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204、怎么着,专门洗好等我呢?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发完信息,没有等到回复,墨上筠便去洗了个澡。

    出来后,见到了阎天邢的回过来的信息。

    ——『嗯,就当休假,好好玩儿。』

    ——『郑村人不错。』

    见阎天邢都这么说了,墨上筠也没再计较郑村和郑素的事儿。

    不过,捎带的,跟阎天邢打听了下郑村。

    阎天邢跟郑村倒是不认识,但似乎听说过郑村的事迹,于是简单地跟墨上筠讲了下,郑村为人处世有原则,也挺喜欢带新人的,就她不去特战队当教官一事发问,大抵是觉得惋惜。

    难得见阎天邢这么肯定一个人,墨上筠倒也对郑村放下了警惕。

    接下来两天,墨上筠都积极配合郑村的工作。

    开会,老实做笔记。

    考察,认真做记录。

    总而言之,虽然有点儿辛苦,但确实涨了不少见识。

    其他连队的训练方式,其他新兵连的训练手段,不同部队的管理模式……

    而且,郑村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对下属——不仅是墨上筠,还有其他人态度都很好,两天都没见到他黑过脸。

    这也就造就了墨上筠真的跟度假一样的生活,从头到尾都没遇到过任何糟心事。

    17日下午,墨上筠结束了两天的度假生活,在天黑之前抵达安城。

    202团有人来接机,但郑村却先让司机将墨上筠送到安城陆军学院。

    但,刚到一半,墨上筠就发现不对劲——后面有一辆车跟随。

    因为一直被跟踪,墨上筠习惯性地去观察周边的情况,所以,她一离开机场就发现了小黑他们的车。

    这也见怪不怪了,习以为常的墨上筠,压根没当回事儿。

    但是,她慢慢发现,有另外一辆轿车,从出机场开始,就一直跟在他们后面。

    看样子,跟小黑他们还不是一伙的。

    那么——

    这些人是跟踪她的吗?

    “发现了?”郑村有些突兀地朝墨上筠问。

    愣了愣,墨上筠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后面车,又看了看郑村询问的表情,最后点了点头,“嗯。”

    郑村笑了一下,安抚道:“放心,不是冲着你来的。”

    “是跟着您的?”墨上筠迟疑地问。

    “应该是。”郑村点了点头。

    前面,开车的司机还是先前那个一杠一星,听到他们的对话后,主动朝郑村喊道:“郑副团。”

    郑村朝前面看了眼,最后淡淡地“嗯”了一声。

    话音一落,司机就踩下了油门。

    下午五点左右,正值下班高峰期,车流很多,司机的车技比墨上筠想象中的要好,不到三分钟,就轻松将后面尾随的俩小尾巴都甩掉了。

    墨上筠惊讶地看了眼前面开车的司机。

    不愧是跟在团长身边的人,车技比想象中的好太多了。

    再看一侧的郑村,神色平静自若,仿佛这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

    “郑团长,他们为什么跟着您?”墨上筠难免多问了一句。

    虽说是一团长,但也不算多高的职位,冲着郑村来算怎么回事儿?

    “跟了很久了,有贼心没贼胆,墨副连长不需要担心。”司机主动回答道。

    郑村朝前面扫了一眼。

    司机下意识缩了缩脖子,意识到自己说的有点多。

    “不加点人保护吗?”墨上筠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可以说,以郑村以前的战绩,不招惹上一点仇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但是,知道有人图谋不轨,应当引起重视才对,而且应该进行反击行动。但,郑村这两日出差,就带了她一个人,除此之外什么都没带,甚至都没有派人暗中保护。

    怎么一团长,心这么大?

    郑村和善地看了她一眼,道:“小墨同志,这个事,就不用你操心了。我平时待在部队里,他们也不能拿我怎么着。”

    听着郑村有不愿过多透露的意思。

    墨上筠眉头微动,将剩下的疑惑都咽了下去。

    没准人早就计划好将人一网打尽了呢。

    跟自己无关,墨上筠想了想,识趣地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而郑村也很快就转移了话题。

    快到陆军学院门口的时候,郑村忽然想到什么,朝墨上筠问:“对了,我女儿郑素,上次在你们连队拍摄什么节目,没给你们添麻烦吧?”

    “还好。”

    看在郑村的面子上,墨上筠没有贬低郑素。

    “真的?”郑村不相信地问了一句,尔后,缓缓收回视线,颇有深意道,“我倒是听说,她一直在打听你的事。”

    既然知道郑素在侦察营的事,郑村这两日怎会对她这么好?

    眯了眯眼,没琢磨出郑村的意图,墨上筠似是惊讶地问:“是吗?”

