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237、跟你在一起就行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没有利用几分钟的时间充电,墨上筠迅速拿出一套便装出来换上,然后拿着自动关机的手机出了门。

    刚一下楼,墨上筠就见到站在楼下等待的阎天邢。

    跟昨日的装扮比,只是衣服款式稍有变动,一身便装,站在来往的军装之中,依旧显眼得很。

    只是,阎天邢的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

    墨上筠一派坦然地走过去,然后拿起手机,在阎天邢跟前晃了晃,非常坦诚地解释道:“手机没电了。”

    阎天邢神情阴沉地看了她一眼,帮忙补充道:“刚刚没电的。”

    “比较忙。”

    墨上筠用毫无诚意地理由来解释。

    这理由毫无说服力。

    以前也是这样的时间安排,但早晚的问候基本都不会缺。

    尤其,在墨上筠手机没电关机的时候,澎于秋给阎天邢发了条信息,意思是约好了时间跟地点见面,但也说明墨上筠刚跟澎于秋通了电话。

    重点是——忽略他,联系了澎于秋。

    忍住没发火,阎天邢眸色微沉,“我就信你一次。”

    墨上筠打量了他一眼。

    按照常理,她应该说点好听的。

    不过,因为工作问题,她不能保证以后这种事不会再犯,如果每一次都要说好听的……

    墨上筠决定就此作罢。

    “车呢?”墨上筠问。

    阎天邢眉头微动,走向停车的地点。

    墨上筠紧随其后。

    这一次,阎天邢开的是自己的车,没有岑沚送的那辆车那么引人注目,但也不是多低调的车,两人上车的时候,引来不少的关注。

    副驾驶位置放置墨上筠的背包。

    坐进去的时候,墨上筠将背包拿起来,同时朝阎天邢道:“谢了。”

    话音一落,还没等阎天邢说什么,墨上筠就低下头,在背包里翻找起东西来。

    阎天邢将车门一关,见到墨上筠将充电器找出来,眉头不由得抽了抽。

    “……”

    阎天邢觉得自己受到了非常严重的忽视。

    “去哪儿?”

    将手机充上电,墨上筠朝阎天邢问。

    阎天邢发动车,简短回答道:“吃饭。”

    “哦,”扣好安全带,墨上筠问,“选好地点了吗?”

    “没有。”

    “要推荐吗?”

    “不用。”阎天邢回答的声音里有几分冷意。

    墨上筠:“……”

    好端端的,生什么气?

    心思闪过,墨上筠偏过头,打量着正在开车的阎天邢。

    直视前方,神情稍冷,略有严肃之意。

    她只能看到侧脸,从眉目到唇线,弧线轮廓紧绷,看起来……真在生气。

    “下午有什么计划吗?”墨上筠主动问。

    “没有。”阎天邢冷声道。

    “哦,”墨上筠懒懒应了一声,尔后建议道,“那我们去约会吧。”

    闻声,阎天邢总算看了她一眼,神色稍稍有些缓和,“去哪儿?”

    “哪儿都成,”墨上筠从包里拿出一个笔记本来,“跟你在一起就行。”

    “……”

    阎天邢差点儿一脚踩了刹车。

    一偏头,见到墨上筠正在看自己,扬眉轻笑,眼底笑意蔓延。

    就这么一瞬的功夫,阎天邢发现自己不闷的心情被清扫而空。

    这女人……

    “没计划的话,”对上阎天邢有实质压力的视线,墨上筠轻轻勾唇,慢条斯理地道,“陪我在市里转一转吧。”

    阎天邢一顿,“你想做什么?”

    说完,收回视线,将车开出了校门。

    凭借记忆,在笔记本上画着地图路线,墨上筠神秘兮兮地道:“体验生活。”

    阎天邢:“……”

    得。

    这哪里是去约会的,分明是故意说着好听的话让他满意,然后让他陪着她去做她想做的事。

    不过,出奇的,阎天邢没有生气,也没有揭穿她。

    *

    阎天邢选了一家口碑好的餐馆,而在路上的功夫,墨上筠便将今天要走的路线给画好了。

    她是根据昨晚所做的方案而绘制出来的地图,其中包括她要查看的很多个点,基本被她这个活地图给连在了一条线上。

    “你想做什么?”

    吃完饭,阎天邢拿着墨上筠绘制的地图,嘴角微抽。

    “学员考核。”墨上筠眯了眯眼,“打算在市里几个比较繁华的地点进行。”

    阎天邢狐疑地看她,“能被批准吗?”

