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76、教训【3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教官,请问是什么理由,让你对军校生下此狠手?”

    女记者的声音传来,字正腔圆,语调有力,夹杂着对墨上筠的指责和不满。

    墨上筠眯了眯眼,看向已经大步走来、趾高气扬的女记者。

    “阎佳乐!”墨上筠淡然收回视线,看向阎佳乐。

    “到!”

    “带兵训练。”

    “是!”

    阎佳乐走出了列队,没有被女记者所影响,开始对猛虎连进行格斗基础动作的训练。

    猛虎连的学员心不在焉的,不少人都幸灾乐祸地朝墨上筠和女记者看去,仿佛墨上筠任何一点挫败,都足以让他们高兴好半天。

    但是,阎佳乐却没有放任他们的心不在焉,将每个心不在焉的人都一一点名,生生将他们的注意拉了回来。

    楚飞茵愣在原地,看着已经雷厉风行开始教基本动作的阎佳乐,又看着被女记者找茬的墨上筠,心里纠结片刻,最后她选择了墨上筠,大步走向了墨上筠和女记者的方向。

    “拿开。”

    话筒和摄像机都伸了过来,墨上筠冷冷地吐出两个字,视线带着杀气。

    然而,早上在墨上筠这里受了气的女教官,此刻定然不会放弃这个让墨上筠出糗的机会——就算到时候没有播出去,她也要让墨上筠难堪。

    “墨教官,”女记者伸向墨上筠跟前话筒没有动,继续道,“您将一个刚军训不久的新生打到爬不起来,这件事已经涉及到教官对学员的体罚了,这显然是不被允许的。听说您带的连是所有大一差生组合起来的。请问,您是不是想借此机会来个杀鸡儆猴?校方对您这种行为默许了吗?希望您能给个让我们信服的答案。”

    没有直接回答女记者的话,墨上筠慢条斯理地看了摄像师一眼。

    摄像师一抖,差点儿没把摄像机给摔了。

    经过三秒的复杂思考,摄像师将对准墨上筠的镜头微微一偏,转移到了别处。

    这个女生的眼神,让他有点发憷。

    “我说了,不接受采访。”墨上筠凉声道。

    “您是军人,请不要做出抹黑部队形象的事。”女记者坚持道,“如果您做的是对的,请您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话虽说的坚定,但女记者拿话筒的手,却在不经意间轻轻颤抖。

    也是见鬼了,一个二十出头的女生,气场竟然这么强,以至于她尽量保持冷静,心里也不由得发虚。

    “您是记者,追求实事求是,但仅凭一个结果就来质疑军人,”墨上筠上前一步,逼近女记者,抬手将伸到跟前来的话筒给甩开,平视着穿着高跟鞋的女记者,一字一顿道,“请问,以私心来揣度他人,违背职业道德,您对得起你这个职业吗?”

    “你——”女记者深吸一口气,浑身汗毛乍起,她重新组织了下语言,“如果是我进行了恶意的揣度,那么抱歉,我只是先入为主了。不过,就这件事,还是希望您能解释一下。”

    “那个”楚飞茵忽然壮着胆子插进来,打断了她们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然后在女记者的注视下,主动解释道,“那是因为那个男生主动挑战墨教官,所以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在格斗的时候,受伤在所难免,这是难以预料的事。事实上,这种事情,在部队训练时是常有发生的。”

    女记者看了眼怯弱的楚飞茵一眼,又将注意力转移到墨上筠身上,稍稍往后退了半步,拉开了跟墨上筠直接的距离后,质问道:“就算这是挑战,墨教官用全力对付一个新生,这样合适吗?”

    墨上筠眉头一动,怒气在眉目间蔓延。

    对于娱乐记者,如此刁钻和针对,她可以理解。但是,对于一个写军事新闻的记者,如此急迫地想抓这件事给她难堪

    “如果她用了全力,那个学生现在已经凉了。”

    在墨上筠没有发飙之前,另一道声音从女记者身后传了过来。

    几人抬眼看去,见到的是两个身着作训服的女教官——娄兰甜和秦莲。

    说话的,就是娄兰甜。

    “此话怎讲?”

