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74、咱们初步建立起来的友谊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满意吗?”

    “”

    墨上筠神情稍有复杂地看着他,见他的表情甚是真诚,不由得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子。

    不过,心虚归心虚,原则不能丢。

    “阮小哥。”

    墨上筠手一抬,手掌搭在阮砚的肩膀上。

    阮砚立即转移视线,将注意力落到墨上筠手上,强力克制自己对这样一只手的嫌弃。

    看在她极有可能答应的份上他先忍忍。

    注意到他的眼神,墨上筠勾唇一笑,尔后问:“你觉得,我有资格当你朋友吗?”

    “嗯。”

    仔细想了想,阮砚点头。

    “那,”墨上筠一顿,又问,“我们俩现在算朋友吗?”

    “嗯。”

    阮砚继续点头。

    反正看着挺投缘的,勉强算吧。

    “好。”墨上筠点了点头,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我觉着吧,咱们初步建立起来的友谊,是需要好好培养的,帮朋友嘛,就得纯粹,是不是?这样我们俩的友谊才能长远发展下去。”

    “”

    听明白墨上筠的意思,阮砚丢了她一白眼。

    尽会瞎掰。

    若不是看在她有才的份上

    “意思是你现在不答应?”阮砚直接抓住重点问道。

    “抱歉啊,我还没考虑好。”墨上筠很是惋惜地道。

    “那把手拿开。”

    阮砚终于不再掩饰自己对那只手的嫌弃了。

    “”

    墨上筠嘴角微抽,甚是郁闷地将手收了回去。

    “你回去吧,我先走了。”

    拍了拍手,墨上筠打算往学员堆里走。

    “等等。”

    阮砚叫住她。

    墨上筠步伐一顿,疑惑地朝他挑了下眉。

    “那个黑客,找到了。”阮砚道,“不过有人提前一步,把他给杀了。”

    墨上筠愣了一下,“杀了?”

    “嗯。”

    阮砚平静地点头。

    “有查到什么消息吗?”墨上筠不由地问。

    “学历博士,有吸毒史,跟家人断绝往来,没结婚,没孩子。”阮砚淡淡道,将吴酒说与他的信息都同墨上筠说了。

    墨上筠是这件事的参与者之一,知晓事情的后续发展,也很正常。

    “那他为什么”墨上筠别有深意地问。

    “被雇佣。”阮砚道,“一周前,穷困潦倒的他得到一笔横财。”

    “汇款还是现金?”

    “现金。”阮砚道。

    他的租房附近,有一个摄像头,吴酒派人查看了最近一周的监控记录,找到他晚上空手出门、深夜提着箱子回来的记录。

    而且,他的账户里没有转账记录。

    不过,不到一周,这些现金肯定用不完,但无论是租房还是找到他尸体的地方,都没有找到任何现金的踪迹。

    一切靠推测,当然,**不离十。

    墨上筠微微抿唇。

    如果是现金的话,就真的不太好查了。

    “现场和他的租房,都没有痕迹?”墨上筠问。

    “没有,手法很干净。”阮砚淡淡道,“不过应该是冲着项目来的。”

    “嗯。”墨上筠点头,“你们小心。”

    “知道。”

    对这件事,吴酒非常注重。

    知道项目具体内容的人并不算多,对外宣称是普通的研究——实际上也不是特别重大的研究,不过,所有研究人员的来路都是必须保密的。地点定在学校内,一是项目研究接近尾声,负责人意外离世,导致研究暂停,眼下暂停半年重新进行研究,遂换了个地点;二是学校设施齐全,也不太会引人注目。

    没想,才刚开个头,就被人给盯上。

    “实验室换了锁,以后找我可以去宿舍。”阮砚又交代道。

    见他一脸正直、毫无其他意思的神情,墨上筠你不由得勾了下唇。

    这家伙到底有没有意识到,他所住的是男生宿舍?

