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69、杀鸡儆猴【三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哼。”

    见到墨上筠的动作停了,肖磊看了眼记者走来的方向,甚是不屑地哼了一声。

    有记者在,看她怎么嚣张!

    淡淡地看了神情傲然的肖磊一眼,墨上筠转过身,朝还在一旁伫立的时项看了过去。

    “时老师!”

    墨上筠喊了一声。

    “诶。”

    时项猛地被叫住,下意识应了声,抬眼见到是墨上筠后,心下疑惑,却也多少有点喜色,迫不及待地朝墨上筠走了过来。

    “早上站军姿,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要不,您给我们连上一堂思想教育课,说说军校生的规范、军人的职责什么的。”墨上筠朝时项提议道。

    “啊?”时项一愣,但想到自己做思想教育也不是一两次了,加上这是一次表现的机会,于是欣喜地点了点头,“行啊。”

    “那就麻烦你了。”墨上筠和气道。

    “不麻烦,不麻烦。”时项连忙道。

    墨上筠点了下头,然后面朝列队,见到在列队里依旧是那副散漫、张狂模样的肖磊,眉头一动,大步朝肖磊走了过去。

    肖磊站在第三排最后一个,墨上筠不用走进列队,就直接站在了他身边。

    肖磊冷冷地看着她。

    此时记者已经到了三连三排,采访即将解散的这个排,两个列队之间相隔也就十来米,墨上筠若是对他做了什么,记者很快就会发现。

    他就不信,墨上筠会挑这个时候跟他动手!

    而,一旦墨上筠这个时候认了怂,她在猛虎连的威慑力就会大大锐减,到时候压根不会有什么人服她!

    “你刚说什么来着?”

    墨上筠把玩着绑在喇叭上的绳子,慢条斯理地朝肖磊问着。

    列队前面,时项刚想准备做“思想工作”,见墨上筠来到一学员跟前,于是就停了下来,颇为奇怪地看向这边。

    “我——说,”肖磊抬高声音,底气十足地朝墨上筠喊道,“你除了站军姿、站军姿,还会点别的——”

    最后一个“吗”字还没有出口,肖磊的声音便戛然而止。

    一个拳头撞在了肖磊的腹部,肖磊猛地往后退了半步,震惊地瞪大眼睛,仿佛不敢相信墨上筠真能做出这种举动一般。

    稍稍上前,墨上筠笑容可掬地看他,“怎么样,让你长见识了吗?”

    肖磊瞪着她,后知后觉的回过神来,感觉到小腹处的剧烈疼痛,他不由得“啊——”地叫了一声,抬手捂住了小腹,豆大的汗珠从他额角滚落下来,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妈的!

    出手这么重!

    肖磊在心里怒吼着,想张口骂出来,可难以忍受的疼痛,却让他不自觉地蹲了下去,疼得他眼泪汪汪的。

    周围的人眼角余光掀了起来,朝肖磊和墨上筠的方向看了几眼,但没有一个敢吭声的。

    “你这是体罚——”

    肖磊咬牙切齿地说着,每一个字都咬得很重,可疼痛让他无法大声喊出来,也就无法吸引隔壁那群记者的注意。

    “校医!”

    墨上筠将喇叭拎起来,放到唇边,嘹亮的声音打断了肖磊的话。

    肖磊狠狠咬牙。

    这时,刚赶到的校医队,立即抬着担架跑了过来。

    “来了!”

    “怎么了?”

    两个校医跑过来,其中一个非常配合地问。

    “有个学生吃坏肚子了,抬去校医室看看。”

    墨上筠无比坦然地说着,同时抬手指了指捂着小腹蹲在地上的肖磊。

    “你”

    肖磊瞪着眼,不敢相信墨上筠竟会如此颠倒黑白!