    “因为她母亲死得早,我就她这一个孩子,所以以前比较惯着她,养成了她任性、自我的性子。这几年她自己能做主了,就越来越无法无天了。”郑村笑着看了墨上筠一眼,然后道,“听说她最近又要在陆军学院拍摄,应该会跟你碰上。所以,如果她以后有什么地方冲撞你的,不用看在我的面子上让着她。”

    本以为郑村会说一些维护女儿的话,没想说的竟然跟所想的截然不同。

    墨上筠微怔,一时间分不清这是字面上的意思,还是隐晦的暗示了。

    “谢谢郑团长。”

    犹豫了下,墨上筠顺从地接过了郑村的话。

    而,郑村的神情,看不出丝毫异样。

    墨上筠渐渐放下了心。

    车子很快开到了安城陆军学院门口。

    跟郑村告别,墨上筠下了车。

    不过,还没来得及关车门,就见到一道身影径直走了过来。

    不到六点,天色还没暗下来,夕阳余晖落到来人的身上,为她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

    校门外站着很多军训的学员,现在处于休息状态,很多人都站没站相、坐没坐相,可相较于他们,穿着作训服走来的郑素,却更像是一个军人,腰杆笔挺,步伐端正,虽然浑身都被汗水浸湿,却没有半点慵懒懈怠的模样,像是个实打实的军人。

    “墨上——”

    走近时,郑素抬高声音想喊她。

    但,最后一个字还没喊出来,她的视线落到了这辆军用吉普上。

    她看了看吉普车的车牌号,又微微低下头,看着坐在后座上的人。

    “爸!”

    郑素惊讶地喊出声。

    被叫了一声,本来见到郑素却没打算下车的郑村,将车门给拉开。

    从车上走了下来。

    郑素忽略掉墨上筠,径直朝郑村跑了过去。

    “爸,你怎么会跟她在一起?”

    抬手抓住郑村的衣袖,郑素瞪着黑白分明的眼睛,一边询问着,一边朝墨上筠的方向瞪了眼。

    “什么话?”郑村脸色沉了下来。

    俨然是有些怕郑村的,郑素撇了撇嘴,低下头,小声嘀咕道:“她没有说我坏话吧?”

    “你不做错事,管别人怎么说你。”郑村皱了皱眉。

    尔后,注意到还在一旁站着的墨上筠,朝墨上筠交代道:“小墨,你先走吧。”

    “是!”

    墨上筠应了一声。

    她将车门关上,转身离开。

    走远了些的时候,听到郑村在教训郑素擅自脱离队伍、对墨上筠不礼貌,但之后的事情,墨上筠就不知道了。

    她在诸多学员的视线里,坦然自若地进了校门。

    训练计划她是看过的话,这个时间,他们应该是组织了全校的新生围绕着学校跑步,估计刚跑完在休息。

    反正上千人围在一起,吵吵嚷嚷的,墨上筠有点儿待不下去,倒不如早点儿离开。

    *

    晚上,六点半。

    提前吃了饭的墨上筠,在校园里晃荡一圈,打算去实验楼找一下阮砚,问问许可这几日的情况,但还没抵达实验楼呢,就撞见了郑素。

    郑素应该是在找她,一见她,就直接朝她跑了过来。

    “墨上筠!”

    在跑近后,吸引了不少注意的郑素止住步伐,然后大喊了墨上筠一声,努力让自己不要喘气、以及失去了在墨上筠跟前说话的底气。

    抬手将帽檐往上一推,墨上筠视线悠然地打量了她一眼,挑眉问:“有事?”

    “当然有!”

    郑素理直气壮道。

    “说。”墨上筠简洁示意。

    “你跟沈青是朋友?”郑素扬起下巴朝墨上筠问。

    沈青?

    有点儿可惜,当时对沈青的故事没什么兴趣,乃至于到现在也不知道,针对沈青的那位当红艺人是谁。

    顿了顿,墨上筠狐疑地扫了她一眼,尔后平静道:“不是。”

    “骗人!”郑素朝墨上筠肯定道,然后从裤兜里摸出了一个手机来,调出了一张照片,举着手机朝墨上筠道,“我拍到你们里在一起的照片了。”

    墨上筠跟看傻子似的看着她,莫名地问:“然后呢?”

    “我知道沈青得罪了人,还没冒出头,就差不多被封杀了。”郑素拦住她的去路,“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可以帮她一把。”

    哦?

    意思是,针对沈青的人,并不是她咯?

    看着郑素一副认真的表情,墨上筠估摸着她没有在撒谎。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我会因为她而答应你什么条件?”只手放到裤兜里,墨上筠似笑非笑地看她。

    “你们不是朋友吗?”郑素理所当然地反问,然后道,“我的条件很简单,只要你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我就帮沈青的忙。怎么样,这条件没为难你吧?”

