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54、我们都觉得你好,最好!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下了车,墨上筠跟阮砚去了学校大门。

    不知在门口等待多久的林矛,一见到他们俩,先前严肃冷漠阴沉的脸顿时一变,神情阴转晴,喜笑颜开。

    “小墨。”

    大老远的,林矛就抬起手,朝墨上筠招了招。

    墨上筠适时地加快了点步伐,不过阮砚却速度不变,转眼就被墨上筠甩在后面。

    “他不会就是你”

    注意到墨上筠身后的阮砚,林矛欲言又止,但意思表现得很明确。

    “不是,一个朋友。”墨上筠很快回答,“现在在军校搞研究。”

    “哦。”

    林矛点了下头,神情出奇的有点失望。

    如果墨上筠跟她身后那个那还是挺不错的。

    最起码,人家颜值身材和气质,都是杠杠的。

    “对了,我有事找你。”林矛想到了正事。

    “你说。”

    估摸着他等了一段时间了,墨上筠也没有磨蹭,态度很是爽快。

    “我把你的两份汇总给校领导看了,临时开了个小会,决定明天召集全校大一新生在礼堂开个会,主要由你来负责。”

    “我?”

    墨上筠莫名地挑眉。

    “你对这些数据最清楚。”林矛肯定道。

    “我倒是有几个人选。”墨上筠委婉道。

    “人选?什么人选?!”林矛声音猛地拔高,“就你一个!只有你!”

    “”

    见林矛如此笃定,墨上筠一时无言。

    她是真不怎么喜欢这种场合,被那么多双眼睛盯着,说着一些官方的话,这种事情,不是非她不可,自然也没有强烈接下这种任务的**。

    “我觉得不错。”

    身后,传来阮砚一本正经的声音。

    “是吧!”林矛见到意见统一的人,立即附和道,“这一批军训教官,谁有比你表现更突出的?再说了,你这军衔,杠杠的。”

    “林教官,”墨上筠看着他,非常真诚地强调道,“就新生的反馈来看,我是最差那批教官里表现突出的。”

    “”林矛哑言片刻,最后怒气冲冲道,“那是因为他们傻,不知道谁为了他们好!反正我们都觉得你好,最好!”

    墨上筠别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

    这个“我们”,怕是要去掉一个“们”字才行吧。

    “是挺好的。”

    一旁的阮砚也非常‘正直’的附和。

    “你看,不是我一个人说了吧!”林矛立即朝阮砚投去热切的目光,“这位小哥是”

    “阮砚。”

    阮砚回答。

    “你好你好,我叫林矛,军训总教官。”林矛朝阮砚伸出手,仿佛看到了同为伯乐的知己。

    阮砚简单地跟他回握了一下。

    “对了对了,明天还会有记者到场,后天他们还要对军训进行实地采访。”林矛抬手一拍墨上筠的肩膀,爽朗道,“就看你的了!”

    墨上筠:“哦。”

    非常不真诚的应声。

    但是,她这一点头,林矛就算是放心了。

    墨上筠凉飕飕地扫了在旁添油加醋的阮砚一眼。

    然而,阮砚却若无其事地走向了军校大门。

    墨上筠嘴角狠狠一抽。

    *

    得亏了林矛的临危受命,墨上筠必须连夜加班加点地继续整理发言资料。

    本以为可以轻松一阵的墨上筠,再一次在走廊熬到半夜,才爬到床上去睡觉。

    因为太忙,她一闭眼就睡着了,就连陈路和沈惜的事,都被她暂时抛在脑后。

    第二天早上。

    熬到半夜才睡的墨上筠,没有提前起床训练,听到宿舍里其他人陆续起来后,她也坚定地赖床,直至撑到五点半才起来,简单整理内务,走向训练场。

    提前十分钟抵达训练场,墨上筠见到了几十个军训教官在跑道上奔跑的身影,他们的加练接近尾声,不知加了什么训练,一个个都累的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的,但经过集训营训练的人包括楼西璐在内,情况都相对而言比较好点儿。

    “墨教官。”

    墨上筠刚审视一圈,就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

    听到颇为熟悉的嗓音,墨上筠有些反感地皱了皱眉,但很快眉目舒展开,她偏了偏头,朝身后走来的那人看去。

    时项笑眯眯地朝这边走了过来。

    “你没有参加今天的晨练吗?”时项笑着朝墨上筠问了句,然后顺手将手中的一瓶矿泉水递了过去,“这是给你准备的。”

    “不用了。”墨上筠淡淡回道。

    “放心,我们电子营每个教官都有。”时项说着,递到墨上筠跟前的矿泉水却没有收回来。

    “不渴。”

    墨上筠继续道。

    这一次,是完全不接受的意思。

    时项眉头不经意一皱,可脸上的笑容却不减分毫,他自知不能强求,便将手中的矿泉水收了回来。

    “听说墨教官最近在跟校友打听我?”时项有意无意地问。

    “打听?”