    “行。”

    “好。”

    俩校医将担架一放,然后就朝肖磊走了过来。

    “你们”

    这下,肖磊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我没有——”肖磊看了看他们,又看了看墨上筠,连忙解释,“我这是被打——”

    “小伙子,吃坏肚子就吃坏肚子嘛,不用这么害羞的。”

    一个年轻的校医大步上前,直接抓住他的肩膀,不由分说地将他从列队里拖了出来。

    “你你你”

    肖磊又气又疼,全身发抖。

    但,他任何话都没说完,就被两个校医抬上了担架,然后火速地抬走了。

    远远的,还能听到他在咆哮,说什么“我没吃坏肚子”,但任他怎么折腾,今个儿上午,是甭想从医务室里出来了。

    墨上筠目送他远去,然后慢悠悠地收回视线,指着最后一列下面的人道:“后面的,上来一个。”

    后面六个人,老老实实地往前走了几步,跟前一排的学员齐平。

    有了墨上筠这么一番“杀鸡儆猴”的举动,其余好些个见到记者后想跃跃欲试的学员,都识趣地将心里的迫切和反抗给压制了下来。

    妈的,谁能想到,墨上筠会伙同校医队,直接把人从队伍里拉走?!

    而且,下手还那么狠!

    那样一招,就算肖磊想要赶回来参加训练,也没什么机会了吧。

    “时老师,开始吧。”

    重新走到列队前,墨上筠朝站在前面错愕看着这一切的时项提醒道。

    “是。”

    时项下意识地应了一声。

    然,足足过了片刻,时项才后知后觉意识到——他压根不是墨上筠的兵。

    抬起眼,看着前几排那些个想笑却不敢笑的学员,时项的神情稍稍一冷。

    没有迟疑,时项开始了自己的思想教育行动。

    得知被调到学校来时,时项特地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各种各样的规定都记得滚瓜烂熟的,现在信手拈来。

    时项以“肖磊不尊重教官”和“肖磊吃坏肚子耽误训练”这两点当例子,开始深入地剖析他们之中存在的问题,听的人那是一个昏昏欲睡

    原本还想在旁听听的墨上筠,听到时项的思想教育后,都差点儿站着睡着了。

    好在,还有各种站姿不规矩的学员,让墨上筠可以进队伍转转,转移一下注意力、打发下时间。

    *

    六点四十。

    楚飞茵回到猛虎连报道,随之而来的是记者队。

    “墨教官你好,请问你还记得我们吗?”

    一个二十七八的女记者走过来,朝墨上筠询问道。

    这个记者队,总共有两个记者,一个摄影师。

    二十七八岁的女记者应该有点经验了,另一个年龄比较小,估计入行不久,手里拿着笔记本,似乎是认真地做笔记。摄影师则是端着摄像机拍摄,却被墨上筠一个凌厉的眼神扫过去,吓得他下意识将摄像机放了下来。

    “不记得。”

    墨上筠看着猛虎连的队伍,甚至看都没有多看她一眼。

    “我们是城南新闻的军事记者,昨天采访过你的”女记者有些尴尬地自我介绍道。

    “想起来了。”

    墨上筠声音淡淡地打断她。

    女记者狐疑地看了她一眼。

    昨晚表现得落落大方,找不到任何缺点,怎么才过了一夜,态度就这么冷淡,有种不想给她好脸色瞧的样子?

    “我们得到校方批准,可以在校对你们的军训进行采访。墨教官,我可不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女记者询问道。

    “不好意思,我拒绝。”

    墨上筠偏过头,一字一顿地道,没有半年敷衍的意思。

    女记者脸上的表情有点僵硬,“我能问下为什么吗?”

    “我对故意挑起事端的记者无感。”墨上筠看着她,神情微冷,“而且,现在,我有权力拒绝你。”

    昨日是上级委派了任务,无法拒绝,必须要应付记者的回答。但有些记者就想搞点大新闻,问题刁钻,一个回答不好就会引起事端。

    而,她昨晚注意了一下,眼前这个城南新闻的,就是其中的带头者。

    现在校方虽说尽量配合,但不是强制性的任务,她可以拒绝。

    更何况,昨日不会摄影,充其量录音,发表到报纸或客户端,但现在有摄影的环节——很不巧,她也不想被拍。

    “”

    女记者脸色一白。

    旁边正在做记录的小记者,神色讶然地看了看墨上筠。</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