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55、要分值不值得【二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我就在这里看看吧,也挺想知道那帮小孩的表现怎么样。”

    “”墨上筠强忍着怒火丢下两个字,“随便。”

    事实上,就算墨上筠这几日不常出现在训练场,时项也经常来这里晃荡,对三连三排的了解比墨上筠更要深。

    这种借口,完完全全可以称得上是借口了。

    墨上筠想了想,看在训练马上就要开始的份上,没有再跟他计较,也没有揭破他的谎言。

    *

    六点将到,大一新生们陆续朝训练场聚集。

    李萱和杜香香并肩走了过来。

    近乎理所当然的,她们见到了跟墨上筠站在一起的时项。

    “唷。”

    杜香香别有深意地撞了下李萱的肩膀。

    李萱见状,神色害羞地低下头,但很快的,眼角余光落到墨上筠身上,眼神有点儿不甘。

    “你真喜欢上时老师了?”杜香香观察着李萱的表情,揶揄地问道。

    “去去去,”李萱连忙道,“军校不准师生恋,你忘啦?”

    “真喜欢就不要在乎这个啦。”杜香香摆了摆手。

    “不过,”李萱别有深意地看向墨上筠,似是单纯疑惑地问,“时老师是不是对墨教官有意思啊?”

    “这个还要用吗?”杜香香抬起眼,朝那两人看了一眼,笑容有点冷,“你以为时老师每天过来,真的是来看我们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好吧。”

    “真的?”

    李萱眉头皱得紧紧的。

    杜香香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只觉得她无药可救了。

    “算了吧,先去集合,不准时的话又要被墨师太给骂了。”杜香香看了眼时间,催促道。

    李萱犹豫了下,低着头跟在后面。

    阎佳乐从她们俩身边走过,将两人对话都停在耳里的她,扫了她们俩一眼,皱着眉加快速度离开。

    就知道在背后议论别人,也是挺讨人嫌的。

    *

    六点整,所有新生准时集合。

    一直纠缠着墨上筠的时项见罢,总算是退开了几步,站在一侧旁观。

    但是,他那时不时往墨上筠身上瞥的视线,表现得实在太明显,情商再低的学员们也能发现异样。

    顿时,一个个看了看墨上筠,又看了看时项,心里啧啧啧的。甚至很多人都想不通,他们样样优秀的时老师,怎么就看上了这个凶巴巴的墨师太?!

    简单的做了下列队动作复习,墨上筠一吹哨子,让他们开始了每日必修的五公里跑。

    军训了一周多,他们都渐渐适应了,提及五公里跑虽然头疼,但相较于最初两天的痛苦,现在倒是轻松了不少。

    按照墨上筠平时的习惯,必定会在常规训练上增加一些项目,在他们可以承受的范围内适当增加他们的训练量,但这一次,墨上筠完全没有改变训练量的意思——修改训练量,需要往上面报备,用充分的理由说服领导;同时还需要花时间让学员们理解,适当的加练对他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不然得被他们在背后叫的更惨。

    很坦白的说,墨上筠不喜欢他们,而他们也没有能力让她来承担这个麻烦。

    所以,墨上筠所带的排跟其他所有的排一样,没有区别。

    这几日,她甚至没有抓的太严,对他们的要求也无限度地降低。

    她其实不在乎流言蜚语和针对,但,让她承受一些东西,那也要分值不值得。对于不值得的人,她没必要严格按照自己的标准进行。

    晨练的时间,她一如既往地在训练场转悠,一直等三连三排的学员快要结束训练的时候,才回到三连三排的区域。

    但——

    “我去,厉害啊!”

    “教官陪跑,也太用心了吧。”

    “听说了吗?教官们都提前一个小时训练,就是为了不在军训结束后降低他们的体能。”

    “当然啦。不过他们都训练过了,还陪学员们一起跑,实在是啊哟,怎么就不是我们的教官呢?”

    墨上筠循声看去,赫然见到秦莲和秦雪两人在跑道上的身影,跟在她们身后的,是她们两个排的学员,一个个都咬牙切齿的坚持。

    “墨教官。”

    一直在旁旁观的楚飞茵,来到了墨上筠身边,有些怯怯地喊她。

    墨上筠看了她一眼。

    “秦雪和秦莲她们带的排最近加强了训练量,因为有她们俩带头,所以都心甘情愿,我们要不要也——”

    “不要。”

    墨上筠直截了当地打断了她的话。

    “啊?”楚飞茵愣了一下,“为什么?我来带跑就行了。”

    墨上筠偏过头,仔细打量了她几眼,“你带着他们跑过,没用。”

    这是原因之一。

    原因之二,楚飞茵没有秦莲和秦雪那样的体力,在晨练过后陪学员们再来个五公里——不是说她跑不完,而是她这样很容易被超越,得不偿失。

    “哦。”

    楚飞茵有点失望地点头。

    最近几日,墨上筠都不怎么来带兵,所以也不会知道,三连三排的落后,已经成了整个营的笑柄。

    可以说,三连三排是表现最差的,学员们虽然听话,也有的想努力做好,但压根没什么用,他们的心不是连在一起的,很多动作都打不到统一,所以跟其他排相差一定的距离。

    因此,她在其他教官面前,也有点抬不起头来。

    这都是私下里的议论了,墨上筠不在,当然不知道。

    现在她很想努力做好,把兵带好,可是,墨上筠的心似乎越来越不在军训上了。

    也是,人家是一杠三星,能不能把兵带好,对她都没什么影响。

    犹豫了好一会儿,楚飞茵问:“墨教官,有件事你听说了吗?”

    “嗯?”

    墨上筠给了她一个眼神。

    “军校除外,但很多高校”顿了顿,楚飞茵道,“最近不都是在军训吗,往上好多人在质疑,军训的意义是什么,军训到底有没有意义?”

    “所以?”墨上筠挑眉。

    咬了咬唇,楚飞茵质疑道:“你是不是也觉得,军训无关紧要?”

    微微一愣,墨上筠反问:“你觉得呢?”

    “”

    楚飞茵犹豫着,不敢说。

    “说吧,我不怪你。”墨上筠慢条斯理道,看着她的眼神里,不经意间多了几许真诚。

    “我觉得您不在乎他们的军训。”楚飞茵鼓足勇气道,“一开始,我觉得您做得很对拔军姿很重要,穿上军装的第一课,还有内务,叠被都必须要做到完美,看得出来,您当时很用心。但是,慢慢地,我觉得你开始纵容他们了,要求没有那么严,对他们过于宽松,甚至外出一天,回来后对他们都不闻不问我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的。他们不是普通高校的学生,他们是军训学生,以后还是要穿军装的,您现在对他们的宽松,只会让他们更加怠慢。我相信您是一个很好的军人,可他们呢?这样下去,他们不仅不会成为妮妮这样的军人,甚至连普通军人的要求都达不到。”

    将所有的心里话都吐出来,楚飞茵看了眼墨上筠没有情绪的表情,然后补充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觉得,您应该跟一开始一样,将他们抓的严一点儿。就算现在他们不喜欢您,但以后以后他们肯定会理解的。”

    墨上筠有点惊讶于这个性格内向胆小的楚飞茵会思考这些问题。

    当然,也仅仅是惊讶。

    对于楚飞茵对她行为的质疑和不满

    她侧过身,看着楚飞茵,道:“你说的没错,他们是垃圾还是精英,对我来说确实没有影响。按理,你才是他们排的教官,很抱歉我没有顾及到你。所以,如果你想对他们更严厉,想带他们跑的话”

    顿了顿,墨上筠说出两个字,“可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