琼上场。

    “郑团长,我是你的兵。”墨上筠一字一顿道,“也很优秀。”

    郑村微微一怔。

    根据他们的探测,那栋建筑三楼总共有7人,就算加上他,这边也才三人,更何况对方手里还有人质……

    郑村实在不想将这两个年轻人送到那种危险的场合去。

    “放心吧,我们都很厉害的!”

    梁之琼一拍胸脯,朝郑村保证道。

    说完,她又拍了拍墨上筠的肩膀,“而且,就算你不让她去,她也会偷偷去的。电话是她打的,她要是什么都不做,万一出了点什么事……”

    梁之琼摇了摇头,一脸感慨道:“反正吧,如果是我,我会懊悔死的。”

    墨上筠警告地盯了梁之琼一眼。

    梁之琼却避开视线,坦然迎上了郑村审视的目光。

    郑村沉默了几秒,似乎是在沉思,但最终结果,还是点了点头。

    先前墨上筠在路上,给他介绍了下这个叫梁之琼的女生,明年年初会参与907特种大队的选拔,有过实战经验,不差。

    至于墨上筠的实力,光是特种大队选拔教官这个头衔,就足够让人心里有底了。

    他们花了十分钟时间准备。

    郑村给了她们俩通讯设备,以及能够拿来防身的武器。

    墨上筠没有要枪,只拿了一把军刀。

    梁之琼本身就有枪和刀,但最后想了想去,多拿了一电击棒。

    这玩意儿用起来比较方便,而且没有太大的动静。

    7点50分,一切准备妥善。

    梁之琼跟墨上筠穿着便装,背着包,结伴同行,一路走向目的地隔壁的建筑。

    两人没有丝毫遮掩,梁之琼揽着墨上筠的手,装成刚实习回来的样子,跟墨上筠吐槽着公司哪个前辈怎么样,一路轻松地走过。

    目的地的建筑并不宽敞,走过去不到十秒,但这十秒的时间,梁之琼的手心里直冒汗。

    她分明能感觉到,在三楼高的地方,有人用枪口指着她的脑袋。

    若非有先前生死攸关的经验,这次她非得露馅不可。

    终于,她们俩来到门前。

    没有大门,一楼以前是一家黑网吧,现在关门了,二三楼都是敞开的走廊,敞开式的,没有玻璃阻挡,抬眼还可看到晾在上面的衣服。户主住在二楼,但进二楼走廊的门紧锁着,仿佛怕遇到突发事故似的。

    右边一楼梯,半夜会锁门,这个时间门还没关,任由她们俩进出。

    两人一路说说笑笑地进了楼梯。

    然后,抵达三楼。

    户主事先将进三楼走廊的门给打开了。

    ——墨上筠联系了租客,给她转了一笔钱,让她别回来,所以三楼是没有人的。

    墨上筠直接来到租客住的房间,撬了锁,开门,然后将灯给打开。

    “呼。”

    刚一进门,梁之琼就长吁了一口气。

    隔壁建筑看不到这里的情况,但她的动作还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哪里多出来一双眼睛。

    墨上筠倒是没功夫放松心情,简单查看了下户型,就退出了门,抵达走廊。

    有通向天台的路,但据说那里堆了不少东西,门锁早就坏了,墨上筠估摸着翻上去更简单,就放弃了楼梯。

    耳麦里有人提醒她们天台有伏击。

    墨上筠跟梁之琼表示会意,然后陆续翻上了天台。

    天公作美,乌云密布,细雨纷纷,夜色一派漆黑,她们俩轻易隐藏在黑暗中。

    “还好有遮掩。”

    梁之琼缩在天台墙面下,嘴里不由得嘀咕一声。

    还好不是那种光秃秃一览无余的建筑,不然任何一道身影窜上来,都得被第一时间发现,到时候估计还没来得及行动就死翘翘了。

    “喏。”

    墨上筠将一夜视镜丢给她。

    梁之琼接过来,小心翼翼地进行观察。

    “两个人,一前一后。”梁之琼将观察到的都一一说出来,包括他们的枪型,直至最后,才总结道,“不是狙击手。”

    “……”

    墨上筠无语地看了她一眼。

    在另一端监听的友军们,也是无言以对。

    “郑团长过去了。”

    耳麦里传出了沉稳的男声。

    因是同一个频道的,她们也都能听到郑村那边的动静。

    “准备行动。”

