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68、除了站军姿,还会做什么?【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墨、教、官,你——真——特——么——变——态!”

    所有跟了墨上筠好几公里的人,一起朝墨上筠大声喊道。

    许是被欺负的太惨,他们竟然无比齐声。

    “哦?”

    墨上筠偏了下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同时两只手撞在一起,手指骨节以响亮的声音响着,咔擦咔擦,让人不寒而栗。

    “跑!”

    早就做好准备的向永明大喊一声。

    话音落,第一个跑没了影。

    其他人一脸懵逼,然后随着向永明开始往四处跑,转眼的功夫,化作鸟散。

    哦,不对——

    楚飞茵还窃窃地站在了原地。

    身为墨上筠的助手,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啊。

    楚飞茵看着似笑非笑的墨上筠,忽然有点后悔刚逞一时口舌之快了。

    “墨教官,您绑着负重,怎么还跑得这么快啊?”

    被墨上筠盯得头皮发麻的楚飞茵,傻笑着问,决定就此事蒙混过关。

    “你说呢?”

    墨上筠反问着,低下头,将手上捆绑的负重解下来。

    她可没自虐到成天绑着负重。

    这事儿若是被阎天邢知道,估计又得生气——她得哄找一阵呢。

    见墨上筠神情没有先前那么可怕,楚飞茵试探地走近,然后眨巴眨巴眼,朝墨上筠继续问:“那,您平时的训练强度是怎么样的?”

    墨上筠将另一只手的负重也解下来,看着靠的越来越近、神情愈发好奇的楚飞茵,神情淡淡地斜了她一眼,但很快的,她眉头动了一下,饶有兴致地看着她。

    “我没记错的话,你落后了有两圈吧?”墨上筠偏了下头,似是思索地问。

    “嗯嗯!”

    被戳中弱点,楚飞茵立即低下头,脸颊不由得爬上了一层绯红。

    “有空多练练。”墨上筠随口道。

    体能这玩意儿,除了多练练,别无他法。

    不过,楚飞茵若是想当两年兵就退伍的话,现在这个状态下去,也没什么问题。

    “那,”楚飞茵迟疑了下,继而抬起眼,窘迫地盯着墨上筠看,“我要怎样才能像你这样?”

    闻声,墨上筠微微一愣,但很快她便笑了,“尽其所能,拼命练。”

    瞥见墨上筠嘴角那抹柔和的笑容,楚飞茵不由得有些恍惚,只觉得现在的墨上筠跟平时冷漠平静的模样大有不同。

    近乎下意识的,她站直了身子,朝墨上筠敬了个礼,铿锵有力地喊道:“是!”

    见她反应这么大,墨上筠道:“去休息吧。”

    “是!”

    楚飞茵再一次应声,然后在转身跑开。

    墨上筠走至猛虎连的区域,找出自己藏花坛里的凳子,在一处坐了下来,然后将腿上绑着的负重解了下来。

    在解左腿的时候,隐隐感觉到被打量的视线,墨上筠眯起眼,下意识朝某个方向看去。

    那个方向,站着楼西璐和秦雪二人,她们俩面对面站着,站得很近,而此刻,视线都扫向墨上筠这边,纵然跟墨上筠的视线对上,两人也没有觉得丝毫尴尬,而是很平静地收回了视线。

    秦雪没站多久,直接转身走人。

    而楼西璐,在又一次朝墨上筠看了一眼后,跟上了秦雪的步伐。

    墨上筠眉头轻轻一皱。

    *

    有了墨上筠晨练时对全体教官的“戏弄”,本来就在教官群中有一定名气的墨上筠,一下子就更出名了——所有人都对她另眼相看。

    先前向永明他们吹牛的时候,装甲步兵营的人还挺不信。

    一个看着没肌肉,又不身强体壮的女生,怎么就成他们口里的变态了?还一个人打败十几个二十个的,当闹着玩似的,怎么可能?