    “行。”

    想罢,墨上筠挑了下眉,算是应了。

    看了眼头顶火热的太阳,又想到刚刚墨上筠的拒绝,阮砚将帽檐微微往下一压,道:“我先走了。”

    “慢走。”

    墨上筠诚恳道。

    然后,以非常真诚的视线,目送阮砚离开。

    只是,这样一幕‘真诚送友人’的景象,落到他人眼里,就变得有那么点‘依依不舍’和‘深情缠绵’的味道了。

    学员列队中,许沁有点失望地收回视线。

    *

    见阮砚走远,墨上筠也没当‘望友石’,转身往回走,继续观察后面几个小组的成绩、心态以及监督他们的惩罚。

    不得不说,非常之烂。

    只有十来个人顺利完成任务,甚至有三分之一的人连一把枪都没有装好,一个个拿到枪支部件后就慌里慌张的,有的甚至连枪支的各个零件都认不全,实在是——可悲可叹。

    这一番小小的测试,被他们折腾了30分钟。

    第16个小组结束后,就只剩下肖磊一人了。

    半个小时的时间,足够吓得快尿裤子的肖磊恢复神智了,墨上筠没有让他去进行测试,而他也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丝毫没有想要主动过来的意思。

    墨上筠全程都没有理他。

    但,肖磊的视线,却一直似有若无地落在墨上筠身上。

    到现在,他的心情都没有恢复平静。

    墨上筠的枪法究竟怎么高超,暂且不论。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朝他开枪,却无人指责、甚至制止,而且导致自己狼狈不堪,沦落为猛虎连的笑话

    凭借家世,自幼在同龄人里高高在上惯了的肖磊,此时此刻,却感觉到深深的屈辱感。

    他的尊严被墨上筠一而再再而三践踏,甚至于这一次被墨上筠毫不留情的击垮。

    越想越气,肖磊狠狠将地上的杂草给拔光了。

    妈的。

    待会儿的格斗,让她好瞧!

    他就不信了,墨上筠真的什么都能做得好!

    双手紧紧握拳,肖磊愤怒地盯着墨上筠那道笔直的身影。

    接下来的射击训练,墨上筠并没有让他们打靶,所有人都被分配了一支95式,然后让他们拆枪和组装枪,并且让楚飞茵一遍又一遍的讲解枪支各个零件以及作用,让他们达到熟能生巧的地步。

    一个半小时,他们组装了几十次,中间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所有人大汗淋漓,手指僵硬或麻木,可连汗水都不敢滴在步枪上。

    两个小时到。

    四点四十分。

    隔壁秦雪带来的电子营,已经在简单的讲解过后,开始轮流对靶子进行射击,射击的枪声接连不断,密密麻麻的,让猛虎连群血气方刚的年轻学子们眼红不已,恨不能冲上去帮他们打靶。

    他们选择穿上军装,能摸枪、开枪也是一种期待啊!

    现在,枪是摸到了,而且反反复复的摸,一直到他们的手都要废了,但开枪

    今天似乎没机会了!

    他们近乎绝望的想着。

    “集合!”

    墨上筠喊了一声。

    然后,将哨子往嘴里一塞,吹了声哨子。

    众人纷纷背上枪,迅速集合,整理队伍,同时,还抱着‘今天可以射击’这一最后的期待。

    就连一直被抛弃的肖磊,这个时候,都非常自觉地加入了队伍中。

    没想到,他们规规矩矩集合后,得到的却是墨上筠的简单明了的话——

    “收枪,回训练场。”

    众人:“”

    “报告!”

    人群中有人喊道。

    “说。”墨上筠将哨子放到兜里,懒懒应了一声。

    “我们不打靶吗?!”

    “不打。”墨上筠回了两个字。

    “报告,为什么?!”

    “报告,为什么其他营的都能打靶,就我们不能?!这不公平!”肖磊在人群中喊,顺利激起了民愤。

    “报告,您得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报告,枪法都是子弹喂出来的,您的枪法那么好,应该再清楚不过,可是您却不给我们打靶!这说不过去!”

    听到学员们的积极抗议,楚飞茵抿了抿唇,看了墨上筠一眼。

    枪支都有,子弹也都准备好了都打几发,应该不成问题吧。

    连她都想劝说墨上筠了。

    可是,注意到墨上筠愈发严峻冷冽的神情,楚飞茵识趣地将这些话藏在了心里。

    “哔——”

    吹了声哨子,将那些反抗的声音全给压制下去,墨上筠冷冷看向他们,冷声道:“连自己的枪都不熟悉,你们配开枪吗?”

    ------题外话------

    早上嚎!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