    女记者皱了皱眉,不太明白娄兰甜的意思。

    娄兰甜来到女记者身后,手一抬,用力摁住了女记者的肩膀,当下就疼得女记者脸色惨白,可是,她用尽了全力,都没有挣脱开。

    “意思就是她很厉害,对付那个学员只用了三分力。”娄兰甜看了墨上筠一眼,然后在女记者耳边道,“我们都是她教出来的。”

    感觉到肩膀上的疼痛,又听到娄兰甜最后那几个字,女记者冷不丁一个颤抖,浑身都发寒。

    她们是说,墨上筠如果用了全力的话,那个学生会当场死亡?!

    墨上筠斜了娄兰甜一眼。

    事实上,她只用了不到两成力。

    不过,也没有强调的必要。

    秦莲盯了摄像师几眼,最后,摄像师默然地将摄像机放了下来。

    “别没事找事。”

    娄兰甜将女记者的肩膀松开。

    女记者半边肩膀都疼了,下意识想要往一侧倾斜,可注意到被这么多人盯着,她生生坚持着挺直腰杆,然后匆匆突破人群,落魄地离开。

    其他两个人见状,赶紧跟上。

    一转眼,就只剩下墨上筠、楚飞茵、秦莲以及娄兰甜四人了。

    “别误会,我们不是想帮你,只是怕你做的太过分了,到时候校方追究下来,我们不好交代。”秦莲扫了墨上筠一眼,有点别扭地解释道。

    虽然想帮墨上筠是真的,但另一方面,也确实怕墨上筠做过头了。

    这几个人,就算是想论嘴皮子,在墨上筠这里,还不够瞧的。

    但是,墨上筠俨然没有多想跟他们费口舌的意思,而是想直接动手

    “哦。”

    墨上筠耸了耸肩,就当默认了秦莲的说法。

    秦莲还想着她最起码会道声谢,结果就这么简单地‘哦’了一声,就带着楚飞茵走了,当即气得火冒三丈。

    娄兰甜及时拉了下秦莲的衣摆,示意她冷静下来。

    “哼。”

    秦莲咬咬牙,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有点暴躁。

    *

    记者离开后,墨上筠回到了猛虎连。

    训练即将结束,就格斗这一项目的学习,墨上筠从头到尾都没有插手,全部由阎佳乐和楚飞茵二人负责。

    在解散之前,墨上筠指派了阎佳乐为猛虎连的班长,由她负责带队或一些日常训练。

    ——先前没有特别明显的感觉,但这一次带领学员格斗训练,明显能看出阎佳乐身上的领导能力。并且,她不怕得罪人,敢于戳穿所有人的不足,就这几个基本动作的讲解也很到位。

    总而言之,阎佳乐是墨上筠这一天观察下来,最合适的人选。

    依旧没有准时跟猛虎连回去,墨上筠先去收拾了下自己放到训练场某花坛的各种物品——就这愈发闷热的天气,晚上肯定会下雨。

    晚了十来分钟才去西区的食堂,只是,墨上筠刚一到食堂附近,又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

    女记者、摄影师、小记者。

    以及,被拦在一棵树下,神情有点焦虑的楚飞茵。

    墨上筠神情一冷,径直朝那棵树走了下去。

    有些事,一而再,忍了,再而三,忍无可忍。

    机会给过两次,若还是想闹事

    “不用紧张,我们就想问一个问题,不涉及那个墨教官。”女记者拿着话筒,一边示意摄像师赶紧拍摄,一边朝楚飞茵问起了问题,“是这样的。最近网上掀起一阵质疑——对于普通高校来说,军训的存在是否有意义?请问,你作为军校的军训教官,对这件事上有什么想法吗?”

    啊?

    楚飞茵愣了一下。

    她是军校的军训教官,为什么要对其他普通高校的军训有看法?

