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67、无条件支持对象,是对恋爱的尊重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行行行,我就老实问了吧,你的男朋友是不是那个传说中的阎天邢、阎王?!”

    见漏了陷,林矛也不好继续隐瞒,只能如实询问。

    据他所知,西兰军区组织的三个月集训,墨上筠就在里面当教官,而阎天邢则是集训营的总教官。

    他们俩认识,理所当然。

    他们若是交往这事儿吧,虽然有点惊悚,但联想起昨晚那通电话,也不是不可能。

    本来想给这丫头挖个坑,让她如实招来,结果这么轻易就被识破了。

    墨上筠眯了眯眼,不答反问,“他做了什么?”

    “你先回答我!”

    林矛这暴脾气、急性子,一点儿忍耐力都没有。

    瞧他这迫不及待的模样,墨上筠勾了下唇,慢条斯理道:“您先说。”

    林矛一顿,想了片刻,最后老实选择了妥协——他若是不主动说,墨上筠怕是绝不会给他一准确答案。

    “昨晚,他给我打了通电话。”强行按捺住急切性子的林矛气呼呼道。

    “然后?”墨上筠扬眉。

    林矛哼了一下,继续道:“说他家属在我这里当军训教官,因为忙得没时间接电话,所以想直接问问我情况。”

    一怔,墨上筠颇为讶然,“你认识他?”

    “我哪儿认识他啊?!”林矛无奈反问,但顿了顿后,又补充道,“我就知道他。”

    因为是特种部队出身,而且待了好些年了,虽说阎天邢所在的特种部队尤为隐秘,但他也略有耳闻。后因阎天邢被西兰军区特地请来带兵,林矛早先就被指派为新特种部队的教官之一,所以知道些内幕,更是听说过阎天邢、阎爷,并且还知道不少有关他的事迹。

    只是,一直都没见过面。

    哪能想到,昨晚他睡得好好的,忽然一通电话打过来,对方一报姓名,他差点儿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您继续。”墨上筠提醒道。

    阎天邢以“没空接电话而询问”这一点切入,俨然要比林矛刚编的借口要好很多,也算是合理。

    “他没说你名字,就大概说了下你的情况,反正我是第一时间就猜到你了。我就拿你的情况跟他说了”

    说到这里,林矛就有点火大了。

    鬼知道他有都夸墨上筠,说墨上筠跟他出去各大高校跑了几天,回来后一叠一叠的资料,全部都是她整理的,而且用时极短,整理出来的东西简单又明了,备受领导喜爱;说墨上筠一人之力带领一个猛虎连,全部都是不听话的学生,结果还把人给制服的服服帖帖的;说墨上筠在忙碌的一天里,竟然能抽空写出讲话稿,并且能在晚上脱稿讲话

    能怎么夸怎么夸,能怎么能干就怎么能干,能怎么厉害就怎么厉害!

    林矛这么欣赏一个人,简直把他三十余年来所有的好话都说尽了——妈的,他追媳妇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夸过!

    可是,他说的口干舌燥的,电话那边却一点儿都不高兴,那语调里的低沉气压和似有若无的威胁,让他下意识就找了把椅子坐下了。

    不过这些事,都不好一一跟墨上筠说。——怕夸过了,墨上筠会不好意思。

    于是,在墨上筠好奇的视线下,林矛一摆手,“反正他就说,给你一个女孩子安排这么重的任务很过分,还拐弯抹角举例子骂我丧心病狂、毫无人性我思量之下,就决定给你安排个助手。”

    说完后,林矛气还没消,语重心长地朝墨上筠道:“小墨啊,咱们讲老实话,你觉得林老哥对你算不算够意思?有他说的那什么丧心病狂吗?!”

    “林教官。”

    在良心和媳妇两者之间徘徊片刻,墨上筠慎重地喊了林矛一句。

    “啥?”林矛哼哼。

    认真地盯着林矛,墨上筠一字一句道:“他就是我对象。”

    “”

    气到忘了先前目的林矛,此刻彻底失声。

    我擦!

    他好像说的太尽兴忘了这茬了!

    “我觉得吧,无条件支持对象,是对恋爱的尊重。”墨上筠很是严肃地说着,同时委婉地透露了下自己颇为伤人的回答。

    “”

    眼见着自己欣赏的小姑娘帮着‘外人’,林矛觉得自己一颗金刚心都要变成玻璃心了。

    恋爱竟然使人丧失理智!丧失公平公正的一颗心!丧失对三十岁已婚中年男人的关怀!

