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85、你这辈子的饭我都包了【3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咱们能不能不要只对自己残忍,对别人就这么仁慈?”阎天邢的语调里带有淡淡的无奈。

    “有吗?”墨上筠莫名地挑眉。

    这算是公事公办吧。

    再者,肖磊背着这样的处分离开学校,今后的路程也不会多顺畅。

    阎天邢低声跟她说了几句。

    听完,墨上筠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阎天邢这建议,既在规则范围内、不过火,又能给肖磊一点儿教训……还算不错。

    想了片刻,墨上筠答应了。

    紧接着,阎天邢又透露,这几年肖爸一直想往上升,但肖磊出了这么档子事,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到时候估计是到手的机会得溜了,肖磊回去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

    这种事用不着他们插手,人在做,天在看,自己犯错,连累家庭——只能说,自作自受。

    不过,这样的结果对墨上筠而言,倒是算不上有多轻松。

    无端被冤枉、破脏水,这种事儿,任谁也开心不起来。

    他们都喜欢自欺欺人,总希望很多事都是理想的、圆满的,理所当然地认为什么样的环境里就是什么样的人,于是忽然蹦出与环境违和的人,多少会有点难以接受。

    “墨上筠。”

    似乎感觉到墨上筠的情绪,阎天邢喊她的声音里,夹杂着不经意的温柔。

    “嗯?”墨上筠抬了下眼。

    “好好休息。”阎天邢叮嘱道,“对自己好点儿。”

    “知道。”

    墨上筠应声,有那么点敷衍的味道。

    “真知道?”

    俨然是了解她的,阎天邢沉声问着,眉头拧了拧。

    “我说,”墨上筠撇了撇嘴,无奈地问,“您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对你‘变着花样作死’是误解?”阎天邢理直气壮地反问。

    “阎天邢。”墨上筠喊他。

    “什么?”

    眯了眯眼,墨上筠跟他商量道:“要不你趁着这个机会,答应我?”

    “不要。”阎天邢果断拒绝。

    “我觉得机会难得。”墨上筠循循善诱。

    阎天邢嘴角微抽,“我记得你摊上麻烦事不是一两次了。”

    “……”

    墨上筠被他怼的哑口无言。

    顿了顿,阎天邢酸溜溜地补充道:“而且你压根没给过我处理的机会。”

    “要不,下次?”墨上筠哄他。

    谁让他在那么老远的地儿工作,等他赶过来,黄花菜都得凉了。

    “这么着,”阎天邢提议道,“我就问一个问题。”

    “你说。”

    见事情有点儿苗头了,墨上筠坐直了身子,打算对这个问题表现出一定的尊重。

    “早上吃的什么?”阎天邢随口问。

    “馒头。”

    秉着追人要‘诚信为本’的原则,墨上筠犹豫了下,如实回答。

    “……”阎天邢被她的诚实和爽快梗的半响没回过神,停顿片刻,他笑了一下,语气怪怪的,“你说你是不是作死?”

    眉头微动,墨上筠辩解道:“拖得比较晚,没时间了。”

    “这次不满意,等下次吧。”阎天邢懒得跟她瞎扯,微顿片刻,又有些不忍心地补充道,“中午好好吃饭。”

    “知道。”

    墨上筠这次换上正经的语气应声。

    不过,早已将她的性子摸得七七八八的阎天邢,无疑听出了她话语中的不在意。

    非得把自己身体整出毛病来,她才会适当地重视一下。

    没见过这样会折腾自己的。

    *

    跟阎天邢挂了电话,墨上筠玩着手机游戏,半个小时后等到了墨上霜的回复。

    『搞定。』

    得到墨上霜的肯定回复,墨上筠放下了手机,打算休息一下,没想,接连好几个电话打了过来,其中有岑沚的、小叔的、以及爷爷和外公的,都是从墨上霜这个大嘴巴这里得到消息,然后拐弯抹角来安慰她,并且表示靠山杠杠的,让她什么都不用担心。

    墨上筠听得浑身都不对劲,鸡皮疙瘩直往外跑。

    好好的,怎么一个两个都这么热情了?