    这个女记者,不会真的是来找茬的吧?

    正值尴尬之际,一道人影倏地出现在楚飞茵跟前,一把夺过了女记者手中的话筒。

    “军训是学生接受国防教育的基本形式,是培养‘四有’人才的一项重要措施,是培养和储备我军后备兵员及预备役军官,壮大国防力量的极度有效的手段。”墨上筠扫了摄像机一眼,然后盯着女记者的眼睛,字字顿顿地问,“您觉得,军训是否有存在的意义?身为军报记者,问出这样的问题,您是对国家的军训制度有意见吗?还是说,您也对军训的存在怀有质疑,只是想借他人之口说出来?!”

    “你——”女记者被墨上筠逼得步步后退,“因为这是热议的问题,所以——”

    “热议?你采访过多少高校学生,问过他们的想法了吗?”墨上筠将话筒对准了女记者,“我现在怀疑你故意挑拨我们和民众的关系,存在抹黑我们的嫌疑。”

    “我没有!”

    女记者深吸一口气,辩驳道。

    墨上筠懒得理她,将话筒朝她一丢,然后看向旁边的摄像师,挑眉问:“拍了?”

    摄像师几乎是下意识地点了下头。

    等回过神,想要摇头的时候,他抗在肩上的摄像机已经消失了。

    墨上筠动作利落干脆地将摄像机里的储存卡取了出来。

    “你做什么?!”

    摄影师还没有做出任何举动,女记者就疯狂地朝墨上筠扑了过来。

    墨上筠轻巧地往旁一移,同时勾起了脚,顺利将扑了个空的女记者给绊倒了。

    女记者顺利摔了个狗啃泥。

    因为摔得太狠,女记者啊的叫了一声,竟然一时间没有爬起来。

    墨上筠在她身边蹲了下来。

    “鉴于你的刁钻问题影响到正常训练,而且有故意挑拨之嫌,我暂且保留证据。”墨上筠手里捏着储存卡,慢条斯理道,“不着急,你可以先去吃饭。等我们确定下来再联系你和你们城南新闻的负责人。”

    话音落,墨上筠站起身。

    她一起来,旁边的摄像师和小记者皆是退后一步,怯怯地看着她。

    “走。”

    墨上筠朝目瞪口呆站在原地的楚飞茵挑了下眉。

    “是。”

    还处于愣怔状态的楚飞茵,一听到墨上筠出声,就下意识地大喊了一声。

    这一声,又把摄像师和小记者吓了一跳。

    墨上筠顺便从摄影师包里借走了一储存卡驱动器,然后才离开。

    楚飞茵紧随其后。

    “墨教官,你去哪儿?”见到墨上筠朝离食堂相反的方向走,楚飞茵不由得叫住她。

    “找林教官。”墨上筠淡淡道。

    “你不吃饭吗?”楚飞茵好奇地追上她。

    “嗯,”因为这事毫无胃口的墨上筠,眉头没来由地皱了皱,“晚上训练我可能不参加,你去带他们。”

    “可——”

    楚飞茵担忧地看着她。

    这件事如果闹大了她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但,墨上筠没有离她,加快速度走了。

    这件事,不能息事宁人。

    她相信,那个女记者也只是想出一口气,并不会将这种会引起争议的事件公开,对后续的新闻报道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只是很不凑巧的,女记者一而再再而三惹怒的,是她。

    她不信,品行恶劣的人,会在被宽容后就悔过自新。

    息事宁人,不过是给这样的人一个变本加厉的催化剂。

    大部分的人,只有真正尝到了教训,才会反思自己犯过的错。而,剩下一部分的人——是就算尝到过教训,也不会反思自己的错。

    ------题外话------

    1、有关墨墨所说的军训介绍,来自于百度。

    2、没摆弄过摄像机,就查了下大概的零件,不知是否有bug。

    3、此情节不止想说个别记者,还有高校军训问题\(^o^)/不过没有详细去说了,这方面不好发表过于绝对的意见,不过大家可以思考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