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96、月色真美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我还挺讨厌澎于秋的。”

    “行!”

    梁之琼斩钉截铁地答应了。

    “挂了。”墨上筠说着,打算掐了电话。

    碗里的面都要糊了。

    “等等!”梁之琼赶紧叫住她,“那什么,我决定去特战队了。”

    “哦。”墨上筠应了一声,用筷子将面给卷起来,本着朋友的本分,交代了一句,“好好努力。”

    “那是当然!”

    梁之琼仰起头,傲娇地道。

    “就这样。”墨上筠敷衍地说着,又道,“挂了。”

    一说完,墨上筠没给她继续喊的机会,直接掐了电话。

    “……靠!”

    看着手机屏幕,梁之琼差点儿当场炸毛。

    这女人,太不给面子了!

    她选择特战队,那是多不可思议的事,墨上筠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哼!

    *

    吃了面,不到二十分钟,墨上筠就收到了梁之琼发来的照片。

    都是许可相关的资料。

    墨上筠在许沁的资料上,就注意过许沁的家庭资料,但其中并没有填‘许可’的名字,所以当初在教导员办公室看学生资料时,墨上筠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她对许可的家庭有点好奇,所以从各方面入手查了一下,包括许可就读的云城大学、暑假实习时的信息资料包括表现评价以及九月新的实习工作时的情况,但是,就这些资料来看,都没有不合理的地方。

    除了许沁没有填‘许可’这个姐姐的资料外,许可其他资料都是跟她一致的。

    许家是小康家庭,父母都是云城本地人,且都是在职员工,家里日子过得不错,一路顺风顺水的。

    唯一让人在意的是,许家父母对许沁极为重视,宁可牺牲掉许可的前途,也想对许沁更好些。

    ——如许可新的实习工作,是个大企业,一直做下去的话,前途无量。但,许家却不顾许可的前途,让许可辞掉这份很好的实习工作,然后特地去许沁的学校当助教,原因只是……唔,近距离照顾妹妹。

    都是女孩,谈不上重男轻女,加上许可的履历比许沁不知优秀多少,这种区别对待,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更多的信息,或许直接问澎于秋更方便些,但是,不清楚澎于秋现在是什么状况,墨上筠也不好多嘴。

    坐在小餐馆里,墨上筠用笔记本将所有信息理了几遍,到最后,用笔圈了下‘许沁’这个名字,她便收了笔记本,站起身。

    许可虽然值得重视,但是,陈路和沈惜失踪一事,也需要查一查。

    ——最好不要让她知道,许可跟陈路、沈惜失踪一事有关。

    将纸张撕成碎片丢到垃圾桶里,墨上筠走进了繁华热闹的街道。

    墨上筠给萧奕打了通电话。

    “不好意思啊,我至今没有联系上她,”萧奕在电话那边的声音有点儿抱歉,“我跟他们试镜的负责人打电话了,说是下午三点试镜就结束了,沈青没有被选上,所以……她应该有点沮丧,手机一直到现在都是关机的。而且,也没有回家。”

    “哦。”墨上筠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问,“她想不开的时候,会去哪儿?”

    “想不开?”萧奕惊讶出声,顿了顿后,尴尬道,“这个,我不知道。”

    犹豫片刻,墨上筠道:“唔,那有她消息后再联系我。”

    “好。”萧奕赶紧答应。

    挂了电话,墨上筠想了会儿,没有急着回去。

    既然林矛说给她放假,那意思就是,她可以不用每晚回去。

    最起码,这两天她可以待在外面。

    没记错的话,这里离云天酒店也就十公里左右的距离,那,就当散散步吧。

    反正房卡她也带在身上。

    ……

    八点。

    墨上筠路过一条长桥。

    九月中旬,晚风徐徐,夏季的炎热散去,留下秋季的清凉。

    这条桥很长,她记得,三个月前,阎天邢带她兜风的时候,就路过这里。

    还发生了点让人不怎么愉快的事。

    只手放到裤兜里,墨上筠慢悠悠地走着,在走了三分之二的时候,忽然想到什么,将手机掏出来,随手拍了张这条桥的照片,发给了阎天邢。

    但,她刚一发送给阎天邢,忽然注意到什么,将照片点开、放大,不由得愣了一下。

    尔后,抬起眼,朝河对岸看了过去。

    就在这时,手机嗡嗡地响了起来,墨上筠停顿了下,一边往桥尽头走,一边接通了阎天邢的电话。

    “一个人在外面?”阎天邢直接问。

    “嗯。”墨上筠应了一声。

    “查陈路的事?”阎天邢又问。

    “嗯。”墨上筠道,“没什么发现。”

    微微一顿,阎天邢只得叮嘱:“注意安全。”

    “阎天邢。”墨上筠忽然喊他。

    “嗯?”

    “我上次在这里跳过河。”

    墨上筠说着,无奈地看了眼天空。

    晚上天气好了些,还可能看到弯月和星子。

    景色真不错……

    偏偏,听到“噗通——”一声,严重影响她欣赏夜色的心情。

    “……嗯。”阎天邢迟疑道。

    “我又要跳河了。”

    “……”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