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218、陈叔可能出事了【3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这是军校,你们俩注意一下。”

    夜千筱双手抱臂在旁看戏,见到这一场景,不由得撞了下封帆的肩膀。

    意思是——你比较了解他,这是什么关系?

    “没戏。”

    封帆用两个字打消了夜千筱想看热闹的想法。

    至今没见阮砚对哪个异性感兴趣的。

    但是,根据他的了解,阮砚若是真的看上了墨上筠,就不只是如此浅显的挑刺了。

    这小子一根轴,又不懂人情世故……才不会这么容易放过这俩。

    夜千筱有些遗憾地摇了下头。

    啧。

    她还挺喜欢墨上筠的。

    与其便宜了不怎么熟悉的阎天邢,还不如被封帆或是阮砚给弄到手呢。

    “你说得对。”

    墨上筠非常诚恳地接受了阮砚的建议,然后把阎天邢搭在肩上的手给拿了下来。

    阎天邢:“……”

    在阎天邢无语之际,阮砚紧皱的眉头,顺利地舒缓下来。

    “对了,我们晚上一起吃个饭。”

    准备撤退之前,墨上筠朝阮砚提醒道。

    “加上他吗?”阮砚看向阎天邢,一点儿都不掩饰对阎天邢的不喜。

    “嗯。”墨上筠点头应声。

    “不——”

    阮砚下意识就想拒绝。

    “嗯?”

    墨上筠眯起眼,似笑非笑地打断他的话。

    “那行。”

    停顿了下,阮砚机智地改口。

    人还没到手,暂时不能得罪。

    封帆同情地看了阮砚一眼。

    看样子,为了飞鹰,阮砚实在是做出了不少的牺牲。

    竟然还接受威胁了。

    夜千筱也饶有兴致地看着妥协的阮砚。

    不赖啊,这位素来按自己性格做事的任性王牌,也学会妥协了。

    “我们走。”

    一直没说话的阎天邢总算开了口,然后抬手牵住了墨上筠的手。

    并且,故意将动作做得很明显,让阮砚看了。

    阮砚眉目一冷,干脆转移了视线。

    “走。”

    阮砚朝夜千筱跟封帆说了句。

    然后,转身走进了实验楼。

    纵然淡定如夜千筱,此时此刻,眉眼也多出了些许笑意。

    她甚至佩服地看了墨上筠一眼。

    “晚上见。”

    临走的时候,夜千筱还朝墨上筠交代了一句。

    “嗯。”

    墨上筠点了点头。

    很快,夜千筱跟封帆都进了楼。

    “可以松了吗?”墨上筠朝阎天邢问道,甚是无奈地挑眉。

    阎天邢打量了她一眼,如同无赖道:“你没穿军装,不算。”

    “……”嘴角微抽,墨上筠忽的想到什么,问,“说起来,你来学校是做什么的?”

    在餐桌上,她得知夜千筱跟封帆要来陆军学院的时候,也顺带问了阎天邢的想法。

    阎天邢当时就回了个“一起”。

    但是,到现在墨上筠都不知道,他来陆军学院是否有目的。

    “约了校长。”阎天邢轻描淡写道。

    墨上筠眼皮子跳了跳,“几点?”

    “下午两点。”

    “……”墨上筠佩服地看了他一眼,然后默默地看了看时间,朝阎天邢道,“你还有10分钟的时间。”

    “你送我过去。”

    阎天邢平静道,一点儿都没有‘因即将迟到而焦虑’的表现。

    “行。”墨上筠一口答应,但很快,注意到来往学员的视线,她郁闷地挑眉,“手呢?”

    “牵着。”阎天邢淡淡道,近乎固执道,“不想松。”

    好不容易有光明正大的理由牵个手,这破地方连一点亲密的举动都不允许……还想怎么着?

