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83、正义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报告,墨上筠没有针对我的理由。”

    秦雪说的很笃定,没有丝毫动摇。

    这样的一句话,无疑是在打肖磊的脸。

    肖磊本来就惨白的脸色,一下就更白了,他不可置信地看着秦雪,眼睛一下通红了。

    “说说。”刘队长朝她点了下头。

    看了眼墨上筠,秦雪继续道:“她曾当过我的教官,从未有过私下报复的行径。这一点,秦莲和娄兰甜都可以作证。”

    “好好好,这两个人,我们都会问一问的。”刘队长忙应声,同时也在心里松了口气。

    当事人都站出来为墨上筠说话了,任凭肖磊一张嘴,也唱不出太大的花样来。

    再看肖磊,双唇颤抖着,想要说点儿什么,可内心情绪浮动过大,什么话都喊不出来,唯一能做到的,就是瞪大眼珠子,恨不能把眼珠子瞪出来。

    林矛一摆手,让人把肖磊拖走。

    门外,听到秦雪作证的教官们,也都放下了心,默契地转身离开。

    事情已成定局,不出意外的话,今晚事情就能得到解决。

    *

    所有人离开后,墨上筠当着林矛和刘队的面,给肖老爷子打了通电话。

    她是见过肖老爷子的。

    都是京城的,长辈做的都是同一行,而且军衔都不低,见过不算稀罕事儿。

    现在肖老爷子已经退伍几年了,墨上筠隐隐有点印象,本没打算打扰他,可自见到猛虎连里有肖磊后,就事先给肖老爷子打了个电话,提了个醒——肖磊可能会被退学。

    最初肖老爷子反应还挺大的,让她抓紧点儿,不要有顾虑,该骂就骂、该罚就罚,只要不被退学,怎么折腾都行。但墨上筠跟肖老爷子说明了下肖磊在校的大概情况,以及例举了肖磊多处不适合当兵的例子。

    肖老爷子虽然很失望,但也很顺利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他的孙儿确实不适合当兵。与其强行满足自己的愿望,倒不如让他趁早退出来,免得成为祸害。

    但是,肖老爷子俨然没有想到,肖磊临走之际,还得来这么一出。

    肖老爷子显然是了解自家孙子为人的,光在电话里,肖老爷子就暴跳如雷,多余的话一句都没有问,直接向墨上筠道歉,并且表示马上坐飞机过来,下午肯定赶到。

    就这件事,墨上筠说的已经很委婉了,但隔着电话,三人都能感受到肖老爷子的愤怒。

    最后连电话,肖老爷子都是摔上的。

    摸了摸鼻子,墨上筠挂了电话。

    “你跟肖爷爷认识?”林矛讶然看着墨上筠。

    “算吧,”墨上筠点了点头,“前几天跟他通了个电话,说了下肖磊的情况。”

    “这肖磊真是……”

    火气蹭的上来,林矛低低地骂了两声。

    “墨教官,我们完全相信你,”走至墨上筠跟前,刘队抬手抹了把脸,有点沉重地道歉,“是我们没有教育好,给你添麻烦了。”

    “小事。”墨上筠坦然而平静,道,“处理好就行。”

    虽然她也很愤怒,一个年轻的学生,竟然会没有底线到这种地步。

    但是,事情发生了,对肖磊的行为是被利用的还是发自内心的追究都没有意义——既然是冲着她来的,事情解决掉就行。

    她跟刘队没有交情,人能表示对你的信任,就已是幸事,要求再多不仅是让对方难堪,还是将自己对自己的怜悯施加于人了。

    欠她的是肖磊,而非刘队,不妥。

    “肯定,肯定。”

    刘队点了点头,说的很笃定。

    看了眼时间,林矛道:“那我们就下午再来了。”

    “行,行。”刘队忙不迭地答应。

    林矛跟墨上筠互看了一眼,走出了办公室。

    见到他俩离开后,刘队忍不住长长吁出一口气。

    多亏遇上了明事理的,这事儿解决起来才算顺利,若是遇到心理素质较弱、觉得受了委屈又哭又闹的……那就得头疼了。

    想至此,刘队对墨上筠的好感度,难免上升了几分。

    冷静思考、能说会道的女军官,也是有可取之处的嘛。

    *

    墨上筠跟林矛出了教学楼。

    一离开,林矛佯装平静的脸色就垮了,沉着脸骂骂咧咧的,恨不能撸起袖子朝肖磊狠揍一顿。

    骂到最后,林矛气消了大半,可失望情绪却不由得爬上了眉头,他像是在问墨上筠,又像是在问自己,“现在的小兔崽子,怎么就这么没良心呢?!”

