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244、许可身份调查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电子系,教导员办公室。

    身为电子系教导员的苗正宗,是苗冬的小叔,这次作为打架斗殴学员家属的他不好出面,所以一直没有去刘队办公室。

    墨上筠跟许沁过来的时候,他还在焦躁地等处置苗冬的结果。

    墨上筠简单跟他说了下结果,然后就借用了这一间办公室。

    得知苗冬没事的苗正宗,对此自然没有异议,于是松了口气,主动离开了。

    “坐。”

    墨上筠指了指办公桌旁的一张椅子,朝许沁随意道。

    “是。”

    许沁心里紧张,见到墨上筠的指示动作,下意识应了一声。

    半响,才慢慢回过神来,紧张兮兮地坐下。

    墨上筠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墨教官,”许沁怯怯地喊着墨上筠,想要为自己辩解,“我……”

    “我知道这件事与你无关。”

    也不绕弯子,墨上筠直截了当地肯定了她。

    许沁抿了抿唇,有点惊讶地看着墨上筠,意外于墨上筠没有对自己苛责、怪罪。

    因为长相问题,许沁从幼儿园开始,就经常引人注目。

    什么班花、校花,从小到大,一直伴随着她。

    就算来到了军校,也没有例外。

    男生为自己吵架、打架的事情,在中学的时候也发生过。不过,老师处理这件事的时候,总会第一时间怪罪于她,觉得是她不检点、勾引男生,甚至有老师会劈头盖脸的骂她一顿,有的说话非常难听。

    当然,军校的情况要好很多,这一次纯粹是出于误会,领导们也没怎么批评她。

    刚被墨上筠叫过来的时候,她还以为历史会重演,没想到,墨上筠会说出“与你无关”这样的话。

    许沁松了口气的同时,小心翼翼地打量了墨上筠几眼,心里多少有点感动。

    但,在注意到墨上筠的长相后,也就慢慢能理解了。

    老实讲,她对自己的长相很有信心,气质也有点儿,可在墨上筠这样的长相、气质面前,也不得不低下头。

    墨上筠这样的……

    是不是跟她经历过一样的事呢?

    许沁这么想的。

    “这次叫你过来,就是问你几个问题。”

    墨上筠靠在椅背上,朝许沁道。

    “是。”

    许沁微微低下头。

    “你很笨吗?”墨上筠问。

    “啊?”

    闻声,许沁惊讶地抬起头,有点不明所以地看着墨上筠。

    鉴于先前的好感度,许沁竟是没有升起愤怒情绪。

    “唔,”墨上筠一顿,继而扬眉,“你生活不能自理?”

    “没……”许沁迟疑地道,“没有啊。”

    “听说你姐、许可,”说到这儿,墨上筠注意到许沁身子一个颤抖,她看在眼里,却没有做什么表示,继续道,“特地为了你,辞掉了实习工作,来学校当助教就是为了照顾你?”

    “这——”

    没等许沁做出任何辩解,墨上筠就倏地抬高了声音,“许沁,你现在是军校生,不是家里的大小姐。”

    “墨教官,不是这样的!”

    许沁焦急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连忙否认道。

    “哦?”

    墨上筠抬起眼睑,似是怀疑她话语的可信度。

    “我,”许沁拳头紧握,坚定道,“我选择了军校,有吃苦的决心的。是,是家里太关心我了,放心不下,才……”

    说到这,许沁有些窘迫地低下头。

    她也不想这样的。

    但家里先斩后奏,她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许可就辞掉了实习工作,然后来到了陆军学院当助教。

    她也没有办法啊。

    “这对你姐不公平。”墨上筠说着,语调有些冷。

    “……”

    许沁沉默了片刻。

    她不知该怎么跟墨上筠解释。

    她不想被强加上一个“娇生惯养”的名号,她想自己活着,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就算她现在做什么都不行——或许真的很笨,但她不想在任何人的羽翼下活着。

    她忽然很想告诉墨上筠,她并不想许可来到学校的。

    “我的父母,一直很偏爱我。”长吁了一口气,许沁低着头,慢慢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从我懂事起就是这样。”

    “但你姐对‘照顾你’这件事并不反感。”墨上筠不紧不慢道。

    “不是的,”许沁摇了摇头,“她以前很不喜欢我的。小时候,她在长辈面前懂事体贴,在只有我们俩的时候,她就偷偷报复我。”

    “哦?”