    “行行行。”

    墨上筠无奈地点头,不愿与他争辩。

    不过,她的形象啊……

    临走的时候,墨上筠扫了眼依旧蹲在隐蔽处的许沁。

    都快训练了,还到处乱跑……

    回去非得好好强调一下规矩不可。

    她跟阎天邢手牵手离开。

    而,一直缩在原地不敢动弹的许沁,一直等他们俩彻底走没了影,才长长的吐出口气,跟逃过一劫一般。

    等她回过神时,才赫然发现,整个背都被汗水给浸湿了。

    她想要站起身,只觉得两腿发麻,走路都僵硬了。

    可眼见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再不赶去集合就来不及了,于是赶紧加快脚步,小跑着朝训练场的方向跑去。

    远远的,她还朝墨上筠跟阎天邢离开的方向看了眼。

    心有余悸。

    她有预感,墨上筠绝对是发现她了——从她匆匆忙忙躲闪的时候,就已经发现她了。

    只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并没有走过来指责她。

    也多亏了墨上筠当做没看到她,她才没有被许可发现。

    不过——

    跟墨上筠在一起的那个男人,会是墨上筠的男友吗?

    因气场太强,所以许沁没敢多看,连长相都是匆匆一眼扫过,但就算再没怎么看清,光凭感觉,她都可以确定,那个男人绝对可以碾压他们的班主任——时项。

    想到这儿,许沁的心就扑通扑通地跳个没停。

    真要是那样的话,那他们学员堆里议论的“墨上筠跟时项cp”就有点儿不像话了。

    *

    二点整。

    墨上筠将阎天邢送到了楼下。

    校长秘书特地在楼下等他,一见到他,就热情地迎接过来。

    不过,在见到墨上筠这个军训教官中的风云人物后,多少愣了下,只是有良好的职业素养摆在那里,秘书也只是朝墨上筠点头打个招呼。

    墨上筠回应了一声,然后目送阎天邢进楼。

    阎天邢跟校长见面的原因,墨上筠没有打听,但时间阎天邢倒是主动跟她说了。

    最迟两个小时内谈完,到时候会直接跟她联系。

    墨上筠处于放假状态,无需去训练场监督军训,眼见着阎天邢进了楼,自己偏头想了想,好像一下就没什么事可做了。

    最后,看了眼头顶悬挂的刺眼太阳,她忽然想到中午打电话来的牧齐轩。

    想到牧齐轩还有事没说,于是她掏出手机,一边往宿舍楼的方向走,一边避开巡逻的稽查队,给牧齐轩回了个电话。

    “学长。”

    电话一接听,墨上筠就出声喊道。

    “怎么,相亲完了?”牧齐轩声音轻松愉快。

    “嗯。”

    墨上筠应了一声。

    吃完那顿饭,基本上结束了。现在处于跟各自朋友相处的状态,虽然晚上还会再见上一面,但算不上相亲了。

    “真对封帆没感觉?”牧齐轩问。

    “嗯。”

    “好吧。”牧齐轩点了下头,也不再纠缠这种事,而是问,“什么时候结束军训教官这小插曲?”

    “月底。”

    这一次,墨上筠回答得很肯定。

    以前觉得无所谓,三个月都行,但真正接触下来,墨上筠无法驾驭这群连军人都算不上的学生,能撑完这个月,就已经是对她的最大肯定了。

    哪怕是多一天,她都得将朗衍丢过来凑数。

    “那行。”牧齐轩又问,“导师说,907特种大队有邀请你当教官?”

    “嗯。”

    墨上筠应声。

    最近总是有人跟她提到这事儿,其实有点烦了,但问话的是牧齐轩,她还是可以接受的。

    而且,牧齐轩跟她提及这件事,怕是授意于导师吧。

    不然,一个海军蛙人的副队,怎么着,也不会知道陆军某特种部队的教官人选。

    “还没答应吧?”牧齐轩又问。

    “嗯。”

    “行,你慢慢考虑,”牧齐轩继续道,“我这儿也有个事,到时候你可以慢慢考虑。”

    “你说。”

    “如果你答应了的话,导师建议你,最好过来参加一下蛙人冬训。”牧齐轩道,“就当实习。”

    蛙人冬训一事,墨上筠事先就有打算的,但处于可有可无的状态,一切全看她的时间和心情而定。

    牧齐轩已经搞定了领导,只需墨上筠一点头,随时都可以过来。

    但现在,导师希望墨上筠能将“参加蛙人冬训”一事放到必要的行程上来。

    无论怎么说,墨上筠带兵的经验还是有所欠缺的,根据导师的描述,跟她在一起的,最少有三年以上的带兵经验,而且都是专业的,而非墨上筠这种从连队里半路出家,只带过三个月集训营的新人。

