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238、我男朋友,帅不帅?【2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双肩包搭在右肩上,墨上筠抵达停在路边的轿车旁。

    轿车没有想避开的意思。

    她走近的时候,轿车后车窗滑落下来,视线扫过,顺利见到坐在里面的人。

    瞥见那人的容貌,墨上筠神情微微一怔。

    她顿住时,已经停在了车窗旁边。

    一低头,将泰然坐在后车座的人映入眼帘。

    锐利的眉目,冰冷的神情,两道视线似乎带着刺,锋利,极具杀伤力,俊脸轮廓紧绷,危险肆意。

    后座上就他一个人。

    前面倒是有两个,小银不在,小金当司机,小黑在副驾驶位置。

    “做什么?”

    男人微微抬起眼睑,视线落到墨上筠脸上,眼神冷冽如寒冰。

    手搭在车上,墨上筠吹了声口哨,悠然自若道:“搭个顺风车。”

    她哪来这么大胆子?

    顿了顿,男人朝前面看了眼。

    小金和小黑下意识缩了缩脖子,心里甚是心虚。

    他们以前跟墨上筠是会保持距离的,但自从墨上筠上次来找他们讹钱后,他们的跟踪就愈发的懒散了——反正会被发现,还不如放松点儿。

    渐渐的,就如墨上筠所说,他们都对各自眼熟了。

    偶尔墨上筠还会远远地跟他们打声招呼。

    这种直接找上门来的行为,他们还真不意外。

    只是,这次正好碰上了头儿。

    两人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我拒绝。”

    见前面两人神色有些不对劲,男人收回视线,朝墨上筠冷冷吐出三个字。

    只是,话音未落,车门就被身为行动派的墨上筠拉开了。

    男人神色一冷,刚想说话,墨上筠一只手就落到了他肩膀上。

    “晚了。”墨上筠俯下身,朝他扬了扬眉,毫不客气道,“过去点儿。”

    这架势,倒是把这车当成她自己的了。

    男人的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

    *

    半分钟后。

    男人坐到了左侧,墨上筠坐在了右侧,并且非常规矩地扣好了安全带。

    墨上筠的背包,丢在了中间的位置。

    见到她这样随意的姿态,男人不由得皱了皱眉。

    “头儿,去哪儿啊?”

    连跟丢人时都能保持镇定的小金,此时此刻,说话的嗓音里却微微颤抖。

    “找家理发店。”

    墨上筠抢先道。

    男人偏头看了她一眼,冰冷的眼神如同能将墨上筠给凌迟。

    然而,墨上筠却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直接朝前面的小黑伸出手,“给瓶水。”

    刚拿到一瓶水的小黑,闻声,感觉到浑身都笼罩着寒意。

    好似动一动,便会粉身碎骨。

    “给她。”

    最后,还是男人吩咐了一句。

    小黑长吁了口气,将刚到手的矿泉水递给了墨上筠。

    “走。”

    男人再度出声,这一次是吩咐司机小金的。

    墨上筠拧开瓶盖的时候,朝前面的小金看了一眼,见到他如实负重的表情,以及那在斜射进来的阳光下反射着刺眼光芒的金链子。

    不知道是镀金的还是真金的,能不能换到钱……

    墨上筠思绪莫名地飘远,落到金链子上的眼神里,闪烁着沉思的光芒。

    男人冷冷地盯着墨上筠。

    光是墨上筠应对这一切的态度,就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

    “对了,”喝了口水,墨上筠将矿泉水放到背包上,然后轻轻扬眉,心情不错地朝男人询问,“我男朋友,帅不帅?”

    男人的神情又冷了几分。

    车内,被肃杀危险的气氛笼罩,前面两人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甚至都不敢轻易动弹。

    偏偏,墨上筠还是一副随意的态度,并未有丝毫惧怕、谨慎。

    沉吟片刻,男人总算回了墨上筠,“没我帅。”

    “噗——”

    副驾驶上,犹豫了很久,终于下定决心喝水的小黑,没忍住将水给喷了出来。

    车内寂静了三秒。

    小金和小黑彻底装死。

    墨上筠却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男人那张脸。

    跟阎天邢截然不同的长相,没有半点相似的地方,可不说话时,气息却莫名的有些像,一样的沉着冷冽、清冷疏离,闲杂人等难以靠近。

    她想起来了。

    他有个很好听、很阳光的名字——

    白川。

    她当初欣赏他,一如她最初欣赏阎天邢。

    “我喜欢他。”

    片刻后,墨上筠得出结论。

    “你不用到处宣扬。”男人皱眉,近乎反感道。

    “是吗?”墨上筠无所谓地笑了下,继而偏头,强调道,“不过,我高兴。”

    一而再再而三,简直忍无可忍。

    男人冷眼看她,字字夹杂着威胁之意,“你就不怕下不了车?”

    墨上筠抬起两只手,将其枕在脑后,有清爽的风从车窗外刮进来,吹乱了她本就凌乱的短发。

    她微微歪着头,看了眼前面两个人,又看向男人,唇角勾起抹似有若无的弧度,她近乎漫不经心地问:“就你们仨吗?”

    狂妄自大,毫不在乎。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