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48、云城的包裹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倒数第二页就是落款了,而最后加的一张,没有什么字,占据整个版面的,是墨上筠画的卡通图像。

    总共有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是个脑袋上写着‘阎’字的卡通人物,还特地画了身军装,肚子上写着一个‘怒’字。

    第二部分,依旧是‘阎’的卡通人物,但这次是坐在椅子上,手里翻看着一张纸,左右对折,一左一右写着‘情书’和‘诚意’二词。

    第三部分,还是那个‘阎’的卡通人物,手里抓住写着‘情书’和‘诚意’那张纸,肚子上写了个‘笑’。但在旁边,多了一个人物,脑袋上写着一个‘墨’字。两个人的手靠的很近,‘墨’的手上牵扯一根绳子,向‘阎’延伸,只要多添一笔,这根线就会缠绕在一起。

    这三幅图,欲要表达什么意思,再明显不过。

    而,这么一衬托下来,墨上筠先前所说的‘意思到了’,就真的是字面含义了。

    一时间,阎天邢有点哭笑不得。

    但出奇的,这么简单的三张图,却成功将阎天邢先前的抑郁心情清扫而空。

    “你的诚意我收到了。”阎天邢低声道,给了墨上筠一个准确回应。

    “怎么样?”

    眯了眯眼,墨上筠语气温和不少。

    微微一顿,阎天邢没有如她的意,而是道:“因为太幼稚,所以我决定再思考几天。”

    虽然墨上筠画的图有点儿水平,但这跟连环画似的,像是幼儿园小朋友的表白。

    恕阎天邢不太想跟她保持在同一智力水平。

    “您这都拖了多久了?”

    墨上筠语气里带着对阎天邢磨磨蹭蹭的嫌弃。

    阎天邢却没有生气,颇有深意地道:“没记错的话,是你先拖了半年。”

    “”墨上筠哑言片刻,“有时候吧,人要是动不动就翻旧账,还显得挺”

    “嗯?”

    “可爱的。”

    墨上筠非常机智地换了个词汇。

    坐在对面等上菜的阮砚,冷不丁听到这样一句话,不由得匪夷所思地看了她一眼。

    谈恋爱的人,都这么脑缺吗?

    阮砚颇为疑惑地想到。

    “嗯。”

    电话那边,阎天邢满意地应声。

    “特产吃了吗?”墨上筠懒得就那个话题纠缠下去,以免再说出什么让她作恶的言语来。

    “刚到”阎天邢随口答了一声,可很快的,又忍不住吐槽她道,“你把我当猫了吗?”

    总共两个箱子,怕是有四十斤左右,全部都是鱼干,各种各样的,因为保密措施,连包裹都需要检查,所以送到的时候是没有封闭的,这么两大箱子送过来,把队里一干人等看得瞠目结舌。

    “不喜欢?”墨上筠反问。

    “还行。”

    阎天邢有些纠结道。

    他就算再爱吃鱼,也不能一年四季光吃鱼干。

    “吃不完可以送亲戚送朋友送战友。”墨上筠道。

    分量不重要,吃不吃的完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

    诚意。

    感觉快要被诚意二字给砸死的阎天邢,眉头抽了抽,尔后视线从桌旁那两大箱鱼干上面扫过,瞥见上面的快递单,缓和的神情里不知不觉地添了几分沉思。

    “包裹是谁让寄的?”阎天邢问道。

    “陈叔。”

    “他在云城?”

    “嗯?”墨上筠疑惑出声,显然不太明白阎天邢这突如其来的问话从何而来。

    阎天邢眯了眯眼,视线从安装快递单上移开,尔后跟墨上筠说了一些细节问题。

    包裹是云城寄的,因寄过来后被人拆开检查过,贴在封条上的快递单被撕成两半,很多信息都看不清了,隐隐可以辨认出姓名和电话,全部都是墨上筠的信息。

    此外,没有写地址。

    阎天邢根据快递单号进行物流查询,尔后发现是同城寄的。

    墨上筠自然不可能来云城,所以阎天邢起了疑,才朝墨上筠多问一句。

    墨上筠听完,抓住手机的力道微微一紧,尔后低声问:“信呢?”

    “在箱子里。”阎天邢如实回答。

    “我亲手把信交给他的。”神色微凝,墨上筠一字一顿道。

    他们都不是傻子,最起码的逻辑思维能力。

    如果是分开寄的那还好说,可能是陈路托云城的朋友寄的,可如果跟信一起的话排除所有天方夜谭的猜想,唯有可能的是陈路自己去了趟云城。

    但是,他去云城做什么?

    如果他要去云城的话,为什么不跟自己说一声?

    种种疑惑萦绕在心头,墨上筠眉头在不知不觉中皱紧。

    而这一切变化,都落到了对面阮砚的眼里。

    ——忽然怎么了?

    “你先联系一下陈路,我托人查一下云城有没有他的出入信息。”

    阎天邢的语调很稳,平缓的语调轻而易举地抹平了墨上筠隐隐生出的焦躁。

    上次陈路、沈惜的事件,阎天邢全然参与其中,知道的或许比墨上筠还要多,墨上筠能想到的,阎天邢全部能想到。

    在什么都不知情的前提下,他无法去安抚墨上筠,只能去找解决办法。

    “好。”

    墨上筠应了一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