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232、学习下怎么带兵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要我帮忙吗?”

    “不好吧?”

    墨上筠狐疑地看他一眼。

    同时,适当地往后倾斜了点,跟阎天邢保持了距离。

    面对着时刻要提醒自己“保持距离”“注意形象”的新任女友,阎天邢眉头冷不丁抽了一下。

    “跟你们总教官打好招呼了。”阎天邢嗓音低沉。

    “这样啊。”墨上筠扬眉,将帽檐往上推了推,一本正经地道,“那就麻烦了。”

    阎天邢甚是无奈地看了她一眼。

    得。

    就算是以“形象”为重的女友,好歹也能在这装模作样里发现点可爱之处。

    忍了。

    懒得再吐槽她,阎天邢收回视线。

    “今晚的训练由他代劳。”

    指了指阎天邢,墨上筠朝楚飞茵道。

    “哈?”

    过度惊愕的楚飞茵,连“是”都给忘了,呆愣愣地看着两人,半响没回过神。

    这也可以?

    “嗯?”

    鼻音轻扬,墨上筠提醒。

    “是!”

    楚飞茵总算回过神,铿锵有力地应了一声。

    “报告!”想到什么,楚飞茵赶紧站好,匆忙朝阎天邢问道,“我,我能做些什么?”

    “随便。”

    懒洋洋扫视着她,阎天邢简单丢下两个字。

    区区80号人,他还用不着助手。

    “是!”

    楚飞茵下意识喊道。

    待她回过神,阎天邢已经走向了猛虎连。

    楚飞茵咽了咽口水,又小心地看了看墨上筠。

    阎天邢是军人出身,这一点,基本上是可以确定了。

    但是,让阎天邢来代替墨上筠训练……真的可以吗?

    “墨教官。”楚飞茵迟疑地喊道。

    “什么?”

    墨上筠的视线从阎天邢身上收回来。

    “让他来代替你……”楚飞茵放低了声音,谨慎小心地问,“没关系吧?”

    “嗯。”墨上筠应声,一想,估摸着说服力不大,遂补充道,“他以前是我领导。”

    挺奇怪的。

    搁在自己身上,这种事压根懒得去解释,可放在阎天邢身上,就巴不得谁都知道阎天邢的光荣事迹,任谁都不敢小瞧他。

    一种诡异的心思作祟。

    墨上筠发觉了,却没有制止。

    这种小心思,无伤大雅嘛,反正不会造成坏的影响。

    “这样啊……”

    楚飞茵眨着眼,好奇心蠢蠢欲动,但再三想过后,还是将好奇心压制下来。

    虽然很想知道墨上筠跟她男朋友的故事,不过,她跟墨上筠的关系还不到那种地步……还是有点自知之明吧。

    楚飞茵识趣地站在一旁,默默地闭上了嘴。

    同时,阎天邢简单介绍了下——自己的名字名字和这一晚训练的流程,然后就着手了猛虎连今晚的训练。

    墨上筠好奇地看着猛虎连的表现。

    按照她的猜测,猛虎连这种基本个个长着反骨的学员,应该对新来的教官毫无好感,开始就会对阎天邢争锋相对才是。

    然而,她足足等了两分钟——

    也没看到敢跟阎天邢正面杠上的学员。

    这先前一个个捣起乱来活蹦乱跳的学员,见到阎天邢后,无论男女,皆是眼冒红心,对于任何命令皆是乖乖听话,让他往东还怕你说话费劲,体贴到让人……失望。

    “……”

    墨上筠觉得自己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妈的。

    她人格魅力有那么差吗?

    怎么阎天邢带兵的时候,跟她带兵的时候,一个天一个地?

    “墨副连,你怎么把这位阎王给拉来了?”

    正值墨上筠郁闷之极,身后飘来个紧张谨慎的声音。

    一回头,赫然见到向永明那张紧绷的脸。

    再看他的排,此刻正坐在地上,热情高涨地准备拉歌。

    “过来。”

    墨上筠朝他招了招手。

    就站在不远处的楚飞茵,疑惑地看着两人。

    向永明跨着极小的步伐,一步一步的,近乎是挪到了墨上筠身边。

    “老实说,你们觉得阎天邢带兵怎么样?”墨上筠朝向永明低声问。

    向永明感觉到一股逼人的寒气。

    抬眼看去,正是阎天邢的方向。

    “好。”

    坚定地吐出一个字,向永明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自己刚刚被一刀封喉——死过一次了。

    “怎么个‘好’法?”墨上筠眯眼问道。

    向永明讪笑道,“这个……不好的话,我怎么从二连垫底的跳上来的。”

    “哦?”