    墨上筠朝梁之琼做了个手势,低声交代道。

    “是。”梁之琼下意识应声。

    回过神意识到自己不是墨上筠的兵时,才发现自己已经开始行动了。

    梁之琼为自己对墨上筠言听计从的心态默默鄙视了两秒。

    前面要顾及在走廊巡逻的人,危险系数比较大,所以由墨上筠负责前面,梁之琼负责后面。

    时间紧迫,她们得在郑村上楼之前将天台上的这两人解决掉。

    并且,得保证悄无声息地解决。

    ——他们隐藏得很好,无法对其进行狙击。

    但她们所要面对的问题是——如何在同一时间解决掉天台上的两人。

    最后墨上筠给的解决方案是:约定好同一时间进行行动。

    一分钟后。

    墨上筠顺利摸到了于前面埋伏的劫匪所在位置。

    因为这场淅淅沥沥的雨水,听觉会适当性的减弱,墨上筠这一路的摸索行动异常顺利。

    雨水啪嗒啪嗒落在了头发上,湿漉漉的雨珠凝聚成雨水往下滑落,淋湿了仅有的一件长袖t恤。

    为了避免雨水溅落时发出的异常声响,她将帽子、外套、背包都给放了下来,再三确认雨水滴落无声后才朝这边靠近。

    现在,她跟劫匪只保持着一块砖头的距离。

    劫匪没有发现她。

    她在原地等了半分钟。

    视线一眨不眨地盯着腕表。

    这一次的行动,她出乎意料的平静,所有动作有条不紊。

    最后,秒钟指向顶端。

    墨上筠握住军刀刀柄,手撑在墙上,从一米高的墙面翻了过去。

    翻身落地的瞬间,她跟劫匪过了一招,因近距离对方无法开枪,但仅仅一招就让墨上筠感觉到力量上的差距。

    于是,等她反应过来,原本只想将人敲晕的她,已经将军刀插入了对方的胸口。

    她愣了一下。

    随后,沉默地将军刀抽了出来。

    习惯性的反应,让她一刀刺入对方胸口,一招毙命,对方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有鲜血从胸口渗透出来,伴随着愈发变大的雨水,颜色变浅了些,渐渐蔓延到地上,墨上筠拧着眉头看了两眼,然后从已成死尸的强壮男人身边移开。

    她杀人了。

    亲手。

    纵使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墨上筠还是轻轻地吐出口气。

    人命这玩意儿,或许真不值钱。

    一刀下去,什么都没了。

    墨上筠给了自己几秒的时间调整,在瞥见同样成功进入天台的梁之琼对她招手后,用平静的语调跟人汇报了下情况。

    片刻后,梁之琼弯着身子,小心翼翼地朝墨上筠小跑过来。

    “怎么样,还让你满意吧?”梁之琼晃了晃手里电击棒,朝墨上筠道,“话说回来,这电击棒不大好用诶,电了好几下才昏死过去,差点儿就弄出动静了。”

    墨上筠看了她一眼。

    不是“差点儿”,是“已经”弄出动静了。

    隔着一定的距离,她都能听到那边的打斗声。

    不过,梁之琼那边方位不错,下面没人随时关注这里的情况,加上雨下的越来越大,下面没什么人察觉到。

    ——如果有人察觉到的话,估计已经冲上来了。

    墨上筠紧紧抓住军刀,站起身,跟梁之琼来到进天台的门前。

    门没关,下面就是楼梯,隐隐能听到下面的动静。

    郑村已经上楼了。

    耳麦里有人传达着信息:走廊上有两个人,左边的大厅里有三个人,两人站着,一人被绑在椅子上,被绑的应该就是人质、沈青。右边的大厅里有两个人,一个在洗手间,一个在小房间,都没有在靠门的大房间里,具体情况不知。

    “人呢?”郑村的声音清楚地传来。

    墨上筠跟梁之琼对视一眼。

    “郑老头,你不诚实。”

    “我们知道你在外面有埋伏,所以我们不会放过你女儿的。”

    走廊上的两人陆续出声。

    “她不是我女儿。”郑村一字一顿道。

    “呵,不是你女儿,你敢冒这个险?”

    郑村沉默了下,然后坦然道:“我要见她。”

    必须见到人质才行。

    这群人没有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出手,就证明他们这次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杀死郑村”那么简单。

    墨上筠跟梁之琼对视了一眼。

    她们得找合适的机会突袭。

    眼下郑村跟沈青都在他们手上,她们只要有任何暴露的迹象,郑村跟沈青都有可能遭遇不测。

    *

    三楼。

    郑村在被搜身后,被领进了门。

    走廊光线很暗,房间内更暗——整个三楼,压根就没开灯。

    守在沈青旁边的人,手里拿着一支手电筒,然后直接打在了沈青的脸上。

    郑村一进门,脸色就彻底沉了下来。

    沈青身上的礼服被撕开,几乎没剩下什么布料,身上各种青紫的痕迹,脸上多处红肿,头发凌乱的披散着,狼狈不堪。

    沈青处于昏迷状态。

    但是,郑村刚一站定,另一个站旁边的劫匪,就直接一盆水朝沈青泼了过去,沈青顿时“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沈青撕心裂肺地喊着,神态癫狂,双目无神,使劲摇着头。

    劫匪将另一盆水又泼了上去。

    沈青倏地就安静了。

    她茫然地睁大眼睛,眼神却没有焦距,嘴里嘀嘀咕咕的,“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放了她。”

    郑村的语调里压抑着怒火。

    频道里静默。

    光听声音,他们也能猜到发生了什么。

    “做梦!”