    现在的年轻人太不像话了!

    “小墨啊,你这思想可不对——”

    纠结片刻,林矛欲要纠正墨上筠这‘错到离谱’的思想观念。

    可,被墨上筠干干脆脆地打断了。

    “林教官,我希望这件事”墨上筠朝他强调道,“你知我知。”

    “那当然,我是那么八卦的人吗?”

    一下就被墨上筠转移注意力的林矛,差点儿跟墨上筠拍着胸脯保证了。

    “那谢了。”

    墨上筠摆摆手,转身走人。

    见她一抬手,林矛的注意力又落到了她手绑着的负重上,刚想提醒她,又觉得哪哪儿不对劲,等她走之后,才后知后觉地想到墨上筠“错误观念”的问题。

    “”

    站在原地的林矛,看着早已远去的墨上筠,心里久久难以平静。

    只叹,谈恋爱害死人哟。

    这么聪明智慧有能力的一姑娘,竟然被恋爱给还得迷失了心窍

    等等,不、不对啊!

    墨上筠真跟阎天邢谈恋爱了?!

    在这方面反射弧长到让人难以想象的林矛,在意识到这一点后,彻底地懵了。

    靠靠靠!

    这丫头太有能耐了!

    不仅自身能力强到让人惊叹,就连对象的身份都这么惊悚!

    *

    离开了林矛的墨上筠,正式开始了自己的晨练。

    黎明最黑暗时分已过,天色渐渐亮了起来,灰蒙蒙的,空气里还带着些许凉意。

    许是风景不错,墨上筠心情也不错,于是在绑着负重的状态下,也将那一群正在跑道上奔跑的军训教官们戏弄了一顿——超过一个人,似有若无地露出负重,然后在刺激到对方的时候,加快速度,拉大跟人之间的距离,接着就是下一个人

    等到训练即将结束的时候,墨上筠几乎成了在场跑步的教官们的领队,所有人都追着她跑,连参与其他项目的人都加入了追赶的队伍中,墨上筠总是会在第二人即将超越自己时加快速度,在人有希望的时候给予绝望。

    如此反复,玩得不亦乐乎。

    而她的背后,一声声喘着粗气的怒骂声,不少拼了命都追不上她的人,气得恨不能亲手将她碎尸万段。

    不过,也有自知差距不参与的,如秦雪、娄兰甜、楼西璐等。

    五点四十五。

    墨上筠停止了跑步。

    跑了将近十公里的她,浑身大汗淋漓,难免有些喘气,她来到跑道旁,听到后面那些踏踏踏愈发加快的脚步声,好像是在做最后的冲刺一般,墨上筠偏过头看去,只见到后面一群人卯足了劲、咬着牙在往前冲——以她为终点。

    第一个从她身边跑过的是向永明,飞似的跑了过去,在身边掀起了一阵风。

    然后,直接趴倒在地。

    紧接着,其他人陆续跑过,他们一旦超越墨上筠,就在尖叫、狂欢,相拥在一起,或是叠罗汉一般趴倒在地,如同最后他们反败为胜了一样。

    ——相对而言,女教官要好很多,只是弯腰喘气,互相搀扶着,可喘着喘着,一个个的,却不由得面面相觑,然后哈哈大笑出声,好像拼命锻炼过的一种轻松愉悦,又想最终抵达终点、超越墨上筠后的一种自我解脱。

    墨上筠有些莫名其妙,但见他们都跟个疯子似的大叫、怒喊,气氛无比轻松后,耸了耸肩,唇畔在不自觉间勾了起来。

    一群在挥洒汗水后狼狈不堪的人,而现在的她,也跟他们差不远。

    将作训帽摘下来,墨上筠站在一旁,用帽子扇了扇风,然,刚扇了几下,就见那一群人以向永明为中心,凑到了一起,嘀嘀咕咕的。

    见她抬眼看过来,他们迅速转过身来,然后全部面朝墨上筠。

    “一、二!”

    向永明喊了声口号。

    随后,众人异口同声地朝这边喊——

    “墨、教、官,你——真——特——么——变——态!”

    ------题外话------

    早啊,各位。</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