    墨上筠眉头微动,似是好奇地问。

    “不是吗?”时项讶然道,“我听一校友说的。”

    “聊天的时候随口提了一句,”墨上筠云淡风轻道,“给你造成困扰了?”

    见墨上筠没有丝毫心虚之意,反倒是坦坦荡荡的,时项愣了一下,然后下意识摇头,“没有。”

    是随口提一句吗?

    如此从容的回应,倒是让时项一时难以分辨真假。

    “那就好。”

    墨上筠懒洋洋地接过话。

    她找的是几个比较靠谱的朋友,按理来说是不会被泄露出去的,不过若找了他人询问,流传开来,倒也难以避免。但如果这事若是能传到了时项的耳里那时项的人脉关系确实不错了。

    仔细观察了墨上筠几眼,时项道:“墨教官若是想要了解我的话,可以直接找我问的。”

    “不必了,”墨上筠淡淡地说着,微微偏过头,从头到尾地打量了时项一眼,最后轻轻摇头,“没什么想了解的。”

    “”

    时项一时被她这么直白的言语堵得没了话。

    这莫不是跟阮砚待久了连为人处世的风格都被传染了?

    “那好吧,”时项悻悻然说着,但始终没有就此放弃,“听许可说,你昨天跟阮砚去给朋友看租房被耍了?要我帮你不,帮你朋友找吗?”

    “不用,我托别人打听了。”墨上筠声音愈发地冷淡了。

    被一而再再而三地给冷脸,还能如此坚持找话题的她也是有点佩服。

    “靠谱吗?”时项热心肠地问。

    “嗯。”

    墨上筠敷衍地应了一声。

    “那就好。”

    时项点了点头。

    顿了顿,墨上筠忽然想到什么,朝时项问:“你跟许可经常联系吗?”

    “还好,”时项连忙道,“上次她来了后,加了好友,时不时会聊几句。昨晚她打听许沁的表现,就多跟我说了几句。”

    说的这么多,无非是想跟墨上筠表示,他跟许可的关系很‘纯洁’罢了。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哦。”墨上筠平淡地应了一声。

    “说起来,她也挺辛苦的,本来在云城读大学,也想在云城实习的,结果妹妹跑安城来读大学,父母不放心,就让她来安城找实习工作,顺便照顾妹妹。”提及许可,时项倒是挺有感触的样子。

    “那父母挺偏心的。”墨上筠不经意地评价道。

    “可不嘛,许可平时在公司实习够累的了,晚上回来还得打听许沁在校的事,有什么事还得跟家里父母汇报。”说到这儿,时项就有点主观情绪了,对这样偏心的父母可谓是愤怒不已。

    墨上筠想了下,打消了继续打听的心思。

    本就很不耐烦时项了,继续询问下去照这两位每晚联系的速度,这点事怕是都会传到许可耳里。

    低下头,墨上筠看了眼腕表,然后道:“快到时间了,时老师有事就先去忙吧。”

    墨上筠这话已经说的很直接了,可时项绝对是不把自己的名字当人生指向标,锲而不舍地站在原地。

    “没事,我上午没事可做。”时项道,“我就在这里看看吧,也挺想知道那帮小孩的表现怎么样。”

    “”

    ------题外话------

    我问一下哈。

    前几天看有读者说,秦莲和秦雪是军校出身的,我有点懵,其实我也记不太清了,大纲里对这两人的资料也没有特别标注。我用文档的查找功能查了第二卷出现的秦雪,也没找到类似的介绍——我就记得她是有武术基础的。

    知道有不少读者会多看几遍这篇文,所以想问问有没有记得的,帮忙找一下情节出处,瓶子确定之后再修改bug?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