    先前泼水的男人说着,然后走到沈青面前,手里不知何时多出一根皮带,他眼睛都没眨一下,直接抽在了沈青身上。

    沈青当即惨叫一声。

    又一下。

    沈青又叫了一声。

    郑村深深呼吸着。

    他们在笑,一群禽兽不如的人,哈哈大笑,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沈青跟郑村的脑袋,却因癫狂的疯笑而抖着。

    郑村的手被捆绑在后面,他站在靠墙的地方,眼睛微微泛着红,避开那个被残虐的女生,同时抽出夹在暗处的刀片,将绳索一点点给割开。

    这样的房间里,一分一秒,都是折磨。

    绳子断裂的那一刻,他出手了。

    第一时间抓住抵着自己太阳穴的那把手枪的手腕,夺过枪,手掌用力将人往这边一拖,枪托直接砸中了他的脑袋。

    旁边的人发现异样袭击上来,郑村闪身躲过,同时朝打手电筒的人开枪。

    砰砰,连续两枪。

    黑暗中很难瞄准,郑村是凭借多年的经验开的枪,一枪击中了对方的肩膀,另一枪跑偏。

    在身侧那人再一次进行攻击的时候,郑村咬着牙承受了砸向肩膀的一击,这一次枪口对准拿皮带的那人的脑袋。

    一声枪响,正中脑门。

    乌漆嘛黑的,谁也不知郑村怎么打中的。

    郑村被压倒在地。

    与此同时,两人从门外冲进来,第一时间对郑村进行支援。

    漆黑的房间,什么都看不清楚,肩膀中枪的那位打算继续挟持人质,可脑门冷不丁的被狠狠一击,他眼前一黑,就这么倒在了地上。

    最初被夺枪的挣扎着起来,慌张地想要去将房间灯光摁亮,可任他摸索到开关怎么摁,房间也没有如他所愿的亮起来。

    ——电闸被关了。

    慌乱中,迎接他的是狠狠一击。

    他失去了知觉。

    房间内响起了混乱的声音,但是,不到一分钟,就恢复了平静。

    通过夜视镜扫了一圈,梁之琼蹲在沈青身后,将捆住沈青手脚的绳索给松开,然后把自己外套脱下来搭在沈青身上。

    “我们走。”

    梁之琼扶起了浑身瑟瑟发抖的沈青,素来大大咧咧的她,此刻的嗓音里都是温柔和小心。

    墨上筠摘下夜视镜,打开了手电,看到解决掉手中一个劫匪的郑村推开那个人,站了起来。

    墨上筠吐出口气。

    郑村身上有伤,但都是皮外伤,顶多伤到肋骨,没有特别严重的地方。

    ——她们来的还算及时。

    “先别出去。”

    将墨上筠等人拦在身后,郑村果断地发布命令。

    虽说支援部队就在后面,但隔壁还有两个人——肯定有伏击。

    但是,耳麦里传来了最新的通知:有个人从洗手间的小窗口逃跑了,另一个人就在走廊上,身上捆绑着疑似炸弹的东西。

    “都别动!”

    外面传来愤怒而尖锐的声音。

    门被踢开了,没有关上,一道站在走廊上的人影,清楚地走进他们的视野里。

    他敞开外套,手里拿着个燃着火苗的打火机,另一只手拿着火线,距离靠的很近,不过一两公分的距离。

    他有恃无恐地走了过来。

    那一瞬间,墨上筠脑海里闪现出四个字——

    『亡命之徒』。

    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态来找郑村的他们,招数怎么会这么简单?

    墨上筠抓住军刀的力道一紧,悄无声息地向前一步,紧紧盯住男人的身影。不,是打火机以及绑在身上的炸弹……

    很长一段时间后,墨上筠努力去回忆,都不记得他长什么样。

    就一米的距离。

    她在思考如何制止他,后来,她看到了走廊外面的空地。

    雨水淅沥,夜色漆黑,一片废墟。

    “哈哈哈哈——”

    男人仰着头,嘴里传出疯狂的笑声。

    没有商量的余地,没有条件和谈判,他就那么点燃了极短的火线。

    墨上筠下意识欲要冲上去。

    同一时间,她被拦了下来,同时,听到郑村的声音——

    “跟那孩子说,我对不起她。”

    她定在原地,视野里,一道人影冲了出去,带着那个疯狂的不要命的男人,一起从走廊上跳了下去。

    ------题外话------

    不会凑字数。

    每个情节都有用处,就算于故事主线无关,它也会替我表达些什么。我想要表达的东西,你们若能接收到,我会很高兴,但如果你觉得无所谓、无聊,观念不合,也随意。

    我很喜欢这篇文。

    文还有很长。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