    等后来挂了电话,耳根总算是清净了,墨上筠才看到墨上霜另外发的一条信息——

    『对了。天邢说你心情低落,得找人安慰安慰,所以我跟几个长辈说了下你的情况。』

    墨上筠:“……”

    半响,她关了机,抬手扶额。

    这种热情的关怀,她有点儿承受不起,还是让她清静会儿吧。

    *

    中午。

    有了阎天邢的暗示和警告,墨上筠非常自觉地去了学校食堂吃饭,并且找上了阮砚一起,去的东区食堂,以‘心情不好’和‘请客吃饭能加强感情交流’这两个理由,成功从阮砚这里讹了一顿饭。

    等离开食堂的时候,阮砚非常直白地道:“你要是跟我走,你这辈子的饭我都可以包。”

    一本正经地说着撩人的话,墨上筠倒是习以为常,可身边路过的那些小姑娘和小伙子们,被他酸的差点儿没平地摔了个跟头,走出一段距离时,还对阮砚频频回看,小姑娘们眨着星星眼,小伙子们差点儿拱手表示佩服。

    大佬大佬,厉害厉害。

    “那我再想想。”墨上筠面不改色地接过话。

    “想多久?”阮砚追问。

    墨上筠随口接过话,“就那么一两个月吧……”

    “……”

    阮砚只手往兜里一放,转身就走。

    墨上筠失笑,跟上阮砚的步伐。

    “事情什么时候解决?”阮砚问着,俨然指的是肖磊之事。

    想了下,墨上筠估摸着道:“晚上吧。”

    “你相信全程都是他做的?”阮砚继续问。

    虽然人和脸对不上号,按理来说,阮砚并不知肖磊是谁,但偏偏事情闹得有点大,他上午看过肖磊照片,以至于认出了肖磊。

    ——那个在露天靶场被墨上筠一枪打断草、被吓懵的人。

    这样有勇无谋的人,倘若没有他人在幕后怂恿,应该很难想出这样的阴险诡计——当然,论计划的周密度,可以不提。

    只是虽然幼稚,计划过于理想,但总归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不信。”墨上筠耸了耸肩,“有人在幕后提点他。”

    “知道是谁?”阮砚疑惑地看她。

    “九成把握。”墨上筠挑眉,“但没证据。”

    阮砚直接将手机掏出来,慢条斯理道:“我找到一段监控。”

    监控?

    墨上筠脚步微顿,偏过头,眼神里带有丝丝诡异和疑惑。

    找到一段监控……说的这么轻描淡写的?

    经过校方的批准了吗?!

    “喏。”

    调出了一段视频,阮砚直接将手机交给了墨上筠。

    其实是两个监视器的拍摄,两个角度,一个角度可以看清楚肖磊,一个角度可以看清楚楼西璐,只是被阮砚拼接在一起了。

    全程不到十分钟,肖磊跟楼西璐不知谈了什么,但楼西璐是第一个走的。

    “是她吗?”

    待到视频播放完,阮砚朝墨上筠问道。

    “嗯。”

    墨上筠点了点头,但神情没有半点欣喜之色。

    看到墨上筠的表情,阮砚也清楚大致问题所在。

    不一定会留下证据。

    在这段视频里,跟肖磊谈话的女人,有三次看摄像头,神情十分坦然,也就是说——有恃无恐。

    “查过了,他从医院出来后,一直到今早,只跟她有长时间的交流。”阮砚道,“在宿舍里没跟室友交流过。”

    “你的意思是?”墨上筠狐疑地看了阮砚一眼。

    “我会将视频交给林矛。”阮砚坦然道。

    就算没有证据证明什么,但十有八九就是这个女人的话……总不能让她全身而退。

    肖磊给墨上筠泼脏水的时候,也没什么证据,只是想引发一场对墨上筠不利的舆论而已。

    那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只不过,墨上筠的关注点却是——阮砚竟然能记得林矛的名字了。

    想了下,墨上筠将手机递给他,迟疑道:“视频的出处……”

    这种调取监控的事儿,偷偷摸摸做就行了,万一闹大发了,没准会给阮砚也惹上什么麻烦。

    “我会拿到校长的批准。”

    阮砚淡淡道,没有一点忧虑。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