    在教官名单里,也就墨上筠一个女教官。

    换言之,墨上筠会因性别和经验问题……受到某些不好的眼光。

    在这方面,他还挺赞成导师的,多积累点经验总没错。

    很显然,墨上筠也知道牧齐轩这个建议的重要性。

    “12月开始吧?”墨上筠问。

    “嗯。”

    “行。”墨上筠爽快地答应,“如果我答应了,不出意外,我12月过来。不过,我就一个月的时间。”

    一跨年,新特战部队的选拔训练就要开始了。

    “好。”

    顿了顿,墨上筠笑了一下,阴险地补充道:“我们连队那边,就靠你沟通了。”

    “……可以。”牧齐轩无奈地应声。

    趁人要离开连队之前,还得提前一个月把人叫走……他非得被人私下里咒骂不可。

    不过,墨上筠若是愿意来的话,也算值了。

    鬼知道他们队长路剑上次跟京城军区的x特战队接触过后,不知从哪儿听来墨上筠一堆“奇闻”,尔后又跟他打听不少跟墨上筠有关的事,惹得路剑还没见过墨上筠,就对这个二十出头的小女生无比期待,恨不能早日见识一下墨上筠的本事。

    回到宿舍楼之前,为了避免打电话的动作过于明显,墨上筠跟牧齐轩挂了电话。

    *

    三点整。

    墨上筠洗了个澡,换了套符合学校氛围的作训服出来,顺带将自己的便装洗好挂起来。

    等她回到宿舍的时候,赫然见到她爹、墨沧打来的好几个未接电话。

    一扫到墨沧的名字,墨上筠眼皮子就跳了下,只觉得浑身神经都绷紧了。

    因为阎天邢和夜千筱全程在场,所以没有单独跟封帆聊天的机会——于是她忘了问封帆,是否可以让封帆他妈将这件事暂且隐瞒下来。

    她迟疑片刻,最后还是拿起手机,回拨了墨沧的电话。

    “爸。”

    等电话接通,站在书桌旁,墨上筠拿起手机,喊了声。

    “相亲感觉怎么样?”

    墨沧平静地问,没有墨上筠想象中的愤怒。

    “没感觉。”墨上筠实诚道。

    “没感觉?”墨沧声音一冷。

    “嗯。”

    墨上筠平静回答。

    思索了下,墨沧问:“能培养吗?”

    墨上筠淡淡道,“都没感觉,估计很难。”

    墨沧凝眉思索片刻,最后凉声道:“那算了。”

    “……”

    墨上筠有些匪夷所思地挑眉。

    她爸……竟然这么好说话?这么明事理?

    对墨沧不是很了解,但凭借以前对墨沧的印象……她多少觉得惊讶。

    “还有,”墨沧停顿了下,声音渐渐变得严肃起来,“知道陈路去哪儿了吗?”

    提到“陈路”,墨上筠先前的轻松感被清扫而空。

    “嗯?”

    眯了眯眼,墨上筠没有实话实说。

    墨沧权当她不知道,解释道:“你妈联系不到他,电话也不接。知道他住哪儿吗?”

    也是因岑沚告知,他才知道,陈路四月就关了店、跑到安城去了,不知去做什么,但有跟岑沚联系过两次。

    眼下有两三个月没联系了,岑沚想去找陈路喝酒,但电话打过去,一直没有接听。

    特地去他的店里看过了,也没见到开门,据说四月出去了之后,就没有回来过。

    陈路跟墨上筠最亲,现在跟墨上筠通着电话,想到陈路,就随口问了一句。

    “爸。”

    墨上筠忽然沉声喊他。

    听墨上筠语气有些不对劲,墨沧停顿了下,问:“什么?”

    眸光微闪,墨上筠的手不知何时抓住了书桌边缘,手指微微用力,连骨节都泛着白色。

    半响,墨上筠轻声道:“陈叔可能出事了。”

    ------题外话------

    没了,晚安。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