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145、她总算配得上这身军装【2更】

时间:2018-06-17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怎么,姐妹俩合伙来欺负人?”

    墨上筠轻描淡写地问,但那神情,仿佛就是在说一件真事一样。

    听到这颠倒是非的话,秦莲狠狠咬牙,没好气地朝墨上筠道:“妈的,谁欺负你了?!”

    墨上筠冷笑一声,将她的手松开。

    秦莲下意识收回手,她去检查着手腕的情况,虽然疼的难以忍受,可最起码的手腕的骨头没有裂开。

    咬着牙,秦莲愤怒地盯着墨上筠。

    然而,眼睑轻抬,神情淡淡地扫了眼因报纸一砸而变得乱七八糟的桌面。

    秦莲跟着她的视线一扫,注意到那几张飞到各处的纸张,上面写满了字,应该不是什么草稿纸回过神来,秦莲多少有些心虚。

    “就这么点小事,”秦莲强忍着疼痛嘟囔道,同时低头朝那张报纸看去,“都是因为你这张图,惹得我姐备受非议,你倒好,在外面躲了一天,故意的吧?现在动不动就动手,仗着你是军官是领导,了不起吗?”

    “我只看到身为士兵的你,进门就横冲直撞地过来丢报纸,打扰我的工作,没礼貌地用手指指我”墨上筠冷冷说着,语气干脆,毫无慵懒之意,说到这儿她抬起眼睑看了秦莲和秦雪一眼,尔后冷笑,“区区一张图就让你姐备受非议了?就算被误会了什么,她自己长了嘴,不会澄清吗?”

    “你!”

    听得墨上筠如此不要脸的狡辩,秦莲怒火中烧,欲要跟墨上筠再做一番争论,可却被秦雪给拉住了。

    “事情跟她没有关系。”秦雪看着秦莲,一字一顿地道。

    “可就是她这张图”秦莲皱起眉头。

    “谁也料不到。”秦雪冷冷地打断她的话。

    秦莲狠狠咬着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可打心底偏向秦雪的她,还是坚信这一切的起因是墨上筠,更何况手腕还疼得不行

    秦雪扫了眼秦莲的手腕,已经红肿了,而秦莲疼的五官都皱了起来,神情微微一冷,秦雪朝墨上筠道:“她对你态度不好,打断了你的工作,是她不对,这一点我向你道歉。但,你把她的手弄成这样,希望你也能端正态度跟她道歉。”

    这么一番‘有理有据’的分析,一时间让墨上筠有些哭笑不得。

    她工作得好好的,秦莲不冲过来这么一折腾,什么事都没有,可既然秦莲都要来找茬了,她凭什么不能回击?

    “不好意思,我没错。”墨上筠回过身,将散开的纸张一张张地捡起来,继而慢条斯理地放下话,“想要追究的话,你们随意。”

    闻声,秦雪神色更冷了几分。

    而,在宿舍的气氛陷得更僵之前,宿舍最后一个人——楚飞茵走了过来。

    “你们怎么都站在这儿啊?时间不多了,不去洗澡吗?”

    没有看出什么异样的楚飞茵,主动朝她们三个询问着。

    没来得及多看一眼,她就转身走向了自己书桌,把所有物品一放,很快就来找上了墨上筠。

    见此,秦雪跟秦莲也转身离开,找到事先准备好的药品,秦雪给秦莲红肿的手腕敷上药。

    楚飞茵拿着今天做的笔记,从头到尾将三连三排的表现和成绩跟墨上筠说了一通。

    楚飞茵没有带兵经验,性子也比较软弱,她一直没信心带好这一个排,可自从有了墨上筠一出场后的威压,以及墨上筠的‘坏’衬托了她的‘好’,乃至于她今日跟新生们相处得还算不错,也没有人主动给她惹事。