    现在,他们彻彻底底信了。

    亲身经历过“怎么也追赶不上、被人逗着玩”的事,墨上筠俨然坐实了向永明口中“变态”这个头衔。

    偏偏这向永明,还嫌事情闹得不够大,借着这个机会,对墨上筠一顿吹嘘,这次连“子虚乌有”的事都出来了——他没见识过,纯靠胡编乱造和猜测,偏偏,如此夸大的吹嘘,却被他猜中了不少。

    墨上筠哭笑不得。

    好在,休息时间眨眼就过,他们还意犹未尽的时候,学员们都陆续到齐了,于是只能回到各自的区域,开始了今天的带兵历程。

    “墨教官,你的水。”

    拿了两瓶水的楚飞茵,小跑着过来,顺势给墨上筠递了一瓶。

    墨上筠没有接,而是朝给电子营几个女教官发放矿泉水的时项看去。

    正好,时项也朝这边过来,见墨上筠看向他,立即朝墨上筠露出个和善、极具亲和力的笑容。

    墨上筠眉头一抽,将视线收了回来。

    “不用了。”

    墨上筠朝楚飞茵道。

    “诶?”楚飞茵好奇地眨了下眼,回头看了眼时项,然后道,“这是因为我们三连三排要解散,分散到各个排,时老师才买给我们的,大家都拿了。”

    “你拿着吧。”

    墨上筠淡淡道,丝毫没有接受的意思。

    若不知时项的为人以及目的,拿了倒是无所谓,但现在她拿了也喝不下。

    “喔。”

    楚飞茵失落地点了点头,将矿泉水收了回去。

    “墨教官。”

    分发完矿泉水的时项,非常果断地朝这边走了过来。

    墨上筠一见到他就头疼,若不是现在坐在凳子上,她非得转身离开不可。

    眼角余光瞥到摆放在脚边的喇叭,墨上筠抬起手,直接将喇叭拿起来,摁了下开关后,就直接对准陆续赶到的学员——

    “准备集合。”

    时项:“”

    楚飞茵察觉到气氛不对劲,找个地方将矿泉水放好,然后就跑去整理还没到齐的列队了。

    意识到墨上筠不想搭理自己,但也不能就此掉头离开,时项死皮赖脸地朝墨上筠迎了过去。

    “墨教官。”时项又一次喊了声。

    墨上筠拧了拧眉,总算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偏头看他,墨上筠率先问道:“时老师是来看班里几个差生的吗?”

    “可以这么说吧。”时项僵硬地点了点头,“他们几个,昨天表现怎么样?”

    “不怎么样。”墨上筠淡淡道,“时老师要是有空的话,还请抓点时间教育一下他们。”

    “好,我一定配合。”时项道,“是哪几个——”

    “既然如此,时老师想看就在旁边看吧,我先带兵去了。”

    墨上筠凉飕飕地打断他的话,然后径直走向了匆匆忙忙集合的队伍。

    时项甚是尴尬地站在原地。

    ——这态度怎么一次比一次差?

    今天的队伍不再是前面四五成列的单独两排,昨日那九个人也加入了整齐的队伍,81人,正好九排九列,没有一个差的。

    “墨教官,我还要去解散三排,其他教官要来分人”

    整理好队伍的楚飞茵,见到墨上筠,有些尴尬地道。

    “去吧。”

    墨上筠点了点头。

    “是!”

    应完,楚飞茵匆匆朝三连三排的区域小跑过去。

    看了眼她离开的方向,墨上筠不紧不慢地收回视线,然后扫视了这些个新生一眼。

    应当是昨晚会议结束后,就跑去扫荡超市了。很显然,没怎么饿着他们,一个个都倍儿精神。

    她将喇叭再次拎了起来。

    “垃圾们,都听好了,今早的五公里取消,我们就站军姿。”墨上筠吊儿郎当地出声。

    “报告!”

    吃饱喝足的肖磊在人群里大喊一声。

    墨上筠眯起眼,视线精准无误地落到他身上。

    肖磊斜眼看她,微微扬起下巴,耀武扬威地道:“你除了站军姿,还会点儿别的不?!”

    挑衅!

    讽刺!

    他这话一说出来,原本安静的队伍,倏地多了些许议论来。

    嘀嘀咕咕的,墨上筠懒得去细听,想要朝肖磊走过去。

    然——

    她刚走一步,就见到几个眼熟的面孔朝这边走过来——昨晚见过的几个记者。

    妈的!

    今天有记者来采访!

    而且,是一整天!

    ------题外话------

    我跟你们说,螺霸王牌的螺蛳粉好、好、吃!

    我想问一下吼,除了螺霸王和好欢螺,你们还有没有别的好吃的螺蛳粉牌子推荐?

    推眼镜,你们尽管推荐,在下不会吃多了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