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95、我还挺讨厌澎于秋的【5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晚上,六点半。

    墨上筠坐在一家面馆内,吃着刚端上桌的、热气腾腾的一碗汤面。

    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慢条斯理地吃完加起来的面条,墨上筠将手机掏了出来,扫了眼手机上那一串电话号码后,墨上筠点了接听。

    “墨上筠?”电话那边传来梁之琼试探的声音。

    “嗯。”

    得到墨上筠的肯定回答,梁之琼当场就炸毛了,“艹,你打我们连长办公室电话啥意思?”

    “没你电话。”墨上筠坦诚道。

    集训时没有存梁之琼的电话,上次见面,也没有存梁之琼的电话。

    正好,墨上筠记得梁之琼所在部队的办公电话,于是就打了过去。

    “……”梁之琼哽了一下,然后压低声音,“那你也不能打我们连长办办公室啊!你随便问个人不会啊?”

    “方便。”墨上筠简单道,“有了你连长同意,你接电话也方便。”

    墨上筠说完,继续吃了口面条。

    “……”

    梁之琼气得磨牙。

    她在连里表现一直算不上好,连长对她很有意见,经常把她拉到办公室里去谈话、做思想教育,比指导员还要唠叨。

    简直烦人。

    这次从集训营回来后,她就规矩了不少,没被连长找过。但,以前养成了‘每次见到连长,都毛骨悚然’的习惯,这次被忽然叫到办公室里,差点儿没被吓死。

    她有一个上交的手机,还有一个自己私下用的手机。

    连长见自报家门的墨上筠都打到办公室来了,还以为梁之琼私下里没有藏手机,见面就对梁之琼大加赞赏,差点儿没把梁之琼活脱脱吓死。

    拿着连长还她的手机,梁之琼坐在一棵树下,跟墨上筠打着电话的同时,还觉得惊魂未定。

    “你到底有什么事?”梁之琼气呼呼地问。

    “打听下许可。”

    轻描淡写地说完,墨上筠又吃了口面。

    “谁?”

    听到这个名字,梁之琼的声音冷不丁地拔高。

    “你情敌。”墨上筠非常配合地提醒道。

    “呸,”梁之琼没好气道,“老子单相思都没有,哪来什么情敌?!”

    墨上筠勾了勾唇,换了种说法,“那就是你前情敌。”

    “哦,她啊……”梁之琼拖长了声音,“她月底就辞职了,没实习了。你打听她做什么?”

    “打算挖个墙角什么的。”墨上筠优哉游哉道。

    “啥?”梁之琼一脸懵逼。

    “你觉得,”墨上筠停顿了下,饶有兴致地问,“我比澎于秋有吸引力吗?”

    “……”梁之琼沉默片刻,“你是发烧了,还是疯了?”

    “我很正常。”墨上筠正色道。

    “别介啊,你受什么刺激了?”梁之琼忙问。

    “……”

    墨上筠没作声,继续吃着她的面条。

    梁之琼在那边问了几句,没有得到回答,最后选择主动回答墨上筠的问题,“我觉得你还是可以的。”

    “哦?”

    “不过,跟澎,他比起来……”

    “什么?”墨上筠眯了眯眼。

    树下的梁之琼感觉到一阵寒气逼来,赶紧改口道:“你更有吸引力点儿好吧?”

    满意了。

    “我想要一份许可在你家公司的入职资料。”墨上筠总算谈到了正事。

    “你要这个做什么?”梁之琼好奇地问。

    妈的,知道“许可”膈应她,墨上筠老提“许可”做什么?!

    “挖墙角。”墨上筠重复了先前的答案。

    “我——呸!”梁之琼直接从树下跳了起来,“发生什么事了?好端端的,要她的资料做什么?她跟你有啥关系?”

    “晚上八点前,能拿到吗?”墨上筠轻易转移话题。

    “能吧……呸呸呸!”下意识答应的梁之琼,没好气地吐了三声,“你不给我说清楚,我就不拿。”

    “那算了。”

    墨上筠作势准备挂电话。

    “等等等等——”梁之琼叫住她,深吸一口气,嘟囔道,“给你就是了嘛。”

    “谢了。”

    “那什么,就不能稍微,透露,那么一点点?”梁之琼实在按捺不住地问。

    虽然克制自己不去管澎于秋和许可,也尽量不去想这两个名字,但墨上筠都提起了……梁之琼止不住地心痒痒。

    “唔。”墨上筠犹豫地应声。

    “墨上筠,你说说,我们俩是不是算同过生、共过死的?!你这一辈子,有过跟我这样过命交情的不多吧?”梁之琼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别,”墨上筠纠正她,“我这只能算小半辈子。”

    “靠!我都这样了,你还计较这个?!”梁之琼气得在地上跳了两下。

    “你咋样了?”墨上筠问。

    “……”梁之琼炸毛了,“气死我能让你得人生成就奖是吧?!”

    “这个……”墨上筠犹豫了下,心平气和道,“别急。”

    梁之琼:“……”

    妈的!

    她能不急吗?!

    “许可在我带军训的学校工作,你知道,看在我们革命友谊的份上,我还是帮你的。”墨上筠道,“有句话说得好,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所以——”

    梁之琼吸了吸鼻子,不敢相信道:“你真的会因为我对付她?”

    “嗯,”墨上筠无比肯定,“我还挺讨厌澎于秋。”

    “行!”

    梁之琼斩钉截铁地答应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