    墨上筠花了点时间,大概听楚飞茵讲了一通,之后便有些敷衍随意地点头,让楚飞茵去忙自己的了。

    墨上筠继续对着电脑屏幕输入资料。

    宿舍内出乎意料的安静,秦莲和秦雪也一直保持沉默,墨上筠埋头做着自己的事,顺带加快了点速度,一直等到快要熄灯的时候,才去洗澡洗衣服,顺便洗漱。

    等灯一灭,墨上筠便拿着椅子、电脑、笔记一起出了门,在僻静的走廊上啪嗒啪嗒地敲着键盘,这独特的声响,在阴森森的长廊上,多少显得有点恐怖。

    输入资料做汇总的时间里,墨上筠遇到了两次查夜,可查夜的学生一看到她的肩章后,就装作没看到一般,离开了。

    ——在军校遇到有军衔的,肯定就是领导级别了,没人敢去招惹她。

    而,墨上筠一直忙到零点过后,才将最终的报告汇总,她习惯性地在邮箱和u盘进行备份,然后才关了笔电,悄无声息地进了门。

    宿舍内的三人都睡着了,墨上筠声音又放的极轻,并没有惊扰到她们。

    简单整理了下,墨上筠上床睡觉。

    *

    第二天,早上六点,墨上筠刚到训练场,就见到林矛朝她走了过来。

    “昨天的报纸看了没有?”

    林矛近乎欣喜地朝墨上筠问道。

    “如果是那张背影照的话,看了。”墨上筠答了一声,然后将u盘和打印出来的一份总结递给了林矛。

    宿舍楼下就有打印机,只需扫码即可,墨上筠就顺带打印了一份。

    “我发现你军姿站的真不错,练了多久?”林矛接过那份总结,兴致勃勃地问。

    “五年吧。”墨上筠随口答道。

    “你说什么?”

    惊讶之下,林矛的声音冷不丁地抬了起来,不由得吸引了周围教官和学员们的注意。

    睡眠不足的墨上筠神经有点脆弱,听到大嗓门就一阵头疼,她翻了个白眼,“五年。”

    掰着手指算了算,林矛诡异地看着她,“从你上大学一直练到现在?”

    “12岁到上大学。”墨上筠无奈道。

    12岁,她开始跟着几个师父学习,而每一天的第一个项目,就是——站、军、姿。

    最开始觉得烦,几个师父轮流监督,并且告诫她所想学的一切,都来源于这个军姿,她必须先把军姿站好了才能提别的。

    就这么足足站了三个月后,师父们才教她学习别的,但之后每天站一个小时这必须的任务,就算是在学校她也得找时间自觉完成任务。

    一直等她上军校后,真正意义上穿上了军装,他们一致认为她那一身气质对得起这身军装,才取消了她日常站军姿的任务。

    正因如此,她很难理解那些穿上军装后,一站军姿就叫苦连天的人。

    军人,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得对得起这身军装。

    或许很多人觉得无所谓、小题大做,可是,她从未接触过连军姿都站不好的军人——所以无法接受。

    “你是——”林矛疑惑地盯着她。

    一般12岁的孩子,而且还是女孩子,会自觉地站五年军姿吗?

    “我爸是军人。”

    墨上筠耸了耸肩,给了他一个足以信服的答案。

    听她这么一说,林矛算是理解了,点了点头。

    如果家人是军人,那墨上筠这情况,也算是正常。

    林矛还想问几句她爸的事——是否退休什么的,但墨上筠晃了下腕表,示意集合时间到了,便先一步离开。

    林矛只得放她离开。

    但是,对于墨上筠带兵的情况,就不由得引起了重视。

    把军姿坚持五年,想必这五年她也不仅是站军姿了——不管她经历了什么,林矛唯一能肯定的是,墨上筠绝对将军人的精神和理念融入了骨子里。

    联想到她被选为907特种大队教官一事,又看了看那些强打着精神来集合的新生们,林矛忽然意识到——

    墨上筠跟这一群新生,是不一样的。

    不是军衔、经历、态度,而是理念。

    而,让她来当军训教官——怕是苦了她了。

    收回心思,林矛往偏僻的地方走了几步,将墨上筠做的总结看了一遍,赫然发现这丫头连让人头疼到不行的总结都做的一丝不苟、远远超出他的预期后,林矛朝墨上筠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优秀的人,总得有点特殊待遇。</p>
小说推荐