    “来。”

    沉思了下,墨上筠朝她招了招手。

    郑素莫名打量她一眼,然后朝她走了几步。

    墨上筠侧过身,手一抬,勾住了她的肩膀,在她狐疑地盯着墨上筠的时候,墨上筠忽的将她手里的手机给抄了过去。

    “你干嘛!”郑素下意识地去夺墨上筠手里的手机。

    奈何人比墨上筠矮了那么一点点,手也比墨上筠的短了那么一点点。

    拿、不、到。

    “我记得没错的话,你们的手机是要被上缴的。”墨上筠拍了拍她的肩膀,慢条斯理地到,“虽然你不是我的兵,但身为军训教官,我就得对你们负责,这手机呢,我先没收了,等你要走的时候,再找你们节目组要。”

    “你!”

    郑素气得咬牙切齿。

    不过,却拿墨上筠毫无办法。

    手机确实是要上缴的。

    不过,有了上一次的经历,她就让助理多准备了一个手机,好平时偷偷摸摸跟外界联系。

    没!想!到!

    自己竟然蠢到主动交给墨上筠!

    连她自己都怀疑自己的智商为负了!

    想了片刻,郑素决定不跟她计较,“手机你拿去就是,我给的条件,你答不答应?”

    “我拒绝。”

    “这还不好吗?”郑素皱眉,以为墨上筠觉得条件不够,于是补充道,“要不,我给沈青推荐个好角色?”

    “她怎么样,都跟我没关系。”墨上筠将她的手机放到自己口袋里,然后将搭在她肩上的手抬起来,帮她正了正跑歪的作训帽,奚落道,“至于我男人……这么长的时间,你连个电话都没有弄到手,我估计,就算我主动退出,你也没什么机会。所以——”

    墨上筠语重心长道:“少做点梦吧。”

    “你你你……”

    郑素被她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妈的!

    这女人太气人了!

    亏她爸还让她跟这女人好好相处!

    这怎么相处得来?!

    “你不要太得意!”郑素最后挤出了这么一句毫无威慑力的话。

    “上次呢,我跟你说过,他喜欢长得漂亮的。”墨上筠不紧不慢的,“这一次呢,我再跟你透露个消息。”

    郑素睁大眼睛,非常质疑地盯着墨上筠。

    墨上筠会这么好心?

    这个疑惑刚一闪现,下一刻,郑素就确定了答案——

    “他最喜欢长我这样的。”

    呸!

    郑素差点儿当场爆粗口。

    然而,墨上筠却没等她发飙,同情地看了她一眼,随后松开她,优哉游哉地走去了实验楼。

    留下郑素傻愣愣地站在原地。

    擦!

    这世上怎么会有墨上筠这种不要脸、讨人嫌的女人?!

    *

    在实验楼待了个把小时,墨上筠将许可情况打听得差不多后,就离开了。

    然后,将郑素的手机交给了节目组。

    节目组当时在训练场拍摄,墨上筠路过的时候,见到了许可和时项二人,不过在他们俩发现自己之前,墨上筠事先离开了。

    她去宿舍收拾了下,然后将笔电和手机都收到一个背包里,出了校门。

    前几天跟夜千筱约好了时间,明天中午跟封帆和夜千筱见面,所以,墨上筠昨个儿就跟林矛请了假,今晚跟明天都不需要她带军训。

    自然,有自由出入证和无限假期的墨上筠,今晚还可以住外面。

    夜千筱说的见面地址跟云天酒店很近,墨上筠上了出租车后,琢磨了下,最后选择了云天酒店。

    九点左右,墨上筠抵达云天酒店。

    给了钱,墨上筠拿着自己的物品下车,最后轻车熟路地走进酒店,去了昨晚住的房间。

    背着包来到门前,墨上筠从兜里拿出房卡,刷了一下,门顺利开了。

    可——

    刚开了一条门缝,墨上筠就见到有明亮的光线从门缝里投射出来。

    墨上筠推门的动作一顿。

    谁在里面?

    “谁?”

    似乎是在回应墨上筠的疑惑,里面传来一道沙哑性感的声音。

    有点儿耳熟。

    紧随而来的,是沉稳有力的脚步声。

    墨上筠直接推开了门。

    然后,即将走至门口的一道身影,顺利落入了墨上筠眼帘。

    见到阎天邢那张俊美如妖孽的脸,墨上筠并不觉得意外,可——

    墨上筠下意识想把手机掏出来。

    只是在意识到手机丢背包里那一瞬,将这个念头打消了。

    阎天邢只围了一条浴巾。

    似乎刚洗了澡出来,头发上还有水滴落,素来幽深的眼睛染了水雾,显得更为神秘莫测,从眉眼到下巴,依旧完美到难以挑剔。

    往下,性感的喉结和锁骨,勾人的胸膛、腹肌……

    在军营里锻炼过的身体,每一寸肌肉都让人难以移开视线。

    妈的。

    刚来就看到这种让人心神荡漾的画面。

    墨上筠眯眼打量了一会儿,在阎天邢忍无可忍的时候,才调笑地朝阎天邢问:“怎么着,专门洗好等我呢?”

    阎天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