    墨上筠眯起眼。

    许可那样的……看起来不像啊。

    “长大了些后,她就慢慢收敛了,不过也对我爱理不理的,一直很冷漠。这样的状态,持续到她上大学——您应该知道,她是云城大学的。”

    “嗯。”墨上筠点头。

    “我们就在云城——因为爸妈不准她离家太远,所以强行让她改了志愿,考了离家不远的大学。不过,自从她上大学后,就很少回家。大一的时候,可能是压抑的太久了吧,就跟家里闹翻了,家里不再给她钱,但她很能干,自己兼职打工,赚足了这几年的学费跟生活费。”

    “现在也是?”

    “不。”许沁摇头,“今年年初的时候,姐跟家里人和解了。虽然她好像也不愁钱花,但家里会定期给她汇生活费的。而且啊,她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这一次对我的态度也发生了改变,跟变了个人似的。”

    以前许可会这么主动照顾自己一事,许沁连想都不敢想。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位姐姐到底哪根筋搭错了。

    不过,相较于她的疑惑,墨上筠却稍有警惕。

    变了个人似的?

    “不过,我后来找到了理由。”许沁垂下眼睑,神情有点哀伤,“今年暑假的时候,我才知道,我姐不是爸妈亲生的。”

    “什么?”

    墨上筠一怔,似是没听清。

    她特地查过“许可”的资料,但是,没查到“许可”是“养女”的证据。

    如果是领养的,应该会办理手续才对。

    怎么回事儿?

    许沁看了她一眼,继续道:“今年放暑假的时候,我因为要来安城读书,想事先熟悉熟悉,就过来玩了。当时住的就是我姐的租房。当时她在一家公司实习,不知道为什么,实习也要体检……我有一天晚上,无意间看到了她的体检报告。我记得我爸妈都是a型血,我是o型血。可她的血型是ab……”

    犹豫了下,许沁朝墨上筠发问:“这很奇怪吧?”

    “嗯。”墨上筠佯装平静地点头,随后反问,“问过你爸妈了吗?”

    “没有。”许沁摇了摇头,“我觉得,他们既然瞒着我,现在姐姐对我也挺好的……我就没必要多此一举了。”

    墨上筠“嗯”了一声,随后将话题扯回去,“你找的理由是?”

    “哦,”许沁想了下,才将先前的话想起来,“正好去年年底的时候,爸妈也体检了一下,我怀疑我姐看到了,就跟我一样明白过来……当然,也有可能是别的什么线索发现的。不过,时间正好对的上啊,爸妈体检完,我姐回来,体检报告随便乱放的,我姐看到也正常。还有,如果是‘意识到自己是领养的,养父母多年来将自己拉扯大已是足够大的恩情,意识到不应该再给他们添麻烦,于是从此悔过’……这理由,是不是很正常?”

    见到许沁一脸天真地分析、询问,墨上筠眼睛微微睁大,嘴角冷不丁抽了下。

    得。

    全是小姑娘家自己的猜测,没有一点实际性的证据。

    不过,这小姑娘确实提供了不少的信息,墨上筠倒也没有否定她的猜测。

    “那,”墨上筠决定转移话题,“你觉得她最近还有什么变化吗?”

    “变化……”许沁低头沉思,足足半响,才道,“人越来越温柔了,也越来越会打扮了,还有气质!可能是人靠衣装的原因吧,她最近越来越像女神了。”

    暑假里,许可还教给她不少穿着打扮的技巧呢。

    墨上筠偏头,眼底划过抹笑意。

    女神……吗?

    也对。

    不然怎么把澎于秋给“迷住”呢?

    ------题外话------

    敲黑板,大家都注意了!

    瓶子基友的校园文正在pk,作为友军阵营的一份子,希望大家支持一下吼!

    欢迎去戳!

    欢迎去调——哦不,她都成已婚阿姨了,你们只能调戏年轻活力的小瓶子——也就是,我!(哼唧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