    “这得看人,”墨上筠斜了他一眼,慢条斯理道,“大兔崽子也有没良心的。”

    “我说你怎么就一点都不气?”林矛气呼呼地问。

    “为了一个垃圾动气?”墨上筠悠然反问。

    “但他他他……”

    林矛支吾了很久。

    妈的,这种事林矛做得坦坦荡荡的,但他要说出来,都觉得丢脸!

    “我在想,肖老爷子一世英名,被孙子毁了。”墨上筠语调淡淡的,“有点可惜。”

    “话虽这么说,但你怎么老想着别人啊?”林矛嘀咕着,“无缘无故一盆屎扣你头上,你就真一点儿都不生气?”

    墨上筠一个冷颤,下意识拉了拉帽檐。

    “有点儿。”墨上筠敷衍道。

    “就一点儿?”

    “怎么着,”墨上筠挑眉,似笑非笑地道,“您巴不得我怒不可遏,过去揍他一顿?”

    “虽然不是吧,但你真要去揍他一顿,我绝对不拦你。不过——”林矛撇了撇嘴,“就连我吧,都受不了这种冤枉气,怎么你一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就这么冷静啊?按理来说,我经历的事儿也不比你少啊。”

    “可能,”墨上筠顿了顿,仔细想了片刻,然后道,“我早做好心理准备了吧。”

    林矛他们之所以愤怒,是觉得身为军校生——虽然军训没结束,他们还难以正式称之为一军人,可毕竟是有当兵志向的,所以他们接受不了,自己这个光荣的职业里出现败类。

    但是,墨上筠几次接触过肖磊,一而再再而三被肖磊挑衅过,她知道肖磊是怎么样的人,也清楚他永远成为不了一个合格的军人——像肖磊这样的渣,做出怎样的事情都不奇怪。

    既然不奇怪,除了最初有点暴躁、生气,事情发展到现在,她有人帮忙说理、讨公道,就没什么好气的了。

    她甚至很庆幸是在这样干净的环境里,有公正客观伸张正义的人,不会因肖磊的身世背景而有所忌惮,事实是怎样的,规矩是怎样的,他们就按着一步步的来,绝不会对作恶之人姑息。

    所以,她算不上受了多少委屈的。

    反倒是在外面,她听说过不少正义无法伸张的事,他们拼劲全力也无法从一个铁石心肠的人渣身上讨回一个公道。

    肖磊所做之事固然可恨,但他会今日之事付出代价。

    足以。

    “行吧。”

    林矛点了点头。

    肖磊作为墨上筠猛虎连的人,墨上筠定当了解肖磊的为人,估计肖磊做出什么事,她都不会觉得稀奇了。

    “对了,上午给你放半天假,下午例行问话,事情大概晚上就能解决了。”林矛说着,随后问,“要不,我再给你放几天假,你好好散散心。明个儿猛虎连就由我来接手了,等下周一你再来接手,怎么样?我够义气吧?”

    “好。”

    有天掉下来的假期,不要白不要,墨上筠答应得非常爽快。

    见墨上筠点头,林矛心情总算畅快了几分,他抬手搭住墨上筠的肩膀,“你不是在跟那阎王交往的吗,要不,你让他请假,过来陪你玩几天?”

    “他没假。”

    墨上筠说着,同时偏头看了眼他搭自己身上的手。

    提起‘男朋友’这事儿吧,就不得不强调一下‘保持距离’这一问题了。

    林矛不高兴地收回了手,“年轻人,就是毛病多。隔着几千公里的距离,还得监督你不要跟别的已婚中年男人有没有肢体接触……这男人不太好。”

    “咳,”墨上筠轻咳一声,笑问,“如果是您老婆被别的男人——”

    “我特么打断他的手!”

    林矛当机立断地道。

    于是,两人面面相觑。

    气氛,冷不丁的,就变得尴尬起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