    墨上筠勾了下唇。

    “当然,您也功不可没!”向永明急忙补充道。

    懒得跟他多扯,墨上筠抬手揪住他的衣领,往自己方向拉了下,尔后问道,“当他的兵,什么感受?”

    “嘿嘿……”向永明把自己的衣领拉回来,干笑道,“男女授受不亲,墨副连,距离,距离……”

    妈的,他就不该好事的凑过来。

    这被墨上筠逼问就算了,还要被阎王甩冷眼刀子……

    以后再落到阎王手上,那还得了?

    知道阎天邢关注着这边,墨上筠也顺势松开了向永明。

    “这么说吧,”轻声咳嗽一声,向永明朝阎天邢的方向看了眼,然后用拳头挡住嘴巴,鬼鬼祟祟地朝墨上筠道,“当他的兵,会让你觉得生不如死,他站你跟前就等于是凌迟。训练你知道吧,就严格点儿,惩罚重点儿,手段变态点儿……咳,跟您比起来,半斤八两。”

    说到这儿,向永明还是忍不住损了墨上筠一把。

    墨上筠似笑非笑地看他。

    变态的手段,跟阎天邢比起来,她还差得远呢。

    向永明遂及时收住,继续道:“墨副连,你没当过他的兵,你是不知道他有多恐怖。那气场,一个眼神能把我们全场秒杀。你手下这帮小新生,敢在他跟前反抗那是出了鬼了……老实说,当初仲教官我都不怕,就怕他……我现在做噩梦惊醒,基本都是他当初给我留下的心理阴影。”

    “不过,”话锋一转,向永明又说了句实话,“我们最佩服的,也是他。”

    “怎么说?”墨上筠好奇地问。

    当初阎天邢一接手训练,所有学员都被折腾的死去活来的,只有你想不到的惩罚,没有他做不到的惩罚。

    各种心理与生理的折磨和碾压。

    怎么就佩服上阎天邢了?

    “人能耐啊!而且,”向永明道,“就是有种……他做什么,我们都心服口服的感觉。”

    这话倒是一点都不假。

    虽说大家私下里都各种骂阎天邢,但对阎天邢确实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也只有在阎天邢的训练上,他们是最规矩、认真的。

    其次是墨上筠。

    事实上,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对墨上筠也是心服口服的,并且到了后期,基本都对她死心塌地,任谁都难以说一个“不”字,就是墨上筠自己太作了,好端端将b组组长之位让给了仲天皓,遭了不少b组成员的痛骂。

    不过,都是过去式了。

    “……”

    墨上筠看了眼跟前这位疑似得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同志。

    “话说回来,你们俩,是不是——”

    燃烧着八卦之魂的向永明,朝墨上筠露出个奸笑。

    “私下议论领导,回去领罚。”墨上筠打断他的话。

    “我这是当面……”向永明不服气道。

    墨上筠冷笑,“那就罪上加罪。”

    “……”向永明一时无言,半响,才不死心地道,“我这跟人打着赌呢,您就偷偷给个答案成不?”

    双手抱臂,墨上筠笑眯眯地看他。

    “行行行,我输,我输。”

    被盯得浑身发寒的向永明表示投降。

    “滚。”

    墨上筠没好气地丢下一个字。

    “是。”

    向永明配合地应声。

    若不是训练场上那么多人,向永明估计是撒腿就跑了。

    见着向永明走远了,墨上筠盯着阎天邢和猛虎连的方向,沉思片刻。

    最后,她朝楚飞茵看了眼,“走。”

    “啊?”

    楚飞茵还没反应过来。

    走?

    去哪儿?

    眯了眯眼,墨上筠看着阎天邢的背影,勾唇道:“学习下怎么带兵。”

    ------题外话------

    阎爷傲娇地表示,与其去海陆学习,还不如多跟我待会儿。

    哈哈。

    *

    亲们元旦快乐。

    发了个订阅红包,1000人份,感谢各位订阅支持的妹子们,各位快快去领取啦。^_^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