    “我有信心。”墨上筠挑眉。

    只要说服林矛,事情就不成问题。

    尤其是,她的考核方案本就是为了学员服务的,跟林矛不存在分歧。

    “那行。”

    看着她自信的神情,阎天邢笑了一下。

    正如墨上筠所说,约会什么的,去哪儿都行,只要是他们俩在一起。

    阎天邢开着车,在接下来的三个小时里,带着墨上筠按照地图路线走了一圈。

    中间停过几次车,墨上筠拉着他买了点特产,同时在比较有特色的旅游景点拍了几张照。

    等两人走完了路线,时间也差不多了。

    因为让墨上筠开车还得去停车,比较麻烦,所以阎天邢叫了个司机过来,载着两人直接去机场。

    *

    四点半。

    司机将车开到机场。

    “二少,到了。”前面的驾驶位置上,司机恭敬地提醒道。

    闻声,墨上筠抬手欲拉开车门,却被阎天邢给制止了。

    她疑惑地看了阎天邢一眼。

    阎天邢抬手揉了下她的头发,“回去。”

    “不用我送?”墨上筠奇怪地看他。

    “嗯。”阎天邢低声道,“去把头发剪一下,然后拍个照给我。”

    “……哦。”

    墨上筠抬手摸了下自己的头发。

    确实长了不少,一直想剪,但给忘了。

    想了下,墨上筠有不啰嗦,直接道:“那下次见。”

    见她这么爽快,阎天邢倒是有些郁闷了。

    扫了眼前面装死的司机,墨上筠一偏头,在阎天邢唇上亲了下,在阎天邢愣神的瞬间,道:“我让澎于秋签收了给你准备的特产。”

    “嗯……”阎天邢回过神,捏了捏她的脸,“又是鱼?”

    “不是。”

    墨上筠肯定道。

    神经再大条也不会次次寄鱼啊。

    不过,提及这个,就难免想到陈路……

    注意到墨上筠眼神里那一瞬的忧虑,阎天邢拍了拍她的头,“放心,一直在找。”

    “嗯。”

    “多吃点饭。”阎天邢交代道。

    浑身只剩骨架了,抱起来没一点手感。

    “知道。”

    墨上筠从善如流地应声。

    “我走了。”

    阎天邢松开她。

    想了下,墨上筠抬起眼睑,见到阎天邢额头上留下的疤痕,叮嘱道:“注意安全。”

    从这次见到阎天邢的时候起,墨上筠就注意到他额头上的疤痕。

    过了一个多月,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痕迹不是很明显,过些时日应当会更淡一些,戴上作训帽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也正如牧程所说,这道疤确实对他没什么影响,依旧是帅的,甚至看着愈发的野性、有男人味。

    但,毕竟是留下了痕迹。

    她没跟阎天邢说过这道疤,阎天邢也没有跟她提及过。

    可怎么着,都不能视而不见。

    一见到这疤,墨上筠就会想到阎天邢上次来机场时出的车祸……

    妈的。

    墨上筠半垂着眼帘,一抹杀气从眼底浮现出来,但在欲要变得更浓至极,被她适时地压制下来。

    “放心。”阎天邢倒是无所谓地笑了下,回应道,“不会有下次了。”

    “嗯。”

    墨上筠淡淡应声,但对于阎天邢的保证,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麻烦要是找上门,想躲也躲不掉。

    怎么保证都没用。

    时间快到了,阎天邢没有再磨蹭,拿着墨上筠给买的特产,下了车。

    真到分开的时候,墨上筠倒是有点舍不得,透过车窗见到阎天邢离开的背影,神情有点恍惚。

    “走吧。”

    直至阎天邢的身影消失,墨上筠才朝司机道。

    司机既然是被阎天邢选中的,自然是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的,当即应了一声“是”,然后就发动着车,离开了机场。

    车开了一路。

    墨上筠无意中扫过后视镜,见到了一直尾随在后的一辆轿车。

    小黑他们换了辆车,但是这惯用的跟踪手法,墨上筠还是了然于心的。

    “停车。”

    眯起眼,墨上筠忽的朝司机道。

    司机一怔,很快的,就在路边停了下来。

    墨上筠开门下车,让司机先一步离开。

    尾随在后的那辆轿车,也明目张胆地停了下来。

    墨上筠动了动手指,关节噼啪作响,声音里带着寒意。

    司机开车离开后,墨上筠径直朝后面那辆轿车走了过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