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50、墨上筠,我随时可以举报你【3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顺利出了门,墨上筠抬手打了辆车,两人一起上了后座。

    墨上筠跟司机说地址的时候,阮砚也听到了,所以阮砚没有再问。

    不过,墨上筠本以为阮砚还会有其他的问题,可等她回过神去看他时,他已经扣好安全带靠在了椅背上,将帽檐往下一拉,挡住了眉目,闭目养神起来。

    注意到墨上筠的视线,阮砚睁了睁眼,清冷平静的视线朝这边看来。

    “你就这么跟我来了,不怕我把你卖了?”墨上筠轻轻勾唇,调笑道。

    “”

    阮砚没有说话,但那一副嫌弃的表情,全部在跟墨上筠透露两个字——幼稚。

    幼稚的墨上筠,往后一倒,将手机拿了出来。

    既然阮砚非常上道的什么都没问,这事儿还是不要多嘴跟他说为好。

    她纯粹是想拉阮砚去阎天邢的部队而已,没必要给阮砚招惹上没必要的麻烦。

    一路上,墨上筠都在尝试跟陈路和沈惜联系,所有社交软件都发了个遍,同时一遍一遍地拨通他们的电话,但很遗憾的,都是关机。

    阮砚就在一旁假寐,当做出来兜风的。

    七点半,出租车停在了小区门口,墨上筠没让车开进去,给司机转了账就下了车。

    阮砚随之下车。

    自从上次一次性解决掉那一帮人后,便没有人再冲沈惜动手,两人都没有再那么紧张地躲藏,沈惜最近已经重新上班了。但,因为一直没有等到周远的消息,所以陈路在沈惜住的小区租了个房,打算再看一段时间。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再过两个月陈路就会回京城了。

    这段时间,陈路经常发信息让墨上筠去吃饭,但因黑鹰等一系列的问题,墨上筠想着不要再给陈路添麻烦,便一次都没有来过。

    不过,她有地址,而且有陈路家的钥匙。

    陈路和沈惜都住在一栋楼,两人是上下楼关系,陈路住在下一层楼,沈惜则是住在上一层楼。——因孤男寡女住一起传出去不好听,陈路才做出这样的选择的。

    陈路在17楼,墨上筠跟阮砚进了电梯后,就直接去了17楼。

    一路没说话,直至墨上筠拿出钥匙,开了陈路家的门。

    “谁家?”

    看了眼房间内的情况,阮砚不由得问了一句。

    不因别的,而是这房间,两室一厅,却空荡荡的,该有的家具都有,如厨房设施、电视、冰箱、沙发、空调等,可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装饰,甚至没有一点生活设施。

    阮砚跟着墨上筠进门后,仔细扫了一些容易发现印记的地方,却连一个指纹印都没有看到,可想而知住在这里的人有多谨慎。

    见到这样的房间,阮砚倒是可以接受,但墨上筠若是有钥匙的话,性质就大不相同了。

    “陈叔家,”将钥匙放到了裤兜里,墨上筠仔细扫了一圈,心不在焉地解释道,“就你上次看到的那个。”

    有人住的地方,自然不是这么个情况。

    房间里没有人,垃圾桶是干净的,没留下任何指纹和印记,冰箱和厨房也没有任何食物,显然陈路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而离开,但在离开之前,特地将房间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没有留下任何的信息。

    “他?”

    阮砚拧眉想了想,素来记不住人的他,却难得记住了那个仅一面之缘的中年男人。

    因是严肃谨慎的性子,但在面对墨上筠的时候,一种难以言说的关怀,打心底心疼和爱护墨上筠,就跟将墨上筠当成自己女儿似的,所有细节方面都无微不至。

    因此种情况很难见,所以阮砚记忆深刻。

    扫了一圈,阮砚问:“失踪了?”

    墨上筠凉飕飕地看了他一眼。

    在这种时候,阮砚的坦然和实诚,还挺让人郁闷的。

    “不知道。”墨上筠尽量往好的方面想,“一时联系不上。”

    “不报警?”阮砚淡淡收回视线,道,“他离开过24个小时了。”

    根据房间的空气质量和积灰情况,住在这里面的人,绝对不是刚刚走的。

    “他可能在云城,阎天邢会帮忙找。”墨上筠回答道。

    他们若是找不到陈路和沈惜,警方就更不用说了,更何况这牵扯到两个城市阎天邢那边应该会借助一下警方的力量。

    更何况,陈路和沈惜之间的关系,也一言难尽,陈路第一次住在了沈惜家对面,第二次住在了沈惜家楼下若不提及周远和周远惹到的势力,那陈路简直成了活脱脱的跟踪狂。可若是一提及,那事情就不仅是简单的失踪案件那么简单了。

    总而言之,在没有确定陈路和沈惜有危险的情况下,没有合适的理由报警。

    “哦。”

    不清楚具体情况的阮砚,就这么应了一声。

    “上楼看看。”墨上筠打算转身出门。

    “等一下。”

    阮砚叫住她。

    墨上筠疑惑地看他一眼,见到他掏出一块手帕出来,将她刚刚摸过的冰箱、桌子都给擦拭了一遍。

    见到这动作,墨上筠眉头一动,没有制止,也不觉得他大惊小怪。

    既然陈路走的时候,将所有痕迹都给清除了,那他们离开之前,将他们留下的印记抹除,也是理所当然。

    出门后,阮砚将门把上留的指纹也给擦干净了。

    阮砚不知楼上住的是谁,但他也没有问,跟着墨上筠上了楼梯。

    墨上筠没有沈惜家的钥匙,站在门外,只能先摁门铃。——虽然她从司笙那里学过撬锁的技巧,但那是下下策。

    门铃是阮砚摁的,他手里还拿着手帕,防止留下手印。

    阮砚摁了三次,正当他们以为里面没人后,门倏地被打开了。

    “谁啊?”

    出来开门的人敷着面膜,看不清她的长相,但她一出声,墨上筠就辨认出来——她不是沈惜。

    墨上筠打量了下面前这人的身高气质,隐隐觉得有些眼熟。

    下一刻,见到两人也是一愣的人,直接抬手将面膜一摘,愤怒地瞪大眼睛看着墨上筠,“墨上筠?你来这里做什么?!”

    因其嗓门太大,有点吵,阮砚适时地退后了半步,跟其拉开一定的距离。

    他这一退后,就只剩墨上筠一人接受对方的冲击了,当下,墨上筠鄙夷地看了眼毫无义气的阮砚一眼。

    阮砚就当没看到,神情自若。

    出来看门的,是沈惜的侄女、沈青。

    几个月没有见,沈青脱离乖乖女的形象越来越远——当然也有可能是看到墨上筠后太愤怒,没有再顾及形象,所以眉毛倒竖,眼睛微微睁大,怒火全然展露在脸上。

    很显然,虽然距离上次见面有几个月四五个月的时间,可近乎噩梦一般的绑架经历,让沈青慢慢将怨气转移到墨上筠身上。

    “沈惜呢?”

    墨上筠没有跟她废话,直截了当地问。

    “不在。”手指紧紧抓住面膜,沈青微抬下巴,没好气地问,“你找我姑姑做什么?”

    “她去哪儿了?”

    没有理会她的质问,墨上筠再一次发问。

    “不知道。”沈青没好气道。

    “什么时候走的?”墨上筠又问。

    紧紧皱眉,沈青抬手抓住门,暴躁地回答,“不知道。”

    一说完,就打算将门给关上,想给墨上筠来个闭门羹。

    可,墨上筠却提前一步制止了她,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往前踏进一步,带着她就这么进了玄关。

    而身后的阮砚,自觉地跟了进来,同时非常配合地关了门。

    在听到门关上的那刻,沈青才注意到阮砚的存在,见到这个异常俊美但又浑身清冷气质的男人,又看了看强势到难以反抗的墨上筠,沈青心里渐渐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们想做什么?”沈青努力反抗着,并且威胁道,“墨上筠,我知道你是当兵的,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我随时可以去你们部队举报你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